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四十八章 化劲巅峰(上)

    第八百四十八章 化劲巅峰(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妈的,我怎么有种打不过你的感觉?”

        和秦风呆久了,秦东元现在也是满口的粗话,他真不知道秦风这个皇族后裔,有时候为何会如此的粗鲁?不过这粗话说出来,心里却是莫名的舒爽。

        活了七八十岁的秦东元自然不知道,秦风少年时期,原本就是个流浪儿,整日里在街头摸爬滚打的,想要斯文也斯文不起来啊。

        “东元长老,你太谦虚了!”秦风闻言笑了笑,说道:“这里挺开阔的,咱们就在这儿动手吧……”

        经受了那非人的灵池磨难之后,秦风也想知道,自己的修为究竟到了什么样一种境界,是否像皇浦无敌一样到了化劲巅峰?

        “行,那就动手吧!”

        秦东元微微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后,体内真元鼓动,原本就高大的身材,居然又膨胀了一圈,两只手臂变得尤为粗大。

        “嗯?第一下就要尽全力吗?”

        见到秦东元的举动,秦风不由愣了一下,他能感应得出来,秦东元这一击是调动了全身的真元,没有任何的留手。

        “秦风,你我去比拼招式技巧,都未免过于无趣了,就让咱们俩比试下真元吧!”

        和秦风几个月相处下来,两人也不知道切磋了多少次,以前的时候秦风在招式上稍弱于秦东元,不过两人真元的浑厚程度却是差不多。

        又不是生死相搏,秦东元只是想看看秦风究竟在那灵池中获得多大的好处,是以干脆直接对掌比拼好了。

        “好,既然东元长老这么说了,我自当从命……”

        秦风哈哈一笑,往前走了一步。这一步走出之后,一股惊天的威势从他体内迸发而出,在秦风身周居然形成了细小的空气漩涡。

        那股威压并非只是对着秦东元的,就算是在场外的人,都感觉到了这股不可战胜的威势,心头都是忍不住一寒。

        正面对着秦风的秦东元。感受自然尤其强烈一点,秦风的气势就像是大海的波浪一般,向自己叠加冲击而来,一次比一比猛烈。

        不过成名数十载,秦东元的心境早就磨练的如钢铁一般,单纯凭借着威压,还是无法让他退让的。

        秦东元想试探一下秦风究竟进步了多少,是以也没在秦风凝聚气势的时候动手,他在等待秦风的气势攀升到最高点。

        但就在秦风释放出这股威严之后。从村子的四处窜来了八道身形,从那身上的气机能看出来,这八人全都是化劲武者。

        “皇浦长老……”

        那八人见到皇浦无敌后,连忙上前行了个礼,同时面色也放松了下来,有皇浦无敌在,那不管场内那人是敌是友,都不用担心了。

        “大统领。此人是谁?”八人中一个年龄最大的人开口问道,脸上显露出掩饰不住的震惊之色。

        秦风的年龄。是摆在脸上的,和那些修炼有成使其相貌年轻的人不同,秦风的年轻,这些老家伙们都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但年轻的秦风所展露出来的实力,却是让这些化劲武者们为之心惊,那还在节节攀升的气势。就像是一个蛮荒野兽一般,压得那些化劲武者们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了。

        “怕什么?”

        看到那些化劲武者脸上的一丝惧色,皇浦无敌笑道:“这是我大秦之喜,场内这人,就是我皇室遗孤……”

        “什么?”

        皇浦无敌的话让那几位化劲武者同时愣了一下。刚才问话的那个老人脸上顿时现出了狂喜之色,开口说道:“大统领,你……你所言为实?他……他真的是皇室血脉吗?”

        之所以称呼皇浦无敌为大统领,是因为这位化劲武者,也是当年从王宫杀出来的老侍卫。

        由于当年受伤留下的隐患在近几年爆发了出来,是以这个老侍卫无法在阴暗潮湿的地宫中长住,只能搬到地面上来了。

        “没有验明主上的身份,我敢信口开河吗?”皇浦无敌点了点头,说道:“老九,你运气不错,还能活着见到主上……”

        皇浦无敌话中透着几分感慨,他们修为再高,却也无法抵御岁月的侵蚀,当年一起逃出生天的老兄弟,现在只剩下五六人了。

        皇浦无敌知道,就是他自己,如果再无法做出突破的话,那么距离他的大限之日,最多也就是十年光景了。

        “哈哈哈,能得见皇室血脉,我老九死亦无憾??!”

        听到皇浦无敌的话,那老人仰天大笑了起来,要不是此时场内的秦风正和秦东元对峙着,他肯定就上前跪拜参见了。

        “九爷,你身体不好,还是别太激动了?!?br />
        一旁的皇浦荞扶住了老人,前段时间九爷旧疾复发,要不是从山上采了一株老药,差点就没救回来。

        “皇室重现,我老九能不激动吗?”

        九爷一把推开了皇浦荞,挺着胸脯站在了皇浦无敌的身边,说道:“谁说我身体不好?我老九还能帮主上打天下呢……”

        “好,好,九爷您龙精虎猛……”

        皇浦荞苦笑着看了爷爷一眼,这些和爷爷同辈的老家伙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也就老爷子的话能让他们听进耳朵里去。

        “老九,不要妨碍主上比试……”果然,皇浦无敌只是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让那老人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一脸急迫的看着场内的秦风。

        “东元长老,为何还不出手呢?”

        就在九爷等人赶来之后,场内的情形,却是突然又发生了变化,原本快要将气势积蓄到了顶点的秦风,忽然气息一敛,再也察觉不到分毫。

        秦风的这个举动,让所有在运功抵御着他气机的人,在浑身一松的同时,却又难过的想要吐血。

        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着敌人打出全力一拳,却是打在了棉花上一般虚不受力,除了场内的几个化劲武者之外,所有的人都是面色一白,气血不受控制的翻涌了起来。

        “嗯?秦风,这是为何?”

        在秦风对面同样积蓄力量的秦东元,对秦风的举动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他的修为早已能做到收发自如,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东元长老,你全力出手就好了!”面对秦东元的质问,秦风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色。

        因为就在秦风刚才在积蓄气势的时候,他忽然发现体内那金色丹田突然滴溜溜的一转,一股庞大到了极点的真元顿时出现在了体内,根本就不需要他刻意的去调动。

        所以秦风以势压人的举动,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他想,随时都能将周身真元调动起来,去迎接秦东元的一击。

        “好,就让我看看你现在究竟是何等修为!”

        秦东元知道秦风不是妄言的性子,既然如此说,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当下也没多说,右脚重重的往前踏出一步,口中发出一声断喝。

        那蕴含着真元的声音,就像是凭空响雷一般,震得秦东元身前的空气都泛起了层层涟漪,一些离得比较近修为又低的人,甚至在这一声断喝之下,直接仰头就往后倒去。

        随着这一声犹如狮吼一般的声音,秦东元的气势也凝聚到了顶点,身形一闪,已然欺到秦风面前,举手就是一掌劈了下去。

        “咦?东元长老的动作怎么好像变慢了?”

        在外人眼中,秦东元的动作是快到了极点,除了有限的几个化劲武者之外,其余的人根本就看不到秦东元发出了什么样的攻击。

        但是在秦风眼里,秦东元这劈下的一掌,行走在空间时的轨迹,却像是十分的缓慢,被秦风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连他的这一掌在何时力歇都看了出来。

        “不对,不是动用长老的动作变慢了,而是我的气机变强了?!?br />
        秦风脑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发现,当那体内呈现出金色的真元游动到双眼中后,面前的世界彷佛也变得清晰了许多。

        秦风的想法,只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在脑中飞快闪出了几个念头的同时,秦风也挥出了自己的右掌,和秦东元劈下的那一掌交击在了一起。

        既然是想尝试自己修为的进境,所以秦风并没有去攻秦东元的弱点,而是在秦东元这一掌力量最大的时候,才举掌迎上去的。

        对于秦东元的修为,秦风是再了解不过的了,他知道自个儿如果不用全力的话,说不定就会吃个大亏,所以这一掌挡去,却是将金色丹田中的真元尽数调动了起来。

        说起来虽慢,但两人双掌相交,动作却是快到了极点,那些围观的人只看到秦东元身形一晃,已然是和秦风对了一掌,至于如何对上的,并没有几个人能看清。

        但是让众人愕然的是,这两个大高手双掌交击之后,竟然没有带起任何的风声,似乎两人都没有使用真元一般,就那么轻飘飘的拍了下手掌。

        “这……这是怎么回事?”在化劲武者中修为最弱的皇浦荞,也没看明白场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好,全都给我后退……”

        大约过了那么两三秒之后,皇浦无敌忽然面色一变,口中发出了一声大喝,一把拎住了木桶里的皇浦德彦,身形闪到了二三十米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