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六章 同一个人

    第九百一十六章 同一个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那个人是谁?”

        对于邬医生的医术,不管是孟林还是老爷子,都是极为相信的,原本听他说孟瑶无药可救时,两人心中都有些绝望。

        但邬医生说出有人或许能医治孟瑶的病之后,孟林和老爷子顿时有种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感觉,同时问出声来。

        “好……好像是叫什么秦风?”

        邬医生苦笑了一声,他早上能看得出来,那个年轻人似乎并不想和自己多接触,是以也只是后来向昨日在场的医生,打听了一下秦风给胡保国治病的过程。

        按照昨儿值班的一个医生所说,秦风是和一个中年人一起给胡部长治的病,先是那个中年人实施针灸之术,然后由秦风取出的子弹,但这个过程,却是没有一人能够得见。

        所以邬医生现在也不敢确切的说,秦风就是给胡保国治病的人,在孟老爷子面前,有些话是不能说得太满的。

        “哎,首长,你们怎么了?”邬医生发现自己说出这个名字之后,面前的老爷子和孟林,同时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是那个人吗?”孟老爷子转眼看向了自己的孙子,开口说道:“我记得那个人好像就叫秦风的?!?br />
        老爷子曾经听人说起过孟瑶和秦风的事情,是以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不过世上重名的人多不胜数,是以老爷子也不敢肯定。

        “如果叫秦风的话,应该就是他了……”

        孟林苦笑了一声,说道:“我曾经听华晓彤说过,秦风给她爷爷正过骨,是当时那边医疗组的吴医生亲眼所见的,他应该懂得医术……”

        “什么?给华老爷子正骨的人。就是那个秦风?”孟林话声未落,邬医生就打断了他的话,因为这件事他也听说过。

        每个圈子,都对应着不同的待遇,华老爷子只是军中悍将,并没有进入过国家的领导层。所以他离休后的待遇,是要比孟老爷子低一些的。

        在位时的级别,决定了退位后的待遇,孟老爷子所享受的医疗待遇,就要比华老高出一些,虽然都归保健局管,但专家组的成员却是不一样的。

        不过既然都是属于保健局的人,医生相互之间也是有交流的,邬医生是中医。所以对这件事极为上心,曾经详细了解过这个病例的。

        可惜的是,邬医生一直都没打听到给华老爷子正骨的那个人的姓名,直到此刻被孟林给说出来,才知道居然就是自己见过的那个年轻人。

        “年龄不大,身高在一米八左右,皮肤有点黑,邬叔叔。你见到的人是他吗?”孟林大致形容了一下秦风的相貌。

        “没错,就是他。原来他们是同一个人??!”

        邬医生连连点头,说道:“如果真是这个小伙子出手治疗的胡部长的话,那这世上能救治瑶瑶这丫头的,恐怕也就只有他一个人了?!?br />
        其实邬医生还有话没说出来,那就是他上午亲眼见到,秦风竟然懂得失传已久的真气推拿的功夫。要知道,就连他自己都不会这一手的。

        “只有他才能救瑶瑶吗?”孟老爷子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孟林,把瑶瑶喊来,我要见这个秦风!”

        “爷爷。这……这合适吗?”孟林看了一眼邬医生,说道:“邬叔叔,我有些话想和爷爷说一下?!?br />
        “那好,你和首长先聊着,有事叫我……”邬医生点了点头,知道孟林下面所说的话不想被自己听到。

        “事无不可对人言,你想说什么?”孟老爷子有些不快的看向孙子。

        “爷爷,那个秦风,可不是个什么善茬啊?!?br />
        孟林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他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就曾经连杀了四个人,在监狱里面呆了四年,出狱之后得来的财富也有些不清不楚,您……您要见他,这……这合适吗?”

        孟林心里清楚,在孟家,老爷子绝对是一言九鼎,他如果见了秦风,那么秦风和孟瑶交往的事情,恐怕就是板上钉钉了,谁都不敢再反对的。

        “十二三岁就杀了四个人,好重的杀性??!”孟老爷子眼睛微微眯缝了起来。

        “是啊,爷爷,这样的人,我觉得瑶瑶不能跟他……”孟林心中一喜,他倒不是想抹黑秦风,实在是觉得秦风和妹妹不怎么合适。

        “放屁!”

        就在孟林以为爷爷同意他的观点的时候,老爷子却是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道:“你怎么不说他为何杀人?那些贩卖人口的畜生,难道不该杀吗,要我说,杀的好,还杀得少了呢!”

        “什么?爷爷,您知道这件事???”

        老爷子的暴怒,让孟林一时间有些傻眼,他没想到爷爷居然对这件事情了如指掌,把自己没说出来的东西全都给讲出来了。

        “真以为我老糊涂了?”

        孟老爷子没好气的看着孙子,说道:“你爷爷我十六岁弃笔从戎,厮杀了大半辈子,手下也不知道有多少条人命,只要杀的对,杀几个人有什么关系?”

        老爷子对孟瑶的关心,是要远远超出孟家人的想象的,在她那次受到枪伤之后,老爷子就让人把秦风以及刘子墨的来历给打听清楚了。

        原本孟老爷子早就想见见秦风的,只是还没等他和孙女儿说,秦风就失踪了,看着孟瑶那隐藏在心里的上心,老爷子却是再也没提起过这话题了。

        “爷爷,那……那秦风杀性太重,如果犯了法怎么办?”

        孟林说出这句话之后,自己忽然明白了,敢情就是身上的这身警服,让他产生了对秦风的那种抵触感。

        “做得不对就枪毙,做得对的,老头子我来保他!”老爷子的话掷地有声。

        “爸,您怎么了?”

        爷孙俩的争吵,将刚刚从厨房里出来的孟瑶母女给惊动了。孟母一进屋就骂起了儿子,“孟林,你怎么和爷爷说话的,不知道爷爷血压高,不能激动吗?”

        孟母的名字叫唐秀莲,是孟老爷子一位老部下的女儿。虽然平时很贤惠,但孟林最怕的却是自己的母亲。

        “妈,我没气爷爷?!泵狭挚扌Σ坏玫乃档溃骸拔颐鞘窃谔甘虑槟??!?br />
        “秀莲,不管孟林的事情?!?br />
        孟老爷子摆了摆手,对孟瑶说道:“丫头,爷爷想见见秦风,你给他打个电话吧,另外秀莲你晚上多做几个菜,招待下客人……”

        “???”

        “秦风是谁?”

        老爷子这番话的信息量实在是有些大。孟瑶是纯粹的吃惊,而唐秀莲则是有些不明所以,老爷子要见人,为何要让女儿打电话?

        “瑶瑶,给妈说,秦风是谁?”

        女人特有的敏锐感觉,让唐秀莲猜出了几分,不由气道:“好你个丫头。交了男朋友也不给妈说,我算是白养你了……”

        “妈?;共凰闶悄??!?br />
        孟瑶雪白的脸上现出几丝红晕,唐秀莲这一看却是更加生气了,她可是过来人,哪里还看不出女儿的心思?

        孟老爷子看到儿媳妇还是不依不饶的,连忙开口说道:“秀莲,行了。有话以后再说,让瑶瑶去打电话……”

        “爸,都是您惯的啊,你看看,交了朋友都不给家里说?!碧菩懔滩蛔”г沽思妇?。在这个家里,也就是她能在老爷子面前发几句牢骚。

        “丫头,别理你妈,快点打电话吧,叫他晚上过来吃饭!”

        老爷子摆了摆手,笑眯眯的说道:“怎么着,你是想当着我们的面打这个电话吗?”

        “爷爷,我出去打!”孟瑶原本脸皮就薄,被爷爷这么一说,更是觉得脸上挂不住,顿了顿脚跑出了厢房。

        “孟林,长话短说,把丫头的病告诉你妈妈!”

        看到孟瑶跑了出去,老爷子叹了口气,身体往椅背一靠闭上了眼睛,他年事已高,说这么多话已经是很疲惫了。

        “什么?瑶瑶得了绝症,还……还无药可救?”

        听到儿子讲完孟瑶的病情之后,唐秀莲顿时惊呆住了,刚想大声喊出来,却是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情不自禁的流了下来。

        “妈,您别担心,那个秦风或许可以救瑶瑶……”看到母亲伤心的样子,孟林忍不住鼻子一阵发酸,眼圈却也是有些红了。

        “秀莲,丫头还不知道这事,你不要说出来了?!崩弦颖兆叛劬θ映隽艘痪浠袄?。

        “爸,我……我知道了?!碧菩懔统鍪峙敛亮讼卵劬?,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显露出了抑制不住的悲伤。

        “瑶瑶,你爷爷身体还好吧?”送走孟林,秦风回到后院和秦东元等人聊了会话,正说话的时候,接到了孟瑶的电话。

        “爷爷身体很好,秦风,我有件事要给你说?!?br />
        孟瑶的话中透着一股子喜意,因为她同样也知道,如果爷爷见了秦风,那么他们之间的障碍,就将不复存在了。

        “嗯?怎么这么高兴???”听到孟瑶的话,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瑶瑶,是不是买彩票中奖了???”

        秦风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往外面走去,他可不想当着这一屋子老小谈恋爱,话说这些人就没一个耳朵不灵光的。

        “买彩票中奖有什么高兴的?”孟瑶笑着说道:“秦风,我爷爷要见你,他想请你晚上来家里吃饭……”

        “嗯?孟林将这件事告诉老爷子了?”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马上就反应了过来,老爷子的这次邀约,未必就是想见他这个孙女婿的。

        “哎,秦风,你怎么不说话了?”没有听到话筒里的回音,孟瑶开口说道:“秦风,你是不愿意来我家见爷爷吗?”

        “不是,当然不是!”

        秦风连忙岔开了话题,说道:“我当然愿意去见你爷爷了,不过这第一次上门,我总要带点东西吧?你爷爷平时都喜欢些什么?”

        “家里什么都有,不用带吧?”

        孟瑶想了一下,说道:“爷爷最喜欢书法,你那里有齐老的字没有?他和齐老是老朋友了,最推崇齐老书法……”

        “老师的字?我这还真没有?”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不过心里忽然一动,开口说道:“我这里虽然没有老师的字,但有更好的,拿过去保证你爷爷会满意的……”

        秦风想到了他自己所写的那副《兰亭集序》,秦风自问这是自己的巅峰之作,从艺术成就上而言,的确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老师。

        只是将这幅字送给老爷子,秦风就需要再另写一幅了。

        不过他临摹了不知道多少张兰亭集序,早已这字帖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了,相信即使再写一张,水准也不会相差很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