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二十章 威望

    第八百二十章 威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是怎么一回事?”秦东升大惊之下,开口问道:“东元长老,你不是还在三界山之中吗?怎么来到了秦城,他……他又是谁?”

        秦东升用手指着秦风,一脸愤怒的说道:“此人只不过是个外人,东元长老你为何帮着外人残害家族子弟?世……世凯可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呀……”

        发现敌对之人竟然是秦东元之后,秦东升顿时有些失控了,他掌管家族事物已久,早已养成了颐指气使的习惯,即使对手下的两位化劲客卿,说话也是相当随意。

        再加上秦东升又和秦东元是同宗同辈,平日里见面也不需要特别的恭谨,所以在见到秦东元偏帮外人之后,秦东升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火气,直接出言斥责了起来。

        不过还好秦东升随后就想到了秦东元的身份,这才又拿自己带着儿子拜见过秦东元的事情,打起了感情牌,希望秦东元最终能站在自己这一方。

        “外人?残害家族子弟?”

        听到秦东升的话后,秦东元冷哼了一声,说道:“族长大人扣下的帽子好大?你说明白,谁是外人,谁又在残害家族子弟了?”

        原本见到秦风废掉了秦世凯,秦东元准备是劝解秦风一下让他息事宁人算了,但没想到秦东升居然敢如此对自己说话,秦东元的火气也冒了出来,他在成为大长老这几十年里,还从未有一人敢对他如此言语的。

        更重要的是,此次的事情经过,秦东元一清二楚的全都看在了眼中,的确是秦世凯横行霸道想强抢秦风的女弟子,而秦东升为了偏袒自己的儿子。竟然连自个儿都横加指责,秦东元要是忍下去的话,那大长老的面子将要往何处放呢?

        “这……这?”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东升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其实他并不认识秦风,更不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只是见到儿子的形态凄惨,这才想将秦风拿下的,所以秦东元的话,他一句都答不上来。

        “这什么这?我看你这家主是当到头了?!?br />
        秦东元往四边一扫,眼睛一瞪,怒喝道:“敢拿弓箭对着我?你们一个个都吃了雄心豹子胆,想被逐出秦氏吗?”

        秦东元这遭是真的恼怒了,作为秦氏的大长老,之前没被人认出来的时候倒是没什么。但是现在亮出了真容,那些手持弓箭和弩弓的明劲武者们,居然还是将弓箭对着自己。

        秦东元这一声喝,已然是带了三分真元,震的那些明劲武者们都是脚下一软,头脑里像是敲起了黄钟大鼓一般嗡嗡直响,脸上均是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甚至有人直接就跪倒了下去。

        不过这些人全都是秦东升的府中私兵。其中绝大多数人都没见过秦东元,加上平日里被灌输的效忠家主的思想。所以除了那几个跪倒的人之外,站着的那些人,倒是有一大半依然还是将弓箭对着秦风二人。

        “嗯?真想要造反不成?”

        见到这一幕,秦东元的脸色阴沉的像是要滴下水一般,他没有想到,秦氏的家主竟然已经凌驾在了长老会之上。这些隶属于秦氏的武者们,竟然连自己的命令也不听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听到秦东元语气如此之重的这句话后,一旁的秦东天顿时清醒了过来,连忙往走了一步,双手前直摆道:“东元长老。东升最是喜爱世凯这孩子,他也是着急而已,如有冒犯,我这做大哥的帮他向你赔礼了……”

        秦东升虽然贵为族长,但平日里和秦东元打交道的机会并不多,反倒是秦东天明白秦东元的性格,一听到自己弟弟的话,心中立马就叫了声不妙,连忙出言解释了起来。

        “都把兵器给我放下!”秦东天对周围的家主私兵喊道:“这位是我秦氏秦东元大人,你们还不快点放下兵器?”

        秦东天此话一出,家主私兵中的秦氏中人,顿时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兵器,要知道,秦东元乃是五族第一高手,在所有秦氏子弟中犹如神一般的存在,地位之高是谁都无法撼动的。

        不过那些外姓私兵们的表现,却是有些犹豫,这里面还有许多人是秦东升数十年培养出来的死士,除了他之外,是不会听命于任何人的,是以还在拿弩弓对着秦东元,没有听从秦东天的命令。

        “秦东升,你真想判出秦氏不成?”

        秦东元的脸色愈发阴沉了,在各个氏族里,长老会一向都是凌驾于族长之上的,大长老更是一族的实际领导人,但是在此刻,秦东元发现自己的长老令似乎有些不管用了。

        “东元长老,此话从何说起???”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东升脸上的肌肉猛地一颤,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所面对的人,不单单是五族第一高手,更是家族大长老,他的话在秦氏之中就是至高无上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违逆的。

        秦东升心里明白,他虽然在秦氏中经营了数十年,培养了不少的人手,在很多重要岗位上,都安插了自己的人,但这所有的一切,在秦东元的个人威望以及武力面前,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别的不说,只要秦东元振臂一呼,所有的秦氏中人都会四方响应的,与此相比,秦东升手下的那些死士和私兵,根本就无法与之相抗衡的,念及此处,秦东升的语气不由软了下来。

        “你身为族长,却纵子行凶欺压良善,事后更是不分青红皂白,此等品行,如何能当得我秦氏族长?”秦东元冷冷的说道:“你自行向家族请辞吧,我会召开长老会批准此事的……”

        “大长老,切切不可??!”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一旁的秦东天大急,连忙开口说道:“大长老,东升他虽有不对,但这几十年对家族鞠躬尽瘁,做了很多事情,还望大长老开恩,饶过他这一次吧!”

        俗话说穷文富武,穷人学文,可以头悬梁锥刺骨,可以凿洞取光,可以逮萤火虫装了小纱袋夜读,总之,无论再穷,只要能裹腹,三天吃个窝窝头,踢拉个破草鞋能走到京城,就可以考取功名。

        但是练武就不一样了,首先拜师就得花点钱,没钱啊老师就不好好教,看看国内近代的武术名家,尚云祥,孙禄堂,大刀王五,陈发科、杨露蝉,虽不敢说家产万贯,却也至少是个地主级别的。

        再一个就是练拳是个力气活,没钱吃不好,营养跟不上,一拳出去就眼冒金星,那哪成,一位有名的拳师曾经对他的学生说:回家给你妈说,每天吃不上半斤牛肉,就不要再来了。

        所以秦东升这个家主的位置,对秦东天这一系的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别的不说,在财力上,家主一系就要比其他旁支富裕的多,由此也就更打造出更多的高手。

        但如果秦东升家主之位被免去的话,家族中的很多资源都不会再向他们这一系倾斜了,甚至或许还会受到旁系的排挤和打压,这对于秦东天一系的人而言,才是真正的灭顶之灾。

        “东元长老,是我昏了头,还请你恕罪!”

        此时秦东升也清醒了过来,当了那么多年家主的人,岂能分不清孰轻孰重?儿子没有了可以再生,但要是失去了家主之位,那就意味着权柄和财富,都将离自己而去了。

        更何况秦东升心里还有着更大的野心,眼看秦氏就要一统天下了,到时如果恢复帝制的话,那些化劲老怪物肯定是不会去当皇帝的,那么皇帝的宝座,很有可能就会落到自己的头上为。

        了这件事,秦东升已经筹划了很长时间,联络了不少家族重臣,希望自己这一系能和以前的秦都王室一般,一跃成为皇室的存在,使得自己的血脉千秋万代的传承下去。

        “父亲,父亲大人,你要为我报仇??!”

        就在秦东升话声刚落的时候,原本昏厥了过去的秦世凯,忽然清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的父亲就在面前,顿时大哭了起来,想着自己四肢全断,秦世凯一脸怨毒的喊道:“父亲,抓住他们,我要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秦世凯心目中,他的父亲就是整个秦氏最有权势之人,只要是父亲来了,那么肯定会将铁甲军带来的,就是一般的化劲武者,也难以抵御结合了现代武器的铁甲军那强大攻击力的。

        “放屁,你这个孽畜,知道面前的人是谁吗?”听到秦世凯的话后,秦东升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在这自身难保的节骨眼上面,秦世凯竟然还在继续开罪秦东元。

        虎毒不食子,秦东升终究狠不下这个心来,只是一掌拍在了儿子的顶门,将他继续打昏了过去,一脸苦笑的看向了秦东元,说道:“东元长老,是我教子无方,看在咱们同宗同族同辈的份上,还饶过他这一次……”

        秦东升能成为族长,秦东元当年也是使过力的,现在的秦东升就想打感情牌,让秦东元念及旧情,收回刚才所说的话。

        “东升,你不适合再当这个家主了?!鼻囟诹税谑?,说道:“无关之人全都退出去,有敢在店铺五十米以内的人,斩……”

        秦东元的这一喝声蕴含了三分真元,震得原本在店内的那些侍卫们,脚下纷纷打了个踉跄,忙不迭的往店外退去,短短十几秒钟过后,店里除了秦东元秦风还有张虎兄妹之外,就只剩下了秦东升兄弟二人与昏过去的秦世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