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四章 谋划

    第九百二十四章 谋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行了,老哥和你开玩笑的?!?br />
        白振天和秦风调侃了几句之后,脸色一正,说道:“老弟,我这次回去,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再来国内了,你有什么事情需要老哥帮你办的吗?”

        由于身后是洪门这个利益庞大的经济体,所以白振天的身份十分的特殊。

        白振天偶尔回一次国,或许还不会触动美国政府的那根敏感神经,但要是变成了常来常往,恐怕美国方面一定会对洪门下手制裁的。

        “白大哥,事情自然是有,那就是继续帮我寻找小妹的下落……”

        秦风苦笑了一声,他现在真是分身乏术,孟瑶的病情不得不让他将寻找小妹的事情往后推一推了,毕竟事情也有个轻重缓急的。

        “好,我会再加大一些力度的!”

        白振天点了点头,心下也有些惭愧,秦风将这件事拜托给他有两年时间了,自然居然还没能找出秦葭这个女孩来。

        不过这件事也怪不得白振天,华人几乎遍布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如果在一些主流国家或许还容易找些,但要是在那些偏远的地方,就算是洪门也是鞭长莫及的。

        “尽力就好,等我忙完手头上的事情,会亲自去找的?!?br />
        这次失落到那个空间之中,秦风也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他相信不光是妹妹,就是自己的父母甚至爷爷,或许都还活着。

        毕竟当年跟随爷爷出来的侍卫,都是修为高深之辈,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里,生存下来的希望要远比常人更大。

        “吉人自有天相,你也不用想太多了?!卑渍裉炫牧伺那胤绲募绨?。安慰了他一句。

        “没事的,白大哥,你今日早点休息,明天一早我送你去机场……”秦风笑着摇了摇头,明儿他可是还有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去做呢。

        让谢轩安排白振天去休息了之后,秦风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他在思考着明日如何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那个姓曹的。

        “风哥……”谢轩安排完白振天后,来到了秦风的身边。

        “轩子,怎么了?”看到谢轩欲言又止的样子,秦风笑道:“是《真玉坊》的事情吧?”

        “风哥,都是我无能!”

        谢轩低下了头,秦风将大好的局面交给了他,可仅仅过去一年多一点的时间,《真玉坊》就变得四面楚歌风雨飘摇了。

        “和你有什么关系?”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说吧。又遇到什么事情了?”

        “是老冯出事了?”谢轩犹豫了一下,说道:“他下午被人给抓起来了?!?br />
        “嗯?冯永康被人抓起来了?”秦风闻言有些愕然的看向谢轩,开口说道:“他不是去粤省阳美了吗?怎么会被人给抓起来?”

        秦风这次回京,其余的老班底都在,就他的那两个同学朱凯和冯永康没有在京城。

        朱凯是因为疆省的玉石原石停止了供应,他回到家乡去想办法了,毕竟朱家在豫省做了几辈子的古玩玉石生意,用朱家的名义进一些原材料?;故悄芙馊济贾钡?。

        而冯永康则是去了阳美,黎永乾那个隶属于《真玉坊》的翡翠玉石加工厂最近也是麻烦不断。方雅志对玉石行当很熟悉,出招也是十分阴狠,想从源头上断了《真玉坊》的货源。

        “轩子,你别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秦风走到院子的石桌处。伸手给谢轩倒了杯茶,开口说道:“天大的事情也有解决的办法,老冯机灵的很,想必是不会吃什么亏的?!?br />
        “吃亏倒是不至于,但他的人被扣住了?!毙恍玖丝谄?。将事情的原委给说了出来。

        原来,谢轩让冯永康去阳美,是带了一笔款子过去的,他想让冯永康在当地再收购一家玉石加工厂,以分解现在《真玉坊》的货源压力。

        在黎永乾不出面的暗中帮助下,冯永康的确是很顺利的收购了一个规模不大的玉石加工厂,而黎永乾则是将他厂子里的人,逐渐的转移到了另外一个工厂里面。

        如此一来,《真玉坊》前段时间一些中低档的货源也就能供上了,让《真玉坊》得以支撑了下来。

        但是让谢轩和冯永康都没想到的是,曹弘志……应该说是方雅志,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那家厂子,于是麻烦就找上了门。

        就在今儿下午的时候,阳美当地的几个部门对那家工厂进行了联合执法。

        由于那个加工厂手续牌照齐全,并没有被查出什么,最后却是环保部门出面,说是加工厂往外排放废水,要??钜话偻?。

        那厂子连机器带厂房加起来,冯永康买下来也不过就是四五十万,眼下张口就要罚一百万,明摆着就是想让厂子关门。

        冯永康一时气不过,就和那些人吵闹了起来,中间也有些相互推攘的动作,却是又被扣上了一顶帽子,直接说其干扰执法,被带到了派出所里去了。

        黎永乾虽然是本地人,也有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关系,但架不住曹弘志是将招呼打到的省里,那些上赶着想巴结曹弘志老子的人,却是没有给黎永乾这个面子。

        按照黎永乾打听到的消息,冯永康很有可能被扣上暴力干扰执法的帽子,被行政拘留十五天,他现在还在找着人,看看是否能将冯永康给保出来?

        “行政拘留?这手续没那么快吧?”

        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想了一下之后,说道:“你给黎永乾打个电话,让他尽量找人先将老冯保出来,不然这眼前亏可就是吃定了……”

        秦风知道看守所那种地方很混乱,像冯永康这种老实孩子进去,指不定会被人给收拾成什么样子呢,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要让他脱身出来。

        “好!”

        谢轩拿起了手机。刚准备拨号的时候,他的电话却是响了起来,看了一下号码,谢轩顿时愣住了,开口说道:“风哥,还真是巧。是老黎打来的?!?br />
        “电话给我……”秦风从谢轩手里接过电话按下了接听键。

        “谢总,我刚找了分局的一个领导,这事儿他也不敢办,不过那人给指了一条路……”

        电话接通后,黎永乾那蹩脚的普通话就传了出来,南方人做生意比较讲规矩,很少有像北方这样称兄道弟的,所以他一直都成为谢轩为谢总的。

        “老黎,是我!”秦风开口说道:“那人给指出的是什么路?”

        “秦……秦风?”听到秦风的声音。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一声惊呼,“秦风,真……真的是你吗?”

        在数千里之外,黎永乾那拿着电话的右手都有些颤抖了,虽然下午听到谢轩说秦风回来了,但黎永乾始终都不敢相信,毕竟他也是看过那段海上录像的人。

        “老黎,我是秦风!”秦风的声音清晰的传到黎永乾的耳中?!胺胗揽档氖虑榈降资窃趺椿厥??他们给指出了什么路?”

        “秦……秦风,你回来了。这……这太好了!”黎永乾压根就没听清楚秦风在说什么,他此刻心中满是激动和兴奋。

        黎永乾是一个手艺很高的玉石雕琢师,但他赌石的本事却是不怎么样,当年因为赌石赔的大败亏输,眼看着老婆孩子都要养不活了。

        在这种情况下,秦风注资了进去。依靠着《真玉坊》庞大的出货量,一下子就将加工厂给盘活了过来。

        在去年的时候,黎永乾的加工厂甚至成了阳美地区出货量最大的一个厂家,他自己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厂里人员最多的时候。总共达到了上百人。

        这也让黎永乾赚钱赚到了手软,往日的欠债都还清了不说,在家乡也是风光了起来,黎永乾知道,这一切,都是秦风带给自己的。

        但就在黎永乾日子开始变好的时候,却是发生了秦风失踪的事情,而加工厂的命运也是风云突变,被京城里的斗争波及池鱼了。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这半年多来,黎永乾算是明白了这个道理,虽然他在当地也有些势力,但胳膊终究拧不过大腿,他的加工厂大多数时间,都是出于整顿状态的。

        在这个时候,黎永乾是无比的怀念秦风,和所有人一样,他坚信只要秦风在,什么问题都能够解决的。

        “老黎,别的都不用说了,你要相信,咱们的日子会越过越好的!”

        秦风听得出黎永乾在电话中的激动,当下说道:“现在先说说冯永康的事情吧,对方提出了什么条件?”

        “是,先说小冯的事情?!崩栌狼丝桃步那槠礁戳讼吕?,说道:“这事其实都怨我,是我太大意了……”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秦风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件事还真是和黎永乾有关系。

        冯永康去开的那家加工厂,用的并不是《真玉坊》的名义,甚至连供货渠道都是保密的,一般人也查不到,这样干了好几个月都没出什么事。

        也正因为如此,黎永乾的警惕性就降低了很多,最初的时候他知道将一些手艺娴熟的老工人送到冯永康的厂里,再往后干脆将那些老工人带的徒弟也都送了过去。

        但如此一来,冯永康的加工厂和黎永乾之间的关系,也算是暴露了出来,而一直盯着那里的方雅志,马上就让曹弘志打了招呼,对冯永康这边下了手。

        “妈的,又是方雅志,不知死活的东西?!碧嚼栌狼幕昂?,秦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当年看着方雅志那老东西半死不活的样子,秦风也就放过了《雅致斋》一马,但没成想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真玉坊》如今的局面,几乎都是拜方雅志所赐的。

        “说吧,他们提出什么条件了?!鼻胤缟钌畹奈丝谄?,开口问道。

        黎永乾在电话中顿了一下,这才说道:“秦风,我找了分局的一个领导,他和那边搭上了话。只要冯永康的那家厂子停工三个月,这件事就能平息下来,也能将小冯给放出来……”

        “停工三个月?我看不用三个月,再有半个月,《真玉坊》怕是就已经被挤兑垮了?”

        听到黎永乾的话后,秦风冷笑了一声。对于方雅志心里打的小算盘,他现在已经是一清二楚了。

        《真玉坊》对外出售的玉石,虽然走的是高档精品路线,但中低档的也为数不少,在总营业额里占据了百分之四十五以上的份额。

        方雅志断掉加工厂的供货渠道,等于就是釜底抽薪,没有了那些中低档的产品,即使让《真玉坊》开业,那生意也是做不下去的。

        秦风相信。如果自己这次没有回来的话,那谢轩就只能有三个选择,一个选择是关门大吉谁都不卖,反正真玉坊后面又续签了好几年的合同,谁都抢不走。

        如果做出这个选择的话,那就是在赌气了,因为《真玉坊》即使不开门,每个月都要交付一笔数额不菲的租金的。当然,谢轩也能赔得起。

        第二个选择就是将《真玉坊》出售给港岛的霍氏集团。虽然霍氏集团出的价格也有趁火打劫的嫌疑,但总归能挽回那么一点损失的。

        至于第三个选择,谢轩估计是不会做出来的,那就是将《真玉坊》拱手让给方雅志,以秦风对谢轩的了解,这小子宁愿《真玉坊》烂在手上。也不会这么做的。

        但不管谢轩做出那种选择,方雅志整垮《真玉坊》的目地却是都可以达到,而且再使上一些别的手段,未必就不能讲《真玉坊》收入囊中。

        “秦风,现在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拿个主意??!”

        黎永乾和冯永康这段时间关系处的很不错,现在冯永康被关进了派出所,他也是着急上火,把能找的关系都找遍了。

        “答应他们!”

        秦风斩钉截铁的说道:“先把冯永康保出来,工厂也按照他们说的停工整顿,老黎啊,这人比钱更家重要的?!?br />
        “好的,我这就回复他们,一会再给你打过去……”黎永乾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妈的,这都叫什么事???”

        看到秦风挂断了手机,谢轩重重的一掌拍在了石桌上,不过除了疼的他呲牙咧嘴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什么效果了。

        “轩子,你忘了咱们在管教所里那两句话了吗?”

        秦风给谢轩倒了被茶,开口说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风平浪静啊,做事情要不急不躁,这才是大将之风的……”

        《真玉坊》的事情对于秦风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是个急事,在他心里连大事都算不上。

        且不说胡保国已经开了口,想要帮秦风解决这件事,要是秦风想的话,他今儿在孟老爷子那里歪歪嘴,恐怕第二天曹弘志就得将所有的小动作都给收起来。

        不过秦风是存了杀鸡儆猴的心思,非得将这件事情给闹的大一点儿,省的自己日后不在的时候,又有不长眼的人去打《真玉坊》的主意。

        “风哥,我哪儿有您的大将之风???”

        听到秦风的话,谢轩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这段时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都快被烤熟了……”

        话题一转,谢轩接着说道:“风哥,先把老冯捞出来是对的,不过断了那条线,咱们《真玉坊》日后再想开业的话,可就难了?!?br />
        现在的《真玉坊》是在停业整顿,但谢轩相信,秦风既然回来了,距离《真玉坊》开业的日子也就为时不远了,作为真玉坊的总经理,谢轩还是需要作出一些全盘考虑的。

        “有什么难的?”

        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你准备一下,明儿下午,《真玉坊》就重新营业,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给你使绊子了?!?br />
        “明儿下午就营业?”

        谢轩闻言愣了一下,看着秦风说道:“风哥,你不是说先停业半个月吗?我都对外说《真玉坊》要进行内部装修了……”

        “笨蛋,到时候就说提前装修好了不就行了?”

        秦风哭笑不得的指着谢轩,说道:“明儿再搞点促销的活动,让利多一点,我估计这段时间《真玉坊》人气下滑的厉害,要拉一拉人气才行……”

        “可不是嘛?!?br />
        谢轩连连点头。道:“原本在潘家园这地段的玉石店,所有的店铺加起来的营业额都不如咱们《真玉坊》一家……

        但是现在不行了,老李和老段的两家店,生意都起来了,妈的,这两个老小子不怎么地道。明里暗里的说咱们假一赔十是噱头,这才被工商税务给查的……”

        谢轩说话的时候很是不忿,在《真玉坊》生意兴隆的时候,那些店老板虽然被挤兑的不轻,但没有一个人敢说闲话的。

        不过这次事件后,真玉坊在潘家园行业龙头的地位,却是遇到了挑战,趁火打劫的有之,落井下石的人也是不少。

        “轩子。过了明儿,那就是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了?!?br />
        秦风冷笑了一声,说道:“你回头去找何金龙他们,让他出几个人,明儿给我把那曹弘志堵住打一顿,记住,不要打太重。但一定要让他鼻青脸肿……”

        秦风知道,曹弘志这段时间在京城是顺风顺水。自信心膨胀的很是厉害,这要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那小子估计要比死了都难受。

        当然,比这更难受的事情,那就是明儿他的亲爹会真死掉,没有了老爹的权势。他曹弘志在京城连个屁都算不上,到时候他就会知道什么叫做树倒猢狲散了。

        “秦风,你……你明儿就要下手?”听到秦风的话,谢轩顿时兴奋了起来,那眼睛亮的都快能比得上灯泡了。

        “下什么手?”

        秦风一脸无辜的看向谢轩。说道:“你忘了我这人会算命吗,我只是觉得曹国光这名字不太好,明儿或许就会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生老病死天灾**的谁又能说得准呢?”

        不管是对谁,秦风都是不会承认他要对曹弘志父亲下手一事的,事实也会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明天发生的事情,将不会有任何人为的痕迹在里面。

        “我懂,我懂的!”听到秦风这几句话,谢轩笑的有些贼。

        当年他们在管教所的时候,秦风就喜欢玩这一套,他从来都不会去欺凌新来的犯人,但却是经常给一些嚣张跋扈的犯人算命。

        结果就是,但凡是秦风给算过命的那些犯人,第二天总是会遭受一些意外,不是走路摔断了胳膊,就是上厕所脚滑摔断了腿。

        所以久而久之,谢轩和李天远都熟悉了风哥的风格,一旦秦风说出了这种话,那就代表着有人要倒霉了。

        “风哥,方雅志那老不死的怎么办?”

        谢轩咬着牙问道,要说这件事的起源,还是要着落在方雅志的身上,没有他的挑唆和煽动,曹弘志与这玉石生意压根就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去的。

        听谢轩提到方雅志,秦风摸了摸下巴,说道:“我听说方雅志那《雅致斋》的老店,又重新开起来了?”

        “是,那老不死的通过曹弘志,从银行贷了笔款子,将老店给开起来了?!毙恍懔说阃?,这件事还是他告诉秦风的。

        “我知道了,方雅志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br />
        秦风冷笑了一声,想让一个满脑子是钱的人感觉生不如死最好的办法,那就是让他变成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光蛋。

        “行,风哥,我听您的?!毙恍隽耸只?,说道:“风哥,我这给龙哥打电话,明儿非得把那小子给办了不可……”

        谢轩这段时间被压的狠了,他都恨不得自个儿明天亲自上阵,把那曹弘志给好好收拾一顿。

        “别介啊,明儿你给远子打电话,让他找两个人就行,这事儿不用提前办?!鼻胤绨诹税谑?,制止了谢轩的动作。

        要是明儿动手不利索再被人查出这电话的话,那秦风可就有些说不清楚了,他那不是算命而是未卜先知了。

        “也是,我明白了,风哥!”谢轩收起了手机,开口说道:“妈的,这半年多了,终于能睡个好觉了……”

        秦风离开的时候,谢轩足足有一百八十多斤,但这半年多被曹弘志给折磨的瘦了四五十斤,倒是成功减肥了。

        ps:二合一不分章了,今儿三章已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