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792.第七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戏

    792.第七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第2章  第2卷]

        第793节  第七百七十七章 人生如戏

        看着徐娴梨花带雨的样子,沈淮的心思却无丝毫的动摇,不叫徐娴看到有一丝的逾越幻想,声音冷淡的说道:“不要跟我谈什么条件,把你手里掌握的材料都拿给我?!?br />
        徐娴从挎包里,将一叠材料拿出来,沈淮接过手,没有急着看,还是平静的看着徐娴的脸。

        徐娴没有抬头,细声说道:“还有一些材料,我留在徐城,没有带过来?!?br />
        “那好吧,我们这就去徐城拿?!鄙蚧词疽馍壅骺?,这时候才低头翻看徐娴交出来的这部分材料。

        成怡也凑过头去看,也是越看越觉得徐娴这个女人不简单。

        这些材料都是有关周辰西在东江证券挪用公款、私建账户炒老鼠仓以及在东江证券改制前后周辰西虚报账目、串通低卖资产、贪污受贿的证据材料。

        搜集的材料非常齐全,还有明确的时间线,显然不是在周辰西决定要卷款出逃后,徐娴能在短短三四天时间内搜集的。

        也就是说,徐娴这些年虽然跟周辰西在一起,但始终都对周辰西留了一手,也可以说她与周辰西之间的关系,更纯粹的是一场肉体交易。

        成怡抬头看了后视镜里的徐娴一眼,见徐娴脸颊上虽然还带着泪,却还不忘观察坐在车后座她跟沈淮的情形。

        眼神相接,徐娴才仓促的避开眼神,成怡此前对这女人有的一些同情,这时候也所剩无几了。

        徐娴交出来的材料,都是周辰西这些年来违法犯罪证据,但她说在徐城还有一些材料没有带在身上,成怡也能明白,那些材料跟周辰西关系不大,应该是东江证券或者说东江证券其他高层这些年来的违规乱法证据——那些才是沈淮所需要的。

        沈淮粗略的浏览过徐娴交给他的材料,凭这些材料将周辰西关进去判十年都有余,但依旧不足将周辰西的口撬开来,将所有的黑幕都吐露出来。

        既然徐娴就很早就有心搜集周辰西的材料,当自己的护身符,沈淮相信她手里掌握的材料,应该比想象更多,而她没有将所有材料都随身带着,她的心思应该要比她此时表现出来的深沉。

        沈淮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里脸色略有些苍白的徐娴,没有说话。

        在她没有交出所有的材料之前,沈淮不会给这女人试探这边底线的机会,心想这女人到这时候还不想将手里的材料分作两部分,说到底她对谁都不够信任,心里也暗暗的想,这个女人,以后会不会还能派上用???

        ******************

        车到徐城,天色已黑,徐娴进小区拿剩下的材料,沈淮与成怡、邵征将车停在巷子里,走到小区大门外的一家面馆里边吃晚饭,边等徐娴拿材料出来。

        面馆不大,干净整洁,经营各式盖浇面,亦有麻辣鸭头、狮子头、小笼汤包等小吃,味道相当不错。

        沈淮他们进去,点了三份面,又点了几样小吃,囫囵下腹,饥肠辘辘之感顿消,未等到徐娴她人过来,她的电话已经过来:

        “周辰西好像发现了什么,他要过来找我?我该怎么办?”

        沈淮又不是警察,没有一定要抓住周辰西的义务。

        只要将材料捅上去,只要揭穿周辰西挪用东江证券公款、私建老鼠仓、行将败露又欲卷外逃的事情捅出来,整个案件能掀起的风暴,将东江证券卷进去,他相信徐沛、郭成泽他们会有能力抓住时机,也不会错放这个时机溜走。

        沈淮在电话里刚要让徐娴将材料带到西馆来跟他们汇合,抬头就见周辰西的车从面馆前面开过去。

        周辰西的前车窗敞开着,沈淮他们坐在面馆里看去,周辰西仿佛输急眼的赌徒,眼睛盯着正前面,车速开得又急又快,在拐弯进小区时,沈淮他们坐在面馆里都清晰的听到刹车声。

        这时候让徐娴出来,只怕她会在下楼时跟周辰西正好撞上,沈淮只能让她留在自己的房子里随机应变,挂了电话,跟成怡说道:“你在这里不要走,我跟老邵进小区看一看?!?br />
        “会不会是陷阱?”邵征问道。

        听邵征这么说,沈淮也迟疑了一下,虽然这个可能性极低,但徐娴这个女人并不能让人完全信任。

        成怡也有些担忧,说道:“不如直接报警吧?”

        沈淮摇了摇头,说道:“我们报了警,就没有办法置身事外看好戏了。等会儿我跟老邵不一起进去就成?!?br />
        ***********************

        摸到徐娴所住的楼下,见周辰西就将车横七竖八的停在楼下,沈淮要邵征等在楼下做好防备,他摸黑进了楼道,到三楼就听见争吵声。

        沈淮暗感糟糕,徐娴再多的狡辩,但她失踪半天没有一点信息,怎么可能叫周辰西不起疑心?

        屋里只有周辰西压着声音的咆哮,仿佛困在笼中失控的野兽在嘶吼,没有徐娴的声息。沈淮看着单元房的木门不是十分结实的样子,犹豫着要不要一脚踹开,紧接着就听见徐娴发了疯似的叫骂,拿起东西乱砸,质问周辰西怎么可以怀疑她。

        大概是徐娴的表演将周辰西唬住,沈淮接着就听见她在屋里丧失力气似的抽泣,而周辰西沉默了没有一丝声音。

        徐娴在哭诉她心里对逃亡生活的恐惧以及担忧周辰西妻儿到国外后她这个情人要怎么自处,担忧她在石门的父母要怎么办,担心她随周辰西逃出国,国内会不会通缉她们?

        “你这么爱你,我只是有些担心,一心想着跟你做一对亡命鸳鸯,你怎么不安慰我,怎么就能怀疑我?你妈|逼有没有一点良心,我这几年都给狗日了吗?我要是报了警,警察在哪里,你指给我看???你指给我看??!你指给我看??!”

        听着徐娴在屋里如此精彩的表演,沈淮咧了咧嘴,不由得怀疑他刚才在车上自以为将这娘们唬住,指不定这娘们也是在演戏。

        沈淮心想这女人的演技,要是还不能将周辰西唬住,那真是没道理好讲了,暗感真是可惜,徐娴要能像戚靖瑶傍上一棵大树,那指不定还要了不得成什么样子啊,杨丽丽跟她比起来,心机还略显不足呢。

        再听下去,屋里有动静就有些不对劲了,似乎有亲热跟喘息的传出来,沈淮贴耳再听近一些,徐娴传出来的呻|吟声音婉转诱人,她大概是没有想到屋外有个听门缝的,叫得也肆意流淌。

        沈淮看着手表,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两分钟,徐娴的喘|息跟呻|吟声就变得尖锐,暗感这都演得跟真的似的。

        接着就传来周辰西跟断气似的、压着声音的低吼。

        “这就完事了?”沈淮心里想,听着周辰西在屋里提裤子、金属皮带扣碰撞的声音,沈淮又往楼梯上走了一层。

        在周辰西下楼后又过了片刻,穿好衣裳的徐娴,才胆颤心惊的拿着材料推门出来。

        “我在这里?!鄙蚧醋诼サ郎?,眼睛灼灼的看着徐娴,屋里的灯光打出来,照在徐娴的脸上,没有回徐城车上的苍白,心想刚才交媾,还是起些作用的。

        徐娴见沈淮就坐在楼道里,有些意外,转念又想屋里刚才的动静都叫沈淮听了去,眼神闪烁着避开,强作镇定的说道:“周辰西刚才差点要杀了我?!?br />
        沈淮一笑,说道:“周辰西就算死也不冤??!不过周辰西也没有你想象那么蠢,他还守在楼下,你这时候拿着材料下楼给他看见,就没办法解释了……”

        门里有些微交媾后的气味传出来,要防止周辰西随时再上楼来,沈淮就没有跟徐娴进屋,而是坐在楼道里听着楼下的动静。

        “好吧,你现在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要找上我?”沈淮让徐娴将门关上,遮住屋里打出来的灯光,他点上一根烟,坐在楼道里,压着声音问徐娴。

        “我五年前进公司,给周辰西当秘书,他一次在酒里下药,然后占有了我。之后我选择跟男朋友分手,做了他的地下情人。我男朋友在分手三个月后就死于车祸,别人都说是他过马路时精神恍惚——你说我怎么会甘心跟他隐姓埋名的过逃亡生活?”徐娴此时似乎也忘了刚才屋里的一切都叫沈淮听见,声音安静带有一丝残酷,说道,“但我不仅知道周辰西太多的秘密,也知道东江证券太多的秘密,我就没有更多的选择。对周辰西说个‘不’字,他可能会杀了我;我去报警,要是有些大人物因为周辰西卷款外逃的事情给牵涉进来,我这个检举揭发的小人物,又能有什么好下???难道跟周辰西一起在监狱里渡过下半辈子?我知道,你们这些大人物,宁可周辰西卷走一千万、两千万在国外悠然自得过日子,也不会希望抓他回国的,你让我怎么办?”

        “我算哪门子大人物???”沈淮撇嘴一笑,说道,“你现在就是将这些材料交给我,我最后能给你的建议,依旧是让你自己去报案,可不会给你什么承诺,也没有义务给你什么承诺,你费尽心机的玩这一出,又有什么意义?”

        “之前,我是有些担心,现在,我愿意赌一赌,”徐娴冷静的说道,将手里的材料交给沈淮,说道,“你想让我去哪里投案自首?我没有车,也不知道周辰西会不会还有疑心,可能要麻烦你送我一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