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九十五章 疗伤(下)

    第八百九十五章 疗伤(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出了什么事情?”

        就在秦东元给胡保国治疗到了关键时刻的时候,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是首长的主任医生,里面把门开开……”

        “轩子,不是让人守好门吗?什么人都能在这里大呼小叫?”秦风回头不满的冷哼了一声,先前护士闯进来也就算了,现在居然又来了个医生。

        “风……风哥,我拦不住??!”谢轩有些发苦的声音传了进来,他能拦着不让人进,还能捂住别人的嘴不成?

        “鼓噪!”

        秦风眉头一皱,返身走到门前,打开门后拦在了门前,眼睛一瞪,说道:“里面正在给首长针灸呢,吵到了首长,责任你们来承担?”

        “谁允许你给首长看病的?”

        一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医生,气得满脸通红的说道:“首长的用药都需要专家组同意,你……你怎么敢冒然为首长针灸?”

        “敢不敢的,都已经做了?!?br />
        秦风眼睛在那医生身上扫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如果是因为你的吵闹影响到了针灸的效果,责任还是要你承担的……”

        “你……”

        被秦风冷冷的目光看了一下,那医生只感觉遍体生寒,原本想再斥责秦风几句的,却是发现自己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门外等着,再敢喧哗,我把你们都丢出去……”

        秦风冷哼了一声,转身走进了房间,留下了愣在那里的医生和护士,虽然耳边还响着胡保国的叫喊声,但他们却是再也不敢大声吵闹了。

        “小吴,你……你守在这里。我去向院长汇报!”

        那个医生顿了下脚,转身往外面跑去,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就算胡保国没事,他都承担不起让外人冒然给胡保国针灸的责任。

        “东元大哥,还有多少时间?”

        回到房间之后。秦风开口问道,他知道秦东元的修为,做这么点事情,压根就不会受到外部因素影响的。

        秦东元眼皮都没抬的答道:“还有十分钟就差不多了,他体质不错,以前是练过的?!?br />
        “东元大哥这手针灸术,回头可要传我啊,还真是挺神奇的?!?br />
        秦风释放出神识,发现那颗原本压在脊椎神经上的子弹头。已经偏离出了三五毫分的样子,而主神经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

        秦东元撇了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把人体经脉图背熟了就行,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的,以你的修为,做的只能比我好……”

        秦东元一边给胡保国身上的银针度着真元,一边和秦风闲扯着,此时的胡保国早已痒的神智都有些模糊了。根本就听不清两人交谈的内容。

        “好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秦东元忽然发出一声断喝。右手在胡保国腰椎上方的地方轻轻一拍,那十多根银针顿时从胡保国的皮肤内弹了出来。

        只见秦东元出手如电一般,那细如纤毫的银针被他在空中就一一收入到了针灸包里,没有遗落掉一根。

        而随着秦东元的这一拍,胡保国整个人也为之一震,身上的奇痒瞬间消失掉了。神智随之清醒了过来。

        “妈的,痒死老子了……”

        反身趴在床上的胡保国,在感觉到身体能动之后,双手在床上一撑,猛地一个翻身。整个人顺势就站在了地上。

        “怎么这么痒???”

        想到刚才身上的一阵奇痒,胡保国忍不住用手往后背处抓去,浑然往了自己是用双腿站立在地上的。

        “冲进去,?;な壮ぁ?br />
        就在胡保国正挠着莫须有的痒痒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发令声,大门“咣当”一声,被人从外面给踹开了。

        “你们两个,都不许动……”

        两个武警最先冲了进来,用手中的枪指向了秦风和秦东元,跟在后面的则是那个中年医生和一个年龄约莫在六十左右的老人。

        “院长,就是他们两个人擅自给首长针灸的……”

        中年医生指着秦风和秦东元,对那老人说道,在说话的时候,中年医生隐隐感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事。

        “嗯?把谢轩放开……”

        秦风刚才神识一直都在观察着胡保国腰椎子弹头的位置,并没有关注外面的情形,眼下才从开着的门那里发现,谢轩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个武警用枪在指着他。

        “秦风,要不要?”

        看到自己被人用枪指着,秦东元侧脸看向了秦风,他能感觉得到,那黑黝黝的枪口射出的东西,或许能威胁到自己。

        “别介啊,东元大哥,您可千万别动手?!?br />
        听到秦东元的话,秦风连忙摆起手来,开什么玩笑,秦东元只要一动手,那绝对是非死即伤,事情就要闹大了。

        “你们两个,还不蹲下?”有持枪的武警在旁边,中年医生的胆气顿时壮了很多,恶狠狠的冲着秦风喊了一声。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直到此刻,胡保国才算是从挠痒痒的状态里清醒了过来,有些迷惘的眼神看了一圈之后,那对瞳孔逐渐聚起焦来。

        “首长,他们在没有得到同意的情况下,就给您针灸了……”中年医生开口说道:“实在对不起,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首长您现在没事吧?”

        “小董,行了,别丢人现眼了……”

        中年医生话声未落,穿着白大褂的院长就开口说道:“你们几个都先出去吧,这里没有什么危险,是小董误会了……”

        “院长,可……可是他们真的违反规定了??!”看到几个武警出了房间,并且放开了门口蹲着的小胖子,中年医生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小董,你今儿得了什么眼疾了?”院长没好气的看了中年医生一眼。

        “眼疾?没有??!”中年医生有些莫名其妙的说道。他不明白院长为何会如此问他。

        “没得眼病难道你看不到,胡部长已经站起来了吗?”

        院长实在是忍不住了,冲着中年医生就吼了一嗓子,作为胡保国的主任医师,他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病人的变化,这原本就是失职了。

        “站……站起来了?”

        听到院长的吼声。中年医生才算是注意到,胡保国此时并非是躺在床上,也不是坐在轮椅上,而是踏踏实实的站在地上的。

        “这……这怎么可能???”

        中年医生顿时有些傻眼了,他曾经是治疗胡保国病情的专家组成员之一,从最初期的诊断就参与其中,对胡保国的病情再了解不过了。

        像胡保国这样的腰椎神经伤情,如果不开刀的话,几乎就可以宣布胡保国后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上了。而要是开刀,那百分之百会手术失败,效果等同于前者。

        所以要不是亲眼所见,中年医生根本就不敢相信,胡保国是自己站在地上的。

        虽然胡保国那双瘦的皮包骨头的双腿一直在颤抖着,但的确就是自己站立着的,没有让任何人搀扶。

        “没什么不可能的,事实就是我们缓解了胡部长的病情……”

        秦风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中年医生??谒档溃骸澳闶窃鹤影??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不要耽误我们继续治疗……”

        “请问……你是?”

        院长和人打交道可要比那中年医生成熟多了。并没有因为秦风的年轻而轻视他,而是满脸春风的打听起了秦风的名字。

        “他是我的晚辈,刘院长,我的治疗还没结束,请你们先出去好吗?”胡保国这会也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当然顺着秦风的话来说了。

        “是我们冒昧了?!绷踉撼さ懔说阃?。说道:“胡部长,如果需要什么医疗器械,请尽管吩咐,我马上就让人给备齐……”

        “你问他吧,我又不是医生……”胡保国指了指秦风。

        “这样吧……”

        见到刘院长看向自己。秦风想了一下,说道:“你帮我准备些绷带和止血的药来,还有消炎和营养滴液……”

        “没问题,你……你这是要动手术吗?”

        听到秦风提起的这几样东西,刘院长有些担心的说道:“胡部长的可是体内的旧伤,那子弹是没法取出来的……”

        “刘院长,我连手术刀都没要,动哪门子的手术啊?!鼻胤缧趴诤兜溃骸澳切┒鞫际窍子玫?,回头还要给胡部长针灸一次……”

        “哦,那就没问题了……”刘院长转身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喝道:“小董,你还不跟我出去吗?”

        俗话说事实胜于雄辩,不管面前这两个人给胡保国治病的流程对不对,但终究是让胡保国站起来了,仅这一点,就是国内外那么多名医都做不到的。

        虽然刘院长此时心里也是十分的好奇,但是秦风既然下了逐客令,并且申明是要帮胡部长继续治疗,他也只能退出去了。

        “???我……我这就来……”

        被刘院长声音惊醒的中年医生,失魂落魄的跟了出去,一直到走出病房,还回头看着站在那里的胡保国。

        “没我的吩咐,谁都不准进来……”随着秦风的声音,房门咣当一声又被关上,将众人隔绝在了外面。

        “行了,站一会就得了,你还站上瘾了???”

        看着双腿像是打摆子一样颤抖着,却坚持着不肯躺回到床上的胡保国,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一伸手将胡保国推坐到了床上。

        “臭小子,你……你知道我有多长时间没站着了吗?”

        在被秦风推在床上后,胡保国的眼圈有些泛红,说道:“一百八十九天,我躺在床上整整半年零三天了……”

        胡保国的心情有些激荡,在秦风出现之前,他几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病情,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站起来。

        “东元老哥,大恩不言谢,多的话我就不说了……”胡保国强撑着站起了身体,对着秦东元一抱拳,行了个江湖上的礼节。

        “行了,要谢也也感谢我,东元大哥是世外高人,不稀罕……”

        秦风没好气的说道:“现在先躺回到床上去,那些穴道刚刚刺激过,别又反弹回去了,到时候病情只能加重……”

        秦风的话说得秦东元直翻白眼,敢情自己刚才辛辛苦苦的给胡保国扎针疗伤,这才一转眼的功夫,功劳就全归秦风了?

        “这病还会反弹?你小子不早说?”

        被秦风这么一吓,胡保国马上规规矩矩的躺好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有像他这种失去过自由的人,才知道自由的可贵。

        “东元老哥,那小子是不是在吓唬我?”躺回到床上的胡保国看向秦东元,此刻在他心里,这位前辈高人要比秦风靠谱的多了。

        “他不是吓唬你,是有可能性……”

        秦东元开口说道:“那颗子弹只是稍微移动了一点位置,你要是站立过久的话,的确有可能重新压迫到神经……”

        胡保国之所以能站起来,是被压迫的中枢神经,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运转,但子弹还在体内,而且距离中枢神经非常近,或许一个动作就能使其再回到原点上。

        “那……那我岂不是还不能能动?”听到秦东元的话后,胡保国顿时苦瓜起了脸,刚刚看到了一丝曙光,转眼间又破灭掉了。

        “行了,您老就躺好吧,我一会就给你把子弹取出来……”

        秦风冲着胡保国摆了摆手,转脸看向秦东元,说道:“东元长老,那颗子弹确定已经和主经脉脱离开了吗?”

        秦风虽然用神识观察到,长在肉里的子弹,的确是已经和中枢神经分开了,但还是问了秦东元一句,因为这关系到他是否能将子弹取出而不伤及神经系统。

        “确定,那东西虽然长在肉里,但其余的地方都无大碍……”秦东元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秦风,你到底想用什么手段取出这物件???”

        “嘿嘿,取子弹还得靠我?!?br />
        秦风嘿嘿一笑,走到床边将胡保国一拨,使其恢复到了刚才的趴姿,说道:“胡大哥,我治病的手段可要比东元大哥强多了,保证你不疼不痒,手到病除……”

        ps:第二更,四千字章,月中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