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四百八十章 上界巨头之战

    第四百八十章 上界巨头之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鲲鹏还活着?想到这一可能,不光是石昊发呆,就是小咋舌,柳神亦神色凝重无比。

        那绝对是一位盖世强者,号令天下,莫敢不从,便是上界的巨头下来,都可能要吃大亏与遭劫。

        “不对,只是一缕残念而已,是那天荒大戟自己挟神威而来?!毙∷档?。

        轰的一声,乱石崩云!

        大戟击碎废墟,迅速冲出,并没有在这里多停留,那戟刃上粘着银血,触目惊心,将整体都染的一片银灿而森然。

        它破空而去,瞬息无影无踪。

        与此同时,地下冲起一道银色身影,几乎被立劈为两半,想脱困,结果那第三杀阵发威,混沌剑芒横扫,他惨叫一声,浑身皆伤,几乎被斩碎,再次坠落进去。

        天荒大戟发动后,让这片法阵彻底复苏,更加恐怖了,混沌气澎湃,杀光滔天,让日月星辰都跟着颤栗。

        “鲲鹏好大的恨意,难道当年的殒落与这几人有关?”小塔自语。

        石昊也有点发懵,这局难道是鲲鹏做的,不应该啊,它死在了太古,残念不可能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吧?而今也只是残念苏醒,想必马上就要溃散了。

        石昊以前以为是截天教所为,不过现在看来似乎又不太像。

        “难道是她?”石昊想到了一个人,那个折纸船的女子,还记得她以血写下的苍凉而凄婉的话。

        “只剩下我自己了……”

        石昊心头有点发毛,这种博弈很复杂·他根本猜不透,层次不够。

        “轰!”

        天地茫茫,废墟崩溃,混沌沸腾,这里成为一片朦胧之地,难以看清了。

        “去看另一地?!毙∷刂谱婕捞场は曰鲆┒纪獾哪亲焦?。

        镜面刚一转换,就有一片刺目的光浮现·绚丽而惊人·那山谷茫茫一片,正在大战,并且有法阵破裂。

        “第九杀阵!”小塔心头一跳,一阵悚然,接连两地都显现了这种在上界都可斩杀群神的法阵,十分恐怖。

        不过,这座杀阵比起第三杀阵要差不少。

        “好惨烈·这是要做什么·祭养那第一灵根吗?”小塔控制祖祭坛,让它更清晰一些。

        那里正在大决战,混沌气弥漫,符文密布,密密麻麻,像是诸天星辰一般,每寸空间都是神符·流转无上伟力。

        石昊一叹,他当初所见到那上百座法阵早就崩溃了,山谷放大,化成了方圆数十万里大小。

        这是一种惊天动地的手段,以法阵拘禁这么广袤的土地,培养一株灵根,而今那些神阵被破,大地恢复原状。

        不过·中心地有一座绝世杀阵,散发混沌气·应该就是小塔所说的第五杀阵!

        当中有几道人影厮杀,他们每一击都可以破碎数十万里土地,足以斩落下星辰来,不过那种浩瀚莫测的力量被杀阵束缚了。

        “噗”

        一人殒落,被杀阵格杀,但是他却也因此而自爆,化出本体,并非人类,轰然一声,将法阵击开一道口子。

        然而,他爆碎的光与血却没有溃散,迅速倒流,全都没入那片土地,而后中心处的灵根发光,像是在汲取无尽神力与精气。

        “好狠,这是布下杀局,坐等人来取灵根,而后斩之,用以献祭给第一灵根,让它恢复当年的神性?!绷裉镜?。

        禁忌存在,结果成为了上界第一灵根的养料,这实在有点可悲。

        “那方圆数十万里,本是荒域的神性所在地,能造出一些真神,结果都被第一灵根将神性汲取走了?!毙∷?,神色凝重。

        毫无疑问,能掌握上界第一灵根,并将它移栽到此的人绝对强势,可怕的有些吓人。

        他有恃无恐,不怕别人取走,而且还在此开杀局,斩杀禁忌存在。

        不过,此阵已破,在里面厮杀、争夺第一个灵根的两人先后向外冲来,并且一人出手,使那灵根渐渐离地而起,向外飞来。

        “当······”大钟悠悠,震动天地,苍穹外一口道钟飞来,降落而下,古朴而神秘,流淌无穷大道奥义。

        钟声震动荒域,像是可以逆着时间长河而上,与太古共鸣,与上古共振,拥有时间之力。

        “该死的,它终于又出现了?!毙∷缰?。

        便是柳神,也露出十分严肃的神色。

        大钟这一阵,一片涟漪扩散,看起来很轻柔,但是却影响时空的稳定,击向那两个人形的生灵。

        轰隆一声,山谷崩碎,数十万里山川成为飞灰,只有一株灵根,还有两大巨头在那里,别的都被毁掉了。

        “这钟好可怕!”石昊悚然。

        “我若是没出现意外,哪轮的到它逞凶?!毙∷环?。

        “这可不是道钟在逞凶,而是持掌它的人在催动?!绷竦?。

        显然,道钟的主人便是第一灵根的拥有者,已经现身,还想击杀一个巨头,用以祭养那第一灵根。

        两人自然大怒,各自施展大神通,对抗钟波,向天杀去。

        “啵!”

        一人的肩头血花飞溅,被钟波突破进去,险些将半边身子震碎,道钟与其掌控者的合力,至强无比。

        “嗡”的一声,苍穹上方,光芒再现,一个混沌盘,残缺,一缕缕雾霭弥漫,极速冲来,撞向道钟。

        “这些家伙疯了吗,这样死战,不担心让此界崩溃吗?”小塔变色,难道还真要开天,从头再来不成。

        “那是因为他们寿元将尽,都已焦急,而今皆需要第一灵根,或者得到超脱篇,不然早晚寂灭?!绷竦?。

        “当”的一声那混沌盘与大钟隔空对击,震动天地,最下方的两人踉跄倒退,而道钟与混沌盘也惊颤不已,翻飞而去。

        “咦,它祖母的它也来了,被一个王八蛋掌控!”小塔诅咒不已。

        那天地中出现一座残塔俯冲向大地,要将那第一灵根夺走,隐约间可见塔中栖居着一个生灵。

        “轰!”

        道钟飞回,并且最早争夺灵根的那两大巨头也冲击,在此混战,争夺第一灵根。

        这里一片朦胧,混沌气爆发成为灭绝之地大战激烈无比。

        “没有意外,还是要被道钟的主人取走,他不担心丢掉灵根?!绷褚惶?。

        果然,最终的结果是,那灵根自己飞向道钟,因为在它的身上缠有一条神链,认主而归锁着灵根冲向天穹。

        其他人自然不甘心,全都出手。

        “啵!”

        这个时候,一朵花绽放,道音轰鸣,脱离母体,直接破空而去,逃向九天外。

        这个结果,出乎道钟主人的预料他被逼显化出真身,一手持大钟

        禁锢那第一灵根,另一手探出,延展上万里,抓向天际。

        不过,这注定会遇到阻击,难有收获,其他人一起攻击他,猛烈出

        “哧”

        突然,在九霄上出现波动,早有一个女子盘坐,等在那里,古朴灰衣遮体,可却风华绝代,仙颜无双。

        她的眸子发光,开辟出一条可怕的通道,再演混沌世界,另塑天地,将那朵逃走的花禁锢,捉到了手中。

        重瞳者,上古不败的神话,那位女天骄现身!

        石昊发呆,她居然这么大胆,敢跟上界巨头争锋,虎口夺食,超出想象。

        石昊知道她强,但是却不认为她能与上界巨头决战,这有点离谱,出乎他的预料。

        “此女还太年轻,火候不足,多半要殒落了?!毙∷?。

        “不对!”柳神摇头。

        重瞳女浑身发光,整个人破碎虚空,直接这这一界消失,那里一片混乱。

        “走不了!”有人大喝。

        一只紫色的大手探出,跟着破碎虚空,抓向那重瞳女子。

        除此之外,还有人祭出神通,要将重瞳女子拘禁回来,更有人诵经,以咒文之力沟通,欲跨界,直接出现在她身边。

        情况危急,然而就在这时,晶莹光泽点点,一只黑色的小纸船漂来,在虚空中横渡,挡在那里,抵住了那只大手,震散了那些神通与咒语。

        “是她……是她!”石昊一声怪叫。

        折纸船的女子出现,一只小船挡在那里,横断万古英雄,竟有一种惟我独尊之的“大势”。

        “轰!”

        天地暴动,那里乱了,所有人都出手,有攻向道钟的,有追击重瞳女子的,展开了一场大混战。

        “走,该出手了!”柳神一闪而灭,从皇宫内消失。

        小塔咬牙,化成一道光穿入虚空中,跟了下去。

        他们两个一走,无人主持祖祭坛,那些画面顿时消失,必需那个级数的存在主导才行,不然祭坛难以监控那么远的距离。

        石昊嘬牙花子,干着急没有办法,他不可能跟去,可现在想观战也都不能了。

        “怎么能这样……”

        石昊无奈,走来走去,几次尝试,都无法再现那些画面。

        他站在皇宫一座高台上,眺望远方,希望能从天地乱象中看出一些端倪。

        “啊,还有大人物!”石昊头皮发麻,真的有所觉,因为远空有通天动地的神光,笼罩茫茫石国大地。

        他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老人,一路驰行,口中喃喃有词:“在哪里,我要找的东西在何方?”

        他满头灰发,眸子空洞,像是一具行尸走肉,直接从皇宫上方而去,那种庞大的气场震撼人心。

        远方一片大山挡住去路,他一冲而过,袍袖碰到山峰后,那成片的山脉都成为了劫灰。

        “这是什么人?”石昊心头狂跳。

        半个时辰后,一个老妪出现,手中提着一个药篓,自语道:“你们争夺神圣之物,我采摘人间大药?!?br />
        她边说边一路飞行,探出一只手,将一只蜘蛛捉住,扔进药篓中。

        石昊心惊肉跳,那蜘蛛分明是魔灵湖的一位尊者,不知以何手段逃过了上次的大劫,结果现在却被捉住了。

        石昊身体有点发凉,尊者被捉去炼药?而且这两个怪人都是从石国皇宫上方飞过的,多半将这里也当成了药园子,只是没有发现成熟的“药草”而已。

        “这个牢笼已被采尽,该去剩下的七个监牢了?!崩襄杂?,破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