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八十九章 从中使坏的人

    第八百八十九章 从中使坏的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妈的,一个个都是什么脑子???”

        听到苗六指的话后,秦风一阵无语,敢情这里的人,都把自己当成了死人不成?站在面前居然还能说出这种胡话来?!≌陆诟伦羁?br />
        “秦爷,我知道您不想让我涉险,不过干掉了那小子,您的《真玉坊》就没事了……”

        苗六指还没意识到在他面前的秦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嘴里一边念叨着,却是用手撑起了身体,还没放弃刺杀曹弘志的想法。

        “老苗,你烧糊涂啦?”

        秦风一巴掌拍在了苗六指的肩头,没好气的说道:“从哪搞来的衣服,真他娘的臭啊,快点脱了扔掉,回家再好好洗洗澡去……”

        秦风之所以没在第一时间发现苗六指,就是他这身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要知道,秦风的神识,可是能辨别气味的。

        “嗯?你……你真的没死?”

        被秦风结结实实的拍了一巴掌,苗六指顿时清醒了过来,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秦风,说道:“秦……秦爷,真的是你?”

        “废话,不是我还是谁?”秦风开口说道:“找了你这老小子好几个小时了,快点跟我回去,别在这里干些没用的事情……”

        “我……我跟你走,这……这就走……”

        苗六指看了眼秦风拉在灯光下的影子,这一下心中再无怀疑了,蹭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一脚踢翻了面前摆着的那个装着好几个硬币的破碗。

        “秦爷,您没死,这……这太好了!”

        饶是苗六指已经八十有余的年龄,此时心中也是激动无比,他惜命了一辈子。原本鼓足了的勇气,在见到秦风之后,却是全泄掉了。

        “行了,先离开这里吧,都那么大岁数了,还想学聂政荆轲吗?”秦风冲着苗六指摆了摆手。说道:“先把你那衣服脱了吧,这味道也忒难闻了点?!?br />
        说实话,秦风心中也是蛮感动的,苗六指这些年也算是养尊处优,让他穿上这一身叫花子的衣服,实在也是难为了他。

        “嘿嘿,秦爷,这做什么要像什么才行啊?!?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嘿嘿笑了起来。不过随之一愣,说道:“秦爷,您这是怎么找到我的???”

        苗六指师传的盗门功夫,这隐匿行踪可是其中的一绝。

        和秦风那杀手们的敛息之术有些相像,苗六指的隐匿术施展出来,也是能收敛自身杀机和气息的,当年苗六指靠着这一手功夫,可是偷遍了京城的豪宅大院。

        “盗门的功夫不错。我也差点就没认出来?!鼻胤缥叛孕Φ溃骸安还阏舛狭艘惶跬鹊娜匙?,半小时不到就换了两个地方。爬也爬不了那么快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说怎么被你看出破绽来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苗六指才释然起来,拉着秦风说道:“秦爷,你这一年多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先给老头子我说说吧……”

        秦风遇难的录像,苗六指也是亲眼所见的,否则一开始也不可能将秦风当成鬼魂了。所以他对秦风这一年多的遭遇,也是十分的好奇。

        “回家你先洗个澡再说……”秦风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一身的气味都能熏死人,我可没工夫在这听你磨叽……”

        在进入到化劲之后,秦风身体的机能,比之前不知道增长了多少倍。这嗅觉也是六识之一,别人闻着只是有点臭的气味,闻到秦风鼻子里那就是能把人熏死过去了。

        所以这会秦风和苗六指说话的时候,都是将嗅觉给关闭了的,否则将那股子气味闻到鼻子里去,秦风非得被熏出毛病不可。

        “走,秦爷,先跟我去换身衣服再回去……”苗六指自然知道自己身上气味难闻,当下说道:“我在那边租了个院子,回头洗完澡了咱们再回那边……”

        苗六指行事,那绝对是走一步看三步,在决定行刺曹弘志之后,他前几日就让人在距离会、所不远的地方,租下了一个小四合院。

        苗六指知道,曹弘志如果出事,肯定会惊动京城各处,与其往外跑,不如就呆在会、所不远处,这却是灯下黑的道理。

        “你倒是想得周到?!?br />
        秦风只是稍微一动脑子,就将苗六指的打算给猜了出来,当下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走吧,那人的事情我会解决的……”

        “妈的,怎么回事?哪个王八蛋把老子的轮胎扎了?”就在秦风拉着苗六指准备离开的时候,停车场里忽然传出了曹弘志的咆哮声。

        走到自己的那辆吉普车旁,曹弘志正打算开车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那吉普车的四条轮胎,全都被人给放了气,全都瘪了下去。

        “弘志,别生气,让保安调录像过来看看……”一旁的方雅志开口说道:“这四周都有监控,只要一查就知道了?!?br />
        “妈的,晦气,走,回去看录像去……”曹弘志恨恨的在车上踢了一脚,转身往自己刚刚出来的侧门走去,嘴里还在不停的骂骂咧咧的。

        “嗯?方雅志?”距离曹弘志几十米外的秦风听到了方雅志的声音,猛地回过头去。

        为了保证客人的**,这一号公馆周围,灯光并不是很亮,刚才方雅志走在曹弘志的身后,秦风没法看到他的相貌,但这一张嘴说话,秦风顿时就认了出来。

        认出了方雅志,秦风的心里顿时敞亮了起来,他之前有些搞不懂,曹弘志一个纨绔子弟,他根本就是一门外汉,哪里会想到进入玉石行。

        但是方雅志的出现,让秦风彻底明白了过来,原来这个被自己摆了一道的玉石行前辈,始终都在暗中想着如何算计自个儿,而且还差点就要成功了。

        这让秦风心中起了一丝杀机,如果方雅志用的是商业上的手段坑了《真玉坊》,那即使赔上了整个《真玉坊》,秦风也不会说什么的,只能怪谢轩江湖经验浅薄。

        但方雅志勾结京城衙内动用了官方的力量,这在以前就是江湖大忌了,秦风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老苗,刚才骂人的,就是曹弘志了吧?”秦风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来,化劲武者的心境,是没那么容易将喜怒都摆在脸上的。

        “是那个姓曹的,嘿嘿,车胎也是我扎的!”苗六指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

        “恩?老苗,这四周可都是有监控的,你这么做有点冒昧了?!?br />
        秦风闻言皱了下眉头,在这一号公馆的周围,除了两个拐角处是死角,别的地方全装有监控,尤其是停车场里,更是装了四五个摄像头。

        “秦爷,我有那么傻吗?”

        听到秦风的话,苗六指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给了个小破孩十块钱,让他把那轮胎扎破的,就算被抓住,那孩子也认不出我的……”

        秦风能想到的事情,苗六指也早就想到了,在他想来,曹弘志的轮胎破了,肯定要找人来修,反正今儿晚上,他是无法开车离开了。

        如此一来,曹弘志就会出了巷子打车,到那个时候,苗六指行刺的机会就来了,这样即使干掉曹弘志,也不会在摄像机里留下任何线索。

        “倒是真有可能成功……”

        秦风琢磨了一下,点了点头,苗六指的行动计划基本上能称得上是完美,唯一的变数就是他在将曹弘志干掉之后,是否能顺利的逃走。

        人老成精这句话说的是一点都不假,就算苗六指心存了四志,但还是计划得滴水不漏,他留下的纸条,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罢了。

        随着秦风走出了巷子,左拐右拐了七八分钟之后,苗六指带着秦风进了一个小四合院,结构与他最初住的那个,有几分相似。

        “秦爷,刚才姓曹的身边那人,你认识?”刚才两人在路上走的是一前一后,直到进入院子里,苗六指才开口问道。

        “认识……”秦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人是方雅志,你没见过,但应该听过名字吧?”

        当初秦风和方雅志斗智斗勇的时候,苗六指还曾经帮他出手偷过那套赝品玉器,所以对秦风低价拿下《雅致斋》的事情,是十分清楚的。

        “原来是他……”

        听到方雅志的名字,苗六指恍然大悟,“怪不得姓曹的那小子会对《真玉坊》动了心思,敢情是有人在中间使坏啊……”

        苗六指也是心思通透之人,一听到这个名字,立马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当下苦笑着摇头不语了,因为当初是秦风先算计的方雅志,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先去洗澡换衣服,回头我要介绍几个人给你认识?!?br />
        如何解决这件事,秦风还没有完全的想好,不过他现在的心境和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真玉坊》目前的困境,在秦风眼里实在也不算什么。

        “好,秦爷您稍后……”苗六指告了声罪就进了屋子,话说他自己也有些受不了身上衣服的那股子怪味了。

        等苗六指从屋里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真丝的老年对襟褂,手里还拿着把扇子,看上去就像是个退休老干部一般,和刚才的形象顿时有了天壤之别——

        ps: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