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三十章 藏身之所

    第七百三十章 藏身之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虎对三界山的外围十分的熟悉,他带着秦风通过另外一条小路,直接来到了后山爷爷和妹妹藏身的地方。

        “虎子,张伯他们在什么地方了?”

        看着张虎带自己来的地方,秦风有些愕然,因为这里是一处高达十多米的大瀑布,水银泻地般的水流急冲而下,在瀑布下面形成了一个深潭。

        这里的地势很开阔,一眼就能看过来,秦风在四周观察了好一会,都没能发现这里有什么藏身之所。

        “师父,在那瀑布后面……”

        张虎开口说道:“我小时候和妹妹到后山来,刚好瀑布水流断了,看到后面有个山洞,我就和妹妹钻了进去……”

        虽然这里也是三界山的外围,不过相对要安全的多,张虎六七岁的时候带着妹妹在这里玩耍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这个山洞,后来张潇天就将其布置成了一个藏身的所在。

        “师父,从这里进去……”

        张虎带着秦风从瀑布的边缘往上爬了七八米,在那里长着一些草丛,拨开草丛后,一块长满了青苔和周围岩壁没什么两样的石板露了出来。

        “爷爷,我回来了!”

        张虎用力的在那处岩壁上敲击了几下,这一敲秦风就听出来了,那“咚咚”的声音说明里面是空的。

        “虎子,不是说让你们回村里去吗?怎么跑这来了?”

        大约过了一分多钟的样子,那处岩壁忽然往边上移开。露出了个一米见方的洞口,张潇天的身形出现在了里面。

        “爷爷,让哥哥他们进来再说??!”二妞从张伯身后挤出了个脑袋,冲着张虎说道:“哥哥,你有没有给我摘我最喜欢吃的山枣???”

        “哎呦,哥哥还真是忘了?!?br />
        张虎挠了挠头,他对这个妹妹最是宠溺,往日里进山总是要采摘一些山果带给妹妹,不过这一次进山却是惊险重重,没能顾得上这事。

        “进去再说……”秦风钻进了山洞。往四周一打量。忍不住开口说道:“这简直就是花果山水帘洞??!”

        这个山洞高约五六米的样子,内部空间很大,在山洞顶部往下垂着一些钟乳石,相信如果装上射灯。一定会显现出一派奇诡秀丽的景象。

        最为难得的是。外面虽然水流喘急。但里面却丝毫没有潮湿的感觉,而且阳光透过瀑布射入洞中,光线也十分的明亮。

        能看得出来。张伯对这地方很上心,除了两张木床之外,还有简易的桌椅,在山洞的最里端,则是挂着一些风干的腊肉和粮食。

        而在洞口的地方,张伯则是拉上了一张渔网,有好几条从瀑布上方掉落的大鱼在网里扑腾着,却是一处天然的捕鱼场所。

        “花果山水帘洞在什么地方?”张伯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秦风。

        “呵呵,是外界的一个地名,和这里差不多,都是在瀑布后面的……”秦风摇头笑了起来,《西游记》是明朝吴承恩所写的,这个空间的人想必是无法读到的。

        “爷爷,我带来一样好东西,你看看……”张虎跟在秦风后面进到山洞后,将手中的包裹随手一扔,献宝似的将那棍子递向了爷爷。

        “嗯?这东西不错!”张伯是识货的人,从那棍身的纹路上就能看出,这棍子绝对是百炼精钢。

        “好沉啊,从哪得到的这宝贝?”入手之后,张伯更是吃了一惊,显然这棍子的重量超出了他的想象。

        张虎开口说道:“爷爷,这是师父带我找到的!”

        “师父?”张潇天闻言一愣,继而大喜道:“秦先生,你……你愿意收虎子做徒弟了?”

        张潇天原本还担心秦风不愿意带孙子孙女儿出去,但此刻秦风将张虎收为弟子,怕是日后想尽办法也会将二人带出去这个空间的。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虎子天赋很好,他在前几日已经进入炼精化气的境界了?!?br />
        “真的?”

        张伯闻言又是一喜,他当年进入到明劲修为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开外了,没成想孙子的习武天赋居然还有远超自己。

        “大哥哥,我也要做你的徒弟!”听到秦风和爷爷的对话,二妞不依不饶的说道:“哥哥都当你的弟子了,你也要收下我……”

        “什么大哥哥,想要拜师的话,那是要喊师父的……”

        张伯笑着看向秦风,说道:“秦先生,一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要不……你就把我这孙女也给收下吧?”

        从儿子儿媳去世之后,张伯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就是孙子孙女了,他自己对能否出得这个空间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但却是想让孙辈们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

        “好,二妞我也收下了!”秦风想了一下答应了下来,要说自己这条命,还是二妞救下来的呢。

        “秦先生,你是有文化的人,就给二妞起个名字吧!”看到孙子孙女都在拜在了秦风门下,张伯笑的几乎合不拢嘴。

        以张伯的眼光看来,二十出头的秦风就有暗劲后期的修为,日后进入化劲绝对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一个化劲高手做师父,那是张虎和二妞的福分。

        “起名字?二妞没有大名吗?”秦风有些诧异的问道。

        “咳咳,秦先生,在我们这地方,女孩子一般是没大名的?!?br />
        张伯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在老辈人的观念中,男孩才是传宗接代的关键,女孩子一向都没什么地位的,错非是一些大家族,小门小户的女子大多都只是有个乳名而已。

        “我想想……”

        秦风想了一会,抬头说道:“二妞以后就叫瑾萱吧,拥有萱草一样的芬芳,还能有玉一般的高贵和典雅……”

        “瑾萱?张瑾萱,好,二妞,以后你就叫瑾萱了……”张伯笑着连连点头,宠溺了摸了摸孙女的脑袋。

        “谢谢师父!”二妞很乖巧的给秦风跪了下来,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头,算是行了拜师之礼了。

        “师父,有什么礼物送没有?”站起身后,二妞笑嘻嘻的看向秦风,露出了她这个年龄的活泼和顽皮。

        “师父可是身无长物啊?!鼻胤缧ψ盘颂?,忽然想到一事,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个东西,说道:“瑾萱,还真有个东西送给你……”

        “师父,这是什么???”

        看到秦风手里的那个四四方方的金属物件,二妞奇怪的问道:“这东西是用铁做的吧?那肯定好珍贵的……”

        “秦先生,使不得,这样的东西怎么能拿给小孩子玩呢?”

        看到秦风手里的物件,张伯连忙推辞了起来,在这个空间里但凡沾到铁的东西,均是异常珍贵的。

        “这个叫打火机……”秦风笑了笑,将那个zippo火机打开盖子后用手一搓,顿时一簇火光亮了起来。

        “哇,好神奇???”看到秦风变魔术般的变出了火苗,二妞兴奋的叫了起来。

        “张伯,你也拿一个吧,我一共有好几个呢?!?br />
        秦风又掏出一个火机递给了张伯,他在船舱里的一个木盒里找到的这几个zippo火机,应该也是疤哥的藏品。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笨吹饺绱巳菀椎木痛虺龌鹄?,张伯也是大为意动,不过去接晚辈的礼物,他却是有些抹不开面子。

        “玩物而已,不算什么的?!鼻胤缃鸹莞苏挪?,他知道在这个空间有煤油灯的存在,这火机倒是可以用很长时间。

        “好,那我就收下了,来,坐下说话?!闭挪扯远に档溃骸叭ド盏闼?,给你师父泡点野山茶喝……”

        “爷爷,我们这次出去,把那个鲁风雷给杀死了……”张伯刚刚拉着秦风坐下,孙子就抛出了一个让他震惊莫名的消息来。

        “什么?你……你们怎么能打得过他的?”

        张伯屁股还没挨上石凳就跳了起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知道鲁风雷进入化劲修为已经十几年了,那可是代表着这个空间的最强武力。

        化劲高手的生命力是十分顽强的,就是化劲高手之间相争,往往也只是能伤到对方,想要夺其性命,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两败俱伤。

        是以张伯怎么都不敢相信,一个暗劲后期和一个刚刚进入明劲修为的小子,竟然能将鲁风雷那种大高手给杀死掉,听在耳朵里,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般。

        “张伯,是真的,这山中有种花叫做罂粟,罂粟果燃烧后会使人产生幻觉……”

        秦风开口将事情的经过给张伯讲解了一遍,其实事后秦风也有些后怕,如果不是张虎的暴雨梨花针,他此刻怕是早已命丧黄泉了。

        外八门里面的门道,原本就是江湖下九流居多,秦风自然也不会因为什么江湖道义而让自身陷入险境之中的。

        所以一向都不怎么喜欢使用火器的秦风,在见到那把沙漠之鹰后,才露出那般欣喜的表情。

        “原来如此???”

        听秦风讲诉完事情的原委,张伯不由叹道:“我在这山中生活几十年,还不知道竟然有此奇物,老朽今日真是长了见识了……”

        “这些终究都是小道……”

        秦风摇了摇头,又把那把枪拿出来给张伯讲解了一番,看得张伯是惊叹不已,在他们这个空间,根本就做不出这般巧夺天工的东西来——

        ps:第二更,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