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五章 无药可治

    第九百一十五章 无药可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孟老爷子的居所,距离秦风的四合院并不是很远,上了车就一路疾驰的孟林,只用了不到二十分钟,就赶到了爷爷的住处。

        平时孟林来到这里,总是会和门口的警卫寒暄几句,不过今儿他再也顾不上了,点了点头就直接冲进了院子里。

        “孟林,多大的人了,做事还这么慌慌张张的?”

        正在孙女陪伴下修建着花草的孟老爷子见到自己孙子一脸慌张的样子,不由皱下了眉头,将手中的剪子递给了孟瑶。

        孟老爷子对待男孩和女孩的态度明显不同,对孟瑶他是宠爱到近乎溺爱,但对家中的男孩,却是向来以威严著称,几乎很少夸奖他们。

        “哥,你不是说晚上才过来吃饭吗?”

        孟瑶也有些奇怪的看着哥哥,在她印象中,好像除了自己那次在美国受伤的时候,哥哥才会流露出这种慌张到几乎无助的神情。

        “我去见秦风了!”

        孟林站住了脚,老爷子那么多来形成的威望,可不是轻易就能抹去了,在他面前,孟林还是得规规矩矩的。

        “???哥,不准你欺负秦风!”

        听到哥哥去见了秦风,孟瑶也不顾是在爷爷面前了,当下较喝道:“秦风在外面吃了很多苦头,你……你可不准再欺负他了……”

        “嗯?丫头,秦风是谁?”

        听到孙子孙女的对话,孟老爷子那紧皱的眉头忽然舒展开了,似笑非笑的看着孟瑶,说道:“都说女生外向,这孙女交了男朋友,连爷爷都不告诉了???”

        对于自己的这个孙女,孟老爷子一直都是心怀愧疚的,当年是他给孟瑶结下了的那个娃娃亲,也导致孟瑶从成年之后。脸上就再也没有露出笑容。

        而后来孟瑶在美国受的枪伤,也被认为是周逸宸丧心病狂之下找的枪手,孟老爷子暴怒不已之余,也是愈发愧疚了。从那会起,就决定不再过问孙女的婚事。

        所以有关于秦风的事情,孟老爷子并非不知道,也知道秦风和孟瑶所面临的家庭压力。

        但老爷子一直都在装糊涂,准备等到孟瑶撑不住劲向自己求助的时候,再出面同意两人的事情,却是存了一分游戏的心思。

        “爷爷,他在海上遇了险,失踪了一年多,这不是刚回来嘛……”

        要说孟家有人不怕老爷子。那自然是非孟瑶莫属了,抓着爷爷的胳膊摇晃了几下之后,顿时让老爷子求饶起来。

        “好了,爷爷不问了,别再晃了。爷爷这老胳膊老腿的可是禁受不住了……”

        被孙女搀扶着走进了厢房,这住四合院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冬暖夏凉,虽然是三伏的天气,这屋里也没开空调,只有个老式的风扇在转动着。

        “孟林,进来说话。傻站在院子里干什么?”虽然平日里对几个孙子都没什么好脸色,但孙子孙女都在身边,老爷子心情还是很好的。

        尤其是亲口听到孙女承认了自己有男朋友的事情,也让老爷子心中的愧疚之情减轻了不少,脸上的皱纹似乎都舒展开了。

        “爷爷,今儿保健组是谁在值班???”

        孟林走进屋里后??谒档溃骸拔铱疵妹玫钠惶?,请位医生来给她看看吧,你看她这一天比一天瘦的……”

        “今儿应该是小邬吧?”

        老爷子平时是不肯让自己的医生给家人看病的,不过他最疼爱自己的孙女儿,偶尔破例一次也不算什么了。

        “小刘。你看看保健组今天是谁值班?”老爷子对着院子喊了一句。

        “首长,你不舒服吗?”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厢房门口,开口问道:“邬医生刚刚回来,要不要请他来?”

        “请小邬过来吧,是给瑶瑶瞧瞧病?!泵侠弦踊氐?。

        “是,首长……”那人答应了一声,去到另外一个房间打电话去了。

        “瑶瑶,你哪个地方不舒服???”

        让人去请医生之后,老爷子一脸关心的看向了孙女儿,他知道孟瑶从小就是外柔内刚,就算生病了也是不会说的。

        “爷爷,我没事的,就是最近食欲不怎么好,老是感觉没力气?!?br />
        孟瑶虽然之前从秦风那凝重的表情中看出自己似乎病的不轻,但也没怎么往心里去,因为她这样的症状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要好好吃饭,知道吗!”老爷子拍了拍孙女的手掌,笑道:“以后再不好好吃饭,是要被打掌心的,就像揍孟林一样?!?br />
        孟老爷子也没把孙女的病太当回事,虽然孟瑶受了一次枪伤,但最后出院的时候的诊断结果是已经痊愈的了。

        “首长,您哪里不舒服?”

        正当爷孙几个说着话的时候,一个背着药箱的医生走进了屋子,不过他的药箱和西医的不同,却是个很少见的中医行医箱。

        而如果秦风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医生,自己正是自己早上在疗养院才见到的那位老医生。

        “小刘,怎么没告诉邬医生?”

        孟老爷子有些责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警卫,开口说道:“小邬,不是我不舒服,是想让你给瑶瑶把把脉,她最近的气色不太好?!?br />
        “嗯?瑶瑶怎么了?”

        邬医生说着话将目光转向了孟瑶,这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开口说道:“瑶瑶,你去那里坐下来,右手给我……”

        虽然在秦风面前,邬医生没有能展现出他的医术来,但他的确是出身名医世家,中医水平在国内绝对称得上是前三位的,所以这望闻问切的功夫,自然也是有的。

        第一眼看到孟瑶,邬医生就感觉到了几分不对,孟瑶的脸色已经不仅仅是不健康了,她的脸色中,隐隐藏着一股灰晦,这可是绝症的迹象。

        “邬叔叔,我病的很重吗?”看到邬医生一脸凝重的样子。孟瑶有些忐忑的坐了下来,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不好,怎么伤了心脉?”邬医生一搭手,就觉察出了孟瑶脉络的不稳定。尤其是在心脉位置跳动的断断续续,心中不由得一沉。

        “好了,我给你开几味中药,你先吃着……”

        过了大概有十几分钟后,邬医生才收起了手,说道:“平时切忌不可大喜大悲,心绪一定要保持稳定,别的没什么事的……”

        “邬叔叔,谢谢您啦?!泵涎鹛鸬囊恍?,聪明如她自然看得出邬医生话中的言不由衷。不过却是没有点破。

        孟老爷子和孟林对视了一眼,正想说话的时候,院子里却是传来了一个女声:“小林,瑶瑶,你们过来的这么早???”

        “妈。你来的也挺早??!”看到外面进来的那个女人,孟瑶连忙迎了上去,笑嘻嘻的挽住了女人的胳膊。

        “嗯?正好,你带着瑶瑶去厨房看看,晚上你下厨炒几个菜?!奔蕉惫?,孟老爷子开口说道:“别让瑶瑶干活啊,她这段时间身体不好?!?br />
        “好的。爸,晚上我做您最爱吃的家常豆腐?!泵涎哪盖仔ψ糯鹩α艘痪?,指着女儿说道:“看看你瘦成什么样子了?还让爷爷担心?!?br />
        “妈,我晚上一定会多吃几碗饭的?!?br />
        孟瑶挽着母亲的胳膊出了房间,其实她心里明白的很,这是爷爷想把自己给支出去。好问邬医生自己真正的病情。

        “小邬,快说说,瑶瑶的病到底怎么样?”看到孟瑶进了院子的厨房,孟林和老爷子同时看向了邬医生。

        “首长,瑶瑶……病的很重!”

        邬医生的脸色很沉重??谒档溃骸八男穆鑫恢糜兴鹕?,而且还不能开刀动手术,怕是很麻烦……”

        当医生的,是最怕给病人家属带去坏消息的,尤其是在孟老爷子身前,邬医生此刻无疑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

        “小邬,说重点,瑶瑶的病,会不会危及到生命?”老爷子这一生是从枪林弹雨中拼杀过来的,临到大事的时候,反而镇定了下来。

        “我治不了?!?br />
        邬医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从病情上来看,瑶瑶最多只能再活一年,不过很奇怪,她心脉位置似乎有一层隔膜对其?;て鹄戳?,或许还能支撑两年……”

        刚才给孟瑶把脉的时候,最让邬医生不解的是,孟瑶心脉之处,好像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延缓着她病情的恶化,但这种力量出自何处,他却是查不出来。

        “什么?只……只有两年的寿命了?你……你没看错?”饶是孟老爷子一生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此刻也是身形一震,脸上露出悲伤的神色来。

        “首长,应该是不会错的,您要是不信,可以让瑶瑶去医院做个系统的检查,她这是心力衰竭,和普通的心脏疾病是不同的?!?br />
        邬医生苦笑了起来,早上才见证了一个医学上的奇迹,这下午就遇到了一个绝症,这也就是做医生的才能遇到这么多的生老病死。

        “邬叔叔,这病,有人能治吗?”孟林颤抖着声音说道:“国外有没有人能治这种???您说出来,我去请医生……”

        “瑶瑶的病情很特殊,据我所知,国外也曾经出现过这种病例,但结果……”

        邬医生没有继续说下去,不过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非常明显了,那几例有些类似的病症,最后全都是医治无效死亡了。

        “哎,对了,有一个人,或许能医治瑶瑶的??!”邬医生突然想到了早上的见闻,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喜色——

        ps:月底了,向兄弟们讨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