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九百六十一章 背后的图谋

    第九百六十一章 背后的图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013-09-18

        (月票,双倍月票,中秋节三天时间里,投一张得两张,兄弟们手里有保底月票,千万不要吝啬?。?br />
        梁荣俊也没有再接着参加下午的研讨会,坐车返回徐城。

        在东华,天sè只是yīn霾,经过沂城,天空就稀稀落落的飘下雪花,打在车窗上很快就融成水滴,划出一道道痕迹。

        梁荣俊从件堆里抬起头来,这时候经过一片水杉林,叶落尽的水杉林显得稀疏空落,单薄得就像剪纸——司机减缓车速,从后视镜见梁荣俊皱紧眉头,眼角露出很深的皱纹,霜白的两鬓,让人很难相信梁荣俊才值壮年。

        车从西岭口下高速,但还没有进矿区,接近西岭县城南路口时,远远看到路边的杂草丛里停着一辆黑sè的奥迪,范智就站在路边抽烟,司机见梁荣俊在车后座看报纸,没有注意到范智,提醒他道:“范总就在前面……”

        梁荣俊抬头,将鼻梁上架着眼镜往上推了推,见确是范智站在前面路口,有些讶异,但转念也明白,范智并不希望让别人知道他这时候回徐城。

        梁荣俊下车来,叫裹住雪花的冷风一吹,整个人打一激灵,举步朝范智走去,说道:“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决定,但有些话我是如梗在喉……”

        “好吧,你说,我听?!狈吨翘统鲅?,分一支给梁荣俊点上,挨着车门抱胸而立。

        范智这样的态度,反而叫梁荣俊不知道说什么,见他肩上落了不少雪花,想必是在路口等了自己好一会儿,连抽了好几口烟,才整理思路,说道:“新津厂一定要建,我也不反对,但怎么建,我们有更好的选择,我要说一说,希望集团能考虑……”

        “……”范智看了梁荣俊一眼,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西岭矿区还有潜力可挖,这次追加数亿投资进行改造,在供应东江等厂后,会有一百到一百五十万吨铁jīng粉的剩余产能,理论上是应该运到新津厂进行消化,但关键还在于从霞浦到新浦的最后一段运输怎么解决?如果我们能跟梅钢合作,签署长期的供货协议,将西岭增产的铁jīng粉通过徐东铁路,直接输给梅钢的新浦钢厂,会不会更好?这样的方案,我想梅钢不会拒绝,而西岭矿区扭亏为赢也就更容易实现,为接下来进一步的改制打好基础,并不需要等到市场环境好转。此外,当前市场偏紧、利润微薄的情况下,大量负债产生的财务支出,会直接将不多的利润吃掉。倘若新津厂邀请梅钢参与合资建设,不仅在海外矿石供应上,我们可以同样跟西尤明斯与飞旗实业的矿务部门合作,而两家企业相对合理的产品线规划,也能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残酷竞争,集团总债务控制在一定的水平以下,也能保证的集团总体盈利水平不下滑……”

        范智闭目想了片刻,俄而又睁开眼,说道:“你说的方案,我都能理解,确实是更好的选择,不过我眼下只能尽可能的为集团争取更有利的条件?!?br />
        梁荣俊也知道此行不大可能会有什么结果,但既然已经过来了,有些话还是要说透,说道:

        “不算跟富士制铁的合作项目之后,集团产能不到梅钢的一半,炼钢部门的用工总数却是梅钢的两三倍;将矿区也算上去,用工总数更是梅钢的四五倍。来一个人就能做的活,现在派了五个人上去,效率哪怕能增加一点都是好的,然而实际的情况我们都知道,我们五名工人加起来的效率,都远抵不上梅钢一名员工。而在能耗、质量控制方面,都存在很大的差距。梅钢今年一厂、二厂以及特钢厂的利润还能保持三亿以上,新浦钢厂运营三个月,相信盈利也不会低于此数,而我们现在却只要想尽办法的保持不亏损。接下来两到三年的时间,市场有可能会进一步的严峻,我们不能果断从最优的选择去规划布局、消化包袱,集团的经营状况很难看到有改善的契机……”

        “老厂及矿区消化包袱的事情,我会尽力的去推动,”范智说道,“而在东华产能的布局工作,则要你多费心。你很多想法都很好,但跨步太大,现阶段我能争取的,就是邀请金石融信参与东华市钢的迁建项目。早年金石融信就参与了石门钢铁集团的股权改制,是石门钢铁的最大股东,在香港及广深地区也有铁矿贸易业务,此时对进一步介入钢铁产业也有很大的兴趣。这方面的工作,我相信你比我更能胜任……”

        对金石融信或天益集团合资参与新津厂的建设,梁荣俊不觉得意外,胡家想要保证新津港开发的利益不旁落他人之手,产业控制是最主要的手段。

        天益集团通过资华实业,在西陂闸港圈地建医药产业园以及金石融信在国内其他地区的实业投资,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梁荣俊都能看到。

        虽然金石融信作为最早在香港注册的六大央企之一,旗下又直接控制总资产规模近千万的融信银行,实在是不缺钱,但梁荣俊知道金石以及金石背后的胡家,并非省钢集团最好的合作者。

        想到这里,梁荣俊也是轻轻一叹,范智此前没有明说金石融信会参与新津厂的建设,现在挑明了说,这件事也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金石融信参与进来,倒也无所谓,怕就怕背后有人会有更大的贪心。

        见梁荣俊不再说什么,范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俩也难得有机会相聚,我也想找个地方跟你喝一杯,不过东华那边的事情,我想也够你烦心了,我就不留你了……”

        梁荣俊怅然若失,当下只能点点头,与范智告别,坐回车,掉头返回东华。

        看着梁荣俊的车开远,范智也没有立即转身坐回车,而是站在原处,又点了一根烟,任不算多么密的雪花落在身上。

        静止不动的车门这时候从里面给人推开来,下车的不是司机,也不是范智的秘书,而是任梁荣俊怎么都不可能想到的戚靖瑶。他刚才甚至都没有注意,停在路旁的这辆车刚开车窗始终开着一道缝隙,将他跟范智的一番谈话都听了过去。

        戚靖瑶穿着宝蓝sè的呢子风衣,给风吹得发冷,立起大衣的领子遮挡住娇俏的脸蛋,婷婷玉立的看着梁荣俊坐车离开的方向,说道:

        “周益说梁荣俊跟沈淮私下有接触,范总还不相信,现在总归相信了吧?”

        范智转回身,看了戚靖瑶一眼,说道:“我在徐城走不开,东华市钢的迁建扩产项目,除了梁荣俊之外,找不到更合适的负责人选?!彼共皇羌傻菥秆飧雠?,这番话是说给坐在车里的胡林听的。

        戚靖瑶见范智的眼睛往车里看,她也回头看了一眼,车门打开着,只露出胡林的一只脚,他的身子给贴膜的车窗玻璃挡住——胡林坐车里不吭声,仿佛永远都隐藏在yīn影里。

        “人才难得,但也不是绝对,石门钢铁这些年经营得也相当不错,今年情况甚至比你们要好;我要是说石门钢铁的人才,不会比省钢差多少,范总也不会反对吧?”戚靖瑶说道。

        范智不跟戚靖瑶争什么口舌之长,点点头,算是承认她的告诫,而不愿意去做得罪女人的事情。

        资华实业增发方案的背后,有很多事情是外界所猜测不透的,但范智知道。

        资华实业通过定向增发,向金石融信旗下的多家国资企业,最多将增发占30%股权的股票,这样就会让资华实业转变成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天益集团在上市公司的占股比例将缩至20%。

        胡林控制天益集团,联合多家证券公司,抬拉资华实业的股价,倒不是单纯从股价暴涨中套取几个亿的利润。

        更重要的,是资华实业变成国资控股的上市公司之后,金石融信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包括石门钢铁集团在内的一些实业资产,整合到资华实业旗下,然后再择机退出。

        这样,整合进大量实业资产的资华实业,就又将从金石融信回到天益集团手里——这背后牵涉的利益,绝对不是几亿、十几亿能比。

        而说到实业资产,省钢集团就是胡林眼里的一块肥肉。

        只是省钢集团太多人盯着,胡林想要直接将省钢集团这块肥肉吃下去,必定会消化不良,不要说徐沛、李谷、沈淮这些人会跳出来反对,地方上的反弹声音也很难摆平,那就需要更jīng巧的腾挪之术、更长的时间去部署。

        不过,不管时间再怎么长,步骤再怎么复杂,也绝对比从无到有的发展出一家数十亿资产的钢铁集团容易得多。

        东华市钢迁建扩产,只是胡林他们为整个计划所部署的第一步,梁荣俊就想反对、就想破坏,也就不要怪胡林他们看他不顺眼了。

        范智是赵秋华提拔起来,裹足已深,无法挣扎出来,但他清楚省钢集团即使将来变了xìng质,作为企业也要运营下去,也离不开梁荣俊这样一批人,还是希望胡林能重视梁荣俊这样的人。

        这时候一辆奔驰从远处驶过来,胡林这时候才从范智的车下来,拉开自己的车门,坐进去之前,问戚靖瑶:“我还是要去一趟东华,你也跟我一起回去?”

        “不了,我坐范总的车回徐城,”戚靖瑶说道,“沈淮在新浦要搞什么渚江学院,找上淮大合作——我得回去打听打听消息?!?br />
        “渚江学院,姓沈的又想搞什么东西?”胡林乍听这事,迟疑了一会儿,又说道,“渚江学院找淮大合作,你让你妹妹代表淮大参与进去,不就得了?”

        “我妹妹未必会听我的?!逼菥秆档?。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