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三百九十章 混沌法器

    第三百九十章 混沌法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个神盘照耀六色光华,散发混沌雾霭,禁锢虚空,要粉碎一切,强大到让天地规则都在澎湃,秩序混乱。

        “哧!”

        一道光柱从盘子上飞出,扫向域使,这种光厉害的邪乎,让虚空塌陷,各种规则都在跟着改变。

        众人大惊失色,尤其是尊者们更是感觉一阵胆寒,这种力量怎能施展出来?居然破坏了这一地的法则。

        这实在太强了,超脱了此地的允许的极尽力量!

        域使脸色难看,快速倒退,这一击是冲他来的,若是打中的话不堪设想,尽管他是此地是执法者,但却依旧需要躲避。

        “太离谱了,这是什么人,怎么会无视规则秩序,将要袭杀域使?”很多人都发毛,一些强者更是懵了,这让人无法理解。

        这个人是疯子,要杀域使,破毁虚神界构建的规则,影响到了“化灵境”这片区域,此地要被击穿了。

        这么多年来,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人,做的事情太离谱了,让人无法理解!

        “哧!”

        光柱扫过后,那里快速黑暗,像是破毁了时空,域使脸色难看的躲过这一击,但是后方一片人却被扫中,当场化成飞灰。

        “根本就无法阻挡,就是尊者上去,多半也要被斩杀啊?!敝谌颂永肽瞧蚝?,身体发凉,莫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轰隆一声,天空中那块神盘一震,混沌雾霭扩散,向着域使那里冲去,茫茫一片,带着莫大的威压。

        很多人见状从头凉到脚,这是什么等阶的法器?连混沌都出来了,这让人魂魄都在跟着发抖,那绝对是无上至宝。

        这种东西历来这是在神话传说中出现·在现实中根本不存在,何曾想到,今日他们竟有幸亲眼目睹。

        尊者了解的较多,则更为震惊·认真想来,这样的宝具根本就不应存在于世上,最起码不该出现人界中。

        因为,据他们了解,他们的祖上,就是得道多年、最终化成神魔的祖先也没有这样的法器,根本就炼制不出来。

        在神魔中·这样的宝具都是传说!

        “嗡隆”一声,那混沌雾霭汹涌下来,域使当即大叫·虽然极速避退,但还是被雾霭笼罩了部分躯体,虽然只是薄薄的一层雾,但是却让他身体剧震,大口咳血。

        “开!”

        域使大喝,浑身发光,那是法则奥义,像是一个神盒被打开,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辉·推开薄雾。

        域使身体剧震,退了出去,跟见了鬼一般·脸上缺少血色,而后又横移出去数百丈远,盯着天空中的神秘男子还有那个神盘·显然吃了大亏。

        “你究竟是什么人?!”他心头悸动,他是此界的一缕意志,代表了某种规则,而有人竟然可以伤他。

        众人听到他的话语,心头更加发毛了,这神焰中的神秘男子到底有多么可怕,连域使都被击伤·这跟天方夜谭般。

        “我,一个逍遥修士而已。喜欢收藏天下绝色·也喜欢收录各种宝术,今日要夺神灵造化?!鄙裱嬷械哪凶铀档?。

        他的声音很大,震的苍穹都在抖,若一片雷霆降临,隆隆轰鸣,长空都在共振,让许多人脸色苍白。

        若是此前,所有人都觉得他狂妄,现在却没有一个人敢质疑了,先要擒补天教的仙子,而后又袭杀域使,实在是逆天大手笔。

        “咻!”

        一道光飞出,天空中的神盘再次震动,符文交织,欲破毁一切阻挡。

        天空中被禁锢了部分人,一直无法逃脱,现在咬牙,从体内祭出宝具,阻挡这次的杀光。

        事实上,这道神芒不是冲着他们去的,依旧是飞向域使,但仅是光的余波而已就让让这里的空间扭曲。这些人的宝具当场寸寸断裂,而后化作粉末,至于这些人更是露出惊恐的神色,化成血雾,被蒸发了个干净。

        “你敢!”

        域使大喝,双手结印,催动出强大的力量,与那道光撞在一起,一声巨响,各种法则奥义呈现,此地沸腾。

        光被挡住了,但是域使也在大口喘气,胸膛剧烈起伏。

        众人石化,这个男子太恐怖了,究竟有怎样逆天的手段,连域使都能击伤吗?

        “夺神明造化······居然真有这样的人!”远处,一个老尊者眸子中惊疑不定,充满了震撼。

        不仅是他,还有几位年岁很大的修士都觉得一阵发毛,在古代不是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的确有敢挑战域使的人,极其逆天。

        但这种人太少了,都是桀骜不驯之辈,天下无人可制衡,强到离谱。

        “如何去夺神灵造化,他要怎样做?”有人不解,声音发颤,请教那位老尊者。

        “虚神界是诸神以精神力构建的,自然蕴含了神明的法则,而域使则是此界的一缕意志,蕴含了古朴的秩序奥义,而此人要斩域使·截取他的本源,等若是要夺神灵的奥义?!?br />
        众人发呆,而后明白了,域使是神明留下的规则所化,斩杀域使,得其烙印,就是在获取诸神的部分奥义。

        诸强震惊,这个神秘男子要做这种打算?也太逆天了,要与诸神留下的精神秩序对抗,并夺取,古来罕见。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他连诸神构建的精神界都可以破开吗,竟然不受压制,也太厉害了!”

        人们有些不敢相信,这个神秘男子强的一塌糊涂,超越传说。

        “他是很强,但是也并非想象的那般,没有人能肆忌惮的夺神明造化,他所仰仗的是那个神盘,我想应该是秭魔都要忌惮的法器!”老尊者叹道。

        人们思忖,的确如此,主要是这件法器太逆天了,不然又怎能逼得域使倒退呢,这神盘有混沌缭绕,不要说荒域,就是整个人界都难以见到。

        “月婵等我夺了造化,再去找你,你我双宿双飞,何等的逍遥自在?!鄙裱嬷械哪凶庸笮?。

        此时没有人觉得他嚣张,反而觉得他有这种底蕴,因为足够强大,才敢这般自负。

        “轰!”

        神盘再次发光,隆隆而动,落下几条秩序神链,宛若珠子穿成的神串似的十分的惊人,缠向域使。

        众人倒吸冷气,这是规则的演化具体化形而出,要将域使镇压。

        域使脸色阴沉,双手结印,各种符号冲起,灿若日月星辰,密布虚空中,让整片苍穹都在颤栗,剧烈的摇动。

        “代诸神行使法则——镇杀!”域使大喝。

        这天地规则暴动,恐怖气息弥漫他宛若化成了神明,掌控这片空间。

        这一击同样恐怖,那些符文冲起与神盘撞在一块,像是火焰燃烧,无比的旺盛整片虚空都在抖动、扭曲、

        “噗”

        域使咳血,虽然他是规则所化,但是在这里跟血肉之躯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受伤后一样嘴角淌血,非常逼真。

        而这一次,那神焰中的男子也身躯震动,眸子中赤红的火光有点暗淡他也受伤了,毕竟是袭击此界的一道意志遭受了反噬。

        唯一不变的是,那神盘依旧光彩夺目,像是永恒的骄阳,悬在那里,璀璨无边,散发混沌曦光。

        “天啊,他让域使受伤了,也太强横了,这是要逆天吗?”

        “他的确很强,但是也不可能瓦解虚神界,真正的逆天的是那个混沌盘,能压迫诸神构建的部分规则!”

        人们叹息,深刻的了解到,那发光的轮盘了不得,夺天地大气运与造化!

        神焰中的男子咳了一口血后,一声叹息,道:“看来还差点火候啊,继续献祭!”

        随着他一声轻喝,人群中传来惨叫声,几头纯血生灵得到命令,在那里大开杀戒,让很多人化成血雾。

        这是他的几位追随者,得到命令后边斩杀成片的修士,为那混沌缭绕的轮盘献上祭品,让它发威。

        几尊纯血生灵自然十分强大,可以横扫一方,就是尊者上去,在这个地方也不见得能稳胜他们。

        仅片刻间,血雾蒸腾,皆是祭品,被那混沌法器吸收,它散发出威势更强盛了。

        “大胆!”域使怒喝,他知道,对方是要藉此对付他,自然要在第一时间阻止,行使自己的法则与力量,要驱逐几头纯血生灵。

        “你只是域使而已,虽然很强,但想在我的法器前驱逐人,恐怕还不行,除非域主来了?!鄙裱嬷心凶忧嵊?。

        众人一怔,而后倒吸了一口冷气,域使还不是最大的掌控者,上面还有域主?而这也只是荒域而已。

        “轰!”

        域使发威,震动乾坤,各种秩序奥义飞舞,化成一道又一道瑞光,向前劈去,要斩杀神焰中的男子。

        这一击,双方都大口咳血,依旧是那混沌中的法器无恙,在那里悬浮。

        “变态啊,遇到了传说中的人物!”人们震撼而又惊叹。

        在古代,的确有个别人敢挑战域使,但是谁可以见到?都尘封在漫长岁月当中了,可现在却跳出来一个。

        “域使你就不要挣扎了,我感受到,这个地方的神明奥义与我有缘,借我一观?!鄙裱嬷心凶油铝艘豢谘罂诘?。

        这也太霸道了,为了修行,敢来虚神界撒野,生生夺取神明所遗的规则奥义,简直没天理!

        这一刻,月婵仙子停在远空,手持玉剑,眸波流转,做好了大战的准备。

        此外,还有魔女艳冠天下,跳出战局,盯着这里,随时准备出击。

        “诸位,想要分上一杯美羹,得有付出才行,一起出手吧?!鄙裱嬷械哪凶有Φ?,虽然咳血,但依旧强势而自负。

        石昊亦站在那块兽皮上,停驻远空,眸子中神光闪烁,静等结果。

        “你在此乱来,日后再无机会进入虚神界!”域使眸光寒冷。

        “无法进入的也只是荒域的虚神界,甚至只是你掌管的这片区域,我在其他各地依旧逍遥,今日我必夺此地造化!”神焰中的男子喝道。

        最终,他咬破舌尖,不断向那轮神盘上喷血,让它发出更为炽盛的光,渐渐显出本体。

        那上面刻着古老的纹络,繁奥莫测,像是刚从尘封的岁月中冲出,露出这样的法器本体。

        “咦,只是残缺的一角!”众人吃惊,它并不完整,只有一角而已,所占不过六分之一,其他部分都是它发光后所补充上的。

        “轰!”

        经过神焰中的男子咳血,以自己的精血献祭,这混沌轮盘复苏,发出一道神光,无物不破,让域使大叫。

        人们震撼,域使竟被切裂了,血染长空,这是何等震世的宝具,从来就没有在古籍中记载过。

        这个时候,石昊的发丝间的小塔摇动,像是感受到了某种压力,有些许混沌气弥漫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