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七章 返程

    第八百七十七章 返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怎么现在才回来?”

        听到秦风的话后,秦东元倒是没有纵身跃入到海中,扬声说道:“去了六七日才回来,我差点就出海寻你了……”

        虽然在岛上并不乏食物和淡水,但那种等待的煎熬却是让人很难受,尤其是这荒岛四面环海,一眼望去很容易让人心生绝望。

        “六七日能回来就算运气不错了……”

        秦风直接将快艇驶上了沙滩,看到一个发着轰鸣声的怪物冲到身边,青狼獒顿时扑了上去,用爪子在快艇上扒拉了一下。

        “那玩意你咬不动……”看着青狼獒和快艇较劲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从船上跳下来后,伸手摸了摸青狼獒的大脑袋。

        “呜呜……”看清楚船上下来的是秦风,青狼獒顿时兴奋了起来,不断的用大头蹭着秦风的身体,只是却不敢伸出舌头去舔了。

        青狼獒那舌头上有倒刺,在人身上舔一下,说不得就得掉层皮,被秦风收拾了好几次,倒是改了这个坏毛病。

        “去,到船上等着去……”秦风一指快艇,青狼獒就乖乖的跳了上去,坐在那里左看右看,眼神里满是好奇的神色。

        “阿爸,你快过来看,那岛上还有个狮子呢?!?br />
        秦风这边和青狼獒的举动,都被船上拿着望远镜观察的冯大军看在了眼里,见到青狼獒颈部的那一圈毛发后,冯大军被吓的双手一哆嗦,差点没把望远镜扔掉。

        “狮子?怎么可能???”

        听到儿子的话,冯有才连忙抢过了望远镜,仔细看了好一会,开口说道:“那哪里是狮子。应该是藏獒吧?这狗很凶猛,回头上船你们都别逗它啊……”

        “听说藏獒很贵的,他们从哪搞来的呀?!?br />
        冯大德也拿过望远镜看了看,一脸羡慕的说道:“咱们船上要是带上这么一条,就是海盗都不敢上来了……”

        “行了,别管人家那么多事?!?br />
        冯有才瞪了侄子和儿子一眼。说道:“是非皆因强出头,别人拿钱雇佣咱们,咱们完成任务就好了,别的事情一概不要多问……”

        虽然和秦风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冯有才能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所说的未必都是实话,而且他从秦风身上,隐隐感觉出一种上位者的气息。

        冯有才一开始没太注意这种感觉,但是后面细想之下。他才发现,这种感觉居然有点和自己当红小将串联到京城的时候,被那位大人物接见时的情景很相像。

        这让冯有才在和秦风说话的时候,更是赔多了几分小心,他知道,就算这种人现在落难了,依然不是自己可以欺负的。

        而且秦风显露出来的武力,也让人心惊。在秦风捏碎核桃的时候,他只感觉自己脖子一阵发凉。这种手劲,就算是捏碎他的脖子也不用费多大力气吧?

        “知道了,叔,我不会乱说话的!”听到冯有才的教训,冯大德缩了缩脖子,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其实有秦风给的那两块金砖。冯大德早就心满意足了,等回到岸上之后,别说那全套的黄金首饰了,就是在买上辆小汽车的钱都绰绰有余。

        “老师!”就在冯有才教育侄子的时候,沙滩上的几个小家伙也是冲到了秦风身边。

        “老师。你看我捉的大海螺……”

        相对于大人们而言,小孩子在海岛上还是乐趣多多的,几天的功夫,几人都已经全部学会了游泳,张虎更是拿着一个海螺向秦风献着宝。

        “老师,我捉了个大龙虾,可是拿到岸上他就死了?!被势值卵逡彩遣桓适救?,那龙虾的个头还真不小,但却是死掉了。

        “老师,看我捡到的贝壳,好漂亮??!”瑾萱是女孩子,关注的东西和男孩不一样,她把自己在沙滩上拾到的贝壳拿给了秦风。

        “好,好,不错,都不错!”秦风哈哈一笑,说道:“你们都先到船上等着,咱们要商量点事……”

        “秦风,什么事?”皇浦荞走了过来,虽然是直呼着秦风的名字,但身体还是微微躬了一下,算是给秦风行了一礼。

        “先上船再说?!?br />
        秦风摆了摆手,开口问道:“你们还有什么东西需要拿到船上的吗?食物就算了,渔船上不缺这个……”

        “那黄金要不要带上去?”皇浦荞闻言愣了一下,拎起自己的包裹,里面沉甸甸的分明放的是儿子装进去的两块金砖。

        “你们也带了?”

        秦风哈哈一笑,说道:“带上去,黄金全部都带上去,要是没这东西,我怕是还真找不来这艘船……”

        黄金的作用,再次验证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的道理,秦风相信,如果没有之前的那两块金砖,冯有才等人是绝对不会跟自己涉险进入礁石堡区域的。

        “师父,我们也带了……”

        听到秦风这句话,刚刚爬到船上的张虎兄妹,同时翻起了自己的包裹,每个包裹里面赫然都放着两块金砖。

        “用不到那么多,你们的就自己留着吧……”秦风笑了笑,等秦东元上船之后,低声向皇浦荞问道:“我交予你的那个东西,还在吧?”

        秦风一人出海,他怕出什么意外,所以在离开之前,将开启那空间通道的钥匙交给了皇浦荞,眼下既然回来了,钥匙自然是要收回的。

        “在,纹丝未动……”

        皇浦荞连忙将用黄布包裹了几层的圆盘拿了出来,他是何等聪明之人,自然知道这东西的重要性,一直都是贴身保管着的。

        “嗯,走吧,上船……”秦风稍微打量了一下,就发现这东西没被人动过,他所做的记号,只有自己才能辨别出来的。

        “东元大哥?;势中?,还有虎子瑾萱,我有几句话,你们都记好了……”

        秦风没有急着将救生艇推入到海中,而是站在了船边上,把几人聚集在了一起??谒档溃骸暗谝?,我在那渔船上用的姓氏是何,叫何风,你们不要记错了……

        第二,咱们的身份,是去非洲的淘金客,回返国家的时候,在海上遇到了风浪,导致沉船。流落到这个荒岛上的……

        第三,到了船上要少说话,不要被人套出什么话来,一切看我眼色行事,切不可自作主张……”

        秦风在说第三条的时候,眼睛却是看向秦东元的,他相信张虎兄妹和皇浦荞父子都会以自己马首是瞻,惟独秦东元是个变数。

        “看我干什么?”

        注意到秦风的目光。秦东元说道:“你怎么说就怎么是了,我到了船上权当自己是哑巴。一个字不说好了……”

        “那样最好!”

        秦风点了点头,他知道冯有才等人不会完全听信自己的话,但有黄金开路,相信他们也不会深究的。

        “秦风,干嘛不把这些人做掉,那不就没人知道这个地方了吗?”秦东元虽然不是嗜杀之人。但死上几个人在他眼里,那也不算是个事。

        听到秦东元的话,皇浦荞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杀机,这处藏有空间通道的荒岛,的确不适合被外人所知晓。

        “杀了他们。你来开船???”

        秦风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东元大哥,你忘了出来之前所说的话了吗?没有我的吩咐,绝对不允许你出手……”

        “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答不答应还不在你吗?”秦东元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却是不再说话了。

        “谁还有什么问题?”秦风看了一眼皇浦荞,目光又转向了张虎等人。

        “师父,我有个问题!”张虎忽然举起了手。

        “叫老师,忘了我的话了吗?”秦风纠正了张虎的叫法。

        “哦,老师……”张虎挠了挠头,说道:“老师,那非洲是什么地方???”

        “哎,我说你哪来的那么多好奇心???”

        秦风在张虎脑门弹了一记,说道:“等回去的时候我叫人来教你,到时候你就知道非洲是在哪里了……”

        “好了,大家都记住我刚才的话,咱们走了!”秦风右手推在了冲到沙滩上的救生艇,微微一用力,那坐上了四五个人的救生艇就滑入到了海中。

        秦风跳上了船,拉动了救生艇的发动机,一阵“嗡嗡”的轰鸣声,顿时响了起来,惊得张虎等人连忙凑到了船尾,去寻找发出声响的地方。

        秦东元和皇浦荞的表现虽然要好一点,不过眼睛也是直往船尾瞄,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异常新奇的。

        “好了,都坐好,这东西叫做救生艇,是用柴油推动发动机行驶的……”

        秦风随口给几个孩子解释了一句,不过他随之就后悔了,因为自己的解释,又带来了乱七八糟一大串问题。

        “秦风,不……何风,这发动机的原理是什么???又是如何推动救生艇的呢?”

        在几个孩子七嘴八舌的提完问题后,皇浦荞也是开口问道,他对于手工机械类的东西原本就很感兴趣,此刻见到这现代化的物件,哪里能忍得住。

        “我哪里知道啊,到时候我请老师来,有什么问题你去问老师好了……”

        秦风被一群人问得头晕脑胀,直到此刻他才知道,敢情自己并不是什么都懂啊,至少刚才几个孩子的问题秦风都回答不出来。

        “好了,这些事以后再说?!鼻胤缃骋槐?,却是将救生艇的档位调到了最大。

        一共就一百多米的距离,转眼之间救生艇就来到了这艘中型渔船的边上。

        “这……这全都是铁皮做的?”

        秦东元用手摸了一下渔船的船体,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他们空间极其缺少钢铁,哪里见过这么多钢铁做成的轮船?

        “铁船浮于水上而不沉,爷爷留下的那些记载果然是真的?!?br />
        皇浦荞知道钢铁在外面并不稀罕,是以对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钢铁倒是不稀奇,不过用铁制作的船能浮在水上面,他们那个空间却是没有这个技术。

        “行了,以后见到不懂的东西。先装心里,不要问出来!”

        秦风拍了拍额头,要说几个孩子表现出好奇还能解释,但皇浦荞都四十多岁的人了,再表现得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秦风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主上。等回到你住的地方,一定要给我请个好的老师??!”

        皇浦荞压低嗓子在秦风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看到这些现代科技,他的确心里是奇痒无比,就像尽快搞清楚它们的原理。

        “放心吧,你就是想上大学,我也能给你搞进去……”

        秦风点了点头,将渔船上垂下来的绳索挂在了救生艇四角的几个扣环上,对着渔船上方的人做了个手势。

        随着绞盘的转动。救生艇被缓缓的拉到了渔船甲板上,刚刚挺稳,冯有才带着几个人就迎了上来。

        刚才在望远镜里,冯有才已经看清了秦风要接的人,是以对这几个老老少少也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不过一旁的冯大德却是在他们衣服上多瞅了几眼。

        “小兄弟,你们这衣服,是非洲的流行款吗?”

        冯大德自来熟的搂上了张虎的脖子。这让张虎浑身一紧,要不是记住了师父的吩咐不准对人出手??峙滤桓霰乘ぶ苯泳湍馨颜呕⒏酉麓?。

        “不是什么流行款,我们自己做的衣服……”张虎缓缓的摇了摇头,刚才强行压制住出手的**,着实让张虎耗费很大的心神。

        “还挺好看的,全是手工制作,行。哥们你们?!狈氪蟮滦ψ排牧伺恼呕⒌募绨?,浑然不知道自己刚刚已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

        “几位,受苦了,来到船上。就没危险了……”

        冯大德去和张虎打招呼,冯有才则是迎上了秦东元,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年龄似乎很大的老人,身上有股子威严,这一行人应该是以他为首。

        这会冯有才心里也在直打鼓,就这几个人的相貌做派,哪里像是在非洲挖矿的???要说是去非洲开金矿的还差不多。

        “对,他们肯定是开金矿的,想投运黄金进来……”冯有才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念头,越想越感觉没错,如此一来,就能解释这几人的来历了。

        虽然冯有才的猜测和秦风的说法有些出入,但是这个猜测倒是让冯有才安心了下来,最起码对方不是海盗之流,和他们交往,应该是没有危险的。

        “多谢老弟了!”

        看着冯有才不断变换的脸色,秦东元和他握了下手,嘴上淡淡的说道:“有什么事找小何谈就好,我们挺累的了,想要休息一下……”

        秦东元也明白说多错多的道理,既然秦风让自己等人少说话,秦东元干脆就将事情都推到了秦风身上,摆明了不想多说。

        “靠,果然是当惯了秦氏大长老的人,这谱摆的是十足啊……”

        秦风鄙视的看了秦东元一眼,在心里腹诽了一句,不知道的人没准就会以为秦东元是个多大的老板呢。

        “好,好,那几位先去餐厅吃点东西,我都让人准备好了……”

        冯有才回过身对着儿子招了招手,说道:“大军,你带这几位去餐厅,大德,你也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驾驶舱,咱们这就返航了……”

        说实话,冯有才也不愿意和秦东元多说,因为这人身上有股子说不出来的气势,站的离他稍近一些,都会让人浑身不自在。

        “跟着德彦,要听话!”

        秦风拍了拍青狼獒的脑袋,刚才上船的人都有人招呼,惟独都对这家伙躲得远远的,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呜呜……”青狼獒口中发出一声低吼,乖乖的跟在了皇浦德彦和瑾萱的身后。

        不过在进船舱的时候,却是回头对着船顶那通讯塔的位置看了一眼,青狼獒感觉到了,那只讨厌的小鸟就在那个地方。

        随着冯有才的吩咐,秦东元一行人被带到了餐厅里,至于秦风则是和冯有才与冯大德去了驾驶室,毕竟想要从这礁石堡出去,还是要靠他来指挥。

        “何兄弟,这回去要全靠你了啊……”

        冯大德看了一眼秦风手中换了一个的背囊。却是没有多问什么,虽然他很想知道那里面是不是装着一块金砖。

        “我说,你开,只要注意点,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br />
        秦风点了点头,注意到冯大德的眼神后。不由笑了起来,伸手在背囊里拿出了个金砖,说道:“冯大叔,大德哥,这是咱们说好的第三块金砖……”

        将黄橙橙的金砖放在了驾驶舱的板台上,秦风说道:“咱们算是两清了,等回到岸上之后,你们就权当是没见过我们……

        而且这黄金你们最好切开慢慢往外卖,否则一下子拿出去??峙率腔龇歉A恕?br />
        秦风对冯有才的印象很不错,所以提点了他几句,这么几块金砖拿出去,一准会被人盯上的,到时候落个家破人亡都有可能。

        “多谢小何你提醒,我差点忘了这茬了……”

        听到秦风的话,冯有才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是在社会上混过的人。自然知道这么多黄金显现出来,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大德。这些黄金我会给你打几套首饰的,不过除了你爸之外,任何人都不许说起,知道吗?”冯有才知道自己这侄子有点怕女朋友,当下严厉的警告了他一句。

        “二叔,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的?!?br />
        冯大德点了点头,吃了好几年海上的饭,尤其是去年镇子上老赵的渔船被劫持的事情发生之后,也让冯大德知道财不外露的道理。

        “小何,你们带回来些黄金也不容易。照我说,这金砖,我只收两块就行了?!?br />
        冯有才小心翼翼的看了秦风一眼,他不是个贪心的人,知道做事情要适可而止,就秦风给他的这三块金砖,足以让很多人铤而走险了。

        原先船上只要秦风一个人,即使他会点功夫,但有枪在身的冯有才还不怎么担心,但是现在一下子上来好几个,冯有才却是怕秦风反悔改变主意了。

        “冯大叔,给你的,就是你的,不要担心什么……”

        看到冯有才的脸色,秦风顿时猜到了他的想法,当下笑道:“要是冯大叔你感觉这钱拿的烧手的话,不妨给我些东西……”

        “小何你想要什么?”冯有才闻言心中一紧,生怕秦风这是要图穷匕见了,右手赶紧摸到了腰间的枪柄上。

        秦风装作没看到冯有才的动作,开口说道:“冯大叔,我听说你家里有辆车,到时候把这车给我了,怎么样?”

        虽然说坐火车不用身份证,但秦风这一行六人的组合实在是有些惹眼,如果引来警察盘查,到时候也是一件麻烦事。

        所以秦风就将主意打到了冯有才的那辆车上,从浙省开到京城,十几个小时稳稳的能跑到了,还不用担心路上出什么事情。

        “要我那辆车?”

        冯有才闻言迟疑了一下,说道:“小何,我那就是个面包车,值不了几个钱的,要不,车给你,这金砖你也收回去吧……”

        冯有才以前是开汽修厂的,为了进货方便,他买了个七座的面包车,加上他对车的一些改装,总共不过就花了七八万块钱,相比这次的收获,把车送给秦风那真不算什么事。

        “冯大叔,救命之恩,岂是钱能衡量的?”

        秦风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说道:“咱们就这么说定了,金砖你收好,回到岸上之后,你让大德悄悄的把车子开给我就好了……”

        “那行吧,小何,我可占你们的大便宜了……”看到秦风似乎不像是说假话,冯有才的这心也放了下来,将金砖拿到了手上。

        “阿爸,给我储藏室的钥匙,那些人也太能吃了,我下了三锅面条都不够……”就在秦风和冯有才刚刚谈妥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冯大军的声音。

        “哎呦,何兄弟,我不是那个意思,找我爸要钥匙,就是去拿面条的……”

        一进船舱看到了秦风,冯大军顿时一脸的不好意思,因为他看到自己老爸手上,正拿着一块金光灿烂的金砖呢。

        “臭小子,乱说什么呢?给你钥匙。把那些肉罐头都拿出去……”

        冯有才瞪了儿子一眼,将钥匙递过去说道:“他们在岛上饿的久了,多吃一点有什么要紧的?快点去……”

        “哎,我这就去,何兄弟,对不住??!”冯大军挠了挠头。接过钥匙不好意思的跑了出去。

        “这小子……”冯有才摇了摇头,说道:“何兄弟,你别在意,这混小子就是不会说话?!?br />
        “没事的,冯大叔,大军兄弟是个实在人……”秦风笑了笑,根本就没将这事放在心上,相比有些奸猾的冯大德,他更喜欢比较质朴一点的冯大军。

        “走吧。早点出去早点安心……”

        秦风让冯大德发动了渔船,此刻他也是归心似箭,要不是船上船上的通讯设施只能连接海事相关部门的话,秦风早就和京城联系了。

        经过一天的航行,渔船有惊无险的驶出了礁石堡的区域,这让一直呆在驾驶舱的秦风等人松了一口大气。

        “小何,你快点回去休息一下吧,累了一整天了……”

        看到秦风一脸疲惫的样子。冯有才开口说道:“回头也让大德去睡会,剩下的航程我来开就好了……”

        一个人指挥一个人操作。两者都容不得丝毫的大意,饶是秦风神识强大,也几乎已经用到了极限,这会真的是疲惫不堪了。

        至于冯大德,那双手却是连抬都快抬不起了,由于礁石区海底地形复杂。他那一双手放在船舵上,一天就没拿下来过。

        “怎么样,大德,能记住那礁石堡内的情况吗?”等秦风离开之后,冯有才向侄子问道。这处礁石堡可是关系到他们日后能否发大财的关键。

        “我都记在摄像机里了……”冯大德指了指放在窗户上的摄像机,说道:“有了这东西,只要再小心一点,以后咱们应该可以进出这里的……”

        冯大德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在进入礁石堡的这两天时间里,船上的另外几人下了几个小网,却是足足网上来三十多只大龙虾,加起来价格要在二十多万了。

        “拿给我看看……”冯有才伸出手了,他之前听到侄子在每一个地方都报了坐标,记录的非常详细。

        “二叔,给……哎呦……”

        正当冯大德拿起了摄像机,正准备递给冯有才的时候,忽然感觉胳膊一酸,手中的摄像机砰的一声掉在船舵上。

        渔船的船舵,是要高于仪表台的,再往前就是高于甲板有四五米的船头,只见那摄像机在船舵上一弹,竟然从船头上跌落了出去,“砰”的一声掉在了甲板上。

        仅是掉在甲板上这还没完,从四五米高的地方掉落的惯性,让摄像机径直往船舷处滚了过去,从两根船舷只见的缝隙里,掉落到了海中。

        “这……这……”

        在摄像机掉落的时候,同时抢到窗户边往下望去的冯有才和冯大德,当他们看到摄像机掉进了大海,整个人顿时都石化住了。

        “你……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冯有才用手指向了冯大德,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二叔,我……我这胳膊酸啊……”

        冯大德也是哭丧着脸,恨不得给上自己一嘴巴,眼看着进入礁石堡的地图,就这样被自己给扔进了海里。

        “唉,算了,是咱们没这么命??!”想到侄子开了一整天的船,冯有才叹了口气,算是认命了。

        “二叔,那地方的外围我能记着,到时候咱们一点点的往里面摸索吧?!狈氪蟮孪胱挪咕鹊陌旆?。

        “只能如此了?!狈胗胁乓×艘⊥?,说道:“你去睡会吧,二叔来开会船……”

        “想要记住去荒岛的位置,哪有那么简单?”

        冯有才和冯大德叔侄两个谁都没想到,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都落在了船舱外面秦风的耳朵里。

        而冯大德之所以没能抓稳摄像机,也是出自秦风的手笔,荒岛事关和另外一个空间的连接,秦风自然不想让更多的人去到那里。

        ps:七千多字的大章,亲们,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