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九十九章 以和为贵

    第七百九十九章 以和为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官场不是以和为贵吗?”回到餐桌上,熊黛玲托起下巴,不解的问沈淮,“你刚才倒是把威风耍了,把一个副书记挤兑得跟孙子似的,我爸不是白白做了个恶人?”

        沈淮哈哈一笑,指着熊文斌,跟熊黛玲笑道:“你看你爸,热闹看得正高兴呢,哪里会白做恶人?”

        熊黛妮工作多年,接触社会也深,也知道官场里的一些窍门:

        她知道她爸到沂城后,就深受一二三把的猜测,只是人家将yīn谋诡计藏在暗处,搞成泥潭将他爸拖进,叫她爸到沂城后根本无法正常的开展工作,一直拖下,只会拖成一潭死水,有机会还不如将水搅浑。

        此前不搅,是时机不恰当。

        此前梅钢系要蛰伏一段时间,之后东江证券案又将省里的局势搅得复杂,变化莫测,故而沈淮跟她爸隐忍不动——熊黛妮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恰当的时机,但细想想这些年接触下来,沈淮在哪件事的闹脾气,是真的在耍xìng子闹事?

        真看她爸在廊檐下面对刘汗青父子时,一脸的冷峻,进门又满脸笑容,就知道他是是配合沈淮演戏——不过,熊黛妮也不知道沈淮跟她爸心里到底有什么打算?

        沈淮也是看到熊文斌在沂城给人钳制脚,难有什么大作为,希望他能参与到推动淮海湾经济区的工作里,这样也便跟沂城地方派保持一定的距离,又能确实有效的能做一些实际工作,发挥所长。

        不过,别人不会完全看不到徐沛、李谷所推动的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小组的意义。

        不要现在省里的经济产业重点已经开始往淮海湾区域倾斜,在王源总理全面主持国务院工作之后,计经系成为国内经济工作的主导力量,淮海湾经济区很可能会在下一个五年正式成形,那这样的话,开始就参与推动相关工作的官员,履历自然要比别人光鲜亮丽得很。

        国内很多官员,即使能力平庸,但占坑的本事一流。

        一旦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小组的意义受到重视,哪怕暂时是个没有什么实权的虚衔,也不是轻易就能争到的。

        熊文斌要是让刘汗青、岳秋雄等沂城地方派势力,感觉到他过深的参与沂城地方事务是个威胁,而熊文斌的留又非他们这些人所能决定之时,他们反而就会更希望熊文斌代表沂城,加入淮海湾经济区协调小组,让推动淮海湾经济区成形的一些事情,消耗熊文斌的jīng力。

        这里面的yīn微算计,沈淮与熊文斌自然不会跟熊家姐妹得太详细,毕竟这种算计也谈不上什么光明正大。

        *********************

        与刘家父子不愉快,只能算是小小的插曲,事态怎么演变,还要熊文斌在沂城小心的控制,沈淮吃过晚饭,跟熊文斌则是继续谈其他的事情。

        白素梅倒是想着黛妮明天还要到单位工作,想着她明天起早到车站赶大巴车会很不方便,就催促熊黛妮夜里坐沈淮的顺风车一起回东华。

        等七七上床睡着了,沈淮就与熊黛妮驱车离开。

        离开秀岩山的常委别墅区,熊黛妮回头看她家的灯光遮掩在林梢之后,长长的吁一长口气,道:“长这么大,我都没有在我爸妈前面,演这么久的戏,都快憋死我了。特别是看到七七,就觉得自己特坏——这都怪你害我学坏了?!?br />
        熊黛妮要是想跟沈淮见面,在东华有的是机会,今天特别赶回来,看生病的女儿是一方面,还有就是想着跟沈淮一起开车回东华——也可以一开始就将她妈会主动催她坐沈淮顺风车回东华的反应都算计在内,真行驶在回东华的路上,这辈子就没有做出几件坏事的熊黛妮,想想也觉得内心“邪恶”。

        沈淮一笑,伸在熊黛妮柔美光滑的脸蛋上摸了摸,道:“就是想夜里开车带你出来兜兜风……”

        熊黛妮与沈淮在东华通常都是约在她的住处见面,轻易不敢在街上同行,就是怕叫人看见;更不要夜里一起开车出兜风了。

        听沈淮这么,熊黛妮心里暖暖的,依着车窗而笑,道:“你就知道骗人……”声音糯软柔腻,听得人心将要融化掉,见沈淮禁不住的想刹住车,将熊黛妮搂在怀里轻薄一番。

        见沈淮刹车往路边靠过,熊黛妮吓了一跳,嗔骂道:“作死啊,你想干什么啊,快开车呀,”只是眼眸子润得要滴出水来,声音也绵软无力,自己也觉得羞涩难耐,只能勉强的坚持道,“不要在这里,人家只想跟你话,你老想着那事,以后就不理你了……”

        *********************

        从沂城到东华不到一百公里,沈淮与熊黛妮很快就开车从高速出来。

        离收费站不远,路边有处小树林,沈淮将车拐到岔道上停下来。

        沈淮死活没有办法将熊黛妮骗到后座上,前排驾驶位跟副驾之间,又有换档柄跟刹,做什么事都不方便,沈淮就将脚踢在仪表盘上,靠着椅背跟熊黛妮话。

        而熊黛妮趴在仪表盘上,转回脸来,借着从车窗洒进来的月光,看着沈淮叫她朝思暮的脸,心里就希望这一刻能凝固下。

        哪怕一句话都不,她也觉得这样的时刻,甜蜜得叫人心思迷醉。

        沈淮伸过来,从腰间下伸进她的衬衫里,解开rǔ罩扣子,让那两只沉甸甸的rǔ|房解放出来,一边着话,一边托摸着那里,感觉那异样的弹软滑凝,偶尔抽出来闻一闻叫人迷醉的天然香气。

        就这样,熊黛妮也是纵容他,任他的右在自己的衣服里“胡作非为”。身体深处也麻麻的有一股股细微的电流在冲击着她,叫她头晕;待沈淮意图将伸到往她牛仔裤里伸,她才jǐng觉的坐起来。

        熊黛妮穿着贴身的牛仔裤,腰臀合度,身子松垮下来,腰间能容伸进,但蓦然坐直,沈淮的就给卡住拔不出来,还给勒得有些痛。

        沈淮“嗷嗷”叫痛,让熊黛妮解开前面的扣子,好让他的拔出来。

        熊黛妮自然没有那么容易上当,抓住沈淮的,让他的出来,道:“那么脏,怎么到处瞎摸?”

        熊黛妮身子丰腴,软中带弹,感极佳。沈淮跟熊黛妮在一起,就算其他事不做,总是要将她全身好好的摸一遍,特别是丰厚浑圆的臀,给人的感,更是能叫心魂都颤出来,而大腿内侧的肌肤也是最为滑嫩……

        熊黛妮也喜欢给沈淮摸遍全身的感觉,刚才那迷迷糊糊的感觉叫她甚是享受,只是下身不知不觉间水迹渗出,就怕沈淮摸到那里油腻腻一片再笑话自己,她心里羞意难,自然死也不肯让沈淮这时候有机会摸到那里。

        熊黛妮掐着沈淮背上的皮,将他的拉出来,见沈淮嘴唇嘟起来索吻,笑着骂他:“丑死了,才不要吻你?!?br />
        ************************

        这时候,机震动声传来。

        两人的机都放在仪表盘上,熊黛妮吓了一跳,转过头来找机,却是周裕的电话这时候打到沈淮的机上。

        不过机上显示的不是周裕的名字,而周?;暮怕?,熊黛妮记得周裕的机号,她将机递给沈淮:“周裕找你的电话,你怎么都没有存在周裕的号???”

        不仅周裕的号没存,沈淮也没有将熊黛妮的号存机里,这样就算有时候没有及时删除通话记录,也不至于叫人看到机里的通话记录而起什么疑心。

        不过,有时候想得太细也是破绽,沈淮就没有想到熊黛妮就记得周裕的机号,也没有想到熊黛妮会觉得他不存周裕的机号有些奇怪——不论周家还是周裕本人的身份跟地位,沈淮将周裕的机号存下来以备随时联络才是应该。

        熊黛妮xìng子软,但心思未必不细腻。

        “可能是忘存了,”沈淮含糊其辞的道,接过机,接通电话,清着嗓子问,“我是沈淮,是周部长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听到沈淮话的语气,周裕就知道他身边有旁人在,压着声音,小声的问:“怎么,现在话不方便?”

        有时候要么大家都没有空,没有人理会他,害他孤零零的躲家里看书打消时间,有时候就一起找上门来——沈淮略觉头大,不过想到熊黛妮坐他顺风车回东华的事情指不定哪天就给人穿了,就直接用一种貌似正常的语气,跟周裕道:“哦,我刚刚从沂城跟熊市长回来,黛妮正好坐我的车回东华,我们马上就要到东华了……”

        别人不会怀疑什么,沈淮从徐城开会后,经沂城跟熊文斌见一面,然而熊黛妮坐他的顺风车回东华,一切都显得极为正常。只不过周裕早就怀疑沈淮跟熊黛妮有什么,在电话里笑问道:“就这些,我怎么听不见车子开动的声音???”

        沈淮这时候才觉得找的女人太聪明,不是什么好事,他心里正想着要怎么编词将周?;蔚愎?,熊黛妮身子又悄悄的贴过来,听他跟周裕在谈什么……

        沈淮忙跟周裕道:“黛妮要跟你话呢,我把机给她?!彼荀炷?,让她跟周?;?。

        熊黛妮吓了一跳,本来就做贼虚,慌不及的接过机,嗔怪的瞪了沈淮一眼,又不得不接周裕的电话。

        沈淮暗感自己机智。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