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六十章 大会推迟

    第七百六十章 大会推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臭小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副性子?!?br />
        秦东元用手指了指秦山,伸手招了一下,跟在后面的一个暗劲修为的侍卫连忙走上两步,将一个外面套着黑色布罩的笼子递给了秦东元。

        “小山子,这只金隼就交给你调教了,一定要用心??!”

        接过那笼子,秦东元直接就转手给了秦山,笑骂道:“你们这兄弟三个都不学好,尤其是秦兵你,要是能把全副心思都放在武学上,今日之成就怕是也不下于我了……”

        秦兵三兄弟在秦氏中除了是激进派之外,更为出名的却是秦兵的琴棋书画,秦山的调教鸟兽的功夫,反倒是秦军稍微正常一点。

        “东元叔,要不是我,家族中有那么多鹰隼用吗?”秦山撇了撇嘴,开口说道:“一看就是不会玩鹰的人,刚出生的雏鹰,至于用套子吗?”

        说着话,秦山一把将套在笼子上的布套扯开,一只小鸡仔大的雏鹰,顿时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哇,秦山叔叔养小鸡啦……”

        刚从府衙内出来瑾萱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拍着手跑了过来,一脸渴望的说道:“秦山叔叔,把这小鸡给我养吧?”

        “什么小鸡啊……”秦山没好气的说道:“这是金隼的雏鹰,长大了能把羔羊都抓到天上去的……”

        和普通吃虫子和幼鸟的隼不同,金隼性情十分猛烈,而且喜欢食肉,曾经有金隼在山中袭狼,将狼的双眼啄瞎之后,用利爪生生抓断狼的脊椎。

        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那毛发呈黄色的小家伙。秦山这才放下心来,这只小雏鹰的精神头虽然不太好,但一双眼睛却是明亮有神,不像生病的样子。

        “呜呜……”

        就在秦山等人观察小雏鹰的时候,青狼獒也不知道从哪跑了出来,蹲在秦风脚下。那双眼睛却是紧盯着笼子里的雏鹰。

        “我说,这东西你可不能惦记……”

        看到青狼獒那副模样,秦山连忙将笼子提得高了一些,开口对秦风说道:“管好你这只狼獒,这金隼可是比它精贵的多了?!?br />
        “放心吧,小黑不会吃掉它的?!鼻胤缧ψ排牧伺那嗬情岬哪源?,指了指院子,说道:“进去,不准出来祸害……”

        “呜呜……”青狼獒似乎能听懂秦风的话一般。乖乖的起身窜进了府衙,行走之间没有一点声音发出。

        “秦风,连青狼獒都能驯服,你果然是从三界山出来的??!”

        看见秦风驯养青狼獒这一幕,秦东元对秦风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了,因为青狼獒是三界山的生物,一般都藏于深山中,不是在那里生活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驯服青狼獒。

        “东元长老,咱们还是进去说话吧!”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兵心中一喜,开口说道;“站在这大门口说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秦兵不懂待客之道呢……”

        “好,进去说话!”

        秦东元点了点头,大声笑道:“我秦氏又添一员猛将,实乃可喜可贺之事。秦兵,回头可要把你的藏酒拿出来啊……”

        “早就备好了!”秦兵也笑了起来,吩咐秦军招呼秦东元同来的人后,这才带着秦风把秦东元引到了府衙后院。

        “东元大人,这是我昔日好友张潇天。原本是钱氏侍卫……”在房中坐定后,秦兵让人将张潇天喊来,将其介绍给了秦东元。

        “潇天见过东元大人!”张潇天对着秦东元作了个长揖,开口说道:“早年见过东元大人,一晃二十载,大人风采依旧啊……”

        早些年张潇天在钱氏做侍卫的时候,的确见过秦东元,隔了二十多年没见,他发现那会就五六十岁的秦东元,现在看上去似乎又年轻了。

        “我知道你的事情,既然来到秦氏,就不用担心什么了?!?br />
        秦东元对着张潇天笑了笑,这其中的前因后果他已经让人调查清楚了,知道张潇天确实反出钱氏,而不是其派出的细作。

        “多谢东元大人!”听到秦东元的话后,张潇天这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之前秦兵留下他,只是代表秦兵本人,但秦东元的话,却是代表了整个秦氏,就算钱氏知道了自己在秦家的事情,也不敢对自己怎么样了。

        “你那孙子不错!”秦东元对张潇天的态度很温和,将他收入到秦氏,就等于消弱了钱氏的一分力量。

        “这全亏了秦风!”张潇天丝毫都没掩饰对秦风的感激之情。

        “呵呵,一个十四五岁的明劲高手,加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半步化劲,看来我秦氏将要大兴了……”秦东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东元长老,您?”听到秦东元的话,秦兵脸上却是现出了疑惑的神色,向来稳重的东元长老,为何会说出这种话来?

        秦东元看了一眼秦山和张潇天,开口说道:“小山子,去调教你的雏鹰吧……”

        “东元大人,那……我也先告退了?!?br />
        张潇天也是人老成精,自然明白秦东元的意思,当下也是站起身来,片刻之后,房中只留下了秦风、秦兵还有秦东元三人。

        “东元长老,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秦兵有些激动的问道,这些年来正是秦东元的压制,才让他不敢妄动,否则依着秦兵三兄弟的脾气,早就要和另外的四大氏族开战了。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如此沉不住气吗?”秦东元瞪了一眼秦兵,摇头说道:“你还不如秦风能稳得住呢?!?br />
        “东元长老,二十出头的化劲高手,我能比吗?”秦兵闻言苦笑了起来,他也算天赋过人了,但和秦风一比,差距立马就显现了出来。

        “说的也是,别说是你了,就是我也不如秦风??!”

        秦东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我终究是难以突破炼神反虚的境界了,倒是秦风有这希望……”

        “东元长老,你为何这么说呢?”秦兵急道:“你是我秦氏第一高手,又在化劲巅峰,突破化劲境界,也是指日可待的??!”

        虽然和秦东元不属于同一阵营,但秦东元毫无疑问的是秦氏的擎天玉柱,他如果能突破化劲,那对秦氏的好处简直太大了。

        “我有感觉,如果强行突破的话,恐怕就会坐化当场的?!鼻囟诹税谑?,说道:“血脉不纯,气血不足,要是再年轻二十岁的话,我还有把握……”

        虽然秦东元早已锁住一身精气,但他终究是**十岁的年龄了,气血并不足以支撑他突破到炼神反虚的境界,这一点秦东元自己已经早有明悟。

        “难道除了王室中人,真的没人能再突破这个境界吗?”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兵有些失落。

        “当年王室中的那位前辈,也未必就突破了?!?br />
        秦东元摇了摇头,说道:“如果那位前辈真的突破了的话,恐怕就是五大氏族联手,再加上外界的利器,也难以奈何得了他……”

        到了秦东元这种修为境界,对世事早已看的透彻,他曾经根据过典籍记载分析过当年的那场血战,才得出这个结论来的。

        “不说这事儿了?!痹谇胤缑媲?,秦兵不想多提王室的事情,他这是怕秦风别露出什么破绽来。

        “东元长老,你这次亲自前来,是有事情要吩咐我吧?”秦兵正色问道。

        “你我同为长老,不需如此妄自菲薄?!鼻囟成氐乃档溃骸拔遄宕蠡嵬瞥僭谌轮笳倏?,此事你可知道?”

        “为何会推迟呢?这事儿我不知道??!”秦兵闻言一愣,这么多年了,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五族大会都是按时召开的。

        “赵钱孙李四族,有灭我秦氏之心??!”

        秦东元眼神深邃,摇头叹道:“我修的是道家传承,一向不喜兵伐厮杀,但奈何我心将明月,明月偏要照沟渠啊……”

        “这……这怎么可能!”饶是秦兵修为到了化劲,心性坚定无比,还是被秦东元的话惊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那四族如何有这等胆量?敢来返我秦氏?”

        惊愕过后,秦兵脸上现出怒色,开口说道:“请东元大人下令,我秦兵亲领三千侍卫,定要扫平四大氏族……”

        “秦兵,你先坐下,此事不可冲动?!鼻囟疽馇乇氐揭巫由?,开口说道:“秦兵,你这里可有当年从外界传来的火器?”

        “火器?有!”

        秦兵点了点头,继而一脸困惑的说道:“那些火器早已没有了火药,也只能当做收藏,东元长老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年五大氏族联手的时候,买通了王室中的管事太监,从外界偷运了不少火器,不过时隔那么多年,当年的杀人利器,早就成了一些人的收藏品。

        “你去取来……”秦东元开口说道。

        “好,我这就去取……”虽然不知道秦东元的意思,秦兵还是起身去到了自己的收藏室,将一支长枪拿了过来。

        “靠,这……这是汉阳造???”见到秦兵手上的那支长枪,要不是强忍住,秦风差一点就叫出了那枪的名字来——

        ps:第一更,这几天有点事,争取晚上再些一章,求几张推荐票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