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五百九十七章 诸王

    第五百九十七章 诸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子陵,你什么意思?”一名老者开口,面现不愉之色,道:“你的长子失手杀了我族一个核心子弟,你还咆哮我等?”

        “都给我出去!”石子陵吼道,他又怎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若非石昊灵觉还在,被惊醒了过来,就被人不明不白的害死在这里了。

        “石子陵,你别太过分,你的长子杀了我族的嫡系子弟,你不惩罚也就罢了,还这样说话,太过分了?!蹦歉鍪种羟嗄菊鹊睦襄醭磷帕乘档?。

        “滚!”石子陵怒发冲冠,长子生命垂危,即将死去,还被人这样针对与加害,最后还被反咬一口,他怒火填膺。

        “锵”的一声,在他的手中出现一根黄金战矛,双手青筋浮现,用力握住,现在不需要解释什么了,他不惜一战!

        “你……还想动武?”几名老者都沉下脸。

        有两人更是逼向前,针锋相对!

        “都给我消失,你们出去!”秦怡宁也怒了,蛾眉倒竖,杏眼圆睁,点指所有人,斥道:“昊儿如果损伤一根头发,这下界不老山就不要留了!”

        这些人神色一冷,心中虽然有怒,但是却都隐忍了。因为秦怡宁身份不一般,而今她那一系在上界胜出,掌控了一切。此外,植入仙骨的秦昊,毕竟是她的孩子,将来要登临至尊位!

        屋中寂静,那些人退走了。一盏青铜悬挂,烛火摇曳,很昏暗。石昊又昏迷了过去,他每次都只能清醒片刻,越发的严重了。

        石子陵坐在床边,沉默不语,显得很压抑,究竟要如何做?

        “时间不多了,不能再拖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昊儿的身体越来越虚弱,每时每刻生命都在流逝?!?br />
        石子陵声音嘶哑,痛苦无比,眼睛带着血丝,霍的站了起来。

        “你要去做什么,去挖我们另一个孩子的骨吗?他……会怎么想,而且可能会死掉,用他的生命换去哥哥的性命?”秦怡宁带着泪问道。

        “难道眼睁睁的看着昊儿死掉吗?时间每过去一分,他都会虚弱不少,已经拖了一整天了!”石子陵苦闷,望着窗外,夜色迷蒙,星光暗淡,一片乌云飘过,更显压抑。

        烛火暗淡,床上的石昊脸色苍白,闭着双目,身体越来越不行了。

        石子陵握紧拳头,道:“不行,一定要救活昊儿!当年我们就负了他,不在身边,他那么幼小,独自在武王府经历了那么血淋淋的事,衰弱险死。后来,我们又将他一个人放在石村,从来没有尽过义务,没有好好地照顾过他。这些年来,他所取得的成就都是自己努力所致,小小的年纪,一个人从石村中走出,在大荒中面对凶禽猛与各种强敌,一步一步征战,最后崛起?!?br />
        石子陵深吸了一口气,道:“他看似辉煌,威震天下,但当中到底又经历了多少苦难?那是他自己奋争的结果,而我们又做了什么?从来没有守护过他,没有做到父母应尽的义务,什么也没有为他做过!”

        秦怡宁落泪,坐在床前,拉着石昊的一只手,轻轻摩挲,看着他气若游丝,越发衰弱,心中发堵。

        长子从没有恨而过他们,一个人杀到秦族,为了救他们脱困,不惜血战最强大教之一不老山。

        秦怡宁颤声道:“到底该怎样做?昊儿命运多舛,而这一次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挖出另一个孩子体内的骨,也将会承受死去的风险啊,这何其残忍?!?br />
        “我们已经失去过一次昊儿,上一次没有?;ず盟?,没有尽好身为父母的义务。这一次难道还要眼睁睁的看着他离世而去吗?我一生都会愧疚与难安!”石子陵眼睛中的血丝更多了。

        “可是,另一个孩子你考虑过吗?对他又是何等的不公与残忍?!鼻剽档?。

        “不管了,老二有心结就有心结吧,救昊儿要紧,不然他马上就要死去了!”石子陵何尝不知这样做的后果。

        “父亲,你要挖我的骨吗?”房门被推开了,秦昊出现,面色平静,双眸幽深,站在那里,不再迈步。

        石子陵张了张嘴,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可以,父亲、母亲,你们如果觉得这样能救哥哥,就来取我的骨吧?!鼻仃凰档?。

        “孩子,你不要多想,在我们心中,你与哥哥同样重要,不会牺牲你?!鼻剽估崴档?,非常痛苦。

        “荒域石国战王、明王、鹏王到,前来拜访,请开山门!”

        就在这时,长音震空,传到不老山深处,显然来人是乃是尊者境高手,惊起一片波澜。

        “报,石国的人来了,竟有……三位尊者!”有人禀告。

        不老山内许多人变色,在这没有神的时代,尊者也很难见到了,石国竟然一下子出现三大尊者,让人震颤。

        “石国诸王驾到,这是要针对我们吗?”一个老妪手拄青木杖,脸色阴沉似水,感觉很不妥当。

        山门处,明王、战王、还有鹏九一字并开,在他们的身后还有很多强者,全都是王侯,身着战甲,寒光闪烁,而每一个人都抱着一些木盒,装着宝药。

        所谓鹏王就是指鹏九,这是石昊亲封的。

        “诸王请进?!?br />
        最终,秦族开启山门,将他们迎了进来,料想是为石昊而来,难起征战。

        不过,不老山的人着实很心惊,三大尊者领军,皆背负着神灵法器,这可是强大的震慑啊,若是闹僵,后果难料。

        而在他们的身后竟没有一个兵丁,所有人都是王侯,这么一批强者一起出现,绝对可以灭掉一个大教!

        在石昊出事后,战王、鹏九等发动一切的力量,收集各种古丹方,向各大教求取圣药,不计一切代价,只要能治好石昊,付出什么都可以。

        而今,他们带来了大量的丹药,甚至求取来一株圣药,就是要保住石昊的命。

        要知道,天下圣药太稀少了,只有个别的太古神山,以及西方教这样的不朽传承,才能拥有一株。

        可以想见,鹏九他们到底花费了多么大的代价,才取来一株!

        至于其他各种灵丹等,数不胜数,都积成了一大堆,不像是药,倒像是成袋的粮食了。

        “陛下!”

        “人皇!”

        几位老王看到石昊惨白的脸色时,全都声音颤抖,老泪都快落下来了,这还是威震天下的小石吗?

        浑身都是伤,如龟裂的瓷器般,随时会解体,没有一点血色。这与昔日他英姿勃发、指点江山的神武姿态相比,差的太远了。

        当日,石昊不顾性命之危,只身入皇宫,去解救秦风与几位老王,让他们活了下来,可自此之后他自身却不断与神开战,落到这一步。

        “陛下你一定要挺住,活下来!”一位老王说道。

        屋中站满了人,都是来自石国的王侯,可是石昊却闭着目,始终陷在昏迷中。

        “拿碗来,化开这半枚圣丹!”战王开口。

        除却一株圣药外,他们还得到半枚残丹,是圣级宝药,拥有神效。

        时间不长,秦族的人送来一个玉碗,散发灵气,有霞光闪动。

        战王向里注入一些灵液,想化开这枚圣丹,让石昊服下去,可以延缓衰竭,增加生命力。

        “嗯,不对,这碗内有些许灵气在躁动!”战王本身也对医道研究甚深,不然也不会由他化开圣丹。

        他快速将灵液等倒出,定在虚空中,脱离那个碗,皱着眉头,仔细研究,最后勃然大怒。

        “谁送的碗,找死吗?”他双眉倒竖,眼中射出两道神芒。

        这碗若是一般的尊者都看不出,若非战王心细,昔日曾经见到过一个,多半也发觉不出异常。

        “看似是一只灵碗,但其实是噩运之碗,刻有诅咒之纹,不断使用,对病人有极大的伤害!”

        当战王道出后,石国来的诸王全部暴怒。

        “你给我过来!”鹏九探出一只大手,一把将送碗的人的脖子抓住,拎了过来,这个人当即翻白眼,将昏死过去。

        几位老王也不多说,径自探其识海,但这只是一个下人,并不知情,不过却意外发现另一桩事。

        “什么,此前有人要杀石皇,被陛下自行化解了?!”明王勃然站起,怒发冲冠。

        “秦族,你们想死吗,想被灭族吗?!”战王更是大喝,声音传出去,震的成片的宫阙摇动起来。

        “是谁这么张狂,来到我不老山,还敢这样放肆???”远方传来回应声,一群老者出现。

        “你们害我石族之皇,还道貌岸然,想作死吗?!”一位相对来说还算“年轻”的王侯喝道。

        “我族好心救助小石,尔等不思报答,还这般污蔑,是何道理?”手持青木杖的老妪阴沉着脸说道。

        “狗屁的救助!”鹏九断喝,直接出手,道:“就冲你大模大样喊我石国人皇为小石,就知道你的心到底怎样?!?br />
        他化出一只鹏爪,金黄而锋锐,十分巨大,一下子就笼罩了那里。

        “你敢???”老妪显然身份不一般,挥动青木杖,这是一件宝具,想要对抗。

        “我有什么不敢!”鹏王喝道,金色鹏爪落下,将那青木杖击断,将她一把抓了起来,如同拎着小鸡仔,让她差点断气。

        “放肆!”一股庞大的威压涌来,秦族的尊者出手。

        “是你放肆!”明王出手,将他震退。

        “不老山,你们竟敢这样加害,而且不是第一次了,究竟都我石族之皇做了什么,想被灭族了吗?!”战王更是强势,大声吼道,震动整片不老山。

        石子陵夫妇守护在石昊的床前,并不阻止,他们也怒了,没有想到这些人小动作不断,竟然敢如此。

        “好嚣张,你竟敢扬言灭我不老山?”秦族那位尊者怒声道。

        “灭了你们又如何,我石国还怕你们吗,害我族人皇,扫平这里也没什么!”战王寒声道。

        与此同时,明王、鹏王全部上前,什么话也不说,各自从背后取出神灵法器,随时要发出最强一击。

        不老山众人凛然,这可是三大尊者啊,是当世目前的最顶级战力,可以铲除一个大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