•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八百章 女人心计

    第八百章 女人心计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周裕也是夜深人静,想起来打电话问沈淮在哪里。

        周裕聪颖敏锐,而她跟沈淮的关系也是要小心翼翼的避开他人的视线,故而她对沈淮与熊黛妮之间看似正常的关系,要比别人更能敏感的感到些异常。

        在电话里听沈淮说他正开车从沂城回来,熊黛妮也坐他的顺风车回东华,周裕就在想事情是不是就这么简单——周?;瓜肽没笆蕴郊妇?,没想到沈淮这浑球,直接将电话丢给熊黛妮了。

        即使猜测熊黛妮跟沈淮的关系不正常,但在没有确定之前,周裕也不敢叫熊黛妮先知道她与沈淮的关系,也就不敢叫熊黛妮听出她刚才压低了声音、跟沈淮近乎撒娇的语气。

        “黛妮,今天又不是周末,你怎么回沂城了?”周裕放出正常的语调问道。

        熊黛妮的心理素质比周裕要差得远,她正在伸手到背后整理给解开的rǔ罩扣子,忍不防沈淮将手机塞过来。她就跟拿了一只烫手山芋似的,脑子里打结,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对着手机跟周裕怎么说,只是捂住通话孔嗔怨的盯着沈淮。

        沈淮示意熊黛妮捂好通话孔,免得让周裕听到他发动车子的声音。

        拿沈淮没辙,听着周裕在电话那头边催问好几声,熊黛妮才松开通话孔,说道:“周裕姐,你说什么啊,沈淮还以为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跟他汇报呢,让我帮他拿耳机呢……你说我今天为什么回沂城???七七有些咳嗽,晚上我就提前离开单位,坐车赶回沂城了。又赶着沈淮今天在沂城,我就想着明天赶早坐大巴车回东华太痛苦,就熬到七七睡着了,坐沈淮的车一起回东华?!?br />
        沈淮打着方向盘,将车倒出岔道,重新回开大路上往市内开去,看着熊黛妮手忙脚乱、说话心慌得还有些小喘气的样子,好笑的就伸手在她红霞未退的娇美脸蛋上掐了一下。

        熊黛妮跟周裕聊了几句,就将手机还给沈淮。

        沈淮接过电话,也没有办法当着熊黛妮的面,跟周裕在电话里打情骂俏,也不可能什么事都不说就直接挂了电话——不然鬼都能听出他跟周裕有问题——他跟周裕就在电话里,谈一些淮海经济区的推动工作,看着像是正常的“工作交流”。

        周裕在电话那头直打哈欠,说道:“好了,跟你聊这些真没劲啊,我不碍你什么事了,今天你也不要给我回什么电话,我关机睡觉了……”

        周裕这话说得沈淮心虚——正常情况,他把熊黛妮送到住处后,再单独给周?;馗龅缁?,那是正常;现在周裕说他今天不用给她再回电话,好似认定他跟熊黛妮还要有很多事情要做似的。

        沈淮也不知道周裕是真看出什么,还是说故意诈他,在熊黛妮眼前,只能“正?!钡母茉9叶系缁?。

        熊黛妮托着腮帮子看过来,说道:“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啊,非要这么晚交流???是我坐你身边,要是换成怡坐你身边,指不定会以为你跟周裕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呢?!?br />
        “能有啥见不得人的?”沈淮笑道,“周?;故俏业睦狭斓寄?,谁不知道在市zhèng fǔ时,我跟周裕有关系有多少糟糕???以后啊,那是我跟周家关系有所改善,跟周裕的私人关系倒没见得好上多少。现在东华市里,郭成泽正式担任市长,常务副市长还空缺着,加上杨玉权下个月就要正式退二线,市委班子接下来的变动会相当大。周裕虽然调整不到市领导班子里,但官场就是在这样,牵一发而动全身,人事调整从市里往下传递,周裕所处的位子周边,也会有极大的震动。周裕打电话,主要就是旁敲侧击的问这事,不过我现在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答案……”

        熊黛妮的思路情不自禁的给沈淮的话带着拐弯,思量着东华市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人事调整,想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东华市的人事调整,没事去她去瞎cāo什么心啊,她刚才只是关心周裕为什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沈淮,倒叫沈淮转了一个话题,把事给绕开了。

        熊黛妮娇嗔的瞪了沈淮一眼,说道:“又差点给你带到沟里去了……”不过,她也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一定要给谁难堪的人,也不追问什么。

        沈淮侧头看熊黛妮一眼,见她横眸流媚,拿手指在她嫩滑的脸蛋上揩了两下。

        熊黛妮歪过脖子,腮帮子压在沈淮的手上,感受粗糙的触感带给自己的感觉,她看着窗外拖曳着光焰的街路,情不自禁的会想,要是沈淮跟周裕真有什么呢?

        说起来也奇怪,熊黛妮心里没有妒忌或者什么不痛快的感觉,更没有当初撞破周明跟何月莲jiān情后那种天崩地裂的感觉。

        熊黛妮歪过头来,盯着沈淮看,当真是觉得疑惑不解:周明在她的记忆里已成不堪的往事,眼前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感觉,虽然谈不上少女时情感的炽烈浓郁,但又是那样的真实、踏实跟触手可摸,为什么自己能如此淡然跟从容?

        “在想什么?”沈淮见熊黛妮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在看,问道。

        “你说我在想什么?”熊黛妮笑着问。

        沈淮怕熊黛妮看出什么来,心里会有什么想法,侧过头看她眼睛温润,流露叫人心醉的浓情蜜意,没有说真为周裕的这通电话而有什么想法,笑道:“女人心思太难琢磨了……”

        “琢磨不过来了吧?”熊黛妮笑着问。

        沈淮哈哈一笑,对熊黛妮的这个问题避而不答。

        ***********************

        开车到市里,沈淮将车停在小区外的巷子里,时间还没有刚过十点,小区门口偶尔有车及人经过,熊黛妮住进来也有一段时间了,门口的保安也都认得她——沈淮让熊黛妮先进去,他落在后面一段再跟着往小区里走。

        这处小区是市邮电局职工集资建的家属院,也有部分对外出售的商品房,整个小区的范围谈不上多大,但环境幽静,五月chūn花灿烂,楼前楼后的园子里松柏成荫,街灯较矮,灯光打在水泥路面上,从三四层往上而是月光散shè的痕迹。

        刚好有一对情侣站在楼道前相拥说,熊黛妮走过去,他们还跟熊黛妮打招呼,沈淮就不便立即过去,等这对情侣分开之后,再上楼。

        门留着一道缝,沈淮推门进去,熊黛妮拿着电话坐在沙发上,眼带歉意的望过来,沈淮问道:“怎么了,给谁打电话呢?”

        “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跟周姐有什么的?”熊黛妮道歉的说道。

        沈淮这才知道熊黛妮原来进门后就给周裕打电话了,只是不知道她又怎么肯定他跟周裕没关系了。

        他走过去,坐沙发上,将熊黛妮搂住,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周姐关机了,”熊黛妮说道,“我还以为她会等你的电话——我真不该怀疑你们有什么?”依在沈淮的怀里,说道,“你虽然只能给我很小一部分,但这一小部分给我的感觉就很真实,很踏实,所以也不在乎、也不问你跟谁有什么,更没有奢望过占有你什么。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看到周姐给你打电话,莫名其妙的就怀疑起周姐了——你反正就那样了,我总觉得对不起周姐?!?br />
        看着熊黛妮带有歉意的大眼睛有着少女的纯真,沈淮倒真是一点都不忍心真骗她什么了,摸着她的脸颊,说道:“周裕刚才说她要关机睡觉了……”

        “……”熊黛妮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瞪得溜圆,伸手举起粉拳要去打沈淮,娇嗔道,“你们骗我好辛苦啊,我刚才真是好内疚啊……”

        “啊,我说什么了,”见熊黛妮心情好转,沈淮立马矢口否认,抵死不招供,狡辩道,“我刚才说什么了吗?周裕刚才跟我打电话时,最后随口说了一句,她要关机睡觉,不跟我多聊了——这话很正常啊,有哪点不正常的,你又往哪里想了?”

        熊黛妮扑过来要打沈淮,不想屋里的电话机这时候响了起来。

        熊黛妮只能先放过沈淮,跑过去先接电话——

        沈淮见熊黛妮站在电话前看着来电显示却不接电话,走过去从后面将她搂住,问道:“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

        看显示的电话号码,却是沂城的区号,沈淮背脊发冷,与熊黛妮面面相觑,问道:“你妈,还是你妹???”无论是白素梅还是熊黛玲,要是有急事找熊黛妮,都应该直接打到手机上,而打住处的电话,无非是看熊黛妮有没有准时回家。

        也亏得周裕的电话打得及时,中断沈淮跟熊黛妮的好事,不然沈淮与熊黛妮这时候还在郊外的小树林里缠绵呢。

        “真是给你害死了!”熊黛妮也不知道这通电话是她妈还是她妹打的,她伸手掐了沈淮一下。

        沈淮说道:“不是及时回来了吗?你快接电话?!彼雍竺娼荀炷萋ё?,双手搂住她柔软而平滑的小腹,催促她接电话,又坐下来,让熊黛妮坐他身上接电话。

        熊黛妮拿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黛玲的声音,她回头又瞪了沈淮一眼。

        沈淮却是不管,从后面伸进熊黛妮的衣服里,又将胸罩的扣子解下来,双手握住那对饱满、充满弹xìng的娇嫩rǔ|房,一边揉搓一边凑耳听熊黛妮跟她妹聊什么……

        熊黛妮不敢动出一点异响,只能任沈淮胡作非歹,与黛玲聊了几句话,挂断电话,转过身见沈淮索吻,咬住他的舌头,“恶狠狠”的说道:“不许打我妹的主意!”,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