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情流露(中)

    第八百九十八章 真情流露(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的胡大哥,你养好自己的伤就行了,我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本文由 …… 首发”

        看到胡保国摆出一副家长的最拍,秦风有些哭笑不得,他自己一个人独惯了,很是不适应被别人管着。

        “还有,孟瑶的家世虽然不错,但你也不差,等我病好了,就帮你上门提亲去……”

        胡保国听谢轩说起过一些秦风和孟瑶的事情,知道他心里有些解不开的疙瘩,当下说道:“我胡保国的兄弟,也不是低人三等的,有我出面,你就放心吧……”

        “行了,你少操点心吧,这……这事儿以后再说?!?br />
        看到沈昊带着医生推着移动病床来到房间里,秦风瞪了胡保国一眼,他可不想当着众人谈自己的**事情。

        “刘院长,不用这病床了,我自己就能走过去……”

        见到两个医生要来将自己搬到病床上,胡保国连连摆手,在压迫神经的子弹去掉之后,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腿部的力量了。

        “胡部长,这……这不行的!”刘院长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秦风,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在胡保国面前说话很是有份量。

        “胡部长,走到检查的地方就算了,你自己上那病床吧!”

        秦风声音语调不高,但听在胡保国耳朵里,却是面色为之一苦,抱怨道:“你小子哪里知道不能走路的痛苦啊,让我现在多走几步都不成?”

        “等病好了,你想怎么走都没人管……”秦风撇了撇嘴,说道:“我明儿过来帮你按摩下腿部,这样血脉疏通的快一些,你也能早点恢复?!?br />
        “好,听你的?!?br />
        听到早点恢复这四个字。胡保国顿时不在抗拒了,乖乖的躺在了病床上,让两个医生推着往核磁共振的房间行去。

        秦风等人自然是进不去检查室的,不过检查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不到半个小时,胡保国就被人推了出来。

        在这种地方可不像是医院。拿个片子都要等一天,几乎就在胡保国出来的同时,守在检测室中的刘院长,已经将核磁共振成像拿了出来。

        “奇迹,简直就是奇迹??!”

        看着片子上的图像,也已经五六十岁的刘院长,脸上满是激动的神色,对着胡保国说道:“胡部长,你体内的子弹头。已经消失不见了,被压迫的中枢神经也恢复了正?!?br />
        现在只是一些外伤,调离上十天半月的,胡部长你就能恢复健康了?!?br />
        “他不是说一个星期吗?”胡保国闻言皱了下眉头,指了指秦风,在医院躺了半年多的时间,他恨不得现在就能离开。

        “这……这个还需要专家再来复诊一下的?!?br />
        刘院长转身看向秦风,说道:“小伙子。我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希望你能将这种医术给普及开来。以前有很多老首长,可是也饱受病痛折磨啊……”

        说起来胡保国只是在越南战争时期受的伤,而有些早已退下来的老将军们,身上的弹片却是已经存在六七十年了。

        所以按照刘院长的想法,秦风既然能取出胡保国日内的子弹,自然也能治疗那些人的。

        “妈的。那些人饱受病痛折磨,关我屁事???”

        听到刘院长的话后,秦风的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摇头说道:“对不起,刘院长。我是用气功针灸,将胡部长体内的子弹逼出来的……

        这种治疗的方法对我损伤很大,没有个一年半载是别想恢复过来,所以这种办法是不存在复制性的,我也不希望被别人知道……”

        秦风这番话说的很是不客气,开什么玩笑,他仅是给胡保国治疗一下,就神识大伤,要是见天的给人去看病,那还要不要活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刘院长闻言一愣,不过当他看清秦风的形貌时,却是不由自主的信了几分。

        在秦风给胡保国治疗之前,脸色红润正常,但是现在虽然经过好几个小时的休息,仍然是一片煞白,刘院长也精通一些中医理论,知道这是伤了根本的表现。

        “当然是真的,刘院长,你要是帮我宣扬了出去,到时候我医治不了,责任可全都是您的啊……”

        秦风的话将刘院长给吓了一大跳,他原本还真是有这个心思,但却是没有想到后果,这一想,身后顿时冷汗淋漓。

        刘院长平时接触的,都是一些离休老干部,他深知这些人虽然已经退下来了,但在地方上和军队里,都有着巨大的能量。

        这样的一个人群,在他们周围有很多由亲情组建起来的利益团体,那些人自然想让自家老爷子多活几年了,老人家多活一天,他们就能有多一天的靠山。

        所以刘院长能想象得到,如果自己说出大话秦风又不配合的话,单是那些老首长的家人们,就能将自己给生吞活剥了。

        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刘院长自然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当下再也没提起这个话题,而且打算回去亲自写报告,将秦风给胡保国治病的事情用春秋笔法给掩盖过去。

        “胡部长,你先养伤吧,我有事先走了……”

        跟随胡保国又回到了病房,秦风出言告辞了起来,这会已经是下午五点了,他还要去见孟瑶,再晚的话就不合适了。

        “沈昊,你去送秦风……”胡保国看向沈昊,说道:“你一会把秦风送回去,明儿一早再把他给接来?!?br />
        “是,保证完成任务……”看到胡保国又恢复了往时的样子,沈昊“啪”的双脚立正敬了个礼,也算是和胡保国开了个玩笑。

        “不用沈大哥送的,我自己走就行?!?br />
        听到胡保国的安排,秦风心里有些排斥,以他的修为,就算用双脚走,比汽车也慢不了多少,而且那缩尺成寸的功夫,也不会让其显得惊世骇俗的。

        “废什么话?你去见那丫头,让沈昊等在外面不就行了?”胡保国瞪了秦风一眼,说道:“赶紧走吧,别回头说我耽误你谈情说爱了?!?br />
        “你……”秦风被胡保国说的哭笑不得,要不是病房里有人,他说不得要教训一下这为老不尊的家伙。

        “沈大哥,送我到市区就行,别的不用麻烦你了?!北缓9铣隼春?,秦风对沈昊说道。

        “秦风,你就别难为我了,首长的脾气你还不了解?”沈昊闻言苦笑道:“他要是知道我没送你到地方,回来肯定是一顿臭骂……”

        “得,先找个地方打电话吧……”秦风拍了下脑袋,他忘了让谢轩走的时候留下手机了。

        而且秦风现在根本不知道孟瑶在什么地方呢,只希望她的手机号码没有换,要不然自己就知道先去找刘子墨要电话了。

        “拿我的手机打吧,你记着号码吗?”

        听到秦风的话,启动了车子的沈昊,将一部电话递给了秦风,笑道:“这电话绝对安全,没人能监听得到的?!?br />
        “我以前的电话比你这好多了?!?br />
        接过那砖头块大小的手机,秦风不由想起了白振天送他的电话,只是那玩意却是在海上遗失掉了,回头还要让白老大再搞两部。

        “嗯?怎么不打???”

        车子驶出疗养院后,沈昊发现秦风拿着手机还在发呆,不由碰了他一下,秦风找不到地方,自己也不知道将车子往哪里开??!

        “???这就打……”

        秦风醒过神来,他却是在想着电话接通之后,要如何与孟瑶说话了,秦风不知道自己现在和孟瑶之间,还有没有那种默契感了。

        “奶奶的,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

        秦风忽然感觉一阵好笑,拿起电话就按下了一串号码,对于孟瑶的手机号,秦风是牢牢记在心里的。

        “喂,我是孟瑶,哪位?”电话只响了两三声,就被人接起了,孟瑶那恬淡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是……是我……”秦风深深吸了口气,他不知道孟瑶是否还能听出自己的声音来。

        “你……你……”

        电话中一阵沉寂,过了足足有三四十秒之后,孟瑶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秦风,你……你是秦风,你……你还活着吗?”

        孟瑶的语调里,已经隐隐带着哭腔了,她怎么都没想到,秦风那让她魂牵梦绕的声音,会突然出现在一个电话里面。

        “瑶瑶,是我,我是秦风,我还活着!”

        听到孟瑶认出了自己,秦风提着的那颗心,顿时落到了肚子里,而且整个人都感觉一阵飘飘然,世界彷佛一下子美好了起来。

        “秦风,你……你等等……”

        孟瑶深深的吸了口气,只感觉大脑一阵眩晕,用手撑住了桌子才勉强站了起来,她的心脏本就受过伤,眼下这个刺激,来的实在是太强烈了。

        “瑶瑶,你没事吧?”秦风心中一紧,他能听得出来,孟瑶说话的时候中气很是不足,这显示着孟瑶的身体应该不是很好。

        “没事,秦风,你还活着,我……我这是高兴的?!泵涎氐搅松撤⑸?,将头靠在后背上,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

        “孟瑶,你在哪里?我……我这就去找你……”

        秦风迫不及待的说道,一年多的思念,就如同开了闸的河水一般,让秦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感情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