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三章 议学

    第九百六十三章 议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013-09-19

        (第三更终于码出来了,天也亮了。虽然月票还有六七十票才过千,但看到天朝大佬、Bi、luowuqi等兄弟的热情捧场,我还是相当开心啊,祝兄弟姐妹们,中秋节快乐)

        沈淮与周倩敲开房间的门,看到周钰、孙逊与王卫成、张泉、汪康升坐在客厅里谈话,看着周钰那张风韵成熟,但不失少女时清纯的脸,沈淮恍然间直觉是时光倒逝到十八年前。

        孙逊跟周钰都没有跟沈淮见过面,见周倩与一名青年进来,笑着站起来招呼:“这就是徐至吧,看着真是一表人材啊,我就知道周倩的眼光不会差……”走过来,热情的朝沈淮伸出手。

        见姐夫把沈县长误会成前男友徐至,周倩又闹了一个大红脸,忙解释:“大哥,你认错人了,他是我们沈县长……”

        “啊……”孙逊尴尬的伸着手,不知道要不要缩回来,没想到刚见面闹这么个误会,惹笑话。

        沈淮也从刚进门的愣神来恢复过来,他也不知道周倩有没有跟徐至分手,或者分了手,还没有告诉她姐也说不定,伸手握住孙逊的手,笑道:“虽然现在很少有人夸我长得一表人材了,不过我想信孙教授的眼光不会看错……”

        沈淮开着玩笑,将孙逊的尴尬化解掉,又想及王卫成、汪康升他们先进来,可能只是说他临时有事要耽搁一下,解释道,

        “我刚要进酒店,临时接了个电话,让孙教授、周小姐久等了?!?br />
        孙逊从周倩以及张泉等人的介绍里,知道霞浦新县长的一些情况,知道他很年轻,但真正看到沈淮站在跟前,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国内竟然有这么年轻的正县级官员,而且听周倩、张泉介绍,这两年时间霞浦县突飞猛进的崛起皆是此人一手缔造,从误会尴尬里化解出来心则更是惊讶。

        汪康升、张泉走过来,要替沈淮、孙逊、周钰他们做正式的介绍,沈淮笑道:“孙教授、周小姐上次回国,我很不巧人在外地,没能见到面交流,一直都很遗憾,就催促教育局邀请孙教授、周小姐回国做正式的访问,希望孙教授、周小姐,不要觉得我这边太唐突了……”

        见沈淮这么说,表示他对孙逊、周钰的情况已经相当熟悉,不需要再额外的介绍什么,张泉就笑着解释:“上回孙教授提及中职教育跟高等教育的区别及融合问题,我跟沈县长汇报后,沈县长很重视,这次的职院与渚江学院分立的方案,也是沈县长直接做了详细的批示……”

        “说批示,太重了,”沈淮摇了摇头,纠正张泉的话,说道,“县里有办高等教育的决心,但缺乏经验,渚江学院筹办方案,我说的几点也仅是建议,最终还是要请孙教授及淮大的教育专家们做决定。你们刚才谈到哪里,我们坐下来接着谈……”

        星海大酒店谈不得特别的豪华,不是县里给孙逊、周钰安排住的是酒店最高档的套房,大家坐在客厅里,往西南方向能看到大片平整出来待建设的规划地,景sè谈不上幽美,但视野足够开阔。

        张泉的准备做得也充分,带了新城规划图过来给孙逊、周钰看,也就更容易想象未来三五年后新城建设的模样。

        沈淮坐下来,跟王卫成说了隔壁房间有人聚赌的事情,让他通知县分局过来抓赌,便接着跟孙逊、周钰谈渚江学院的事情。

        沈淮最初的方案,是想整个县属职校资源,直接成立职业综合学院。

        后来几多咨询,认识到中职与高等教育之间的差异,融合的过程会相当复杂,改动后的方案,是成立渚江综合职业学校跟渚江学院分开来办学,在未来时机成熟时,再考虑融合的问题。

        这么一来,整合职校资源成立渚江综合职业学校的事情就可以先行,与县中启动同时新校区的建设,预计到明年秋季开学前,一部分先建成的校区就可以投入使用。

        在校区建设的规划上,县中新校区相对dú lì,整体建设规模也有限,在东区市民广场北侧划出三百亩地,五千万的投资就足以建设一座能容纳三千名学生的高级中学。

        而渚江综合职业学校,最终的目标,还是要跟渚江学院融合,两个校区就要建成一起。

        渚江学院未来计划容纳的学生总数将达到一万两千到一万五千余人,最终建成的校园面积要比县中新校区大四到五倍,故而在临港新城调整后的规划里,沈淮直接从临港新城中区南侧划出一千五百亩的土地用来建设教育园区。

        渚江综合职业学校新校区占其中的三百亩,投资也是五千万,也将很快启动建设。

        县里最初拔给教育集团的一个亿,就直接给县中新校区及职校用尽。

        而渚江学院,涉及到高等学科建设,投资远非中等、中职教育能比,校园一期建设四百亩地,概算投资就要达到三个亿。

        现在国家也是鼓励社会资参与高等学院的投资,沈淮就主张由梅钢集团、新浦集团、渚江投资、鸿基投资以及众信投资来承担出资的任务。

        渚江学院定位高,申报程续以及学院规划复杂,投资巨大,又涉及到跟淮大具体的学科建设合作,一直到现在,都还在方案讨论阶段。甚至因为霞浦这边缺乏真正了解高等教育办学的人手,跟淮大的洽谈,也没能深入下去。

        故而沈淮也是急切的盼望孙逊、周钰能尽快的下定决心回国,能协助汪康升将这方面的工作很快抓起来。

        张泉还是习惯于仕途思维,不适合去渚江学院的筹建跟发展,倒是汪康升对办学很感兴趣,不惜将梅钢集团董事长、梅溪工业董事长两个职务都退下来让给郭全接手,跑到沈淮跟前,一定要将职业学校校长跟渚江学院院长两职“抢”过去。

        汪康升今年六十五岁,继续管理企业jīng力或许有所不济,要及时退下来,将位子让给jīng力更充沛、对市场及产业发展更敏锐的人,但他身体健康,jīng力还算充沛,也不能说就从此退到家里养老。

        汪康升办企业半辈子,也没有办法闲下来,也还担任梅钢集团董事,也代表梅钢在市里挂了一个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也闲得很。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对想安享晚年的汪康升来说,实在是没有比办学更有意义、更有吸引力的事情了。他也是为了跟沈淮报决心,甚至将他个人在梅钢及上市公司的持股,也一起注入渚江学院。

        沈淮倒也因此省去一桩麻烦,汪康升无论是个人的声望,还是能力、视野,确实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领导渚江学院发展的人选了。

        特别是在产业需求以及产学研结合这方面,沈淮相信汪康升比国内绝大多数的高校领导者都要合格——他如此费尽心机的办渚江学院,最主要的目的,也是要为梅溪、新浦的产业集群发展,提供更充足的底蕴、更扎实的基础。

        大家坐下来就办学的话题谈了很多,王卫成的手机响起来,他跑到一边接电话,沈淮见他眉头微皱,问道:“有什么事情?”

        王卫成凑到他耳边汇报:“县局派人过来了,在1807房间堵住聚众赌博的那几个人,不过他们中有一个人认识县分局的汪圻……”

        王卫成刚才给县公安局打电话举报有人在星海大酒店聚众赌博,自然不会直接沈淮的名字直接报出去;县分局的人过来,看到聚众赌博的人认识副局长汪圻,想不处理,但又顾忌是县zhèng fǔ办副主任王卫成的举报、不能不给交待,才打回电话想着把事情化小、化了……

        沈淮眉头微蹙,问王卫成:“县局的人,是不是就在外面?”

        王卫成点点头,沈淮站起来,跟孙逊说道:“孙教授,你们先接着聊,我有事先出去处理一下……”就与王卫成先去看县局处理抓赌的情况。

        周倩倒是好热闹,王卫成跟沈淮汇报的声音虽小,但她听到一些也知道沈淮出去是为什么事情,就跟着出去看热闹。

        王卫成直接打的电话,县局的人也给予充足的重视,房间门敞开着,里面站着好几名jǐng察,沈淮与周倩在电梯及电梯口遇到的四个人,都坐在房间的里侧,跟带队的jǐng察正嘻皮笑脸的说话,场面也完全没有jǐng方出动抓赌跟被抓赌的紧迫感。

        “张科啊,我们朋友小聚,中午喝了点酒,又不能开车,也是知道酒后驾车不好,就到房间里打牌小娱乐一下,也不知道得罪了哪个孙子,叫你们跑这一趟。要是这个都算聚众赌博,你们公安局的同志,腿都不要跑断了?你倒是跟我说说,到底哪个孙子在背后折腾我???你放心,我也不会叫你为难的。要不,你让我们将扑克牌跟钱先收起来,汪局他人来了也不好看;要不,你帮我们收起来也成?”

        看着房间里和淘融融的一幕,沈淮皱着眉头:这个剃小平头的青年,就是刚才故意在过道出声挑衅的家伙,这会儿话里的意思又摆明了有意拿桌上的现钱收买领队抓赌的“张科”。

        不过,这个“张科”到底是知道些分寸,或许是知道王卫成打电话报jǐng的缘故,既没有收桌上的钱,也没有跟赌客透露到底是谁报的jǐng。

        只是房间里其他几个民jǐng,听到小平头赌客这话,就有人眼睛控制不住发亮:桌上这一摊钱差不多有好几千,诱惑力不小。

        沈淮不说,看着房间里众人的反应,倒是意外的看到一个熟人穿着制服也在场,他似乎跟张科、苗总搭不上界,眼睛盯着桌上一摊扑克牌跟钱钞,却没有不去碰钱钞的意思,似乎防备赌客或其他jǐng察控制不住贪心将桌上的钱钞拿回兜里去。

        那个穿风衣的“苗总”,这会儿抬头看到沈淮露脸,来就憋着气的心顿时间怒火燃烧,站起来指着脸就骂:

        “孙子,老子哪点得罪你了,你他娘的报jǐng消遣老子不说,还他妈敢过来露脸?老子就猜是你这孙子报的jǐng!”他断定是沈淮出于不忿而报jǐng抓赌,心里恨极,越说越不岔,冲过来就想要揪住沈淮打。

        “沈,沈,沈县……”坐在房间喝茶,跟赌客聊得正欢的治安科科长张振兴,这时候回头看到县长沈淮跟县zhèng fǔ办副主任王卫成站在房间门口,而汪局认识的“苗总”竟然连骂带冲的去揪沈淮要打,当即吓得魂飞魄落,结结巴巴的没能把“沈县长”三字喊出来。

        不过,张振兴的手脚反应不慢,疾跨一步,揪住“苗总”的衣领子,就把他往后拖,可不敢让他有一根手指头碰到沈淮。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