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七十二章 晋级化劲(上)

    第七百七十二章 晋级化劲(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秦风,你可读过《内经素问》一书?”

        秦东元看了一眼秦风,忽然面色一变,说道:“控制好你体内的真气,默背《内经素问》中的阴阳篇和真人篇……”

        “东元长老,那可就全靠你了……”

        在秦东元说完那番话后,秦风也感觉体内的真气似乎有些紊乱,连忙席地坐了下来,完全将另一边的赵天王给无视掉了。

        对于内经素问,秦风并不陌生,只要学过中医医理的人,都需要学习《皇帝内经素问》。

        不过这《内经素问》中记载的不只是医术,它的内容丰富之极,内容丰富,以人与自然统一观、阴阳学说、五行说、脏腑经络学为主线,阐述了经脉丹田对人身的重要性。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随着秦风的默诵,他体内近乎快要沸腾起来的真气,居然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从丹田沿着周身经脉,溢入到皮肤之中,秦风的身体结构,也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下改变着——

        “秦东元,就让老头子再领教一下吧!”

        面对大敌,赵天王忽然变得冷静了下来,他没有再去看一边打坐的秦风,而是将所有的关注力都放在了秦东元的身上。

        在上一次交手的时候,赵天王甚至没能接住秦东元三招。他丝毫都不敢分心,否则怕是刚才发生在赵奕元伸身上的事情。就会在自己身上重演一遍。

        “叔……叔爷……”

        忽然,地上的赵奕元身体动了一下,断断续续的说道:“叔爷,你……你要闯出去,把……把消息传回到家里!”

        暗劲武者的生命力也是很顽强的,赵奕元虽然在秦风那一记贴山靠之下肋骨尽断,又被秦风打折了腰椎,但还是强提着一口气没有死去。

        “叔……叔爷。给我个痛快!”禁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赵奕元也有些支撑不下去了。

        “秦东元,我与你秦氏誓不两立!”

        赵天王从口中发出一声低吼,屈指一弹,一股有些像是子弹射出的声音破空响起,只听噗嗤一声,赵奕元的额头已然是出现了一个血洞。

        在帮赵奕元解脱之后。赵天王的身体却是不进反退,身形一晃就上了围墙,却是要保存己身回家族报信。

        “走得了吗?”

        秦东元微微摇了摇头,也不见他有何动作,身体已然出现在了赵天王的身边,右手一挥。就将赵天王打下了围墙。

        “我习武八十余载,竟然不是你的一合之将?”

        摔下墙头后,赵天王的脸上露出一丝惨笑,他这是和秦东元的第四次交手,从略占上风到不敌三个回合。两人的差距是越来越大。

        “秦东元,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赵天王忽然一掌击在了自己的脑门上,七窍中顿时鲜血直流,不过与此同时,他的气势却是暴涨起来,眼神如电般的像地面上的秦风看去。

        赵天王知道,即使自己用这种自残刺激身体潜力的办法,也不是秦东元的对手,但如果能杀死刚刚进入化劲的秦风,那也算是值得了。

        “敢尔?”

        见到赵天王的举动,秦东元的脸色不由凝重了起来,他知道赵天王这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此一战过后,不管他是输是赢,却都是活不下去了。

        “看你能拦得住我?”赵天王身形一动就向秦风攻去,那头发披散在满是鲜血的脸上,犹如厉鬼索命一般。

        “想杀秦风,先杀我!”

        秦东元出现在了秦风的面前,左手往后一拂,将打坐的秦风送出了十多米外,右掌硬是挡住了赵天王的拳脚,不过在赵天王自残过后,两人的实力却是相差不多了。

        这二人的攻击力,远非刚才秦风和赵奕元能相比的。

        只听两人身周的空气如同爆竹一般噼里啪啦的不断炸响,地面也被真气波及,形成了一个个坑洞,只是几个回合下来,原本整洁的院子就变得破破烂烂了。

        不过院子里的两人虽然闹出了天大的动静,但是被秦东元送到墙角处的秦风,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对身周充耳不闻,凝神精气打坐了起来。

        在最初突破的时候,秦风觉得全身都是力气,但是和赵天王对了一掌之后,他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开始紊乱了起来,游走在经脉之中的时候,还有种鼓胀的感觉。

        只是在默诵了几遍《内经素问》之后,秦风发现那些真气在丹田承纳不下的情况下,却是自行溢入到了皮肤之中,似乎在改变着自己的身体细胞一般。

        随着秦风的行功,只听到他小腹不断的在咕咕作响,犹如老牛鸣咕。

        片刻之后,当秦风鼻中呼气的时候,一股白色的气体从他鼻子力溢了出来,又从微张的口中被吸入体内,如此循环不觉,那道白气却是愈来愈发粗壮租来。

        随着那“咕咕”的腹鸣声和体内白气的循环增加,秦风只感觉身体内的五脏六腑在不断震动着,似乎都连在了一起。

        如果此时院内还有第四个人,就会发现,盘膝坐在地上的秦风,体内发着各种奇怪的响声,就连骨骼都在“咯咯”作响。

        但是秦风的气机,却是变得越发强大起来,逐渐那白色的气体从他的汗毛孔中钻出,却是聚而不散,将秦风整个人都给包裹了起来。

        在默诵完《内经素问》中阴阳篇之后,秦风又默读起了真人篇。

        这两篇经文似乎能引导真气流动。慢慢的秦风进入到了深层入定之中,整个人的神识都变得空虚了起来?;牖胴袷窃谀柑ブ幸谎?,感到无比的舒适。

        秦风也不知道自己入定了多久,不过在脑际一声轰然巨响之后,一种桎梏被冲破的感觉涌上心头,整个人马上变得清明了起来。

        “嗯?这个世界好像不同了?”秦风并没有急着站起身来,而是细细的感受着身体周围的一切。

        虽然闭着眼睛,但秦风的神识就像是加快了数千倍的数码相机一般,清楚的看到那院中的花儿以极慢的动作在绽放着。

        而在地底几米之下。一个蚁巢里的蚂蚁,正在忙忙碌碌的从地面搬运着各种东西,那与身体完全不成比例的负重,在它们做起来却是那么的轻松。

        “世界原来竟然如此精彩!”

        在这一刻,秦风被感动了,他发现了许多以前未曾关注的东西,花开花落的那种轨迹。似乎都遵循着某种天道原理。

        “嗯?怎么这么臭?”

        忽然,一股恶臭味将秦风从这种意境中给熏了出来,味觉和嗅觉比以前灵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秦风,愈发不能忍受那种味道。

        身体一展,秦风张口一吸,那环绕在身边近乎实质的真气。尽数被他吸入到了口中,而秦风的身形,也在院子里显露了出来。

        “东元长老,麻烦你为我护法了?!闭隹劬?,秦风看着坐在院子屋前的秦东元露出了笑容。院落里的那几具尸体,也都已经不见了踪迹。

        “道友客气了!”秦东元也笑了起来。两人相隔二十多米,说话都是轻声轻语,但偏偏那声音就响在两人的耳边。

        “道友?”听到秦东元的这个称呼,秦风不由愣了一下。

        “你我二人都习练的道家功法,不是道友又是什么呢?”

        看着秦风一脸困惑的样子,秦东元笑道:“难道想让我称呼你为陛下吗?这倒是也可以,只要你还有这个心思……”

        秦东元能感觉得到,晋级化劲的秦风,修为绝对和初入化劲的秦兵不一样。

        就在秦风吸入那些真气之后,就连秦东元也感应不到他的气机了,如果不是肉眼看到,秦东元面前就像是没有人一样。

        “还是道友顺耳一点?!?br />
        秦风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说道:“东元长老,不知道哪里可以清洗沐浴,我这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张开眼睛后,秦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污泥给封住了一般,全身上下除了脸部之外,全都是已经干硬了的淤泥,而散发出那股恶臭味的的,正是这些黑乎乎的泥巴。

        “晋级化劲,难道你还不会关闭六识吗?”秦东元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你那身恶臭迎风可以飘三里,真不知道你怎么能闻下去的?!?br />
        “关闭六识?”秦风闻言愣了一下,心念一动,鼻端的那股味道顿时消失不见了。

        “化劲之后,居然还有如此妙用?”

        秦风脸上露出了喜色,他知道自己已经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层次,身体发生的变化恐怕还远远不止于此的。

        “嗯?秦兵大哥也来了?”

        秦风忽然看向了院门处,口中说道:“东元长老,不知道我此次入定花费了多长时间?秦兵大哥怎么都从城外赶来了?”

        “多长时间?”

        走进院子里的秦兵听到秦风的话后,扬声说道:“你此次修炼足足花了七天,奶奶的,我当年晋级化劲的时候,只用了三个时辰,比你差远了?!?br />
        “七天?怎么这么久?”秦风被秦兵的话给吓了一跳,这七天不饮不食,他居然没有丝毫饥饿的感觉——

        PS:第二更送上,兄弟姐妹们,求八月最后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