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零五章 高山之巅(下)

    第八百零五章 高山之巅(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是怎么回事?”

        秦东元双手抓在那光墙上之后,却是感觉那无形的光墙根本就是虚不受力,别说撕裂开了,他甚至连抓都不住。

        “东元长老,让我试试……”

        看到那画面泛起层层涟漪,秦风拿出了那把短刀,将体内所剩下的真元全部灌输了进去,一道四五米长的刀罡显露了出来。

        这七八天的攀爬,虽然让秦风筋疲力尽,但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别的不说,秦风体内的真元就已经被压缩的精纯到了极点,原本只能释放出一米多长的刀罡,现在已经增长到了四五米的长度。

        右手一振,那闪烁着寒光的刀芒就重重的斩在了身前的画面上,不过这一刀斩下去之后,秦风也是豁然色变。

        和刚才秦东元的感受几乎一模一样,这一刀斩下后,那种软绵绵不受力的感觉,让秦风难受的几乎吐出血来。

        而且光墙隐隐还有一股弹力,当秦风的力道用到极致的时候,那光墙就像是压缩到了极点的弹簧一般,将刀罡反弹了回去。

        “这……这怎么可能?”

        秦风不敢置信的看着那有如水纹一般的光墙,上面的人物和景象是那么的清晰,但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给我开??!”

        多日来的艰难攀登,让秦风心中憋着一股子邪火,再次将真元灌注到手上的武器之中,疯狂的对着那显现画面的光墙劈砍了起来。

        只是任凭秦风如何使力,这无形的光幕最多只是泛起一层涟漪,它就像是河水一般,在秦风刀势用尽之后。总是会快速的回复原状。

        原本登上山巅之后秦风就没有打坐恢复,在这种疯狂攻击下,仅仅过去三五分钟,他体内的真元就被消耗一空。

        站在光墙前面的秦风大口喘息了起来,但他还是举着手中的短刀。徒劳无功的向光墙一刀刀劈砍了过去。

        “秦风,这样是不行的!”秦东元开口制止了秦风的举动,说道:“你我先恢复一下真元,等到体力充沛的时候再攻击一下试试……”

        费劲千辛万苦才来到这里,而且外面的世界似乎又是触手可及,如果破不开这道光墙的话。就是秦东元也是会心有不甘的。

        “好吧!”秦风苦笑了一声,默默坐在了地上,他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或许面前的这条路真的不通。

        七八个小时过后,秦风和秦东元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两道精光从他们眼中闪过。

        “咦。秦风,怎么换了景象了???”秦东元抬眼看向面前的画面,口中不由说道:“这上面的人和咱们一样了,这……这里就是我们的故土吧?”

        虽然从祖祖辈辈到自己出生,就一直生活在这个空间里,但秦氏中人,还是将外界当成了自己的故土。

        看着画面上那些黑发黄皮肤的人。秦东元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往前走了一步,秦东元伸出双手想要去触摸一下那些人。

        “没错,那……那里就是咱们国家的首都……”

        秦风脸上激动的神色甚至要比秦东元更甚,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那画面上熟悉的街道,正是京城无疑。

        看着四合院巷子口闲聊的老人和奔跑的孩子,秦风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后,他一度认为自己再也无法见到这些熟悉的画面了。

        “秦风,无论如何咱们都要出去!”看着外面的小汽车和人们悠闲的样子。秦东元的眼睛都红了,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东元长老,我先来,你在旁边压阵……”秦风点了点头,起身走到了那景象的前面。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次秦风没有贸然出手,而是先将体内真元鼓动了起来,行走了一个周天之后,将所有的真元都倾注到了手中的兵器上,身形高高跃起,口中大喝一声:“给我开……”

        之间秦风手上的短刀寒光一闪,一道长度近八米的刀罡显现了出来,借着秦风跃起下落时的去势,重重的向那光墙劈砍了下去。

        原本平静的画面,在秦风这一刀之下,变得疯狂扭曲了起来,上面的人影顿时变得奇形异状,波浪般的纹线在画面上延伸出去了好远。

        但是秦风这一刀,仍然是做无用功,当他将刀罡收回之后,那波动的画面就像是投下一颗石子的河水般,顿时又恢复了原状。

        “怎么会这样?”

        秦风落地之后,神色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心中生出了一种无力的感觉,刚才那一击,已经是他所能发出的最大攻击了。

        “秦风,让我试试……”

        秦东元站了出来,右手一振,他的那柄软剑的顶端,却是冒出了一道长度达到十米的罡气,比秦风的刀罡还要长出了两米。

        但是那如同实质一般的剑气斩在面前的光墙上,却是像冰块消融在了水中一般,只是溅起一层涟漪,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破不开……”

        秦东元的神情也变得沮丧了起来,摇了摇头,说道:“秦风,咱们沿着这里往两边搜寻一下,看看是否有薄弱的地方?”

        “好吧!”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不要走散了,两个时辰后还在这里相见……”

        分头行事之后,秦风和秦东元不断击打着沿途的光墙,但是让二人绝望的是,他们根本就破不开这些光幕,两个小时之后,二人又回到了原地。

        看着对方的面色,两人同时苦笑了起来,历尽千辛万苦才来到山巅,原本以为已经找出了外出的道路,没成想却是遇到这样的事情。

        “秦风,咱们连续不断的击打一个点,看看是否能破开吧?”秦东元最后想出了一个主意,“如果还是不能破开,咱们就准备下山去……”

        两人所带的物资,几乎已经完全耗尽了,在这山巅又没有任何的补充,他们是不可能长时间呆在这里的,否则等到体内下降之后,想要下山都难了。

        “好,最后一搏吧!”秦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只能寄希望于在两人的合击下,能将这光墙给破开。

        选中了一个点,由秦风先出手,无匹的刀罡斩在那个点上之后,秦东元的剑气随之又劈砍了上去。

        在二人的全力击打下,那光墙波动的愈发厉害了,一道道波浪般的纹线在往两边延伸着,但在秦风和秦东元那疾风骤雨般的攻击下,始终都未曾崩溃。

        四五个小时过后,秦风和秦东元终于停下了手,累得像只死狗一般的二人,也终于明白了,他们是无法破开这道光墙了。

        “我不甘心……”满头都是汗水的秦风,一个膝盖跪倒在了地上,双眼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画面,眼中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我又何尝能甘心?”

        秦东元脸上也是露出了苦涩的笑容,探寻了几十年外出的道路,这是距离外界最近的一次,几乎是触手可摸,但还是失败了。

        “东元长老,如果晋级到了下一境界,能不能从这里出去?”秦风转回头看向了秦东元,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br />
        秦东元摇了摇头,说道:“或许能吧,古人所讲的破碎虚空,难道就是打破这片天地桎梏,去到另外一个世界里?”

        在道家典籍里,有很多记载了关于破碎虚空的事情,但都不是当事人所记载下来的,所以讲的含糊不清,秦东元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眼前这种场景。

        “秦风,回去吧!”

        看到秦风还想再做尝试,秦东元开口劝道:“秦都王室当年外出,走的肯定不是这条道路,咱们回去查阅典籍,或许也有希望出去的……”

        经过七八天的攀爬跋涉,两人都几乎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在这里又没有食物和水分补充,再停留下去的话,恐怕连山都下不去了。

        “好吧,如果在外面找不到出去的办法,我会再回来的!”秦风也能感觉到身体的虚弱,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自己应该下山了。

        “纵然出不去,能见到这些画面,老夫也死亦无憾了?!痹谙律街?,两人看着面前不断变换的景象,都是有些依依不舍。

        “东元长老,如果能出去的话,我一定带上你……”

        男人的友谊,都是在战斗中形成的,这几个月的相处也让秦风完全接纳了秦东元,两人现在是亦师亦友,完全可以将后背交于对方的关系。

        “走!”秦东元咬牙切齿的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字,头也不回的往断崖处走了过去,他怕自己再驻留的话,又是不忍离开了。

        “下去的时候速度不要太快,一定要稳住身形,千万不要被罡风给吹跑掉?!?br />
        在下山之前,秦东元反复交代着秦风,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从这数万米的高处下去,那危险一点也不比上山时要小。

        “我知道了?!?br />
        秦风无精打采的答应了一句,在身形消失在山巅的时候,目光还是紧紧盯在了远处那被七色光环所笼罩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