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九十三章 疗伤(上)

    第八百九十三章 疗伤(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你是怎么从那漩涡里逃出来的?”

        一下车,沈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当初任何一个看了视频的人,都不认为秦风还能幸存下来,别说是人了,就是一艘船被卷入进去,也是变得粉身碎骨。

        “侥幸,我只是在边缘,被海浪给冲走了……”

        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沈大哥,那滋味绝对不好受,能活下来就算我命大了,咱们不谈这事情了可好?”

        “好,好,不谈了!”沈昊只以为秦风不愿意再提起那段回忆,当下闭上了嘴巴,快走了两步之后,将几人引到了小楼里。

        “秦风,首长这段时间心情一直不太好,见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鄙蜿坏蜕档溃骸氨鹛峒肮ぷ髦嗟氖虑?,一提这些事,首长就要发火的……”

        “他这是闲出来的脾气吧?”

        秦风对胡保国自然是很了解的,知道他官当大了之后,那火爆性子看似没了,其实只是被他压制住了而已,眼下一遇到挫折,说不得又爆发了出来。

        “我可没那么说?!鼻胤绺宜档幕?,沈昊可不敢讲出来。

        沈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可是被胡保国给骂惨了,按照胡保国的话说,就是让他滚去工作,没必要将时间浪费在他这个残疾人的身上。

        不过沈昊却是个重情义的汉子,他将自己在部里的工作几乎全都交掉了,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照顾胡保国,连那些护士们,都直夸沈昊有情有义。

        “沈昊,怎么又来了?这次还带了人?”胡保国的病房在二楼。这是一个里外间的大套间,里面是招待客人的地方,最外面还有个阳台。

        此时胡保国正坐在轮椅上,身体背对着病房的们,眼睛看着窗外,一个小护士推着轮椅站在了胡保国的身后。

        “我都说了让你好好工作。你还年轻,不要在我身上耽误了?!?br />
        胡保国叹了口气,他当年将沈昊从津天市带出来,是想让他有更好发展的,没成想自己这一病,沈昊的地位顿时变得尴尬了起来。

        按照胡保国的想法,就想将沈昊下放到地级市当个局长,如此磨练几年,还可以调回部里。但沈昊说什么都不愿意,死活就要跟着胡保国。

        “首长,你看看是谁来了……”

        沈昊对胡保国的话不以为然,权当是没听见,这样的话他几乎每天都要听到好几遍,早已有了免疫力了。

        “还能有谁?不就是谢轩那小子吗?”

        胡保国始终没有回头,开口说道:“小胖子,不好好打理秦风留下的那家店。你没事往我这里跑什么?是不是又想挨揍了?”

        “所长,今儿可不光是我来了。你猜猜还有谁来了?”

        谢轩一直都很畏惧胡保国,不过他知道,胡保国对秦风却是极好的,当年在管教所的时候,他们经常就开秦风是胡保国私生子的玩笑。

        “妈的,你们两个没事来调侃老子的是吧?”

        胡保国重重的在轮椅上拍了一记??诼畹溃骸袄献由硖宸狭?,这耳朵可没聋,来了几个人难道老子听不出来?”

        胡保国原本身上就有功夫,再加上他当年在老山前线钻猫耳洞的时候,更是练出了一副好听力。几乎听过几次的脚步声,他都能分辨出来。

        只不过胡保国哪里知道,以秦风和秦东元两人的修为,走路哪里还会发出声音?除非他是故意想让胡保国听到的。

        “你们……都先出去吧……”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胡保国坐的笔直的身体登时顿了一下,整个人都僵直住了。

        “不用我在?”秦东元开口问了一句。

        “东元大哥,你等会再进来……”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出去的时候把门给带上……”

        “好,哎,护士,你跟我出来吧!”

        沈昊对那一脸好奇的护士招了招手,他是知道一点胡保国和秦风关系的,两人的**话,别人是听不得的。

        “秦……秦风,真……真的是你小子?”胡保国一直都没回头,不过秦风发现他肩膀耸动了一下,显然内心绝不像外表那样平静。

        “胡大哥,我回来!”秦风点了点头,快步走到胡保国身前,这一看,心中不由一紧。

        胡保国原本一米八高的汉子,体重也有一百七八十斤,别看已经是五十出头的年龄了,身体仍然健壮的像头牛一般。

        但是此刻秦风面前的胡保国,却是骨瘦如柴,看那体型能有一百斤就不错了,脸庞深深的往里凹陷了进去,整个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胡……胡大哥,你……你怎么……”

        秦风只感觉鼻子一酸,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了,仅仅一年多的时间没见,胡保国竟然落得如此田地,秦风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悲伤。

        “我怎么了?我又没死!”

        胡保国的声音依然洪亮,那瘦骨嶙峋的右手在轮椅上一拍,说道:“我他娘的就知道你小子命大,没那么容易死了,果然这不就是回来了……”

        胡保国说着话,眼睛却是忍不住有些泛红了,他无子无女,自从当年秦风拜在载昰门下之后,他就一直将秦风当成亲人看待。

        这么多年下来,胡保国隐隐已经将秦风看成了是自己的子侄儿女一般,在对待秦风的问题上,他甚至能违反自己的很多原则。

        所以在看到秦风海上遇难的录像之后,胡保国极为悲伤,在没人的时候落过好几次泪,后来更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之中。

        这也是他旧疾复发的一个导火索,在那次没日没夜的劳累了好几天之后,胡保国当年残留在体内的那颗子弹,碰到了脊椎神经,一下子就让他瘫痪了下去。

        “我死不了的,不过你这样子可是不太好!”

        秦风揉了一下眼睛。将话题带得轻松了一些,他知道老胡同志是个不服软的人,自己这样说话,他一定会反驳的。

        果然,秦风话声刚落,胡保国就大声嚷嚷了起来?!袄献诱庋趺戳??打越南小鬼子留下的伤,又不是他娘的走路摔倒的,一点都不丢人……”

        “谁也没说你丢人啊……”秦风闻言一笑,转到胡保国身后,推起了轮椅,说道:“胡大哥,废话先不说,我先给你看看伤……”

        “秦风,不用看了。那么多医生会诊都没办法,你从师父哪里学的医术,也是不行的?!?br />
        说到自己的伤势,胡保国的情绪变得低落了起来,他是在职的部级领导,生病之后引起了高层很大的重视,几乎将全国的专家都请来了。

        但经过会诊之后,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得出的理论都是保守治疗,因为动手术的风险极大。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最开始的时候胡保国还在骂庸医无能,但是半年多过去了,他连骂的力气都没有了,已经认命了这个结果。

        而且胡保国还知道,在下个月的时候,部里就会重新任命一位副部长。也代表着他的政治生涯,到这里就将结束了。

        所以现在的胡保国,几乎就是万念俱灰了,要不是今儿是秦风来,他恐怕连笑脸都不会有一个的。

        “胡大哥。行不行的,看看再说?!?br />
        秦风摇了摇头,伸手将胡保国从轮椅抱到了床上,当他抱起胡保国的时候,心中不由又是一酸,因为胡保国的身体轻到几乎没有重量了。

        “胡保国打开了秦风要给自己把脉的手,开口说道:你小子,别做那些无用功了,倒是给我说说你是怎么从漩涡中逃出来的?”

        “病好了再说,时间长着呢……”秦风是何等修为,手上只是一紧,胡保国顿时动弹不得了,只能瞪着双眼睛怒视着秦风。

        度入一丝真元,秦风仔细观察起胡保国体内的情况来,这一看,眉头不由紧紧皱了起来。

        胡保国上半身的经脉尚且还好,真元可以畅通无阻,但是从脊椎位置起的下半身,却是堵塞了大半,气血都不流通了。

        这也导致胡保国的两腿已经细的像根麻杆一般,要不是护士每天都给他做物理按摩,多少能通些血脉,恐怕这两条腿早就废掉了。

        “胡大哥,你下肢要是有感觉就告诉我……”

        秦风将那缕真元绕过胡保国受伤的地方,强行冲击起他下身的经脉来,想藉此带动血液运行,让胡保国恢复下肢的感觉。

        “秦风,没用的,这两条腿,半年都没知觉了?!焙9嘈ψ乓×艘⊥?,对于自己的伤势,他基本上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没试过怎么知道……”

        秦风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真元,疏通着胡保国的经脉,他受伤的时间不算太长,秦风很轻易的就将堵塞的经脉打通了一些。

        “咦,有……有点麻……”当血液运行到腿上之后,胡保国顿时面色一变,他发现半年多没有知觉的双腿,似乎传来了一丝酥麻的感觉。

        “还要,经脉没有坏死……”

        听到胡保国的声音,秦风面色一喜,如果胡保国经脉坏死的话,他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是无济于事。

        但是现在经脉还可以打通,也就是说,只要解决掉胡保国脊椎处的那颗子弹,胡保国就能恢复如初。

        到时候秦风再用真元帮他梳理下体内的隐疾,胡保国肯定可以完全复原,甚至比这旧疾复发之前的身体还要好。

        “秦风,难……难道真的还有救?”

        没谁愿意整天躺在床上或者是坐在轮椅上,在感应到腿上的酥麻之后,胡保国的双眼之中里已然是充满了希冀的目光。

        “还要看看你脊椎的伤势……”

        秦风刚才只是大致的探查了一下胡保国的身体,并没有涉及到关键位置,不过只要那颗子弹没有打进骨头里,秦风都有几分把握将其给取出来的。

        这次秦风却是没有使用真元,而是释放出一丝神识,进入到了胡保国的身体,那复杂的人体纤维结构,顿时在秦风眼中显露无疑。

        “妈的,还真是一颗子弹头??!”

        神识无形无色,根本就不受胡保国那肉身的阻碍,并且也不会对他造成伤害,用来观察人体,那效果比世上任何的仪器都要好。

        几乎是在瞬间,秦风的神识就将胡保国受伤之处的脊椎包裹了起来,他看得非常清楚,一颗变形了的子弹头,嵌在了胡保国腰椎的最下方,将神经给压迫住了。

        现在秦风算是知道那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医们,为何不敢给胡保国动刀了,因为这个位置,实在是过于敏感了。

        如果动刀的话,即使再小心,都有可能会切到胡保国的腰椎神经,那样的话,胡保国的下半生,就再也没有任何恢复的希望了。

        ps:第二更,月中,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