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五章 礁石堡(上)

    第八百七十五章 礁石堡(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冯有才做了个梦,梦到他每次出海都是满载而归,成为了当地最成功的渔船主,捕获的鱼远销到各个国家,身家更是数以亿计。

        “爸,阿爸,醒醒……”正当冯有才梦到自己坐在家中数钱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儿子的声音,声音里似乎还透着股子焦急。

        “大军,叫什么叫啊,给你五百万,去买辆跑车开开……”

        冯有才还没分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在现实里,他以前开的是汽修厂,最喜欢的就是汽车,所以下意识的送出礼物,自然也是跑车了。

        “五百万?跑车?”摇晃着父亲身体的冯大军愣了一下,继而才反应了过来,敢情父亲是在做梦,不由得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

        “爸,你快醒醒吧……”

        冯大军使劲的在父亲的胳膊上掐了一下,开口说道:“你要是还不醒,别说五百万了,咱们家马上连五百块都拿不出来了……”

        “???怎么回事?”

        胳膊上的疼痛和儿子的话,让冯有才彻底清醒了过来,摇了摇还是有些发沉的脑袋,问道:“你瞎说什么呢?不知道在海上不能乱说话吗?”

        出海的人一般都比较迷信,他们从来都不说诸如翻或者是沉的字眼,听到儿子说自家要没钱,冯有才的脸顿时拉了下来。

        “阿爸,我可没乱说……”

        冯大军指了指外面,说道:“昨儿咱们都睡着了,那……那个何风不知道怎么将船给开到礁石堡这边来了,你快点出去看看吧……”

        “什么?船现在在礁石堡了?”听到儿子的话后,冯有才面色大变,连忙起身套上了个背心。匆匆的往驾驶舱走去。

        “怎么回事?”

        进入到驾驶舱后,冯有才发现,自己的侄子冯大德已经在里面了,另外就是秦风还有自己的另外一个远方侄子,不过几个人的面色都不太好看。

        “二叔,何……何兄弟他把船开进了礁石堡了?!?br />
        冯大德看着秦风??谒档溃骸靶铱魑曳⑾值脑?,把船给停了下来,要不然说不定咱们这会就撞到礁石上去了……”

        冯大德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他以前遇到过一次沉船事故,原因就是船的下方,撞到了礁石上,直接就划开了一个大口子,几千吨的船,没到半小时就沉入到了海里。

        几乎跑船的人都知道。遇到海上龙卷风之类的自然天气,或许还有存活下去的机会,但如果遭遇了不明白航道的礁石区,那危险要更甚于海上的风浪。

        “何兄弟,我知道你心急,可……可是这船你怎么能乱开呢?”

        饶是冯有才是个好脾气,此刻也忍不住责备起了秦风,因为秦风的举动。不但有可能损坏这艘渔船,甚至会将他们都带上一条不归之路。

        “你们都睡着了。所以我就试着开了开……”

        秦风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这条路的确是他来时的路,且不说金隼正盘旋在天空中引路,就是秦风自己也能记得来时的海域是有许多礁石的。

        “你差点害死我们啊……”

        冯大德瞪了秦风一眼,这艘船上他的航海经验算是最丰富的了,但是冯大德相信。就算是让干了几十年的老船长来,怕是也不敢通过这片礁石堡。

        “哎,我说,那座荒岛可就在这条路上??!”听到冯大德的话,秦风有些着急了。说他几句没关系,但这船还是要往前开的。

        “不可能进去的?!狈氪蟮乱×艘⊥?,说道:“这船开进去的话一定会沉,我不同意!”

        “我就是划着独木舟出来的,能出来就能进去??!”秦风有点心虚的说道,他的话实在是占不住什么道理。

        “哎,让我怎么说你好??!”

        冯有才看了一眼秦风,说道:“小何,独木舟能和这渔船相比吗?你知道渔船的吃水深度是多少吗?碰不到独木舟,不代表下面的礁石也碰不到渔船的……”

        “反正我不管,必须进去救人!”秦风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你们这船是我雇佣了的,说好了要去救人,岂能半途而返?”

        “小何,不是这个道理啊?!?br />
        冯有才闻言苦笑道:“如果是正常的航线,我们肯定会遵守承诺的,但这里是礁石堡区域,有去无回的事情,我们怎么做???”

        其实礁石堡对渔民来说,是地狱同时也是天堂,因为礁石堡内少人打渔,里面的鱼品种非常的丰富,而且还能见到外面罕见的珍惜鱼类。

        但想要摸清一个礁石堡,不沉他百八十艘船甭想办到,所以每当发现礁石堡之后,一些渔民就会将船停在外部,然后划着小船进去打渔,上吨位的渔船却是万万不敢进的。

        “小何,要不这样,我们把快艇给你,你进去接人,然后这船还在这里等着,你看怎么样?”冯有才想了一会,说出了个折中的办法来。

        “不行,这船必须得进去!”

        秦风阴沉下了脸,他划整整在这片海域划了最少两天的独木舟,即使换成渔船也得开上一天,那快艇上的油料,根本就不足以驶到荒岛的位置。

        “这不可能,你那一块金砖,还不够这艘船钱的呢?!狈氪蟮乱慌〔弊?,开口说道:“要是在这里沉了船,谁来救我们???这岂不是要等死?”

        “一块金砖不够,那就两块!”

        秦风从破背包里又掏出了另外一块金砖,咣当一声扔到了冯大德面前的甲板上,说道:“你们船上不是有和外界的通讯系统吗?如果真的出了事,就让海事局的人来救……”

        秦风估算了一下,如果现在返航,他再找一艘船再回来,一来一去至少需要十几天的功夫,他怕秦东元等不及再带着几个孩子出海,万一出点事情,可是秦风不愿意看到的。

        “那我们这条船呢?”冯大德没想到秦风给出了这么个主意,一时间不由愣住了,看着地上那块黄橙橙的金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说实话,这一块金砖的价值就超过了百万,两块加起就是两百多万,和轮船的价值已经相去不远了。

        再说了,快被金首饰逼疯了的冯大德对黄金真是没有什么免疫力,当下心理不由发生了转变,想着去闯一下礁石堡,似乎也能试试。

        “还有这一船舱的鱼呢?!狈胗胁诺幕?,就像是一盆冷水,将冯大德心头的热情尽数给浇灭了。

        “这样吧,我说个法子,你们看行不行?”

        秦风揉了揉太阳穴,想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首先把咱们的方位告诉海事局,就说是去救援,每隔一天和他们通次话,如果一天没有通讯,就让他们来救援……”

        “这不是还是要进礁石……”

        “冯大叔,你先别急,听我说完?!?br />
        秦风打断了冯有才的话,说道:“这条船,我三百五十万买下来,你们跟着我进去,如果船损坏了,我赔给你们三块金砖,保证你们的利益不受到损害……

        如果你们跟我进去安全的将人接出来了,那三块金砖还都是你们的,并且这船和船上此次的收益,我一分不要,还归你们所有,你们看怎么样?”

        其实进入这礁石堡,秦风还是有些把握的,毕竟他的神识现在最少能深入到水下数百米的地方,按照他的指挥航行,是绝对不会有触礁危险的。

        但是这样的话,是不能对冯有才等人明言的,而且秦风能提前察觉到礁石,但他掌舵驾船的水平可不怎么样,还得靠着冯有才等人来操作这艘渔船。

        “这个……”

        听到秦风许下的这个承诺,就是冯有才也大为心动了起来,俗话说富贵险中求,如果他们真能安全往返,那收获可就大发了,加上船上的鱼,一下子就能进账四五百万。

        “冯大叔,这里我走过一次了,其实也没那么可怕……”

        看到冯有才等人似乎动了心,秦风继续说道:“对大一点的礁石都记得的,到时候只要听我指挥,一定能进去的……”

        “干不干?”

        冯有才一人也难以下这个决断,眼睛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和侄子,在这艘船上,主要就是以他们三个人为主的,只要他们能拿定主意,事情基本上就定了。

        “我……我觉得可以赌一下……”

        冯大军犹豫了一下,说道:“阿爸,要是能摸清这片礁石堡,那咱们以后打渔可就有了去处,这片海域那就是取之不尽的一个宝藏啊……”

        海洋中最值钱的,并非是像今天这样一次性的打到十几万斤鱼,而是一些极其珍贵的海产品,就像是鲍鱼大龙虾等海洋生物。

        但是这样的海洋生物,一般都是在礁石众多的地方生存的,别的不说,就这一片礁石堡,所能产出的珍稀海鲜,价值最少要数以亿计。

        “大德,你怎么看?”

        冯有才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侄子,儿子冯大军和他自己一样,都是个出海不久的菜鸟,这艘船实际上的船长,应该是冯大德才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