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五百七十五章 血祭天地

    第五百七十五章 血祭天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上界,一座墙皮斑驳的古殿堂中。

        “我恍惚已经看到了血染的天地,无数的生灵凋零?!币蝗丝?,话语平静,周身都被混沌气笼罩。

        “天国的黄昏,生命的礼赞,以血与骨筑成的路,血月横空,将开启虚空裂缝?!绷硪桓銎淹派?,雾霭弥漫,朦胧而妖异。

        下界,三生山。

        石昊闭关两个月了,这一日心有所感,觉得神思不宁,从悟道境中苏醒过来。

        “很长时间了,一直都很宁静,会发生什么吗?”他轻声自语,站起身来,看着四周,峰青谷翠,生机勃勃。

        他走出山脉,来到一座小镇,坐在一家酒肆中,忽然想回石村了,没来由的思念那些人,也很想立刻见到父母。

        “我这是怎么了,为何突然思念亲人了,渴望见到他们?!笔蛔杂?,还没有离开下界,就这般不舍了。

        一群孩童嬉闹,稍大的在小巷中跑来跑去,更小的孩子步履蹒跚,在后面追赶,最后一屁墩跌坐在地上,哇哇哭泣,抹眼泪。

        顿时,有几个大孩子跑过去,将他扶起,小家伙睫毛上挂着泪珠,又哭又笑,最后开心的不得了。

        石昊被感染,那种纯净的笑,开心的泪,让他仿佛回到了幼年时,无忧无虑,毫无心思,整日没心没肺的跑来跑去。

        “真是一段开心的岁月?!彼酒鹕砝?。

        半个时辰后,石昊的身边跟着一群孩子·吵吵嚷嚷,一起走在大街

        “大哥哥,我想吃冰糖葫芦?!?br />
        石昊的左肩头上,坐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娃,伸出小手,指着前方的冰糖葫芦摊·偷偷咽口水。

        “我也要!”在他的右肩头上还坐着一个刚会走路、不久前还因为跌倒而抹眼泪的小男孩,也咽口水·伸出小手。

        “老板·每个孩子一人一串冰糖葫芦?!笔恍呛?。

        “好嘞!”老板眉开眼笑。

        一群孩子顿时欢呼,蜂拥而上,挤了过去,将冰糖葫芦摊包围,齐刷刷伸出小手,一脸的渴望。

        最后,每个人都心满意足·开心无比·围绕着石昊,一起向前走。

        石昊反省,自己是否错过了什么,孩子的心最简单,也最容易满足,无忧无虑,而自己一心想去上界·处在漩涡中,一直在争渡。

        “这就是我的路,这些孩子也终究要长大?!彼聪蛄私值懒脚缘哪切┬腥?,为了生活而奔波,十几年后这些孩子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相对来说,他为了求道,为了超脱,有一个更高的起点·应该满足了,每日都应带着欢笑。

        “我要笑·要开心,即便离开了亲人,进入上界,也要让自己如此?!笔幻恍拿环蔚男Φ?,露出一嘴亮晶晶的牙齿,道:“那些混账,如果一心想对付我,统统吃掉!”

        “好香啊,地龙肉馅包子,听说蕴含有很强的精气,那种凶兽很厉害,我从来没到吃过?!?br />
        当路过一个很大的包子铺时,一个稍大的孩子喉结在动,小声咕哝道,用破旧的袖子遮住自己的窘态。

        听他这样一说,其他孩子也向前望去,一个个小脸脏兮兮,大眼很亮,偷偷咽口水。

        “想吃的话,我请你们吃,都吃个够?!笔晃⑿?。

        “真的吗?太好了!”一群孩子欢呼,兴奋与开心的不得了,就是他肩头上的两个小家伙也都不老实了,恨不得爬下去,在地上蹦跳。

        最后,石昊带着他们一路走一路吃,用各种小吃满足了一群小家伙的嘴与胃口。当分别时,一群孩子恋恋不舍,抓着他的袖子舍不得撒

        “再见!”

        石昊离开,出了小镇后,一闪而没,回到了三生山上。他自省,虽然修为强大了,但是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想脱离红尘的心思,反而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不明白那些所谓的神,为什么要高高在上俯视着地上的人,既然如此,你下来作甚,做你的神就好了?!?br />
        洪域,一片沼泽中。

        雾霭飘散,阴气很重,有一些泥鳄在出没,等待猎物到来。

        前方,一座祭坛诡异而幽森,通体乌黑,闪动光泽,刻着诸多的神魔符文,仿佛可以贯通九幽。

        几道身影降临在祭坛上,彼此沉默无语,各立一角,认真检视,查看祭坛上的各种符号是否有瑕疵。

        终于,一个灰袍人开口,嗓音嘶哑,道:“开始吧!”

        说话间,他们全都飞离了祭坛,站在远空,吟诵咒语,那祭坛一下子亮了起来,乌光冲霄,震慑万灵。

        仅一瞬间而已,沼泽中的泥鳄全都疯狂,亡命逃走,然而这是徒劳的,几乎在第一时间爆碎,血与魂化成赤光飘向祭坛。

        “血祭天地,诸神的黄昏,开启通向永恒的路,天国降临?!庇腥说陀?,如同魔咒般,令万木萧萧,乱叶飘零。

        轰!

        一个灰衣人一抖袍袖,在那里足有上千万人哀嚎,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密密麻麻,如雨点般落在乌黑的祭坛上。这是一场劫难,宛若人间炼狱。

        这些人有的落在祭坛上,有的在半空中就已经炸开,化成血雨,冲出一缕缕赤光,飞入祭坛上的神魔符文内。

        这一刻,祭坛仿佛化作了一方世界,无论多少人从天而坠,都填不满,全都被它吸收,那血在流,染红了基石,浸透了纹络。

        一条条神魔符文亮起,若一条条小蛇在游动,化成闪电·伴着血光,带着魂力,还有无数人的哀嚎声。

        这是一幕人间惨剧!

        以千万人的生命还有血去作为祭礼,向魔坛献祭,只为沟通上界,召唤无上的神·开启一条通路。

        “轰!”

        另一个人也动了,手中的血葫芦打开·数不清的生灵落下·有的在虚空中爆碎,有的在祭坛上摔死,十分凄惨。

        另一边,其他几人也同时动手,各展神通,将所掳来的生灵扔向祭坛,魂魄绽放·数不尽的鲜活生命凋零。

        祭坛那里·血色艳艳,强大的魂力还有生命精华凝聚,令它更加妖异,简直要将人的心神吸附过去。

        “我不想死,发生了什么,我为何出现在这里?”有修士大叫,但于事无补·依旧跌落,摔的骨断筋折。

        被捉来的修士尚且如此,更遑论是普通人。

        “娘,你在哪里,这是怎么了,我们……”一些孩子大叫,从空中跌落时,冷风袭来·灌进嘴里,很快就说不出话了。

        “上苍啊·你睁开眼吧,怎能如此,妖魔横行,肆虐世间···…”有白发苍苍的老者悲吼。

        一切都难以改变,无数的人被扔进祭坛,化成血精,魂力被收集,这是一桩惨剧,令人不忍目睹。

        “血——祭!”

        最终,所有恸哭、哀嚎声都被这两个无情的字淹没了下去,天际几位尊者共同主导,使这种仪式升华,到了最后阶段。

        祭坛上,魂力磅礴,伴着血光,散发黑雾,诡异而可怕,一瞬间而已就沟通了上界,要开启一道门户。

        上界,神秘殿堂中。

        “我听到了呼唤,血祭开始,我等合力施为吧,打开通道,让点燃神火的生灵下界,寻找那几种造化?!币桓鋈缑位每栈ò愕纳碛芭套?,这般说道,开始结印。

        旁边,有人一挥袍袖。

        一副巨大的骨架出现,屹立在古殿堂中,它周围的虚空直接模糊、曲、散开,自动出现各种通道。

        这是一头虚空兽,实力曾经比肩无上巨头,殒落在冥土中,而今成为一副骨架,保留完好,可以破界。

        “这是我冥土镇教至宝,寻遍上界,也找不到几头这样的虚空兽,诸位开始吧?!壁ぶ骺?,声音冰寒,身影庞大,盘坐蒲团上。

        “还不够,请祭虚空兽皮,这样才能真正开启一条路,助我等战天意,使我等弟子门徒永远留在下界,而非一时?!庇腥说?。

        一阵沉默,冥土的主人抬手,一张巨大的兽皮飞出,落在那副骨架上,将它覆盖。

        “让他们上路!”有人说道。

        瞬间,十几位生灵出现,来自不同的种族,都点燃了神火,对于凡俗界来说强大无比,不可战胜!

        “不能再强了,只能选择他们,不然战天意时将会被全部斩灭,没有一点成功的希望?!?br />
        这些人全部飞进一座铜炉内,以此护持,这是一件镇教宝具,一般的神灵根本祭炼不出来,不能拥有,甚至从未见到过。

        “虚空熔炉!”有人轻道,这绝对是大手笔。

        这座熔炉缩小,化成拳头高,而后没入虚空兽的头颅内,就此不见。

        “血祭天地!”

        “战天意!”

        大殿中响起这些声音,而后所有人都结印,合力开启一条通道,与下界那座祭坛沟通。

        这个地方顿时阴风怒号,混沌气翻腾,殿宇都扭曲、模糊了。

        与此同时,天穹上,一道诡异的闪电出现,化成一口天刀,斩向这座殿堂,轰的一声将这里剖开,乱石飞溅。

        要知道,这里可是布下了绝世大阵,但依旧被斩开,殿堂破损。

        “战天意,诸位合力,不然被反噬,后果严重!”

        喀嚓!

        那是混沌闪电,只有在开天辟地时涌现,一般情况下很少见,可是此时漫天都是,倾泻而下。

        这些教主浑身发光,一个个成为道的载体,迸发无量光,符文漫空,到处都是!

        哧!

        天穹上,降下的混沌光淹没了此地,更为浩瀚了,隐约间有一些可怕的影子在凝聚。

        轰!

        最终一次大碰撞,许多人闷哼。

        一条裂缝出现,通道开启,虚空兽俯冲了下去,转眼下界而去。

        还有最后几个小时了,求月票,呼唤兄弟姐妹,双倍期就要过去了,请将最后的月票投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