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七章 送子天王图(下)

    第七百五十七章 送子天王图(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没想到,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见到吴道子的真迹?”

        看着这幅画,秦兵拿着油灯的手都有些颤抖了,要知道,能让一位化劲高手这般模样,可见其内心的激动了。

        其实不光是秦兵,就连秦风也是如此,只不过他正摊开画卷,容不得丝毫的闪失,否则秦风怕是也早就扑到画上去了。

        “让我看看,真是那幅《送子天王图》吗?”好容易将三米多长的画卷铺好,秦风一把扔下的木棍,冲到方桌前面,仔细查看了起来。

        这幅画整个可以分为二段,全部都是用线描手法所绘。

        画的前段有两位骑着瑞兽之神奔驰而来,天王双手按膝,神态威严,随臣侍女态度安详,武将则欲拔剑以防不测。

        画上的人物虽然很多,表情也是各异,但一张一弛,很有节奏起伏。

        在画的后段,则是净饭王抱着初生的释迦,从姿势看,净饭王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伤到释迦。

        王后紧跟净饭王其后,还有一神惊慌拜迎,整幅画将人物身份、心理、形态刻画的极其入微,很好地反映了人物之间的冲突和矛盾。

        前后两幅图中所绘的人物、鬼神、瑞兽总共有二十多个。

        人物则天王威严,大臣端庄,夫人慈祥,侍女卑恭,鬼神则是张牙舞爪,瑞兽灵活飞动,极富想象力而又画得极富神韵。

        独特的“吴家样”线描,粗细顿挫,随心流转,无论是表现人物的衣纹、鬼神的狰狞,还是描绘闪烁的火光,都表现得生动贴切。游刃有余。

        “没错,的确是《送子天王图》,而且绝对是出自吴道子的手笔……”

        秦风曾经在故宫博物院里见过《送子天王图》的图册,而这幅所谓的吴道子唯一真迹,则是藏于日本大阪市立美术馆。

        不过经过近些年的考证,日本大阪的那副《送子天王图》。实际上是宋人李公麟的临摹本,也就是说,吴道子的传世作品,世上连一幅都没有。

        但无论秦风有种怎样丰富的想象力,他都没能想到,居然能在这个空间里见到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还有尚未得见的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秦风相信,要是被老师齐功知道这里的两幅作品,恐怕让他跳一次大海上的漩涡。齐老爷子指定连咯噔都不打一个就会往下跳的。

        “画圣传承不灭??!”秦风正琢磨着日本那副吴道子作品的真伪时,耳边却是传来了秦兵的高呼声。

        “能得见吴道子真迹,真是不虚此生??!”秦兵生平见过无数字画大家的作品,但惟独缺了吴道子,今日得见吴道子真迹,差点都要眼泪盈眶了。

        对于秦兵的激动,秦风还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吴道子此人。在中国绘画史上的地位太重要了。

        吴道子生于唐代,擅画佛道人物。远师南朝梁张僧繇,近学张孝师,笔迹磊落,势状雄峻,生动而有立体感。

        吴道子曾在长安、洛阳等地寺观作佛道宗教壁画三百馀间,情状各不相同。落笔或自臂起?;虼幼阆?,均能不失尺度。

        在画佛像圆光、屋宇柱梁,或弯弓挺刃时,吴道子从来都不用圆规矩尺,全是一笔挥就。

        他所绘制的人物。善用状如兰叶或蓴菜条之线条表现衣褶,使有飘举之势,人称“吴带当风,”又喜以焦墨勾线,略加淡彩设色,又称“吴装?!?br />
        在宋朝的时候,吴道子就被封为画圣,宋徽宗赵佶对吴道子有其推崇,他的书法瘦金体以及画作,都隐隐有吴道子线描画技的影子。

        所以在吴道子的画前,后世什么所谓的江南四大才子、扬州八怪,什么赵孟頫、董其昌,那都是晚辈中的晚辈,吴道子绝对是让他们高山仰止一般的人物。

        不过吴道子的一生,主要是从事宗教壁画的创作,被人认可的传世画作,也就是这幅《送子天王图》,可见其珍贵稀罕了。

        秦风相信,他如果能将这幅画给带出这个空间,恐怕会在国内书画界引起一场从所未有的大地震。

        要是秦风愿意拍卖的话,那么这幅画的价格一定会超越现今世上最贵的画作,怕是就连梵高毕加索等人的作品价格,也都被其刷新掉。

        “秦风,你过来看……”秦兵比秦风看画的时间要长,当他看到画作一处的题字和铃印后,马上招呼起了秦风。

        “秦兵大哥,怎么了?”

        秦风连忙凑了过去,这幅画长度在三米以上,想一眼看过来是不可能的,现在秦兵秦风和秦军,就分别站在三个位置上。

        “赵孟頫虽然没有汉人气节,但总算是做了件好事??!”

        秦兵指了指那些题字,说道:“原来这画中藏画,是赵孟頫有意为之的,如果不是他的话,这幅《送子天王图》怕是也早就泯灭在历史之中了……”

        “嗯?果然如此……”听秦兵一说,秦风将注意力放在了那些正是赵孟頫笔风的小楷上。

        赵孟頫的题字,讲述了近千年前的一桩秘辛,当时他将这幅《送子天王图》收入手中的时候,正好元朝皇帝召他进京做官。

        为了防止有失,赵孟頫花费了很大一番力气,画出了一幅他生平最差的作品,然后将《送子天王图》藏在了里面。

        赵孟頫一辈子过的顺风顺水,遇到的坎坷并不多,在弥留之际,将子孙招到身边,郑重其事的将这幅画传给了自己的儿子。

        只是赵孟頫怕子孙后代为了钱将这幅画变卖,并没有说出画中的秘密,这幅画经历了明朝之后,却是在明末清初的时候,意外的流落到了周掌柜先人的手上。

        周掌柜的祖上是明朝一代大儒,不肯在清廷为官。后来在秦都王室的接引下,进入了这个世外桃源,也就有了这家店和秦风的这番际遇。

        后面的这些都是秦风等人的猜测,不过基本上也是**不离十了。

        “秦风,你这运气,果然是洪福齐天??!”秦兵看向秦风的眼神有点怪异。他心里正在想着,难道这帝皇会气运加身的那些传说,都是真的吗?

        “运气好罢了……”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其实他当时只是怀疑这画中有画,并不敢肯定,再加上这个空间的货币单位在秦风眼中一文不值,所以他才买了下来。

        如果换成秦风那个世界的钱,五两精钢等同于几十万的话,秦风未必就会去赌这一把。说起来这件事还真是机缘巧合。

        “没以前没事的时候就去老周店里溜达,也没注意过这幅画啊……”

        秦兵有些哀怨的摇了摇头,看到秦军几乎将眼睛都凑到了画上,一巴掌就拍了过去,说道:“注意你的呼吸,不要将口气哈在上面,这对画会有伤害的?!?br />
        秦兵修复字画的水平不怎么样,但保养字画却是做的极好。他知道像这种自唐朝历经千年传下来的画,很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稍有不注意就会损伤到的。

        “大哥,你刚才凑的比我还近呢?!碧酱蟾绲幕昂?,秦军有些哭笑不得,刚才秦兵那架势,恨不得将眼珠子都掏出来摆在画上面。

        “秦兵大哥说的是,还是先把画收起来吧!”

        秦风知道秦兵的意思。这幅画藏于赵孟頫的画中,也应该有近千年了,幸好那元书纸有透气的性能,否则这么一下子就拿出来的话,说不定就会当场腐朽。

        “明儿我亲手裱糊这幅画。再刷上一些防腐的药剂,一定不会使其损伤的……”

        看着秦风将《送子天王图》重新卷起来,秦兵眼中满是不舍,依着他的性子,即使接连看上三天三夜也不会厌倦的。

        “秦……秦风,这……这幅画裱糊好之后,能不能给我多看几天?”秦兵期期艾艾的说道,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是不应该对秦风提出要求的。

        “可以……”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这画我又不能随身带着,秦兵大哥你先帮我保管着吧,日后等我出……”

        说到这里秦风赶紧打住了嘴,他原本想说出去的时候再取出来的,差点就给说漏了。

        “好,我一定保管好,谁敢惦记这幅画,我就和谁拼命!”幸好秦兵只是沉浸在高兴之中了,没有听出秦风的语病来。

        “师父,这画一不能吃,二不能喝的,你们怎么那么紧张?”

        对于秦风等人的举动,一旁的张虎已经是看傻了眼,这会也就他还在房中,张潇天早就带着瑾萱回房睡觉去了。

        “不能吃喝?”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指了指秦兵说道:“你问问秦兵大哥,如果他是秦氏族长的话,我要秦氏一半的财富换这画,他愿不愿意?”

        “愿意,除了《兰亭集序》之外,别的东西全换了我也愿意??!”

        秦兵倒是还有几分清醒,说话的时候将那价值不在这《送子天王图》之下的《兰亭集序》给摘了出来。

        “这么贵重???”

        张虎吐了下舌头,却是不说话了,他从小跟着爷爷充其量也就学了个认字,对于这些书画的价值根本就不了解。

        “大哥,画的事情,还是先放放吧?!?br />
        相比秦兵的狂热,秦军要稍微好一点,此时已经恢复了清醒,“明后天的族中就有长老到来,还是先解决秦风纹身的问题吧……”

        “对,对,差点把正事给忘了!”秦兵连连点头道:“颜料已经配好了,秦风,咱们要不这就开始吧?”

        普通秦姓之人认祖归宗,原本有秦兵一个长老作证就行了,不过像是秦风这样二十出头就半步化劲的妖孽,想必族中一定会再派出长老查验的——

        ps:第二更,求推荐票,月中了,有月票的也给几张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