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九十一章 侠以武犯禁

    第八百九十一章 侠以武犯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行了,天儿不早了,都去休息吧……”

        看到张虎几人手脚麻利的将院子收拾干净了,秦风拍了拍手,说道:“虎子,你和德彦住在后院第二间屋子,瑾萱住在第三间,皇浦荞和东元大哥住东西厢房……”

        “是,老师!”

        张虎等人齐齐答应了一声,从船上下来有一整天的时间了,几个孩子在路上一直都没睡觉,眼下却是也有些疲惫了。

        “东元大哥,你也去休息吧?!鼻胤缈谒档溃骸盎势中至粢幌隆?br />
        “恩?凭什么让我去休息,让他留下来?”

        秦东元不满的哼了一声,他和皇浦家的人不对付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了,习惯性的就想找对方点麻烦。

        “我这边的生意遇到点事……”秦风似笑非笑的看着秦东元,说道:“怎么着,东元大哥你想帮我出出主意吗?”

        秦风和秦东元在一起呆了好几个月,知道他是不爱管事的脾性,虽然担任着秦氏大长老的职务,但平时都是能躲则躲,根本就不去管族中的事物。

        果然,一听到秦风说是生意上的事,秦东元顿时摇起了脑袋,说道:“那你们谈吧,我去打坐休息了……”

        “早就知道你不感兴趣了?!?br />
        秦风无语的摇了摇头,他真不知道这次带秦东元出来是对还是错,总是感觉这老家伙不是和省油的灯,说不定哪会就会惹出什么麻烦来。

        “秦爷,刚才那位爷,真的有八十多岁了?”等秦东元离开后,苗六指忍不住开口问道,他才七十多都老的不成样子了,这人比人,简直能气死人啊。

        “是八十多了,他练的是道家功夫。所以显得年龄一些?!鼻胤绲懔说阃?,以后秦东元要长期住在这里,自己没必要隐瞒这些事情。

        “风哥,你教给我的不也是道家功夫吗?”一旁的谢轩听到秦风的话后。不由说道:“我要是继续练下去,是不是也能和那人一样驻颜有术呢?”

        “就你那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劲,还是省省吧?”

        秦风看着谢轩,哭笑不得的说道:“我教给你功夫也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吧,这七八年里面你倒是练了几天?”

        最初传授谢轩和李天远功夫的时候,秦风是一视同仁的,不过和李天远个练武狂不同,谢轩却是想尽了办法偷懒,秦风后来也就没去管他了。

        “那我现在练还不行吗?”谢轩有些不死心的说道。

        “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br />
        秦风一震肩膀。让金隼飞上了头顶的大树,对苗六指说道:“老苗,把你对这事儿的看法说说,能否用别的办法解决掉?”

        “啧啧,秦爷。您这出去一年多,竟然熬出只鹰来?”

        苗六指没用回答秦风的话,而是一直盯着飞上树上的金隼了,之前他震惊于秦东元的年龄,倒是没在意落在秦风肩头的闪电。

        “这可是好东西啊,秦爷,您这只鹰隼不常见。当年京城八旗子弟玩鹰的,没一个能比得上您的……”

        苗六指从小就在江湖上厮混,几乎什么都见过,他当年甚至还在京城驯兽门呆过一段时间,专门学习帮达官贵人们调教宠物的手艺。

        “你懂这个?”秦风闻言笑道:“那正好,这只鹰儿叫闪电。你每日里帮我喂它点鲜肉就行了,记住,一定要新鲜的……”

        “好嘞,我明天去让人做套护具……”

        苗六指是懂行的人,他知道这鹰隼爪子的锋利??刹桓蚁袂胤缒前闳闷渎湓谧约杭缤?,否则一定会抓出几个血窟窿来的。

        “好了,说说那件事吧……”

        秦风示意皇浦荞坐在石桌旁边,说道:“皇浦兄他们生活的地方近乎蛮荒,对咱们这里的事情不太清楚,老苗你说细致一点?!?br />
        “好,事情的经过其实很简单?!泵缌傅懔说阃?,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又说了一遍。

        正如苗六指说的那样,事情的起因很简单,就是曹弘志看中了《真玉坊》,直接让人传过话来,要用低价收购。

        谢轩自然是不肯了,如此一来,《真玉坊》是各种麻烦不断,最后动用了李然,还是没能解决问题,反而让曹弘志愈发的嚣张了起来。

        “如此恶霸,报告官家不行吗?”

        皇浦荞听到这里,不由开口说道:“既然此人父辈为官,想必会重视自己的名声,我觉得一方面报告官家,另一方面可以制造一些舆论,逼迫其管教自己的子女……”

        皇浦荞初来,对这个世界的一些语言还没掌握,但他已经大致将此事清理出了一个脉络,如果不动用武力的话,那就只能这般解决了。

        “皇浦兄弟第二条说的有道理,但第一条就没作用了?!?br />
        苗六指有些惊异的看了皇浦荞一眼,此人短短时间内就给出了两个很实用的建议,头脑之清楚,远非常人可比的。

        “皇浦兄弟,那曹弘志是让人传话的,他本人并没有在《真玉坊》露过面,告……是告不倒他的……”

        苗六指向皇浦荞解释了一句之后,接着说道:“不过制造舆论这个法子好,曹弘志的父亲入京的时间并不长,如果出现负面新闻,想必会过问这件事的……”

        说起来苗六指也是老辈人,思想受到不少桎梏,他之前就从来都没有想过动用舆论来逼迫曹弘志放弃收购《真玉坊》的想法。

        “风哥,这个法子行,要不……我这就去找一些报社,给他们提供素材?”谢轩也感觉皇浦荞的建议不错,他对媒体倒是很熟悉,找上三五家报社完全不成问题。

        “这个主意不行,皇浦荞初来此地,不是很了解情况,难道你们两个也不了解吗?”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报纸舆论,向来都是为政府服务的,你没有真凭实据。只是捕风捉影,这件事炒作不起来的,反而会让对方下死手来对付《真玉坊》?!?br />
        秦风虽然不涉足政治,但他的眼光却是有的。像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没有哪家媒体敢于刊登的,作用实在不大。

        “是我冒昧了?!碧角胤绲幕昂?,皇浦荞连忙站起身来,说道:“差点误导了你的想法,是皇浦荞的过错……”

        皇浦荞的举动,让苗六指和谢轩顿时吃了一惊,看皇浦荞的动作,好像就是秦风的下属一般,态度未免过于恭谨了。

        “哎。我说皇浦兄,不要如此,你的思路没错,只是不太了解这边的情况……”

        看到皇浦荞如此作态,秦风不由苦笑了起来。他知道苗六指和谢轩一定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了。

        还好秦风之前就不愿意解释皇浦荞等人的来历,苗六指和谢轩虽然心中不解,但也没问出声来。

        “实在不行,就让那人消失掉吧?!?br />
        皇浦荞也知道自己的态度有些问题,当下坐了下来,说道:“虽然有些暴力,但从**上消灭一个人。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作为皇浦家族的人,皇浦荞也参与到了对四大氏族的清剿行动之中,手上少说也有百八十条人命,说起这些话来,情绪上没有丝毫的波动。

        “嘿,皇浦兄弟。咱们是想到一块去了……”

        皇浦荞话声刚落,苗六指就鼓起掌来,说道:“我今儿就是想干掉曹弘志的,没有这个祸害,也就没有《真玉坊》那么多的麻烦了?!?br />
        苗六指活了那么多年。见多了生死,他比谁都清楚,生前再厉害的人,只要死去了,一切都将成空,那就是万事皆消。

        “老苗,皇浦兄说的消失,可不是让曹弘志消失掉……”

        看到苗六指还有些怪罪自己的样子,秦风笑道:“曹弘志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全是在依仗父辈,如果要解决这件事,就从根源上解决……”

        “对,还是主……秦风你了解我的想法……”听到秦风的话,皇浦荞抚掌赞道,差一点连主上的称呼都喊了出来。

        “什么?你……你们是想……想干掉曹弘志的父亲?”听秦风说到这里,苗六指哪里还会不明白,只不过他却是被秦风这个疯狂的想法给吓到了。

        说实话,曹弘志死了,在京城充其量只是紧张一阵子,并不会造成太大的风波。

        但曹弘志的父亲可不同,他如果意外身亡了,那可是会让京城高层都发生很大震动的,而且警方一定会追查到底,给出一个交代来的。

        所以苗六指想过刺杀曹弘志,但却是从来都没想过要去对付曹弘志的父亲,因为这实在是过于无法无天了。

        不过秦风和皇浦荞就不会有这种顾忌,修炼到他们这种境界,“侠以武犯禁”这句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除了他们自己和在乎的人之外,世上无不可杀之人。

        而且秦风考虑事情的角度,也和苗六指有所不同,在他想来,曹弘志死了,他执掌大权的父亲一定会追查的,那或许就会引申出许多麻烦。

        但如果是曹弘志的父亲死了,那没有了父亲权势可依仗的曹弘志,本人就是一堆臭狗屎,再也没有人会在乎他了,这就是所谓的从根源处解决问题。

        “我可没这么说?!?br />
        见到苗六指和谢轩震惊的样子,秦风笑道:“生活在这世上,总是会有很多意外的,什么心脏猝死啊之类的,是个人就有可能遇到……”

        秦风也没打算使用别人都看得到的暴力去解决这件事,以他现如今的修为,想让一个人突发点疾病,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听到秦风这话,苗六指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但还是摇头说道:“秦爷,那人的级别可是配备警卫了,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动手,难度很大啊……”

        在苗六指的认知里,刺杀就是刺杀,再好的杀手,都会留下一丝蛛丝马迹的,万一被人追查到他们身上,秦风这一摊子,就将要遭受灭顶之灾了。

        “这事儿不用你操心,我保证没有任何技术能查出死因的?!?br />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老苗,你们只是去推论,曹弘志的父亲如果意外身故,这件事会不会就此了结掉?”

        “风哥,那小子就是狗仗人势,他老子要是不行了,我就能打断他的腿……”

        听到秦风这话,谢轩顿时嚷嚷了起来,这段时间曹弘志可是把他给欺负的不轻,要不是想守住秦风的产业,谢轩早就和他拼命了。

        “那就行了,这件事,我亲自来解决……”

        秦风眼中闪过一丝杀机,说道:“你们今儿权当什么话都没听过,轩子你再接触下那个霍氏集团的人,表达出想要出售《真玉坊》的意思……”

        “风哥,我明白了!”

        谢轩点了点头,他知道秦风的意思,这是做出一些姿态去迷惑别人,等到出了事情之后,那些人也不至于联想到《真玉坊》的头上。

        “好了,这事儿放一放,老苗你明儿去把保姆厨师什么的都请来,轩子陪我去医院……”

        秦风伸展了个懒腰,这件在谢轩等人看来是生死攸关的大事,放在他眼中实在不算什么,还没胡保国的病情重要呢。

        这也就是秦风修为和心境变化所引起的改变,如果没有这次的际遇,或许秦风听到这件事,第一个就要去和曹弘志拼命了。

        “好,我明天就去办这事?!?br />
        苗六指点头答应了下来,迟疑了一下,说道:“秦风,你回来的事情,要不要告诉刘子墨莘南李然他们呢?还有孟瑶丫头,可是对你思念的很啊……”

        “自然要说的,不过等我看完老胡的病再说?!?br />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明儿一早通知他们,让他们晚上来四合院聚会,不过别说是我回来了,我倒是想看看他们见到我之后,都是什么表情……”

        想到苗六指和谢轩见到自己像是见鬼一般的神情,秦风突然心里有了一种恶作剧般的想法。

        “对了,孟瑶那边你不用说,我从医院看完老胡之后就去找他……”

        对于孟瑶,秦风自然是要区别对待的,他知道孟瑶心脏位置受过枪伤,大喜大悲对她的身体都不是很好——

        ps:两章八千多字,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