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五章 食堂(一)

    第七百四十五章 食堂(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将随行人员及司机打发回分公司,宋鸿军随成怡、沈淮到省人行大厦的食堂里用餐。

        这会儿还不算晚,食堂大厅里犹有不少员工在用餐。

        看到法务部的成怡,陪同两名男士说说笑笑的进食堂用餐,大家都好奇的看过来,不知道近一年时拒绝掉无数青年才俊追求的成怡,跟这两个男青年是什么关系。

        刚才领宋鸿军进宿舍楼认路的顾建萍,也到食堂来,原来她刚才是在去食堂吃中饭的途中给宋鸿军截住问路,耽搁了一会儿,反而落在成怡她们后面再到食堂??。

        小丫头热情的跟沈淮、宋鸿军打招呼,想起沈淮刚才在宿舍说的玩笑话,冲成怡笑着问:“成经理怎么不把家属藏宿舍里,也领到食堂来吃饭了?”

        宋鸿军跟沈淮坐在餐桌边等,沈淮还把成怡留给他的剩饭菜,带到食堂吃掉;成怡拿食堂里的快餐盘,到出餐台,替宋鸿军打了一份饭菜。

        到这会儿,她也不会扭扭捏捏的去否认跟沈淮的关系,跟顾建萍在站在出餐台前笑着说道:“沈淮是个懒人,要不是有朋友过来,他连食堂都懒得走一趟。你说,谁没事愿意把这么一个懒汉藏宿舍里???我那是没有办法……”说到这里,成怡都忍不住想笑起来。

        旁人听到成怡跟顾建萍的对话,顿时就敏感的竖起耳朵来,打量坐在餐桌边的两个男青年,不知道哪个才是顾建萍、小顾嘴里所说的“成怡的家属”。

        宋鸿军他人虽然性子散漫,但在香港生活、工作惯了,出门在外还是习惯西装革履,油黑的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苟,坐下来解开西装扣子,露出里间金光闪闪的皮带扣。

        省人行的员工,不管基层还是中层,大多数人都见过世面,单从宋鸿军这一身行头就能看出他不薄的身家来。

        相比较之下,沈淮就寒酸得多,出成怡的宿舍就简单的穿了件褚色的毛线衣,袖管、腋下等部位还起了不少毛球,皮鞋也是寻常的国产品牌,鞋头都磨损少许。虽然整体看上去还是整洁,人也长得精神,但落在省人行这些眼高于顶的员工眼里,沈淮那就是太寻常、太普通了。

        有好几个性子开朗的员工,走到出餐台这边来,跟成怡打趣道:“你家属长得不赖啊,怎么藏到今天也不给大家介绍介绍,怕有人跟你抢???”

        成怡不知道别人心里怎么想,回头看了沈淮一眼,削瘦坚毅的脸膛,卖相是比阔脸油面的宋鸿军好看得多,笑着回别人的话:“他也就这张脸长得好看些?!?br />
        旁人只当成怡谦虚,但等成怡打好饭菜,走回到餐桌这边,将饭菜递给宋鸿军,而人又跟沈淮坐到一起时,许多人都跌了一地的眼镜:没想到成怡处的对象,真是这个看着长相不赖,但其他方面都看上去寻常得很的青年。

        有几个年纪大的妇女,心里就忍不住叹息:现在的人啊,年纪轻就是不懂事,找对象尽挑长相好看的,长相好看抵什么用?

        本来有几个人还想热情的过来打招呼,但看到出乎他们意料的反差,心里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也都止住步伐,坐在一边猜测纷纷,不急着过来凑热闹。

        只有顾建萍打好饭菜,跟着坐过来,跟沈淮、宋鸿军他们说话。

        倒有几个平时对成怡也有心思、自以为青年才俊的男青年,看到成怡竟然跟这么个穷小子亲热的坐在一起,心里酸溜溜的很不是滋味,当下就有人控制不住走过来招呼:“原来成经理真有男朋友啊,怎么就一直藏着掖着,都不好意思给大家介绍介绍???在哪里高就???”

        来人出言不善,挑衅的火药味十足,沈淮看对方也是西装革履,想必也是成怡在省人行的追求者之一。

        漂亮女人是“祸根”,沈淮知道他抱得美人归,不惹人忌恨是不可能的。

        他要不想因他搞僵成怡在单位里的人际关系,有些关卡是必定要过的,站起来笑着说道:“长得太丑,拿不出手,这事不能怨成怡。我是沈淮,在政府里打杂,以后还请多多指教?!?br />
        “这是我们行货币处的周军副处长?!背赦彩羌医逃蟹?,从容不迫的应对这样的局面,站起来帮沈淮介绍,也知道沈淮的能力无需她额外去维护什么。

        听到沈淮在政府部门,对方倒稍收敛一些。

        如今“银行女”跟“政府男”倒成标配了,政府工作人员自然不可能像商人那么衣着华贵,绝大多数人都衣着朴素,但不意味对方背后就没有深厚的背景。就像谭晶晶的丈夫苏恺闻,平时也开一辆旧桑塔纳,省人行里有几个人敢看不起人家?

        周军作为省人行的中层,自身家庭就是机关干部出身,对这些常识还是qīngchu的,打量了沈淮的两眼,克制住没有说更过分的话,但总觉得眼前这小子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怎么都觉得他配成怡不足。

        又有人不甘心的凑过来问:“到底哪个政府部门???省政府也是政府,县政府也是政府,差别老大了;说不定以后我们还有要仰仗你的地方呢?!?br />
        “还真是小县政府,真没有什么能让你们仰仗的,我以后还要仰仗你们?!鄙蚧葱ψ潘档?。

        听沈淮这么说,周军几个气势又涨了起来:省政府里藏龙卧虎,随便一个人都不知道背后是什么来头,不敢轻易得罪但既然是县政府里的工作人员,就算是哪个县长、县委书记的秘书,又焉能放在他们这些省人行的中层干部眼里?

        省人行是厅级金融机关,比普通的厅局级还要强势一些。

        省人行普通的工作人员,自然不会对成怡有什么心思,但自以为有希望、有资格抱得美人归的,大多数是年纪轻轻就挤入中层的男青年。

        省人行中层干部在级别上,就是已经正科或副处甚至正处级别了。他们这些人,家里多半有门路,要是能抓到机会放到地方挂个副县长、副区长,走仕途路线发展也容易得很。

        听到沈淮只是在下面县政府里工作,再看他这么年轻,当下就真没有几个人将他放在眼里,心里都在想,成怡这朵鲜花,怎么就插到眼前这堆牛屎头上去?

        周军他们心里替成怡不值,又有不甘心,气势汹汹,就想挑更多的刺,叫眼前这穷酸小子难堪,也好叫成怡知道,跟这种人过日子,是融入不到上层社会的,拍着沈淮的肩膀,看似安慰的笑着说道:“在县政府工作也没有什么啊,说不定以后还能有机会当上县长、县委书记什么的,那就是一方诸侯、土霸王啊,怎么都要比我们在省人行里混有出息啊……”

        “不敢当,不敢当,还是你们省人行工作好,”沈淮就想着将这些家伙应付走,他总不能逞一时威风,把成怡在省人行的人际关系搞糟糕掉,指着宋鸿军,想介绍周军他们:“这位宋总都要比我有出息……”

        “我啊,说得好听,是个乡镇企业家,说得不好听,就是一个暴发户,没出息的,没出息的,跟你们凑不上趟……”宋鸿军看沈淮的热闹还不来及,哪里会站起来替沈淮解围,坐着也不动弹,先把自己贬成乡镇企业家。

        顾建萍笑着小声问:“现在乡镇企业家出门都有司机开奔驰接送?”

        小姑娘长得娇美,倒是叫人喜欢,宋鸿军跟她打趣道:“租过来充门面的,方便专门骗你这样的小女孩?!?br />
        “听你这么说,还真有乡镇企业家的气质,”顾建萍俯仰而笑,觉得宋鸿军虽然年纪大看上去比她大一截,但说话实在有趣。

        她刚才见过宋鸿军的气派,能猜到沈淮应该不像表面上这么简单,但作为女孩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孩子,就喜欢看男人围着她们争风吃醋,也坐在一旁看热闹,只是小声的问宋鸿军:“沈淮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个名字我听着都有些熟悉呢……”

        沈淮声名虽然显,但那是在淮海省高层,普通的人又怎么会去关心其他地市的政局变化?

        宋鸿军乐意逗小女孩子玩,笑着说道:“他啊,就是个土包子,至少要比我土?!?br />
        沈淮看周军这些人缠着不走,也是苦恼,他们又是成怡的同事,偏还不能跟他们搞僵关系,免得以后成怡在省人行难做人;而宋鸿军又是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样子,沈淮就想拿出名片来发一圈给自己解围。

        只是沈淮刚将名片盒掏出来,有人就笑道:“现在县政府工作也紧跟时尚,都有名片了??;我们都没有随身带名片的习惯呢?!?br />
        沈淮苦笑,想硬着头皮发名片、应付这局面再说;倒是成怡觉得这些人起哄架秧子挑衅沈淮太过分,挽住沈淮的胳膊,叫他不要搭理这些眼高于顶、喜欢群起攻击别人的无聊家伙。

        旁人笑着看沈淮将名片收回来,但也不敢再将成怡这个冷美人惹恼,只是眼色里看沈淮更显鄙视。

        “这位就是沈淮了吧……”

        沈淮正难堪间,冷不丁有人从后面走过来打招呼,转回头见是一个穿西服、阔脸膛的中年人往这边疾步走过来,他人还没有到,就热情洋溢的伸出手来。

        旁人回头看到林副行长走过来,都有些傻眼,他们没想到林副行长竟然知道成怡的男友,而且平时高高在上的林副行长,竟然对成怡的男友摆出一副热情洋溢的笑脸?

        倒不是说平时一副冷脸的林副行长就没有笑脸,关键要看那是对谁了。

        比如说在行长及同级别的副行长们或者其他商业银行负责人面前,在总行下来视察的领导面前,在省政府过来考察的省领导面前,林副行长还是有笑脸的,但除了这些,有谁见过林副行长的笑脸会这般的热情洋溢?

        当真是叫周遭一圈人摔了一地的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