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七百九十六章 无上人杰

    第七百九十六章 无上人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药田很大,当中五色土发光,确保能供应足够的养分,让这些圣药生长。

        犬叶藤,通体漆黑,叶片若獒犬,流淌乌光。赤兰,如同血钻般,通体闪烁,赤光喷薄?;平鸩?,如同一轮太阳摇曳,金光澎湃。

        ……

        这个地方真的很绚烂,过于吸引眼球,十几株圣药共生一地,就是开启一处秘境都难出现这等异景。

        每一株圣药足以让初代眼红,因为极其稀少,它们独自扎根一地,长在绝地中,很少有这么多并生在一起的。

        “为什么会这样?”有人询问,觉得不可思议,原本只是灵药,结果都进化成了圣药。

        “因为下界法则不全,带上来后,经过天地道则浇灌,绝大多数药承受不住压力而干枯,只有这十几株异常,挺了过来,发生蜕变?!?br />
        众人目瞪口呆,居然如生灵一般,从小千世界来的修士若是淬体重修,经受住考验,可能会有质的提跃。

        当然,绝大多数都会泯然众人矣。

        石昊请教,向人探寻究竟是什么人从下界带上来的,结果得悉,是一对父女!

        至此,他确信那是火皇与火灵儿,只是想深入了解、继续询问时,照料这片药田的强者也不知道了。

        “应该不会有意外吧?”他心情放松了一些,毕竟火皇二人等若造就了十几株圣药,这礼太大了。就是一些大教都要动容。

        心情大好后,石昊又突然变色。一声惨叫,无比凄惨。

        这吓了众人一跳,这种祥和的药田畔,居然有人鬼嚎,那么的惨烈,让人耳膜都要裂开了。

        “你怎么了?”有一名少女关心的问道,其他人也望来。

        “不好意思,走火入魔了。让我叫几声就好了?!笔豢奚プ帕乘档?。

        很多人都翻白眼!

        石昊独自离去,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再次惨嚎了几声,痛心疾首,实在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因为,他想到自己来上界时,也带了数百株灵药。结果全部第一时间用掉、吃光。

        何曾料到,若是照料好,能有一些蜕变成圣药,这真是……损失惨重。

        “嗷……”石昊心痛无比,在这里哀嚎。

        结果,一直银色神狼走来。带着狐疑,看到是他,一声诅咒,还以为是自己的族人了呢,结果是一个傻帽人类。

        不久后。石昊重新回到那些亮堂的地方,走进人群中。听众人议论。

        这种规格的盛会,来的都是高手,出自各大教,因此也带来了很多有价值与惊人的消息。

        “荒,到底什么来头,这么厉害,连仙殿传人都可击败,听到消息时,我都不敢相信!”

        有人提到了石昊,引发一片热议。

        “他是至尊道场的人,注定与仙殿对立,不过他情形不妙,战败的是仙殿传人的次身,若是真身来了,那不可想象!”

        仙殿传人居然一人分成两身,最近都在传他要融合为一体了,到了那个时候,将天下无敌,同辈无对手。

        这让各教都头疼,是一个可怕的人物,将阻挡各族初代的路。

        “我支持荒,相信他还能胜过仙殿的人!”一个女子说道,紫衣飘舞,青春靓丽,在其洁白的额头上有一些黑色的纹络。

        这并没有破坏其美感,反而增添了一股妖异感,神秘而艳丽。

        石昊讶然,听出了她的声音,正是早先紫金辇车中那个张扬的女子,一路疾驰,让各路尊者都不得不让路。

        “她是谁,一路见她张扬,到底有什么来历?”有人低语,对她的身份很好奇。

        “魔纹族的明珠,该族目前最强大的年轻奇才,名为天瑶,这次要出现的无上年轻高手与她有些关联?!?br />
        众人都是一惊,魔纹族那绝对是上界赫赫有名的大族,他们专攻符文,在自己身上刻下各种纹络,法术惊世,出过很多传奇人物。

        “天瑶小姐,就这么肯定荒会胜出,可是在我等看来,他真的连一成胜算都没有啊?!庇腥艘⊥?。

        “我只是随口一说,因为我看仙殿不顺眼,他们总觉得自己该称尊天下似的,熟不知,这世间有不少道统,足以抗衡他们。就不要说当年了,至尊殿堂还在世时,他们敢如此嚣张吗?”魔纹族天瑶说道。

        很多人无语,觉得这位大小姐又何尝不张扬呢,有几人敢像她这么冲。

        “即便荒会败,但也有人可以杀仙殿传人,我确信,他这次要倒大霉!”魔纹族天瑶青春飞扬,张扬而跳脱。

        “天瑶小姐,该不会是想说动那位无上人杰出手吧?”有人试探性的问道。

        这些话语一出,这个地方不能宁静,很多人心头剧跳。

        “就是有无上人杰出手,也不一定能拿下仙殿传人,他一旦融合完毕,在尊者境,古今有几人可敌?”

        “他必败!”天瑶说道。

        石昊露出异色,愿以为紫金辇车中的女子骄纵跋扈,不可一世,难以理喻。但现在看来,除却比较张扬外,也没有那么恶劣。

        这个地方自然热烈了起来,很多人都在谈论,在提当世年轻一代十大高手。

        “天瑶小姐,那位无上人杰真的会来吗?”

        “会!”魔纹族的少女认真的答道,神色郑重,不再轻狂。

        “长弓衍,又要出世了……”有人低语。

        所有人都神色一震,这个名字像是有一种奇异的魔力,让人颤栗,令很多人都神色凝重,心有敬畏。

        “应该就在这两日内出现吧,就在今夜也说不定?!碧煅???戳丝刺炜罩械脑铝?,它已经圆了。

        “呜……”

        突然。大哭之声响起,自远方传来,震动了天地,长空滚滚摇颤。

        这一刻,不要说是其他人,就是石昊都是一震,体内血气被激的要汹涌起来,像是受了刺激般。

        至于其他人。则惊颤,很多人发抖,就像是百兽遇到了霸主,见了万兽之王,不由自主的伏下身去,要膜拜。

        这是一种本能,不少人瑟瑟抖动。

        “他……真的来了!”天瑶激动。第一个飞了出去,冲上夜空,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所有人都变色,无比震惊。

        “那个人……真的来了?!”

        庄园中都是高手,来自各族,传承于各大古教。但此时这些桀骜的尊者全都惊颤,而后腾空,跟了下去。

        天才聚会,因此而中断,所有人都冲向一个方向。

        人们有理由相信。所谓的宴会不过是个幌子,而是料到今晚那个人可能会出现。在此等待而已。

        石昊露出异色,跟了下去,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强的离谱,绝对超凡入圣,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数十里外,一座断崖前,有一个男子独自站立,神情悲伤,在喃喃自语,像是在祭祀、祷告。

        偶尔,他会发出一声大哭,那种声音震的很多尊者受不了,不能临近,只能远观,每一个人都骇然失色。

        而其中一些人由于冲的过近,直接一头栽倒在地,昏厥了过去。

        “这就是长弓衍?!”人们震颤,他到底多强?同在尊者境,他自然流露感情,一声大哭就震的一些尊者昏倒,这……太过恐怖

        “没错,他就是传说中的长弓衍!”

        这个名字有种奇异的力量,让在场的部分人战战兢兢,还有一些人眼中露出狂热之色,盯着那里。

        “长弓衍,曾出世过四次,每一次都在三千州的天才大战中独占鳌头,夺得天下第一!”有人说道。

        这样的话语一出,即便不了解的人也都惊悚了,心中波澜起伏,震撼无比。

        明月下,那男子悲伤,他一身青衣,身子并不健硕,相反有些单薄,他算不上俊美,但睛很清澈,带着泪。

        这是一个单薄、甚至看起来有些青涩的年轻男子,无比伤感,在月光下祭奠一个人。

        “这就是长弓衍,号称尊者境无对手的一代奇男子?”

        “老祖姑姑早已沉眠了,你……不要太悲伤,她也希望你能快乐,好好的活下去?!碧煅?,向前走去,脸上带着一种柔和之色,与此前的张扬大不相同。

        一些人了然,知道长弓衍为何来自,因为有一个女子葬在此地。

        这个女子有一半魔纹族的血统,还有一半罪血,当年是长弓衍的红颜知己,因意外最后落得天人永隔。

        “据闻,长弓衍之所以会将自己冰封雪山下,第二次进入‘仙古’决战,是想寻到凤凰血池,要复活那女子。

        显然,长弓衍失败了,那一次不曾得到。

        随后,也就有了第三次进仙古,而这一次依旧无敌,天下第一,但还是无果。

        而那一世,让他难以接受的是,那女子的尸体被他封在雪山下太久,最后复活的希望都不在了。

        最后,他只能将女子背到这里,葬在了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那曾经是一个月圆之夜。

        有人议论,让在场的不少女子伤感,为长弓衍而伤,也为他而感,眼睛通红。

        显然,天瑶最明显,她有些紧张,声音柔和,劝解道:“你……不要心伤,老祖姑姑若有知,一定会希望你能有笑容,而不是这样?!?br />
        长弓衍望向明月,无比落寞,泪水滑落,真性情流露。

        正是这种很自然的哭声,就震的诸多尊者承受不住。

        “你叫天瑶吧,不要因为我的存在而张扬?!背す芷骄擦讼吕?,这样说道,显然他来了一段时间了,看到过天瑶的表现。

        “不是的,我只是性格活泼,以后……肯定不会这样了!”天瑶结结巴巴,脸色通红。

        忽然,断崖上方出现一个人,一身金衣,光芒耀眼,如同天上的太阳坠落此地。

        “长弓衍?”他开口,俯视下方。

        “是?!?br />
        “是你就好,过来一战!”金衣男子说道,手中出现一柄利剑,遥指下方,剑气喷薄,震动苍天。

        所有人震颤,这是何人?敢向长弓衍出手,看样子年岁并不是很大。

        “哧!”

        长弓衍抬手一指点出,与那剑芒碰撞在一起,这里暴动,虚空出现一道又一道裂痕。

        “仙金铸成的剑胎!”

        “竟可与长弓衍决战,又是……一位古代的怪胎?!”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璀璨霞光闪烁,这两人凭空消失,一下子就不见了。

        只有石昊看清,他们从虚空裂缝中走了,另寻战场。

        “呵呵,都已经四世了,还在为一个体内流淌罪血的女人而落泪,长弓衍这么多情伤感,注定难以真正无敌!”

        断崖上又出现一个人,为一个女子,也是一身金衣。

        “剑谷的人?”天瑶目露奇光,而后猛的一震,她想到了刚才那个金衣男子是谁。

        同一时间,其他人也都震动,明白那是古代的一位无上人杰,出自剑谷!

        “以罪血相称,我等得罪你了吗?”有人不忿,暗中开口,显然是罪州的人,对剑谷的这位千金小姐不满。

        “嘿,我就是看不起罪血后代,怎么了,让我看一看这里有多少,是谁在低语!”这女子冷声说道。

        她扬起一块宝境,向下方照去。

        “轰!”

        突然之间,一道如惊雷般的声音响起,场中有一个少年额头凝聚出一个符号,圣光腾天,照亮山河。

        “什么?”所有人都发毛,大叫了起来。

        断崖上的金衣女子更是震惊,难以置信,颤声道:“不久前‘罪’字烙印天穹上,映照诸天,那个人是你?!”

        波澜将起,大战来临,各路强人开始出世,月底了,求月票啦!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