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九章 无形压力

    第七百五十九章 无形压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虎子,你刚劲有余,柔劲不足,发力时要注意收力,记得不要把劲力使透了……”

        第二天一早,秦风就出现在了院子里,指导起张虎和瑾萱的功夫来。

        瑾萱以前只是练过一些吐纳呼吸,并没有学过多少拳脚功夫,是以秦风只是让她先站桩,重点在指点张虎的拳法。

        “师父,我一打开了就收不住……”张虎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下了手,他感觉秦风所教授的八极拳大开大合,正是适合自己的拳法。

        “你来打我……”秦风对着张虎招了招手。

        “好!”听到秦风的话后,张虎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他知道以自己的功夫,是伤不到师父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张虎脚下一错,一拳打向了秦风的胸口,那拳头带起了风声,显然是没有任何的留手。

        “还是这个样子?”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身体微微一侧,伸出右手勾住了张虎的拳头,微微往前一送,也没见秦风发力,张虎已然是扑倒在了地上。

        “呜呜……”

        随着青狼獒的一声低吼,原本趴在院子一脚的小黑猛地冲到了张虎的身前,那张满是獠牙的大嘴闪径直向张虎的咽喉咬去。

        “呸,早就防着你呢?!?br />
        闻到青狼獒口中的腥臭,张虎一个乌龙绞柱翻身而起,顺势一脚把青狼獒踢到了一边,这狼獒口中带有毒性。就是他也不敢真的被小黑咬到。

        “小黑,回来!”

        看到青狼獒口中还不断发出呜咽声盯着张虎。秦风也是哭笑不得,这家伙向来都见不得别人和自己动手。

        就算是瑾萱上次都被它咬破了手,要不是秦风精通医术,找了些草药解毒,说不得瑾萱就要大病一场的。

        “师父,这狼崽子真是六亲不认??!”

        看着青狼獒那充满野性的眼睛,张虎也是心中有些发毛,这才几个月的时间。原本嗷嗷待哺的小家伙就身高快一米了,等它完全成年,那绝对是只凶兽。

        “行了,你自己再练会吧!”秦风耳朵一动,他听到后院秦兵的房门打开的声音,不由转过身去,刚好看到秦兵从房中走了出来。

        “秦兵大哥。那画你留着慢慢看,不必如此辛苦吧?”

        看到秦兵那布满红血色的双眼,秦风摇了摇头,他虽然也喜欢名人字画,但却不会像秦兵这般痴迷。

        “我粗略的给裱糊了一下,省的放得久了会伤到这画?!?br />
        秦兵脸上露出一丝倦色。他昨儿可是没闲着,不光帮秦风画了个纹身,更是连夜配置防腐的?;ぜ?,直到此刻才算是刚忙活完。

        “走吧,咱们先去吃点东西。族中来人应该是上午到!”

        秦兵摆了摆手,以他的修为。熬夜这都不算事,但不管是给秦风画纹身还是保养古画,这都是极其耗费心神的事情,可是和修为无关的。

        “秦风,以你现在的修为,在秦家那也是中坚人物,他们应该不会先让你宽衣检查的?!?br />
        吃早饭的时候,秦兵向秦风交代道:“到时对方取出酒酿,你要尽快喝下,如果有什么意外,我来帮你解决……”

        “我知道,实在不行就推脱昨日喝了酒,这纹身尚未消除……”

        秦风点了点头,在发现自己的身世和这个空间有关之后,秦风外出的心思已经不是那么迫切了,他更想通过秦家,来破解自己的身世之谜。

        “应该是他们到了!”

        刚刚吃过早饭,院子外的天空中就传来一声清亮的鹰鸣,听见这声鹰鸣,秦兵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

        “大哥,怎么是东元大人到了?”秦军从院子外面匆匆走了进来,他住在府衙不远的一个宅子里,这会刚刚赶到。

        “是东元长老所养的鹰隼……”

        抬头看着那只在天上不断盘旋着的鹰隼,秦兵的脸色有些凝重,他也没想到,这次验证秦风身份的事情,居然会惊动秦氏第一高手……秦东元!

        “秦兵大哥,秦东元来,会有什么意外吗?”听到秦兵兄弟的对话,秦风开口问道。

        “没事,东元长老应该不是对着你来的?!鼻乇×艘⊥?,说道:“走吧,咱们一起到城门处去迎接东元长老……”

        秦兵虽然是天云城的城主,但一向都是深居简出,很少有人见过他,不过秦军在街面却是很熟,他这一露面再加上秦风等人走到街道上,顿时引来不少人的议论。

        至于秦山则是没有前往城门处迎接,因为府衙要留一人坐守,秦山向来都有些惧怕秦东元,所以就自告奋勇的留下了。

        “城主大人!”

        当几人来到城门时,早已接到消息的守城侍卫连忙迎了上来,秦风发现,那原本驻守天云镇的秦世良居然也在里面。

        领头的那人秦风也认识,正是前日一起喝酒的蒙丹,而另外十多人,也和秦世良一样,均是明劲高手。

        守卫城门的人数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气血十足,倒是给秦风带来不小的冲击,要知道,在外界那地方,即使找一个练武之人都难,哪里能见到这般情形?

        “城门全开,准备迎接贵宾!”秦兵摆了摆手,眼睛往城门外的旷野看去。

        “是,大人!”蒙丹大声应了一句,一挥手,身后秦世良等人跑出,五六个人合力,才将那厚重的半边大门推开。

        一二十米高的城墙,城门自然也是巨大无比,往日里都是只开半边门,如果不是秦东元亲来,那另外一扇门却是也不会打开的。

        “城主大人。东元大人为何会来天云城?”打开城门后,蒙丹和秦兵等人一起。站在城门外等候了起来。

        “我哪里知道?”秦兵摇了摇头,眼睛看向前方,说道:“东元长老他们到了?!?br />
        随着秦兵的声音,之间远处扬起一片灰尘,急促的马蹄声传来,一行十多骑人快速的奔驰到了面前。

        距离城门还有七八十米的时候,为首的那人跳下了马背,其余的人则是纷纷勒住了缰绳。一时间马嘶声不绝于耳。

        虽然只有十多骑人,但那股声势却像是千军万马一般。

        “东元长老,欢迎来到天云城……”

        就在为首那人跳下马背的时候,秦兵已然是往前迎去,声音穿过七八十米的距离,清晰的传到了前方。

        “老弟,我这不是静极思动了吗?”远处那人哈哈一笑。抬脚也向天云城的方向走来。

        说来也奇怪,秦东元的步伐看似闲庭散步一般,但几步走出之后,已然是来到了天云城的城下,而秦兵只不过是走出了十来米远。

        “这……难道是缩尺成寸?”

        看到秦东元的步伐,秦风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在十多米外的那个人身上,他感觉不到丝毫真气的流动。

        “东元长老的修为又有精进??!”秦兵自然也是识货之人,秦东元露出的这一手,显然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的范围。

        虽然同是化劲的修为,但初入化劲和化劲巅峰。那简直就是不同的两个世界,在秦东元面前。秦兵就像是个刚习武的孩子一般。

        “在山中闭关偶有所得罢了?!?br />
        秦东元哈哈一笑,将眼神看向了秦兵的身后,开口问道:“这位就是我秦氏后人……秦兵吗?果然是少年英杰,我秦氏后继有人??!”

        被秦东元这双眼睛一看,站在城门下的秦风只感觉浑身一冷,似乎身上的衣服就像是没穿一般,被秦东元看了个透透彻彻。

        “见过东元长老……”秦风往前走了两步,对着秦东元作了个揖,抬起头之后,才认真的打量起了对方。

        秦东元身高和秦风差不多,头上挽着一个道鬓,脸型长得十分古朴,眼神深邃,脸上皮肤红润,根本就看不出多大年纪。

        只是随随便便的站在那里,秦东元就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秦风即感觉到秦东元像是一座高山大岳,又感觉他整个人飘飘欲仙,就算站在面前,秦风也察觉不到他身上有丝毫的波动,甚至连呼吸都没有了一般。

        “难道这一口气将全身精气尽数给锁住了吗?”

        秦风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道家典籍曾有传说,当人修炼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境界时,就会将体内真气尽数转化成先天之气,再不受红尘所羁绊。

        现在秦东元给秦风的感觉,就飘然若仙,像是要脱离这红尘凡世一般,即使他就在眼前,又好像不存在似的,那种感觉非常的古怪。

        “好个少年英杰!”

        秦东元的眼睛在秦风身上扫了一圈之后,点头道:“观你骨骼刚刚弱冠之年,居然就是半步化劲的修为,日后我秦氏之中,当以你为尊了……”

        “东元长老,这个……咱们回去再说吧……”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兵面色一变,在这城门处可不是仅有秦氏之人,万一秦东元这话被四大氏族的细作听到,说不得在五族大会的时候,就会起什么变故。

        “秦兵长老,不用担心?!鼻囟ψ乓×艘⊥?,说道:“他们听不到咱们说话的?!?br />
        “嗯?这是怎么回事?”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风才发现,原本从城里面传来的吵杂声,在这一刻尽数都听不到了,甚至连几十米外的马蹄声也从耳朵里消失掉了。

        “原来功夫还能练到这个地步……”

        秦风心里这一惊是非同小可,他原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能进入化劲,对秦东元并没有什么敬意,但直到此刻,才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

        和秦风不同,秦兵倒是对秦东元的话很有信心,稍微愣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东元长老好眼力。要不是我劝着秦风,怕是他已经突破到化劲了?!?br />
        “你的意思是。让秦风去参加五族大会?”

        秦东元又多看了一眼秦风,说道:“赵钱孙李四族虽然也有些少年天才,但是和秦风一比,那就差的远了?!?br />
        “东元长老,那你是答应了?”

        秦兵闻言一喜,在秦氏族中,族长的话说出来未必能让所有人都信服,但秦东元却是一字千金。没有人敢违背他的意愿。

        “我秦氏有此等奇才,为何不用呢?!鼻囟ψ糯友浣庀乱桓鼍颇?,随手扔给了秦风,说道:“咱们边喝边走吧……”

        “东元长老请……”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兵背过身子向秦风使了个颜色,径直在前面带起路来,而秦军则是冲着那十多骑人迎了过去。将他们接引到了城内。

        “这就开始验证上了?”秦风心中苦笑,原本还想着用点什么法子避过这些酒,但是在秦东元身边,自己的那些手段还是不要用出来的好。

        此时秦风才真正明白了那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就像眼下这般,自己整个人在秦东元面前都像是透明的一般。

        “喝就喝吧……”秦风心里也有底,当下一仰脖子就将一大口烈酒灌入到了肚子里。

        “靠,这简直就是酒精???”秦风真没想到,在这个空间里居然能酿出如此高度数的酒来。要不是早有准备,这一口酒就能让秦风那胸前纹身漏了陷。

        就在那烧喉的烈酒下肚之后。秦风已经是鼓动体内真气,将那团烈酒裹住,并没有使其在胃中化开。

        “好酒,东元长老,不介意我把这酒都喝了吧?”秦风开口说话的时候,体内那股真气已然将胃中的酒给炼化掉了,丝丝酒气从秦风体内溢出。

        “哎,秦风,你再喝一大口,剩下的可要留给我……”

        秦东元尚未答话,秦兵却是不依起来,开口说道:“东元长老的酒我一年才能喝一次,你那纹身有个两口就够了,其他的别浪费了啊……”

        “你这小子,琴棋书画焚鹤煮酒,好的坏的什么事情都要沾边……”

        秦东元也没在意,指着秦兵笑骂了一句,说道:“我这次专门给你带了一葫芦酒,就不要惦记秦风的了?!?br />
        “那就多谢东元长老了?!鼻乇谥谐菩?,眼睛却是有些担心的看向了秦风。

        往日里都是坐下之后才会喝酒,这样秦风化解起来比较容易,可是行进中血液的流转原本就会加速,再加上这酒的作用,秦兵这是担心秦风会露馅。

        “东元长老赐酒,我可要省着点喝的?!鼻胤缁嵋獾牡懔说阃?,说道:“这酒里含有药性,要是都喝完了,我怕是就要冲关了……”

        秦风是精通医理的人,闻着体内散发出来的酒气,他就知道,在秦东元所酿的酒中,包含了不少珍贵的药材,对人的真气修炼有很大的好处。

        “你倒是识货,那就留着吧,这药酒对修炼是有些好处……”

        秦东元回头看了一眼秦风,眼中撇过秦风敞开一点的衣襟后,不由露出了笑意,因为他已经看到了秦风胸前那淡金色的纹身。

        以秦东元的身份地位,自然不可能为了验证一个家族子弟来到天云城,再加上事前秦兵已经验证过了,所以在看到秦风的纹身后,他已经认定了秦风是秦氏子弟的身份。

        “多谢东元长老……”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风这心中才为之一松,在秦东元的面前,那种无形的压力实在是让人很难受。

        在天云城可没有外界的坏习惯,即使是来了大人物,城内依然和以前一样,最多是有些商贩看到后面跟随的秦军一行人后,会躬身行礼。

        “嗯,你们兄弟把这天云城打理的不错?!?br />
        秦东元微微点了点头,说来也奇怪,在城外的时候他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但是走到街道上,却不给人丝毫突兀的感觉。

        “哈哈,秦山小子,你也能乖乖坐在府衙里???”当众人来到府衙门前的时候,秦东元指着站在府衙门口的秦山,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打扮?还真是搞笑……”跟在秦东元身后的秦风看到秦山,脸上也是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原本穿着短打服襟的秦山,这会换上了一身官服,但那官服穿在身上又是太小,搞的秦山像是偷了别人的衣服一般,哭丧着脸站在那里。

        “东元叔,我怕不穿这衣服会挨揍!”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山撇了撇嘴,他从小在氏族中的时候最受秦东元喜爱,但也是最怕秦东元的——

        PS:这两天有点事,今儿就这一大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