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八十一章 爆炸(上)

    第七百八十一章 爆炸(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现在就动手?”听到大长老的话后,钱又武不由得一惊,按照他们之前拟定的计划,是要由内而外的发动起来。

        也就是说,要先让潜伏在天云城的六长老和赵氏的赵天王二人,将天云城的大统领秦兵解决掉。

        然后再出动他们这些精锐人马,一举突破天云城,直接杀到秦氏的老巢,将秦氏高层一网打尽,彻底将秦氏给奴役掉。

        现在天云城内情况不明,如果冒然发起攻击而城内没有接应的话,那纵然他们有着犀利的武器,恐怕攻下天云城后也将死伤惨重的。

        “大长老,这……这是不是有点太仓促了?”

        作为族长,钱又武要考虑的东西自然比大长老多,有了那些威力巨大的武器,他可不希望拿着家族儿郎的性命去拼。

        “五族大会定在两个月之后,六长老他们会在下月十五开始行动……”

        钱又武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大长老,要不然咱们再等等?我派出人手去天云城和六长老联系一下,看看是否出了什么变故?”

        “不能再等了?!?br />
        大长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焦虑的神色,开口说道:“我总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六长老一定是出了事,天云城中也有很大的变动……”

        晋级到了化劲武者之后,整个人的神识和对?;母杏?,都会有很大程度的提高。

        不知道为何。自从今儿入夜以来,大长老一直都赶到很焦躁。仿佛有天大?;盗僖话?,要不然大长老也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杖责手下的武者了。

        “这件事,要不要开长老会决议一下?”

        钱又武的神色还是有些犹豫,他之所以能当上钱氏的族长,就是因为其性格沉稳,又善于交际理财,至于攻城拔寨的能力,钱又武就要差出很多了。

        “不用。只需要和赵氏的人联系一下就行!”

        大长老摇了摇头,说道:“相信赵氏也和赵天王失去联系了,咱们两家联合起来,拿下天云城问题不大,到时候秦兵由我来解决……”

        “大长老,万一秦东元在天云城呢?”钱又武提出了个疑问,对于秦东元。四大氏族的人都是恨之入骨又畏之如虎。

        “也由我来解决……”大长老咬了咬牙,说道:“我就不信了,子弹打不死他秦东元,那些炸弹难道也炸不死他?”

        这次钱氏得到的武器里,威力最大的就要数迫击炮了,那玩意一炮就能炸出个一两米深的坑来。大长老相信,只要是血肉之躯,就无法抵挡得住。

        “家主,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这件事。就这样决定吧!”大长老沉吟了半晌,终于下定了决心。以他的身份,是有资格决断这种家族大事的。

        “好吧,那就听大长老的了?!?br />
        钱又武虽然心中感觉不妥,但是在大长老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反对的余地,除非召开长老会否决大长老的意见,否则他就必须要执行这个命令。

        “你去给赵氏修书一封,连夜寄出去,让他们尽快赶到这里来!”大长老说道:“等到天色一亮,我马上带人赶往天云城……”

        经历过当年的王都之变,大长老绝对是属于那种杀伐果断的人,如果不是夜间山路难走,恐怕他就要连夜拔营了。

        “是,大长老,我这就回去写?!鼻治涞懔说阃?,站起身就往自己所住的地方走去,不过那脸上忧虑的神色却是怎么样都挥之不去。

        最近一段时间对钱氏来说,可算是多灾多难,首先是长老会中的长老鲁风雷,死在了三界山中,这让钱氏的整体力量被消弱了许多。

        其次就是钱氏的财政状况也出现了问题,由于各地的钱氏子弟征税过重,很多地方都发生了不大不小的暴乱,虽然没能伤筋动骨,但也是让钱又武焦头烂额。

        在这种情况下,再和秦氏开战,说老实话,如果没有和赵氏联合,钱又武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来人,笔墨伺候,将鹰隼也给带来!”回到自己所住的山洞后,钱又武吩咐了下去,此刻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东元长老,这营地里面有高手???”

        来到这藏兵谷的上方,秦风隐隐感觉到,在下面的营地中,有一位气血十分强大的人,应该是化劲武者无疑了。

        “是钱四海那老匹夫……”

        秦东元开口说道:“当年我在五族大会后被人袭杀,就有这老匹夫的一份,只不过他当时跑的快,逃过了一命……”

        “嗯?东元长老,你可是很少口出恶言???”

        秦风有些奇怪的看向了秦东元,在他的印象里,秦东元一直都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极少对人或者事物表现出强烈的感情。

        “废话,要是你胸口被人刺一剑,你反应怕是比我要激烈多了……”秦东元没好气的瞪了秦风一眼,他这辈子吃过最大的亏,就是在钱氏大长老钱四海的手上。

        当时袭杀秦东元的一共有三位化劲武者,虽然秦东元的修为高于他们每一个人,但三人联合,秦东元还是有些不敌。

        最后秦东元拼着挨了钱四海的一剑,将另外两人毙于掌下,其实那时他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只要钱四海敢动手,秦东元就难逃一劫。

        但钱四海当时却是被秦东元超强的武力吓破了胆,连两位同伴的尸首都不顾就转身逃走了,这么多年以来,再没有踏入过秦氏一步。

        秦东元养好伤后,也曾经潜入钱氏找寻过钱四海,钱四海却是没有呆在钱氏的祖祠驻地,所以秦东元也一直没能报那一剑之仇。

        “东元长老,要不……这钱四海就留给你解决?”

        秦风笑嘻嘻的说道:“反正现在也找不到那藏匿弹药的地方,你去造成一点骚乱,剩下的事情就由我来解决,如何?”

        这藏兵谷占地方圆足有一平方公里大小,钱氏将这里改造成为练兵的地方之后,又在岩壁上开凿了大大小小许多个山洞,想从中找出那藏匿弹药的地方,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让老夫去吸引火力?你小子倒打的一副好算盘?”

        秦东元斜瞥了秦风一眼,他倒是不惧钱家的那位大长老,但是对于火器却是有些忌惮,毕竟那些射速极快的子弹,是能破开他的真元防护的。

        “要不……我去?”秦风看向秦东元,说道:“这些炸弹交给你,炸掉他们的军火库的任务,就由东元长老你来办了?”

        “军火库?这名词倒是很恰当……”

        秦东元看了一眼秦风背后的背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说道:“我还是去对付钱四海吧,你身上的那些炸药我可不想碰……”

        在这山林之中,那些子弹未必就能伤到自己,但要是玩炸药一个不慎的结果,那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秦东元自然知道该如何取舍。

        “把你背上的雷管给我……”

        秦风要过秦东元的背包之后,脚尖一挑,将一块山石踢到了下面的藏兵谷内,同时身形一晃,远远的离开了秦东元。

        “这臭小子,坑我???!”秦东元最初没反应过来秦风那举动的意思,但是当藏兵谷传来人声的时候,顿时明白过来了。

        “是哪位高人来了?还请入谷一见!”

        随着那石头的落地和秦风稍稍释放出去的一点儿气机,藏兵谷内响起了钱四海的声音。

        “四海前辈,秦东元前来拜访……”

        秦东元的声音回荡在了山谷之中,不过他并没有露出身形,那声音飘忽不定,就是钱四海也无法把握他的位置。

        “秦东元?!”

        听到秦东元的声音,钱四海的面色一下阴沉了下来,身形一晃来到了洞外,夹手将守护在外面那位明劲武者怀中的枪给抢了过去。

        说实话,面对秦东元,钱四海是没有一点战胜对方的信心,当年秦东元在三人围攻之下还能击毙两个化劲武者,那时的场景直到现在还会萦绕在钱四海的心头。

        “哈哈哈哈……”

        山谷响起秦东元的笑声,“钱四海,你我都是武道中人,难道还需要用那些身外之物吗?放下你手中的枪,我给你一战的机会……”

        “好,秦东元,我把枪扔了,你可敢现身?”

        钱四海的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嘴唇对向了刚刚赶来的钱又武,传声道:“家主,你速带人去藏匿武器的地方,今日势必要将秦东元留在此地……”

        “好!”

        钱又武点了点头,恐慌之余眼中又带了一丝兴奋,他知道秦东元是秦氏的擎天玉柱,如果能将他留在这里,那秦氏将会不战而溃。

        “你们几个守护大长老,你们几个,跟我来……”

        钱又武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几步,调集了一队人藏在钱四海的身后,然后带了另外一队人,往山谷右角的一处开凿出的山洞行去。

        只是钱又武没有发现,在他头顶数十米的地方,一道目光正随着他们的身形在移动着——

        PS:难得更这么早,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