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神识妙用

    第七百三十四章 神识妙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我看你是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听到秦风的话后,那个中年壮汉大声笑了起来。

        跟了一路,壮汉早就看出来了,秦风这几人中只有张虎一人达到了明劲修为,其余几个都是不会功夫的普通人,要不是之前距离镇子太近,他们早就出手了。

        “找死?!”

        张虎也没废话,一个纵身跳了下去,刚好落到一人面前,右手快如闪电,像是毒蛇般的袭向那人面部。

        只听“砰”的一声,那个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家伙,就被张虎一拳打中了面门,只见他的脸部忽然往里凹陷了出去,连呼痛声都没能发出来,仰天栽倒在了地上。

        对方侮辱了自己的妹妹,张虎这一拳是含恨而发,而且用上了秦风所教授的寸劲,就是一棵碗口粗细的树也能一拳击断,别说是一个人了。

        倒在地上的那人口鼻已经分不清了,只留下一个血洞,而他的眼珠子也耷拉到了眼皮上,整个脸部都被张虎给一拳打爆。

        “不错,知道以强攻弱,先解决掉一些麻烦?!?br />
        秦风点了点头,不过继而又皱起了眉头,说道:“这小子怎么老是这么暴力???总是使用刚劲,什么时候才能做到阴柔相济呢?”

        进入到明劲之后,拳脚打出去隐隐会带有风雷之声,因为到了明劲境界,就能细微的掌控身体肌肉,把拳脚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但是想要进入明劲。就需要刚柔融合,秦风这一路都在教导张虎使用柔劲。但每次对敌的时候,张虎却是忘了那么多,都是以蛮力碾压对手。

        “这孩子……”看到孙子的表现,张潇天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手中却是扣住了块石头,随时准备击发出去。

        “老四!”

        秦风和张伯尤有闲情在品论张虎的功夫,可是对方在最初的惊愕导致失神之后,却是发出了一声悲呛的喊声。

        黑山四狼的祖上。原本姓卫,曾经是秦都王室的侍卫,在王室被破之后,就流落到了民间。

        因为和五大氏族有着亡国破家之恨,黑山四狼的祖上也不愿意去投靠五大氏族,在一个小镇子上隐居了下来,平日里也会去做些没本钱的买卖。

        到了黑山四狼这一代。卫家却是出了几个练武的天才,老大老二都在三十岁的时候进入到了明劲境界,在这方圆百里之内,已经能算是一等一的高手了。

        祖上打家劫舍的买卖,也在黑山四狼手上得以发扬光大,但凡是在这镇子周围做无本买卖的人。都要向其纳贡,日子过的一向是逍遥自在。

        但是卫老大怎么都没能想到,自家老四一个照面就被对方给打成了重伤,看着老四躺在地上胸口起伏的样子,显然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

        “给我去死吧!”卫老大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右手从腰间拔出一把朴刀,劈头盖脸的对着张虎就砍了下去。

        卫老大的刀法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是正宗的乱披风刀法,死在他刀下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加上口中不断的叫骂,声势十足。

        不过这一路行来,张虎的对敌经验也是增长了不少,在卫老大拔刀的同时,他往后撤了几步,将平日里当做扁担的一根棍子挑在了手中。

        俗话说一寸长一寸强,长棍对朴刀,张虎还是占了便宜的,刀棍交击声不绝于耳,两人倒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秦风,虎子能有如此成就,老朽还真要多谢谢你??!”

        看着以前只会些粗浅的拳脚功夫的孙子,将一根棍子使得虎虎生风,张伯不由感慨万千,要知道,他们家传的绝活都是在暗器上,近身的功夫根本就上不了台面的。

        所以张虎虽然天资过人,但在张伯的教导下,始终都无法突破明劲修为,谁知道到了秦风手中,这短短几个月的功夫,已经隐然到了明劲后期的境界了。

        “这是虎子领悟力强,等他能刚柔并济的时候,就可以进入到暗劲了?!鼻胤缥叛孕α似鹄?,对于张虎这个徒弟,他也是非常满意的。

        从小和山中野兽搏斗,张虎骨子里就有股子狠劲,尤其是和敌人对战时,那眼中冒出的凶光就像是要狼吞虎噬一般,胆子小点的一交手就先胆寒了。

        别看张虎现在只是明劲修为,秦风相信,就算是刘子墨和他交手,如果是生死相搏的话,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张虎。

        就像现在场上的情形一般,那黑山四狼中的老大虽然年龄比张虎大了一倍有余,正处于体力和精力最巅峰的时候,但在张虎手上却是讨不到丝毫的便宜,反而被逼的步步后退。

        “他妈的,都愣着干什么?”

        卫老大被张虎的棍风扫中面颊之后,终于大声骂了起来,“快去将那几个人宰掉,然后来帮我……”

        卫老大倒是有几分谋略的,在他看来,老二老三去对付秦风等人,肯定会让张虎心浮气躁,自己即使不敌也能多撑上一段时间。

        等到秦风几人被杀死后,自家三兄弟围攻张虎,他就是有天大的本领也无济于事,当可报的老四被杀之仇。

        只是卫老大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在喊自家兄弟的时候,却是发现对方使棍的这小子,脸上露出一种古怪的神色来。

        “是,大哥!”此刻黑山四狼中另外两个人也回过神来,绕过张虎和大哥争斗的地方,就向秦风等人跑了过来。

        “嗯?想捏软柿子?”

        看到那两人的举动,秦风脸上忍不住露出了笑意,转脸看向瑾萱。说道:“你也去对付一个吧,别让小黑上。否则起不到历练的作用……”

        在瑾萱拜师之前,她并没有学过什么拳脚功夫,不过张伯教给了她一些家传的内家心法,倒是基础打的很牢靠。

        秦风所学颇杂,从脑海中翻出了外八门中索命一脉的小巧功夫,传授给了张瑾萱,这其中还包括了一套越女剑法,正适合女孩子习练。

        只是瑾萱终究是女孩。胆子有点小,在之前遇到几拨劫匪的时候,却是直接让青狼獒冲上去咬破了对方的喉咙,交手的次数屈指可数。

        “是,师父!”瑾萱咬了咬牙,看到秦风并不像是在说笑,伸手拨出了包裹里的一把木剑。冲着其中一人迎了上去。

        张瑾萱力气虽小,不过剑法精妙,刚一动手就刺伤了那人的右肩,这让另外一人顿时舍弃了去杀秦风和张伯的想法,转身也向瑾萱攻去。

        “你的对手不是她!”眼看着弟子就要腹背受敌,秦风眼神忽然一凝。紧紧的盯住了另外一个明劲修为的人。

        “你……你是什么人?”

        卫老二刚想出手拿下瑾萱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脖颈一麻,头皮随之炸了起来,好像在他身后有一只猛虎,正张着血盆大口对准了自己一般。

        活了三十多年。卫老二也见过不少高手,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给他如此大的压迫感,一股冷汗情不自禁的顺着脖子流淌到了背上。

        卫老二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敢动弹一下,背后的?;突峄抵?,他根本就没有把握接下对方的一招,当下只能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别动就行了……”

        面对这样的小虾米,秦风压根就没有出手的意思,他只是让自己庞大的精神力形成了一种威压,将卫老二震慑在了当场。

        在受伤之前,秦风尚且无法动用神识对敌。

        不过在养好伤势之后,他发现自己的神识,也就是精神力,竟然能形成一种威压,让野兽退避三舍。

        在秦风一次刻意的控制下,被他精神力震慑的一头野猪,竟然神经错乱之下,直直的冲入到瀑布中淹死掉了。

        这也让秦风知道了神识除了能感应人的气机和修为之外,还能起到在对战中干扰或者是震慑敌人的功用。

        在这一路上秦风对人也使用过几次,只是遇到的敌人最高也就是明劲境界,秦风尚还不知道自己的神识对上暗劲修为的人有没有作用。

        不过震慑住了那个卫老二也就足够了,原本气势就要比张虎弱出许多的卫老大,在缠斗了几十个回合之后,被张虎一棍子敲碎了脑袋,横死当场。

        至于那个没有进入明劲的卫老三,则是被瑾萱的木剑刺的遍体鳞伤,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地上。

        而卫老二看着兄弟几人一个个死去,眼角几乎都要流出血来,但在那股威压之下,愣是一动都不敢动。

        “你兄弟三个都死了,你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就在此刻,秦风的声音在卫老三耳边响了起来。

        “对啊,大哥三弟和四弟都死了,我还活着干什么???”

        卫老三头脑一阵眩晕,居然浑浑噩噩的往秦风处走了过去,和秦风擦肩而过之后,纵身跳下了后面的万丈悬崖。

        随着一声落地后的惨嚎,山腰处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被瑾萱刺中了多处要害的卫老三,也失去了呼吸。

        “嗯,神识配合催眠术,竟然有次妙用???”秦风原本只是做了个尝试,没想到居然成功了,那明劲修为的人直接被自己忽悠的跳了悬崖。

        “秦先生,不战而屈人之兵,佩服,真是佩服!”回过神的张潇天站起身来,对着秦风深深的鞠了一躬,脸上满是敬服的神情。

        张潇天当年和鲁风雷交过手,但就是已经进入化劲的鲁风雷,似乎也没有秦风这般手段,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张伯,过奖了……”

        秦风连忙扶起张潇天,回头对着有些发愣的张瑾萱喝道:“你不杀人,人就杀你,我不欺人,但也不可让人欺我!”

        “是,师父,我……我明白了!”

        刚才杀死了那人,善良的瑾萱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被秦风这一声断喝,顿时清醒了过来——

        PS: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