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变

    第四百四十三章 天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道诡异的波动散开,那苍穹之门突兀的炸开!!

        绚丽如烟花,惊艳若朝霞,看起来如此的美丽,五色缤纷,轰然喷发,光雨如陨星,划过整片长空。

        那座门炸开了,伴着血雨,还有鳞片,从那虚空中湮灭,走向毁灭。

        石昊看的真真切切,心中冒起一股寒意,下界这般危险吗,显然有人殒落了,造成了一场神能波动。

        唯一庆幸的是,相距足够远,并且是那在天上,不然巍峨山岳连绵成片也得成为灰尘,不复存在。

        “怎么爆碎了,他力量不足吗?”石昊问道。

        小塔沉默片刻后冷笑,道:“你以为想下来那么容易,不付出代价怎样,不过是这位被人算计了而已?!?br />
        “是一位大人物殒落了吗?”石昊问道。

        “大能岂是那么容易死去的,多半是前功尽弃,死了一个得力手下?!卑凑招∷?,上界大能手段逆天,很不好杀。

        这涉及到了上界的争端,十分凶险,明争暗斗,各种手段尽出,一个弄不好就是万劫不复。

        在接下来的数日里,远方不时出现神光,那是虚空大裂缝,造成了十分怪异的天象,惊动荒域众多修士,人心惶惶。

        这是大劫的征兆,所有人都知道,一场天大的风暴要开始了!

        所有尊者皆失声,或逃向域外,或蛰伏深渊封印己身,各展秘法,只是为了自保而已。

        “到底都有哪些存在要下来?”石昊问道。

        “不知!”小塔摇头。

        石昊蹙眉,上界的生灵那么可怕,若是都想下来博弈,那么这片苍茫大地都将倾覆,多半难以持久存在。

        小塔轻叹,作了一番解释,言道只是个别人在尝试想要下来,若是被上界道则感知,或者被诸多古老的道统洞悉,会严厉约束镇杀成灰。

        “大道无边,犹若大渊,犹若太虚,明空不可测,自行运转?!绷窨?。一般情况下,上界根本难有人下来,受天地道则约束只有特殊时刻,以诡异秘法才能下界。

        能下来的自然不是一般的人,都有可怕根脚。

        “这一界有什么值得少数人犯险而下界?”石昊问道。

        “自有好东西,自从有禁忌存在折殒在此界,就更加让人想探究了?!毙∷?。

        这天地中出现一种晦涩莫名的气机,越发让人心悸,人们知道,该来的终究是要来了,所有修士都惴惴不安。

        这数日来,石昊一直在静心,在村中修行不时请教身边的大能。

        “柳神,大劫将至,而我也十五岁了是不是又要进行一次洗礼了?”石昊问道。

        正常情况下,五岁、十岁、十五岁都要进行洗礼,开启肉身宝藏为了将来更好的修行,这是必要的筑基。

        “不用,你一直在突破极境,靠自己的能力踏出了关键性的一步,做的很好,不需要这些了?!绷袼档?。

        依照它的说法,石昊在不断释放极尽潜能根本就不需要自封于鼎中熬炼,也不需要柳神再次出手。

        若是继续洗礼颇有些透支自身了,因为他这些年一直在疯狂释放潜能,走到了这条路上的前端。

        柳神告诫,顺其自然,他目前的路很好,一切都上了轨道,只需坚定前行就可以,讲究道法自然。

        石昊打磨己身,精益求精,在石村苦修,一连半个月,时时观测天地,见到了许多神秘异象。

        他并不心惊,沉下心来,感悟大道,修行法门,更几次尝试开启得自虚神界的那张兽皮,欲修上古大法。

        那“六道”两字,让他心中很痒痒,希冀早日得见,修成自己的神通,掌握在手,这样在天地异变时才有安身立命的本钱。

        “咦,我怎么觉得,远离石村的疆域,冥冥中有什么呼唤?!笔簧跏遣唤?。

        原本他想蛰伏村中,静待大劫过去,然而去有了这样一种莫名的体悟,让他心中疑惑,觉得十分不妥,像是要错过什么。

        “你的感应没错,这说明你有道根,抓住了冥冥中的某种法道轨迹?!毙∷档?,大劫自十分凶险,但也有莫大机缘。

        天地不稳,会有奥义显现,更可能会有大能殒落,于世间化道,若是被人感知,那将是一场天缘。

        石昊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

        他并非尊者,理应不会被注意,但并不意味着安全,可能会有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

        “你自己决定?!绷袂嵊?。

        “我想出去,见证这一场大劫,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弊詈?,石昊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你要考虑清楚,一旦走出去,可能就再也进不来了,我甚至会带着石村避世,离开这里?!绷窕坝锲降?。

        显然,它志不在此,要休养生息,不会参与到任何争斗中去,全面封印这片村落,从世间消失。

        石昊放心,想来石村一定会安全,让他少了不少忧虑,只要自己在外小心就是了,不用担心村人。

        “考虑清楚了?!彼獍闼档?。

        “你也一走也许是数年,甚至数十上百年,期间难以回来,我在这里传你一法?!绷袼档?。

        石昊闻言激动,十分振奋,柳神的强大无需细说,它的宝术一定震世,自当会成为他护身大神通。

        一根晶莹的柳条探来,碧莹莹,点在他的眉心,发出圣洁光辉,慢慢将他笼罩。

        很快,这根柳条不凡了,化成了淡金色,若一条黄金柳枝,十分的神秘,并且有波纹流转,向着他的眉心涌去。

        那是一枚又一枚金色的符号,若涟漪扩散,且充满了大道气息,金色点点,莹莹烁目,十分的瑰丽与超凡。

        石昊身心空明,集中精神接受道法,那一枚又一枚符号汇聚在一起,最终化成一枚最原始的符文。

        这就是柳神的宝术,千万则演化,重归于一,大道至简,不过想要参悟,去要认真去分解,逐步推演,那是一个浩大的工程。

        柳枝撤去,石昊霍的睁开了眼睛,他知道眼下多半参悟不了,柳神也说过,让他境界高一些再去悟。

        道法不同,要求也不同,柳神的到讲究是一种自然,需要心境契合,眼下的石昊显然还不适合。

        石昊上路,拜别石村,引得男女老少全都出来相送。

        “再见了?!彼г诿C4蠡闹?。

        小塔跟来了,依旧挂在他的发丝间,依照它的说法,也要去见证大劫,看一看到底这一次有什么不同。

        风吹过,原始山脉中猿啼虎啸,各种凶禽展翅击天,全都在躁动,越发的不安。

        因为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各种异变,尤其是这天地中不时划出虚空大裂缝,像是有什么庞然大物要降临。

        乱世中,百舸争流,千帆竞发,争那一线道缘,石昊眼望高天,逆风踏出自己的路。

        半个月后,石昊踏进石国西疆,他想去寻找一些故人,同时走遍天下,将这一场大劫看个清楚与明白。

        这天地越发的压抑了,有时分明是万里晴空,可是却突然剧烈抖动,传出雷鸣,闪过虚空大裂缝。

        终于,这一日到了,一声沉闷的声响过后,世间恍若一震,剧烈无比,仿佛在重开辟天地,众生皆颤。

        一声诡异的巨响,那是大道运转轨迹偏移,出现短暂的停顿,这个世界都仿佛都僵住了。

        而后,所有修士都抬头,眺望高天,全都骇然失色,因为那里在裂开,以不可转移的意志进行。

        轰的一声,天穹破开,冲下无量神光,好友浩瀚的神道气息,被无数生灵捕捉到,全都心有所悟。

        这大劫将起,可是很多修士竟痴了,捕捉到了明明中的法则碎片,不属于这个世界,自身如被醍醐灌顶,竟要顿悟。

        那不是一个简单的门户,而像是个倒置的火山,喷薄瑞霞,茫茫无边,太过璀璨夺目了。

        “当!”

        终于,一道悠悠钟声,响彻天际,传遍荒域每一个角落,这一域再大也无法避及,全都被钟波涤荡了。

        石昊心神震动,不可思议的看着天际。

        一口大钟缓缓讲咯,从那倒置的火山口内出现,古朴而自然,轻轻一震,那肉眼可见的钟波如涟漪般扩散,席卷无垠大荒。

        “怎么会是它?!”小塔当时就是一声怪叫,第一是时间隐藏了自身气机,宛若一块石头般,没有了一点波动,不再像是法器。

        这钟太惊人了,在其周围氤氲蒸腾,仙光万道,瑞彩千条,不断绽放,笼罩苍茫大地,什么也比不上。

        钟壁上,有一个又一个符号亮起,像是一段祭文,随钟波而悠悠响起,在昭告天下,向在众生而耳畔,传到万灵的心中。

        那晦涩深奥的声音,若一位亘古长存的禁忌人物在轻语,虽无身影,但是好像一束目光看遍了整片世界,望穿了时间长河。

        祭文宏大,有一种古意,更有一种悲凉,这与石昊还有小塔早先预料的根本不一样,没有人下来,是一口钟。

        而显然,这还没有结束,只是开始。

        又是一道沉闷的声响,大道轨迹似再次便宜,又有一物落下,从倒置的火山口内出现,喷薄艳!艳霞光。

        “啊,怎么可能是它???”石昊震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