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回途

    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回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石昊怅然若失,看着历史长河滚滚而去,一朵又一朵浪花泛起,每一朵上都站着一些模糊的影子,皆属于一代天骄。

        可是,这些人终成东逝水,全都殒落了。

        而刚才那场巅峰对决却是不朽的,跨越时空,无惧时间冲洗,那是成真正的不灭之战!

        虽然岁月流逝,时间更迭,但是有些人还在,刚才的决战无惧时光侵蚀。

        石昊知道,那个白衣女子还活着,她活在将来,也许终究有一日会见到。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当真是绝艳,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女人会这么的强大,是如此的超凡脱俗,前所未有!

        他不知道那个如同君王般的男子是否能够活下来,因为此人在这一战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后连真身都浮现了,不知是否会因此真正的殒落在万古前。

        若是真的死了,那将是一桩大风暴,也是一场极为极为辉煌的战果,一个女子在时间长河中绝杀一位无上大人物,是何等的气魄与手段。

        敌人很可怕,即便那男子人死掉,看样子还要更为厉害的人,那巨大的魔影让白衣女子都忌惮,避而不战。

        现在想一想,都让人心神发寒,将来真正面对时,有多少人可与之一战?

        石昊想到了太多太多,未来的路很艰难,充满荆棘,而他曾看到过一角,又曾听那白衣女子说了那些话,让他心中怅然、酸楚,真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何等惊变。

        他不想见到惨烈,更不希望在未来绝望,他要身边的人都活下来,而不是一个人独伴神道。一个人站在凄冷的绝巅。

        “还没有发生,一切都可以改变,不曾发生的事。都还有余地,可以逆转!”

        石昊说道。像是在为自己打气,坚定信念,他咬着牙,嘴唇都出血了,他不甘,他彷徨,他绝望。

        一瞬间,他心中充满了各种情绪。难以自抑。

        “再见……”那白衣女子的声音也只剩下这两个字了还在回荡,却更加让他心神不宁。

        这让觉得有一股凉意,将来有朝一日,他是否会跟所有人都道出这两个字呢,再见,让他的心都在颤。

        一切都平静下来,石昊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呆呆的出神。

        “这几块仙金铁送你了?!笔蓝悦?,那个女子说道,这是她拘禁而来几块仙铁。是那男子的战衣被打碎后的产物。

        这东西蕴含着两大强者决战时的部分痕迹,蕴含着大道纹络,如果足够强大。趁着气息不散,也许能参悟出什么。

        石昊木然的接在手中,没有什么表示。

        他的另一只手则抓着酒壶,不断的向嘴里倒酒,那里神光闪耀,各种符号跳跃,可是到最后整壶酒都渐渐没有了味道。

        壶嘴还在向外流酒液,但是后来已经没有了符文,也无经文声响起。

        “好了。你该离开了,一壶酒。万古沉淀所得,可不都是为你一个人准备的。你喝的差不多了?!迸铀档?。

        说话间,她的身体渐渐模糊了,化成一片符文,烙印在石桌上,真身不见了。

        石桌上,留下一行文字,大意是留待有缘人。

        而这一行字,是精神印记,是女子所化成的,她只是一些残留的印记,并非一个真正的仙子。

        无声无息,石昊的头上出现一团火,灼烤石桌,映照时间长河,更是将几块仙金碎片包裹,熊熊燃烧。

        直至最后,它又无声的消失了。

        叮!

        石昊松手,不仅酒壶落在石桌上,就是几块金属片也都坠落在那里,发出清脆的鸣音。

        “万古后,我还在吗?是否会有另一个人来到这里,饮酒,看长河,谈古今,能否见到石桌上的金属碎片?”

        石昊轻语,站起身来。

        时间终究要逝去,他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会有怎样的结局,还是否活在世上?

        很多的人事物,不管怎样终会更迭,也许这就是轮回。

        “轮回!”

        石昊一声大喝,他打出了自己至尊骨所蕴出的神通,不局限于轮回,还有那第三种不曾完全成型的神通。

        它们结合在一起,贯穿长空,影响时间,仿佛一切都可击穿,都可改变。

        光芒灿烂,骨文密布,这个地方不可直视,被炽盛的光所淹没了。

        很久后,这里宁静无声,石昊一个人在废墟中漫步,不断的走着,想要看透这里。

        咚!

        终于,那长河起了变化,当中激起滔天浪花,化出一个漩涡,弥漫着混沌气。

        恍惚间,石昊发觉身在这条河中,且在河底。

        轰!

        一口黑洞出现,旋转着,将他吞了进去,这是漩涡之根吗,他被吸了进去,最后脱离河面,从漩涡口飞出。

        感觉自身化成光雨,成为粒子,这种经历很神秘。

        体会不到时间究竟有多久远,石昊茫然着,愁帐着,终于是踏上了回归路,这就是他此行的经历。

        没有得见真龙,也不曾入凤凰卵中涅槃,但却也是很富有传奇色彩的一段旅程,如同做了一个梦。

        它很真实,但又琢磨不到轨迹,没有什么证据留下,让人怀疑是否为真!

        最起码,他喝下的酒液所蕴含着的经文都不见了,在心中淡去、消失,像是从来没有生出过般。

        最后,石昊回归了,从一座巨大的祭坛上现身,走了下去。

        “咦,他回来了!”远处,有人小声议论。

        很多人都回归了,从祭坛上再现出来,比石昊还提前回来。

        但凡有过奇异经历的人,都有巨大收获,不少人都兴奋无比,在那里谈论。

        当然。也有一些人注定无法出现了,永远的留在那些奇异的旅程中,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迷失了。

        各人经历并不相同,全都有独特的历程。

        有些人得到了古籍。有些人得到了丹方,有些人开启了武库,有些人最为幸运,血肉重塑了一次,还有一些人……

        当石昊走出人群时,发现了异常,远处不少人在争执,在战斗。

        “各位不要兴奋了。去交流一下吧?!庇腥嗽诖蛘泻?,声音懒洋洋。

        在场的人变色,其实早已注意到了远处的情况,是天神书院中的一些刺头,是他们在行动!

        “什么情况?”

        “这些人让大家说出各自所得机缘,相互交流,共取造化?!庇腥诵∩?,非常不甘。

        因为,那些人中有人血肉重塑,近乎涅槃。没有什么可以往外拿的,却要众人取出所得到的经文、神通等。

        甚至,有人得到了仙丹残片。也被强行取出!

        “太过分了吧,他们凭什么?!”有人叫道。

        “是一位长老鼓励的!”其中一位修出两道仙气的高手说道。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无言了,压下了心中的火气,渐渐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些刺头都有一些背景,来头不凡,手中拥有秘器,而且当中一些人跟长生家族有关,甚至跟书院中修出三道仙气的年轻至尊交情莫逆。

        故此。他们缺少顾忌。

        当然,最为重要的是书院的态度。鼓励“交流”,任凭他们切磋。

        用一位长老的话说。适当的竞争,如同养蛊般,彼此厮杀才能诞生出无上的王者。

        “绿陀就那样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那些刺头屁都不放一个,无人去挑战,而且主动送上了交流所得的一些好东西!”

        此时,前方大乱,发生了激斗。

        “咦,又是那小姑娘,又在摔兔子!”

        “那是麒麟好不好!”

        ……

        石昊闪目观看,一眼看到了小兔子,抱着一只银色的神兽,气鼓鼓的跟一群刺头对峙,最后直接将怀中的幼兽扔了出去,狠狠地砸向人群。

        这个动作自然引发哗然,因为她摔的可是一头真正的麒麟幼崽!

        别说是其他人,就是书院中密切关注此事的长老也都额头青筋直跳,有些傻眼,交流之事是他允许的。

        可是摔麒麟这种事,绝对是他所不允许的。

        这不是第一次了,那小丫头在书院中一不高兴,动辄就将怀中的白麒麟幼兽扔出去,当板砖一样砸人。

        事实上,书院早就想将小麒麟收走了。

        奈何,那头白麒麟幼兽还就只认准了那小姑娘,谁都带不走,只跟她。

        故此,只要这个小姑娘不开心,受了委屈,保证只有一个动作,扔麒麟,当板砖用!

        其他人还真不敢放肆,没有一个人敢伤雪白小麒麟,因为书院中的大长老曾说过,谁敢加害它,直接抹杀!

        “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还想索要我所有的机缘?去死!”曹雨生的声音传来。

        石昊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他的经历很特别,在时间长河中再次预感到了一角未来,最怕的就是失去那些亲人、朋友。

        现在见到故人被欺凌,当即就沉下了脸。

        “什么,还调戏清漪,不知道她是我嫂子吗?不怕荒出现后击杀你们吗?”曹雨生怪叫。

        “什么荒,早死了,他算什么!”有人不以为意。

        不过,他们对这个死胖子非常忌惮,那家伙浑身冒符文,肉身中孕养着一座混沌剑阵,简直有点吓人。

        石昊听不下去了,看到了莫道,他正在不远处,向他传音,道:“去跟他们交流,统统给我劈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