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二十一章 交代

    第八百二十一章 交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东元长老,我做家主的这些年,一直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怠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秦东升双手作揖,对秦东元行了一礼,说道:“看在我那本家堂姐的份上,还望东元长老能网开一面,等回去之后,我一定会整顿家风,好好的教训这个小畜生……”

        秦东升心里明白,以秦东元在秦氏的威望,只要他召开长老会,一定是能罢免他的家主之位的,所以此刻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苦苦的哀求了起来。

        “丽惠要是在,见到你变成如此模样,一定也会很痛惜的?!?br />
        听到秦东升的话后,秦东元叹了口气,他一生未娶其实也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秦东元心中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孩,这个女孩论起辈分来,正是秦东升的堂姐。

        秦东元的家当时和秦丽慧家相隔不是很远,两人自小就在一起长大,小儿之间日久生情也是难免的,再加上这个空间里的人成亲很早,十二三岁的时候,秦东元和秦丽慧就暗生情愫。

        不过在秦东元年轻的时候,秦氏中的族规尚且十分的封建,虽然秦东元和秦丽慧之间的关系早已出了五伏,上溯几十代也打不到一竿子去,但仅仅是同姓,就断绝了他们之间继续下去的可能性。

        在秦丽慧十四岁的那一年,秦丽慧的父亲将她许配给了别姓的一户人家,当日秦丽慧就找到了秦东元,想要和他私奔摆脱家庭的桎梏。

        不过那会的秦东元也就是十五六岁的年纪,让他抛弃自己的生活和父母兄弟,秦东元一时间无法下定决心,使得秦丽慧黯然而回。从那天之后就拒绝与秦东元相见了。

        但谁都没想到,秦丽慧为人十分的刚烈,就在成亲的那一夜饮下的毒酒,竟然以死捍卫了自己对秦东元的感情。

        这让年轻的秦东元后悔之余又心痛欲绝,从那之后就发誓此生不会再娶妻生子,而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投入进了武道之中。这才有了他今日的成就。

        出于对秦丽慧的那一丝愧疚之情,进入化劲掌握了家族大权的秦东元,对秦东升一系的人,向来都是照顾有加。

        秦东升之所以能当上这一任的家主,并不是说他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秦东元的鼎力支持,否则以秦东升当时的人脉和在家族中的地位,是根本无法当上家主的。

        “东元兄,家弟做的不对之处。你可以加以教训斥责,但就因为此事罢去他的家主之位,也是有些不妥吧?”

        看到秦东元脸上的神色,秦东天心里一突,他知道这位大长老的脾气,如果他发火斥责人,说明事情尚可挽回,但要表露出这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那就是秦东元主意已定了。

        “东天,东升现在。少了一分公正之心,秦氏再交给他,我不放心了……”

        秦东元摇了摇头,说道:“身为上位者,首先要做到公平公正,东升你以往将族内资源倾向于自己的家族。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算了,但今日你纵子行凶而又不知悔改,我必须给别人一个交代……”

        秦东元以前不是没听过有关于秦东升的一些小报告,都是讲他在家族内排除异己,将族内的公共资源用于自己的门人子弟以及客卿武者。

        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八抵灰侨硕蓟嵊兴叫?,想要绝对的公平,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对于这些事情,秦东元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他从未因此产生过更换家主的心思。

        但这一次却是不同,秦东升的家教,让秦东元看到了家主府的飞扬跋扈,秦世凯仅仅只是家主的一个嫡子,竟然就能动用化劲修为的武者助纣为虐,可见秦东升这一系平日里的强势行径。

        其实如果仅是秦世凯欺男霸女的事情,打断了秦世凯的四肢废去他的修为之后,秦东元还是有把握让秦风不再追究下去的,以他和秦风亦师亦友的关系,他出言求情还是有几分脸面的。

        但一旦一个人强势惯了,就会滋生出野心的,秦东元相信,刚才秦世凯那些伴当们所说的关于登基太子等等事情,也并非是空穴来风,恐怕秦东升心里早就有了这个打算。

        对于别的事情,秦东元都可以网开一面,但惟独这件事,却是他无法忍受的,因为前朝真正的太子秦风,就在自己的身边,愿不愿意当皇帝是秦风的事情,不过当着别人家的面讨论怎么去抢别人家的东西,秦东元就不信秦风心里会不生芥蒂。

        “给别人一个交代?”听到秦东元的这句话,秦东升和秦东天兄弟,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第一次将目光从秦东元的身上移开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秦风。

        之前虽然知道秦风是化劲高手,不过秦东升和秦东天都没怎么将他放在心上,毕竟就算秦风是天纵奇才,在二十多岁的年龄就晋级化劲,但毕竟是孤身一人,秦东天一人打不过他,再找几个家族中相熟的长老,相信还是能逼得秦风低头妥协的。

        但此刻听到秦东元的话,秦东天兄弟才感觉到了不对,似乎秦风除了身为化劲武者之外,还有别的能让秦东元都忌惮的身份,否则以秦东元的身份地位,哪里会需要给秦风什么交代?

        “请问这位兄弟尊姓大名?”

        直到此刻,秦东天才真正重视起了秦风,拱了拱手,说道:“我这侄儿行事荒诞,让贵徒受委屈了,等回去之后,我会让东升严加管教的,还望这位兄弟能多多谅解……”

        “打断他的四肢,已经是对他的惩戒了?!鼻胤缢菩Ψ切Φ目戳艘谎矍囟?,开口说道:“至于别的事情,那是你们秦氏的家事,我一个外人是没有资格去过问的……”

        其实秦东元猜的没错,在听到秦世凯的那几个伴当谈及皇位归属的事情,秦风的心里的确是十分的不爽,就算他不稀罕这所谓的皇帝宝座,但也不可能让一个只会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去坐的。

        所以对于秦东元的处置办法,秦风还是十分满意的,三言两语之间,又把皮球踢给了秦东元,对秦东天的话却是不置可否。

        “这小狐狸……”听到秦风的话后,秦东元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秦风这明摆着是不想出头,让自己来解决秦东天兄弟二人的。

        “再请教下兄弟的大名?不知道是哪个家族,能培养出如此年轻的化劲武者???”秦东天也是老到了成精的人物,哪里听不出秦风话中的推脱,是以执意询问着秦风的名字。

        “我姓秦,单名一个风字!”秦风开口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你……你就是秦风?”秦风刚刚报出了姓名,秦东升兄弟两人的脸上就露出了惊容。

        “你……你不是暗劲修为吗?”对于这个前不久从天云城中报来的名字,秦东天兄弟二人并不陌生,他们甚至还知道秦东元前去天云城亲自测试血脉的事情。

        但秦东天兄弟二人怎么都没想到的是,这位和秦东元在一起的年轻化劲高手,竟然就是天云城中的那位秦氏中人。

        “我前段时间是暗劲修为,只是一不小心就晋级到了化劲……”

        秦风耸了耸肩膀,回了一句让秦东天兄弟哭笑不得的话来,尤其是秦东升,他进入暗劲也有20多年了,但因为资质的原因,怎么努力却是也无法成为化劲武者。

        “秦风天纵奇才,他现在的修为,已经不弱于我了?!鼻囟谂员哂峙壮隽艘桓鲋匕跽ǖ?,惊的秦东天和秦东升面面相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之前秦兵向家族禀报这件事的时候,只是说秦风是一位年轻的暗劲武者,并没有详细说明秦风的修为,所以在秦东升想来,秦风应该只是个暗劲初期的武者,压根就没将眼前这人和秦风联想到一起去。

        二十多岁的化劲武者,在这个空间里就已经是闻所未闻,而二十岁的化劲巅峰武者,那就更加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秦东升绞尽脑汁也没想到在历史上还有何人能与秦风相比。

        不过秦东升的应变却是极快的,在秦东元话声刚落时,就开口笑道:“原来你就是秦风?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识自家人了……”

        “我算不上是秦氏中人……”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我只是姓秦而已,和你们秦氏的关系却不大,所以你们秦氏的事情,我也是插不上手的,有东元长老处置就好了?!?br />
        “你姓秦,那就是秦氏中人?!?br />
        秦东升对秦风的话有些不满,就算你是化劲武者,那也是家族中人,秦氏中的化劲武者有六七人,除了秦东元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凌驾于家族之上的,秦东升可不想秦氏族中再出现第二个秦东元。

        “他的确算不上是秦氏中人?!鼻囟谒档溃骸扒胤绾屯醵嫉哪切┤擞行┕叵?,要算也只能算内门的人,东升你不要拿家族来说事……”

        “和王都的那……那些老怪物们有关系?”

        秦东元的这句话,再次让秦东天兄弟震惊了,他两人一个是秦氏家主,另外一个是外门长老,自然知道隐身于王都遗址处的那些人,都是些什么来历了。

        ps:八号恢复两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