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二十五章 内堂

    第八百二十五章 内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你们留在这里!”

        祭拜过后,秦东元吩咐了一声带队的统领,然后对秦风说道:“你和秦兵跟我来吧,那些人的脾气有些古怪,一般是不见外人的……”

        “东元长老,带上虎子和瑾萱?!鼻胤缈戳讼伦约旱牧礁龅茏?,说道:“前不久那些人见过他们,带着他们过去不会有什么事的……”

        “好吧?!鼻囟肓艘幌?,点了点头,说道:“你们两个一会不要乱说话,跟着我们就好了?!?br />
        “师父,能不去吗?”听到秦风要带着他们去见内堂长老,张虎顿时一脸的不情愿。

        “嗯?为何?”秦风闻言愣了一下。

        “嘻嘻,我知道?!辫嬖谝慌孕α似鹄?,说道:“上次哥哥见他们的时候,被一些老爷爷在身上摸了个遍,回来一直喊疼……”

        “他们欺凌你了?”

        秦风眼神一冷,他本就是极为护短的性格,虽然那些王室侍卫和自己有些渊源,秦风也容不得他们欺负自己的嫡传弟子。

        “也不算吧?”张虎的眼神有些茫然,说道:“当时捏的我挺疼的,不过几天之后就好了,而且还很舒服……”

        “你小子,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听到张虎的话,秦东元不由在他头上拍了一记,说道:“那是内堂长老用真元帮你洗经伐髓呢,你小子居然还不乐意?”

        “哦?这里还有洗筋伐髓的功法?”秦风有些诧异的说道:“我听闻过这种功法,不过在外界早就失传了……”

        洗筋伐髓,经指的是经脉,髓指骨髓,也说成洗髓伐骨、伐骨洗髓,

        洗筋伐髓是指用外力。排除身体和头脑中所有内部杂质废物,对经脉全面进行的一次清理,可以让体质变得更加强壮,全身的契合度更加强。

        洗筋伐髓通常都是对练武之人使用的,如果能成功的洗筋伐髓,那等于是改变了一个人的资质。但是对施法之人的要求,却是极高。

        由于牵扯到经脉与脑部神经,一旦出现什么意外,轻则将被施法的人搞成白痴,重则经脉尽毁当场丧命也不稀奇。

        再加上施展这种功法,会使得施法之人元气大伤,所以除非是至亲,一般人是不会对门人弟子洗筋伐髓的,那种代价实在是太大。

        秦东元说道:“这种功法也只是王室才有。那些老怪物对你的弟子真是不错,帮人洗筋伐髓一次,最少也要消耗三年苦修的真元……”

        “虎子,来,我给你把下脉……”

        秦风将手指搭在张虎的脉搏上,过了大约一分多钟松开了手,点头说道:“经脉的确是被扩宽了,日后修炼想必会事半功倍。你小子倒是好福气……”

        “还不是看在你面子上?”秦东元笑道:“秦氏资质不错的弟子多了去了,也没见那些老怪物们出过手……”

        “得。人还没见到,就先欠下一份人情了?!鼻胤缈嘈ψ乓×艘⊥?,他到现在都没想好究竟要怎么面对那些人。

        “走吧,马上就要到了,张虎,你们两个别乱看……”秦东元冲着张虎和瑾萱说了一句。带头往前走去。

        一边说着话,一行五人已经走进了秦都遗址之中,张虎和瑾萱上次来这里的时候是被蒙住了双眼,是以此时正左右打量着。

        “???好……好多人头?”就在秦东元话声刚落的时候,瑾萱口中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双手随之死死的抓住了秦风的衣襟。

        “嗯?京观?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东西?”

        其实就在秦东元说话的时候,秦风鼻端已经闻到了一丝腐臭的味道,但绕过一处残壁后,秦风才发现了这处被垒砌了两米多高的人头京观。

        在古代中**队作战有一项惯例,战胜的一方,往往会将战败一方阵亡者的尸体堆积在大路两侧,覆土夯实,形成一个个大金字塔形的土堆,号为“京观”或“武军”,用以夸耀武功。

        到了明朝的时候,又出现了人头京观,就是将敌人的尸首割下,垒砌成堆,用以震慑敌人,在各种古籍中多有记载。

        摆放在这里的人头京观,大概有七八百个,头上的皮肤早已腐烂,在空气中散发着一丝腐臭的气味。

        数百个人头和那些空洞洞的眼孔,使得周围的气温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还不是那些人干的?”

        秦东元看了一眼那处京观,不以为然的说道:“他们压抑的太久了,此次出手倒是能宣泄一下,省的憋出毛病来……”

        “东元长老,那些老侍卫对你应该不错吧?”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风有些高兴的说道:“为何你每次提起那些人,总是用老怪物来称呼?我看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是不是我也要叫你老怪物???”

        要说秦风和这个空间的关系,恐怕也就是和王室幸存下来的那些人有关系了,是以在心底秦风已经把他们当成了自己人,秦东元每次提及他们的冷嘲热讽,让秦风很是不满。

        “你知道什么?那些老家伙,都是冷血的!”

        秦东元闻言撇了撇嘴,说道:“我八岁的时候被送入内堂接受训练,当时一共有三百二十八个秦氏子弟,最后出来的就我一个人……”

        “秦伯伯,那剩下的三百二十七个人呢?”一旁的瑾萱听到秦东元的话后,有些天真的问道。

        “死了,全死了!”秦东元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没能禁受住那些人的训练,最后全都死掉了,只活了我一个……”

        “全……全死了?”

        瑾萱的小脸一下子吓的煞白,抓着秦风衣襟的手忍不住又用了几分力,她没想到前些时间见到的那些老爷爷们会如此可怕。

        “三百二十八个人,只剩下一个?”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说道:“这么高的淘汰率?”

        在秦风长大的那个世界里,也是有训练营存在的,像是西伯利亚训练营,就是以死亡残酷著称,但就秦风所知,也没有如此之高的死亡率。

        “屁的淘汰率??!”秦东元忍不住爆了句粗话,说道:“那些老怪物们自己心情不好,就拿我们来发泄,一多半人纯粹是被他们给玩死的……”

        当年秦王都被破,秦氏虽然是被胁迫的,但并没能得到那些人的原谅,就算他们之间达成了一些协议,那些王室侍卫们,仍然对秦氏中人充满了敌意。

        不过在第一次训练之后,秦氏也对那些人提出了抗议,或许是心中的愤怒得到了宣泄,在后面的几次训练中,死亡率大大降低了。

        只是后面那些从训练营中出来的人,虽然每一次都会出现一位化劲武者,但成就却是远远不及秦东元。

        说话的时候,秦东元压低了几分声音,这个地方已经距离内门不远了,他可不想让自己的话被那些人听到,否则说不定会引起什么乱子呢。

        “国破家亡,有些怨气也是应该的?!鼻胤绲幕扒阆蛐院苊飨?,听得秦东元是直翻白眼。

        “快要到了!”往前又走了大约七八公里的样子,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当年秦王都的中心位置,在一处残迹前面,秦东元站住了脚。

        “内堂就在这个地方?”秦风耳朵耸动了一下,说道:“东元长老,内堂莫非是建立在地下吗?”

        “没错,就是在地底下……”

        秦东元点了点头,说道:“那里原本是秦王室的一处地宫,在地下二十多米深的地方,所以四族就算刨地三尺,也没能发现地宫的存在……”

        “我是秦东元,特来拜会诸位长老,还请出来一见……”秦东元忽然扬声对着东边的一处残壁喊道。

        “秦东元,他们是何人?”

        随着秦东元的话声,两道白色的人影从残壁后面闪了出来,指着秦风和秦兵开口问道,对张虎和瑾萱却是时而未见。

        两个人都是一袭白衣,可能是久居地下不见阳光的缘故,两人的脸色也是十分的白皙,看上去十分的怪异。

        “两个化劲武者?竟然这么年轻?”

        其实秦风早就发现在残壁后面藏着人,但是他没想到,这两个人的年龄不过四十出头,远比他在秦氏见到的化劲武者要年轻得多。

        而且两人身上的气血澎湃,气机十分强大,就算不如秦风和秦东元,恐怕也是相差不远了。

        秦东元也没废话,用手一指秦风,说道:“二位,他是秦风,应诸位内堂长老之邀而来的?!?br />
        “嗯?他就是秦风?”听到秦东元的话后,那两人的眼神马上放在了秦风身上,微一打量之后,不由皱起了眉头。

        “秦东元,不是说秦风是暗劲武者吗?怎么是个毫无修为的小子?”一人脸上现出了怒意,身上真元迸发,往前走了一步,竟然摆出了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秦风不是暗劲武者,而是化劲武者?!?br />
        秦东元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开口说道:“你们两个有眼无珠,看不出秦风的修为,冲我耍什么威风?真以为我秦东元是好欺的?”

        秦东元虽然出身内堂,一身修为尽皆是在内堂修炼出来的,但对于内堂他真的是一分好感都没有,是以言语间也是不怎么客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