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三十二章 交易

    第七百三十二章 交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客官,话不是这么说的啊?!?br />
        吴掌柜摇了摇头,说道:“你也知道,钱氏的粮食很难运到秦氏的地盘,我支付你一石粮食的价格,到了钱氏那边足以买到两石粮食了,说起来我还吃亏了呢……”

        在这个空间里,粮食就和外界的核武器差不多,都属于战略物资,通常情况下只允许在各个氏族的地盘上流通,按照这个说法,吴掌柜给的价格还算是厚道。

        不过秦风知道,这些做生意的人都有自己的渠道,他既然敢和秦风兑换,就一定有办法将粮食从钱氏运出来的。

        “好吧,吴掌柜,一石就一石?!?br />
        秦风想了一下,对着吴掌柜招了招手,说道:“我这还有个东西,不知道吴掌柜敢不敢兴趣呢?”

        “哦?是什么物件?”

        吴掌柜探过头去,说道:“只要是好东西,肯定会给你个满意的价格的,在这镇子上,谁都知道我老吴做生意是童叟无欺的……”

        “我看你是无奸不商吧?”秦风被吴掌柜给气乐了,刚刚黑了自己一石的粮食,这一转眼就敢说自己童叟无欺?

        “承蒙夸奖,承蒙夸奖!”听到秦风的话后,吴掌柜的眼睛笑的差点眯成一条缝了,对着秦风连连拱手。

        “靠,骂了他居然还谢我?没毛病吧?”

        秦风被吴掌柜的态度搞的有些莫名其妙,摇了摇头也没再废话,直接将桌子下面的包裹拿了出来,拉开一条缝隙,说道:“吴掌柜,你看看这物件。能值多少钱?”

        “精……精钢?”

        看到那包裹中的东西,吴掌柜顿时激动了起来,一把拉住包裹,说道:“这位朋友,你……这真是精钢吗?”

        将铁练成刚,需要去除很多渣滓。所以钢的价格在这里是要远超过铁的,吴掌柜一眼就认了出来,秦风包裹里的那个物件的品质,一定是在铁器之上的。

        铁器在这里已经是很难得的了,如果是精钢的话,那价格要更贵了。

        而且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在民间流通,大多都被五大氏族的人搜刮过去打制成武器充实他们的侍卫队了。

        “没错,是精钢……”秦风点了点头,将那包裹往桌子上一放。似笑非笑的说道:“吴掌柜的,出个价吧?”

        “这……这些全都是的?”吴掌柜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是!”秦风指了指包裹,说道:“一共重四十二斤,吴掌柜的你能不能吃下来呢?”

        秦风包裹里的这个钢块,其实就是张虎从山中带出来的那块钢板,被秦风给折叠在了一起放入到包裹之中的。

        “能!当然能了?!?br />
        吴掌柜生怕秦风不将这钢块买给自己,当下拍着胸脯说道:“在这平安镇上,除了我老吴?;褂兴苈虻闷鹫舛??”

        “那好,吴掌柜的。出个价吧!”

        秦风开口说道,在钱氏地盘的时候,还能使用张伯积攒下来的一些粮票换取食物,但是到了秦地,那些粮票就不管用了,这也是秦风想出手钢块的原因。

        “五……五石粮食如何?”吴掌柜想了一下。伸出五根手指,说道:“五石上好的粮食,换这个钢块怎么样?”

        “五石?”

        听到吴掌柜的话后,秦风和坐在边上的张伯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吴掌柜还算厚道。就五石吧,你拿来在秦地通用的粮票,这东西就是你的了……”

        之前秦风和张潇天商议过,这块精钢应该能卖到六石左右,吴掌柜开出五石的价格,秦风也懒得去讨价还价了。

        其实这也是一个认知的问题。

        在秦风生活的那个空间里,钢铁在生活中是应用广泛随处可见的东西,秦风从来也没将这些玩意当盘菜,即使到了这个空间,他的思想也很难转变过来。

        “好,这位朋友,还请移步到小店一下……”吴掌柜左右看了一眼,说道:“这地方人多口杂,咱们换个地方再谈吧……”

        “对了,还不知道客官您贵姓呢?”吴掌柜一拍脑袋,他现在才想起来还没有询问秦风的姓名。

        “我姓秦,单名一个风字!”

        来到秦氏的地盘,秦风也没必要刻意隐瞒自己的名字了,反正在这个空间里,怕是没有任何人知道他是谁。

        “原来是秦家子弟啊,吴某失敬了……”听到秦风报出自己的姓名,吴掌柜顿时愣了一下,眼中露出了古怪的神色。

        “吴掌柜,怎么了?”秦风有些奇怪的问道,他自然看出吴掌柜脸色的变化了。

        “没什么,秦兄这就跟我过去吧……”

        吴掌柜摇了摇头,说道:“秦兄叫的饭菜,我直接让他们送过去,我那里还有壶珍藏的好酒,今日和秦兄一醉方休……”

        秦风姓秦,又能拿出这精钢来,在吴掌柜的看来,秦风一定是秦氏中的嫡系子弟,偷了家中的宝贝来变卖的,这种事情并不罕见,吴掌柜以前就曾经遇到过的。

        “好,那就叨扰吴掌柜了!”秦风哈哈一笑,和张伯打了个招呼后,一行四人跟着吴掌柜下了楼。

        吴掌柜很会做人,抢先把秦风的帐给结了,然后又叮嘱伙计加了几个菜,让其给送到他的店铺里去。

        不过秦风等人都没发现,就在他们离开酒楼的时候,原本坐在二楼一个角落处带着斗篷的两个人,却是也随之结了账跟在了后面。

        来到店里之后,吴掌柜先仔细的查验了一下那块精钢,然后让一个伙计招呼秦风等人吃喝,自己则是忙活了起来。

        “张伯,我之前说那吴掌柜无奸不商,他为何还挺高兴的?”秦风让陪同的伙计出去之后,开口向张伯问道。

        “为什么不高兴???”张伯有些奇怪的看着秦风,说道:“这词儿本来就是夸商人的呀?!?br />
        “夸商人的?”秦风闻言愣住了。张伯的话简直就颠覆了他对这成语的理解。

        “当然是的?!?br />
        张伯点了点头,说道:“在咱们这里买米是以升斗作为量器,有良心的商人都会往米筐里氽点米加在米斗上,这样已抹平的米表面便会鼓成一撮尖头,所以就是无尖不商了啊……”

        “还有这种说法?”

        秦风听得是瞠目结舌,他如今才知道。敢情这句成语最早并不是贬义词,只不过流传到现在,却是变了性质了。

        “秦风,你真的要把这宝贝给卖掉?”

        解释了无尖不商的来历之后,张伯有些心疼的看着桌上装着钢块的包裹,那眼神就像是外界的一个乞丐在看着一包黄金一般。

        “张伯,这东西没什么用,留着还是个累赘,卖掉换些有用的东西多好?!?br />
        看着张伯那一脸舍不得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出山的时候要不是他劝着张虎,恐怕张虎就要连那根钢制的轴承也给带出来了。

        “好吧,老朽听你的,咱们喝酒……”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张伯知道秦风主意拿的很定,当下也就不再多说了。

        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才回到了店里。将一叠数额不等的粮票放在了桌子上。

        “六石粮票都在这里了,烦请秦兄过目……”吴掌柜的脸色有些疲惫。但精神却是很好,显然对这桩生意非常的满意。

        “嗯,有这么多的散票?”秦风粗略的看了一眼,发现在这一叠粮票中,除了有两张一石的粮票之外,其他都是些数额较小的散票。

        “不瞒秦兄说。吴某可是连女儿的嫁妆都给拿出来了?!蔽庹乒窨嘈α艘簧?,说道:“要不是小店还囤积了些现粮,还真拿不出这么多的粮票来……”

        吴掌柜倒是没说假话,为了买下秦风的那块精钢,他甚至把自己极为喜爱的一块玉龙佩饰抵押给了当铺。这才凑够了六石粮票。

        不过吴掌柜也不会做赔本生意,这精钢不仅在民间罕见,就是在五大氏族中也不多见,有很多嫡系子弟佩戴的也只是铁器制作的武器。

        倒不是说这些嫡系子弟没钱,而是实在精钢太为少见,吴掌柜买下这块精钢,只要找对买家,一转手就能赚个盆满钵溢。

        “赔本的生意,怕是吴掌柜的也不会做吧?”秦风笑着将那些粮票收了起来,开口说道:“小弟还有点事情想向吴掌柜的打听一下?!?br />
        “秦兄有什么事?”吴掌柜的一拍胸脯,说道:“只要我老吴知道的,绝对是言无不??!”

        秦风盯着吴掌柜的眼睛,开口说道:“吴掌柜的,我想问下,当年的秦都还在吗?”

        “秦……秦都?”

        听到秦风口中吐出的这两个字,吴掌柜顿时面色大变,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回身将屋子的大门关上,小心的说道:“秦兄为何提起秦都?这可是忌讳??!”

        说着话吴掌柜的眼神中就露出了疑虑的神色,秦风身为秦氏家族的人,为何不知道在当年事变之后,秦都就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而且之后在五大氏族中,秦都都成了一个禁忌的话题,严禁在民间提起这两个字,否则就以造反论处。

        “咳咳,吴掌柜,我这一个分支,以前一直生活在深山里,现在家族里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才不得已出山的,否则我也不会卖掉这个传家之宝??!”

        秦风咳嗽了几声,给出了一个解释,这让吴掌柜的脸色稍微变得好看了一些,他们生活的这个地方多山,的确有些家族一藏就是百十年,和外界来往甚少的。

        “原来是这样???”

        吴掌柜想了一下,问道:“秦兄,你应该也知道,秦都的王室已经不在了,不知道你去哪里有什么事呢?”

        秦风闻言苦笑了一下,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说道:“以前常听家族长辈说,秦都是我秦氏发源的地方,所以想去看一看,谁知道这一路问来,就没人告诉我……”

        张伯这辈子就没出过钱家的地盘,他并不知道秦都的所在,而秦风在钱家地盘打听秦都的时候,却是招惹了不少麻烦,这才借着买卖向吴掌柜打听的。

        “没把你抓起来就不已经很不错了?!?br />
        吴掌柜摇了摇头,说道:“从这里往东走三百公里,就是秦都,不过那里早已成了一片废墟,不去也罢了?!?br />
        吴掌柜对秦风还是有几分好感的,生活在秦氏治下的人,最反感的其实就是现在秦氏的掌权人。

        因为现在的秦氏,也是秦家的后代,却联合外人将自己姓氏中最核心的王室给铲除掉了,这在外人看来,就是欺师灭祖的行为。

        “我们只是去凭吊一番罢了……”

        得到了秦都的消息,秦风站起身来,拱手道:“多谢吴掌柜告知,那咱们就后会有期了……”——

        ps:这几天有点事情要出门,8号恢复两更,唉,总是不能安静的码字,希望忙完这段能静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