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四章 自取其辱

    第七百五十四章 自取其辱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每个氏族都有培养家族子弟的一套方法,就像是钱氏的历练一般,赵氏培养子弟,却是会在他们十多岁的时候,就将其扔到军营里。

        从小就在军营中耳濡目染,赵天宇的反应自然是极快的,几乎就在张虎出手的同时,他的身形就飞快的往后退去。

        只不过张天宇并不知道,张虎从小所处的环境,要远比他更为险恶,那种和野兽厮杀出来的战斗本能,更不是张天宇所能相比的。

        似乎预料到了张天宇会退一般,张虎的那一抓,其实也是个虚招,一爪抓空之后,张虎如影随形,没有立刻停顿的贴上了赵天宇。

        “不好!”见到张虎的动作如此迅速,赵奕元不禁脸色大变。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虽然两人都是赤手空拳,但这拳脚打实在了,威力未必就比兵器差多少。

        赵奕元已经看出来了,自己这侄子一开始过于轻敌,眼下已经是先手尽失门户大开,这长比试恐怕要输掉了。

        正如赵奕元所想的那样,逼近了赵天宇的账户双腿微微一沉,然后再猛地一弹,那敦实的身体就像是个炮弹一般,右肩重重的撞击在了张天宇的胸口处。

        “啊……”

        随着一声惨呼,赵天宇的身体高高的向后抛了起来,尚在半空中的时候,一口鲜血就从嘴中喷出,染得那雪白的衣襟上殷红一片。

        “天宇,你没事吧?”没等赵天宇落地,赵奕元就抢上前一步,伸手按在了赵天宇的后背上,想要将那股大力给卸掉。

        “这是什么功夫?”虽然看似轻描淡写的卸掉了那股力量。不过赵奕元的身体却是微不可查的摇晃了一下。

        这让赵奕元心中一惊,以自己暗劲后期的修为,居然还要使上几分力气,才能化解掉从赵天宇身上传来的劲力。

        赵奕元并不知道,这是秦风教给张虎的八极拳中的贴山靠。八极拳是清乾隆时期的武林人士所创,到了清末才流传开来,赵奕元自然是没见过的。

        “元叔,我……我没事……”

        赵天宇站稳身体后,强撑着应答了一句,却是感觉胸口一闷。喉头一甜,一股鲜血却是涌到了嗓子眼处。

        “嗯?你腑脏受了伤,先不要说话……”

        看到赵天宇的样子,赵奕元飞快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用蜡封住的药丸,手指一搓。将药丸取出塞到了侄子的嘴里。

        “哈哈哈,这就是赵家的年轻高手?”就在赵天宇服药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秦山的大笑声,憋屈的他差点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秦老三,不要欺人太甚!”

        赵奕元猛地回过头去,眼中射出一丝凶光,他一向嚣张跋扈惯了的。却没想到在这里被秦氏生生打了脸,还有苦说不出。

        “欺人太甚?”秦军对着张虎喊道:“虎子,告诉那位赵前辈,你今年多大年纪?”

        “我今年十五岁!”张虎高声答道。

        “听到没有?”

        秦军冷笑道:“十五岁对赵天宇的二十五岁,这叫欺人太甚吗?技不如人还敢来我秦氏撒野,我看你们赵氏这是自取其辱吧?”

        秦军话声一落,场内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这铁匠铺里的学徒们也都是秦氏中人,自然不用顾忌赵氏的面子了,当下都是笑出声来。

        “扑哧!”在那满堂哄笑声中。赵天宇堵在嗓子眼处的鲜血却是再也无法忍住了,嘴一张,脱口就喷了出来。

        “元叔,我……我输的不甘??!”赵天宇怨毒的看着场内的张虎,以他的功夫

        “天宇。不要激动?!?br />
        赵奕元让人扶住了赵天宇,转头看向秦军,一字一顿的说道:“好,好!秦老二,今日的事情,我赵奕元记住了!”

        “姓赵的,你又没七老八十,忘性不会那么快吧?”

        秦军尚未说话,秦山就瞪起了眼睛,说道:“这才刚发生的事情,你就能忘,也不知道你那功夫是怎么练出来的?”

        这性子耿直的人说出来的话,往往都不是那么好听的,秦山的话憋屈的赵奕元差点都想吐血了。

        “秦老三,有种的你和我走几招?”赵奕元被秦山激的也有些乱了方寸。

        “按照五族的规矩,暗劲境界的人,是不允许私斗的吧?”

        秦山人愣,但并不傻,他知道自己不是赵奕元的对手,当下笑嘻嘻的说道:“姓赵的,莫非你想破了五大氏族联合制定的规矩吗?”

        对于明劲境界的争斗,五大氏族并不限制,但暗劲高手就属于家族内的中坚力量了。

        所以五大氏族曾经联合制定了个规矩,那就是不许暗劲高手私斗,如果有什么私怨,双方尽可以在五族大会上去解决。

        “行,秦老三,希望你们兄弟这次能参加五族大会……”被秦山用大帽子给压住,赵奕元也是无法可施,只能寄希望于在五族大会上能碰到秦氏兄弟了。

        “嘿嘿,这就不劳你费心了?!?br />
        秦山嘿嘿一笑,说道:“秦氏中高手如云,我秦老三算哪根葱啊,五族大会的比斗肯定没有我的份……”

        其实按照秦氏制定的计划,秦军兄弟两个是需要派出一人参加五族大会的,不过现在有了秦风,他们俩的这个名额自然就要让出来了。

        “好,山不转水转,咱们总有碰上的那一天……”

        赵奕元知道再纠缠下去也讨不到好处,冷着脸转过身,说道:“走,让我看看秦氏究竟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好走不送……”秦军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这些东西你们都不要了吗?还是作为赌注输给我们的?”

        赵氏来的时候就扔下了不少精钢,此时都丢在了院子里,按照这个空间的货币单位计算,这些精钢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留着吧,以后天宇会自己取回来的?!?br />
        赵奕元回头盯着张虎死死的看了一眼,秦氏出了如此年轻的明劲高手,家族中的情报竟然一点都没提及,回去他必将严惩那些人。

        “虎子,你没事吧?”

        等赵奕元一行人出了院子,秦山冲到了张虎面前,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张虎肩头,嚷嚷道:“没想到你小子功夫这么厉害???我看用不到二十岁,你就能进入暗劲了……”

        十五岁的明劲武者,除了当年皇室中的那些妖孽之外,在这个空间简直就是闻所未闻,和张虎一比,秦山顿时感觉自己这把年龄算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是师父教导的好!”

        被秦山重重的拍了一巴掌,张虎顿时疼的呲牙咧嘴,刚才的比斗没受伤,倒是这一巴掌让他半边身子都麻掉了。

        “你师父?”

        秦山闻言看向了秦风,撇了撇嘴,说道:“你师父根本就不是人,二十出头暗劲巅峰,这……这简直就是个变态?!?br />
        虽然秦风从头到尾就是和蒙丹比试了下手劲,别的时候再也没显露过功夫,但经过今儿张虎的这长比斗,秦氏兄弟不由在心里又将秦风高看了好几分。

        “咱们和赵氏的这梁子算是结下来了?!?br />
        和秦山的满脸兴奋不同,秦军有些担心的说道:“赵奕元这人心胸狭隘,日后怕是少不得报复,虎子以后尽量不要出了秦氏……”

        现在的五大氏族,就像是五个国家一般,什么细作、离间、暗杀行为,都是存在的。

        现在赵氏知道秦氏有张虎这么一个年轻的化劲高手,恐怕会用尽一切办法将张虎给扼杀掉的,手段自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没事,以后让虎子小心点就行了?!鼻胤缫×艘⊥?,开什么玩笑?外八门的传人要是被人给暗杀掉,那这功夫也算是白学了。

        “走吧,回去再说,这件事要告诉大哥!”

        秦军点了点头,秦氏和另外的四大氏族虽然还没撕破脸,但双方早就是水火不容了,眼下再多添加这么一桩仇恨,实在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

        “老郑,这些精钢我就留下了?!鼻鼐僮叩氖焙蚨灾L乘档溃骸靶∏傻谋髂阍俅蛑萍赴殉隼?,剩余的那些就算是你的酬劳了?!?br />
        “多谢秦军大人!”

        听到秦军的话后,郑铁匠自然是满心的欣喜,赵天宇拿来的精钢可是不少,单是下脚料就够他们这铁匠铺吃喝一年的了——

        “赵天宇不足为惧……”

        回到府衙后,秦军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给秦兵说了一遍,听完之后,秦兵沉吟道:“那赵奕元的功夫确实不错,我秦家的暗劲高手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身处的高度不同,看问题的角度自然也不一样,秦兵脸上现出的忧色,是怕那赵奕元在五族大会的时候,对秦氏的暗劲武者下杀手。

        “大哥,有秦风在,还要怕什么???”这脑子简单的人也有好处,秦山一句话就将秦兵心中的纠结给解开。

        “哈哈,我倒是忘了这茬了?!?br />
        听到三弟的话,秦兵顿时心情好转起来,看着秦风手中的那个卷轴,说道:“倒是要见识一下把赵奕元给羞辱了的这幅画……”——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