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五章 真迹

    第七百五十五章 真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哥,就是幅前人的伪作,而且笔法也很拙劣,没什么好看的……”

        听到大哥提起秦风手中那幅画,秦军顿时撇了撇嘴,和秦山不同,秦军和大哥都是文武兼修,在书画上也是造诣颇深的。

        对于周掌柜的那幅画,秦军一眼就看出来的,画的确是元朝的不假,但那仿的也过于离谱了,别说是赵孟頫,就是个只会涂鸦的孩子画的也要比他好。

        “二哥,我可是冲着里面有画中画去的??!”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他自然不会将这幅画当成是赵孟頫的真迹,但用元书纸来作画的情况,秦风还是第一次见,总觉得里面有些什么猫腻。

        “来,拿来看看……”

        听秦风这么一说,秦兵也来了兴趣,开口说道:“我配制的颜料需要时间中和一下,晚上才能用,咱们先看看画……”

        其实在秦兵的名字里虽然有个兵字,但是在他小的时候,却是十分的厌烦练武,反而对琴棋书画甚为痴迷。

        有秦氏那如山一般的古代字画典籍,秦兵从小可以说是在名家大作中长大的,就连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他都曾经临摹过好多次。

        一直到了十二三岁的时候,有次弟弟秦军被族人欺负,当大哥秦兵想帮弟弟讨回公道,却没成想自己也被打的鼻青脸肿。

        从那时起,秦兵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拳头大道理才硬,于是在秦兵开始学武,并且表现出了极高的练武天赋。

        八年之后,已经错过最好练武时段的秦兵。出人意料的进入到明劲境界,三十五岁的时候,秦兵进入暗劲。

        而到了五十岁,秦兵有一次让众人大跌眼镜,原本都以为将要止步暗劲的秦兵。却是成功的进入到了化劲的境界。

        就连五族第一高手秦东元都曾经说过,秦兵如果能五岁筑基练武,那他的成就要远超自己,话中无不透着可惜之意。

        但秦兵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在字画上的水平,丝毫都不差于自己的武技。不单能写善书,而且还有一副鉴定的好本事。

        “这就是你买的那赵孟頫的作品?”

        当秦风将那幅泼墨山水打开之后,秦兵脸上顿时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情。

        且不说用的纸张不对,就是那笔法也是拙劣不堪,就像是个顽童将墨汁泼洒在了纸上一般,丝毫都不见绘画的功底。

        “秦兵大哥。您见过用元书纸作画的吗?”

        秦风用手抚摸着那已经泛黄的画纸,开口说道:“裱糊的如此精致的一幅作品,还是传家之作,我怀疑这里面还藏着一幅画……”

        “倒也不是没可能……”秦兵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先等我好好看一下这画,看看能找到什么破绽吗?”

        “大哥,这还用看啊。几乎是处处破绽……”

        听到秦兵的话,秦军有些无语,他从小也是在名家字画堆里长大的,对这画的优劣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来。

        “老二,这画的虽然不怎么样,但用料无一不是上品??!”

        秦兵摇了摇头,说道:“元书纸一向用于祭祀告文,而这画上的颜料历经千年而不变色,显然是上等画料,这幅画没有那么简单……”

        仔细打量着这幅画。秦兵的脸色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书画大家,而且还自制颜料,是以能看出很多别人看不出来的东西。

        “再不简单,那也是一文不值……”

        秦军撇了撇嘴。除了七八十年前的那场战乱,这个空间一直都很和平,是以古代的许多字画都得以保存了下来。

        但名家的字画毕竟是极少数的,更多的则是一些不出名画家的作品,这些作品的传世量非常大,所以也没有什么价值可言。

        当然,这只是针对元明清时期的一些作品,如果是唐宋的字画,还是极其珍贵的,毕竟上千年的画作保存下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像是在秦风生活的外界,唐宋时期没有署名的字画,一向在作者处标以佚名的字样,但就算是佚名的画作,在拍卖行中都能拍出天价来,这就是时间赋予字画的独特魅力。

        不过就算眼前的这幅画是唐宋的,拿到秦风生活的那个世界里,恐怕也只有文物价值而没有艺术价值了,毕竟它画的实在是太糟糕了。

        “大哥,这有什么好看的?”见到大哥几乎将身体都趴在了画上,秦军很是不以为然。

        “这幅画不简单!”过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的样子,秦兵直起身来,说道:“我怀疑这幅画是赵孟頫的真迹?”

        “什么?”听到秦兵这话,秦风和秦军都愣住了。

        “大哥,你没看错吧?”秦军连连摇头道:“赵孟頫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画出这么一幅作品来吧?”

        赵孟頫的画作开创了元代新画风,被称为“元人冠冕”,而他的字世称“赵体”,与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并称为楷书“四大家”。

        这样一位在历史上久负盛名的字画大家,岂能画出面前这么一幅顽童涂鸦的作品?这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应该没看错!”

        秦兵一脸凝重的说道:“二弟,这画上的题字虽然丑陋不堪,但却隐隐有赵孟頫笔法的痕迹,更重要的是,你看这里……”

        指着那画上的几处地方,秦兵滔滔不绝的讲解了起来,他以前曾经临摹过不少赵孟頫的作品,是以对他字画的细微处非常的了解。

        “嗯?听大哥你这么一说,倒真是有点像啊……”

        看着大哥手指的地方,秦军点了点头,他也没少看过赵孟頫的作品,听秦兵一说,顿时感觉有些相像起来。

        “我怀疑这幅画是赵孟頫故意做出来的,他想用其掩饰什么,可能正如秦风所说的那样,这画中有画……”

        秦军说着话已经在画作的轴头等处查看了起来,如果真是画中有画,那想必在裱糊的时候,还是会露出一些蛛丝马迹的。

        “咦?奇怪了,居然没有丝毫的痕迹?”查看了半天之后,秦兵有些诧异的停下了手,因为他并没有发现画中画的迹象来。

        “秦兵大哥,你能确定这是赵孟頫的真迹吗?”秦风开口问道。

        “八九不离十?!?br />
        秦兵指着那画上的印章,说道:“赵孟頫字子昂,但他的画作印章,多用的是松雪道人的名号,子昂的铃印用的极少,不过我恰好见过,和这个铃印非常的相似……”

        字画鉴定,除了丰富的专业知识之外,还需要过手大量的实物,了解作者的风格甚至是生活习惯,从各方面来推断字画的真伪。

        就像是秦风的老师齐功曾经说过,他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见了许多名家字画的真迹,所以有时候一上手,就知道那幅画的真伪。

        现在的秦兵就是如此,即使赵孟頫将这幅画画的不堪入目,但他细微处的风格,还是在画中显露了出来。

        当然,如果不是秦兵对其画作非常了解的话,这些细微处一般人也是看不出的,就如同周掌柜那样,把这幅画当成了弃之可惜的鸡肋一般的物件。

        “要是真的话,那这幅画还不能轻易破坏???”

        听到秦兵的解释,秦风感觉有些难办了,因为想要找出画中画来,势必要破坏掉这幅赵孟頫的真迹。

        “为什么不能破坏?”秦军有些不解的问道。

        “赵孟頫的画存世也不多,就这么破坏了未免太可惜了吧?”秦风理所当然的说道。

        作为一位变革转型时期承前启后的大家,赵孟頫在中国画的历史上的地位是很高的。

        他的书法传世很多,但画作极少,在国内的只有一幅,加上国外博物馆的,总共不超过十幅作品。

        “秦风,你这就是糊涂了?!?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秦军笑着说道:“能让赵孟頫画中藏画,那被藏起来的话,肯定价值更高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要比这幅画强的……”

        “哎呦,是??!”秦风一拍脑袋,自己也笑了起来。

        说实话,这幅山水泼墨即使是赵孟頫的真迹,也没有多大的艺术价值,但那隐于画中的画,就说不定了。

        “我看不出来如何破解……”秦兵摇了摇头,说道:“前后用的都是元书纸,这其中有没有画还很难说?!?br />
        “秦兵大哥,这事儿好办……”秦风闻言转头看向秦军,说道:“二哥,你去让人煮一锅米汤,然后放在院子里凉上……”

        说起鉴定书画的本事,秦风还真的很佩服秦兵,但要说起字画修复和作假,秦风手上的功夫就远非秦兵兄弟可比的了。

        别的不说,秦风有好几种办法,都能将这幅画给一层层的揭下来,这也就是一些画看上去是真迹,其实却是从真迹上分离出来的,让人真假难辨。

        “米汤?要那东西做什么?”秦军愣了一下。

        “用来把这画中画给找出来??!”秦风笑道:“放心吧,只要这里面藏着话,我就能把它给找出来!”——

        PS:第二章,明儿争取早点给写出来,恩,继续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