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明劲

    第七百一十七章 明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小子,破茧成蝶,竟然进入到明劲了?”

        张虎身上的变化自然逃不过秦风的眼睛,察觉到张虎体内那潺潺流动的真气后,秦风的眼中不由露出了喜色,看来张虎练武的资质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更好一些。

        秦风也算是练武奇才了,不过他在师父载昰去世之前,也没能达到明劲的境界,只是借助玉佩中莫名的气息,才突破到了明劲,而且那时秦风的年龄也要大于张虎。

        原本按照秦风的想法,张虎能在十八岁之前突破到明劲,三十岁之前突破到暗劲,就算是天赋惊人了,没成想他只是教导了张虎一个下午,他就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其实秦风不知道的是,张虎从小生活在这个小村子里,刚会跑的时候就跟爷爷上山狩猎,每日间打熬身体,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砺,原本就快要突破暗劲了。

        之前张虎一直都因为父母失踪的事情,对钱家耿耿于怀,却是不知道,武者练武,更是在炼心,心结不去,他的修为境界永远都无法提升。

        秦风的一席话,解开了张虎的心结,再加上下午所练习的道家心法的引导,水到渠成之下,也就顺理成章的突破到了明劲境界。

        “我……我进入到明劲了?”

        感受着体内那如潮汐般澎湃的力量,张虎愣在了当场,等他听到秦风的话后,不由双膝跪地对着秦风拜了下去,口中喊道:“多谢师父的教导,多谢师父……”

        虽然张虎知道自己一直都处在明劲的门槛上,但就是不得其门而入。今日能突破,都被他归功到秦风所教授的功法上了。

        “师父教导徒弟,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秦风笑着将张虎扶了起来,说道:“你之前是心中有心结,一直影响到你修为的进展。现在心结去了,自然就突破了?!?br />
        “心结,是对钱家的怨恨吗?”听到秦风的话,张虎马上反应了过来。

        “对,爱和恨如果到了极致,都会对自身产生影响!”

        秦风点了点头。他初进监狱的时候,心中也是愤恨之极,要不是师父载昰的引导,秦风恐怕真的是会入了歧途,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不过这并不代表秦风不恨那几个导致妹妹失踪的人贩子,也不代表秦风对少时家中的变故全无芥蒂。

        只不过秦风将这些都化为了动力。推动着他逐步建立着自己的商业王国和势力,等到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后,秦风也在着手去解决这些事情了。

        “虎子,你现在还憎恨钱家吗?”看着张虎那略带稚气的脸庞,秦风开口问道。

        “恨,恨他们带走了爹娘,让我和妹妹从小就没了爹娘!”

        张虎眼中露出了坚毅的神色。说道:“所以我要苦练功夫,等到我能打败钱家所有人的时候,我要向爷爷一样,杀入钱家讨个说法!”

        多年来的执念,没有那么容易化解的,不过张虎也学会了审时度势,在能力不够的时候,不会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情了。

        “虎子,记住一点,钱家也不全都是坏人!”

        秦风拍了拍张虎的肩膀。说道:“晚上就不用站桩了,你再熟悉下我教的吐纳口诀,把明劲境界巩固一下……”

        “是,师父!”张虎认真的点了点头,出去到柴房里生火热了下中午的饭菜。恭恭敬敬的端到了秦风的面前,说道:“师父,请用饭!”

        “好,虎子,一起吃吧!”

        看到张虎如此懂事,秦风心中也很欣慰,现在外面的那些十多岁的孩子,恨不得让父母把饭菜喂到嘴里,哪里懂得尊师重道?

        “嗯?姚二哥,您过来了?”

        正吃着饭的时候,秦风的耳朵耸动一下,他听到在围墙外面传来了姚二的脚步声,连忙站起身走到了院子里。

        “何老弟,我给你们送点腊肉过来,顺便和张大伯说一声?!币Χ种辛嘧乓惶醴绺傻睦叭?,目光绕过秦风向屋里瞅去。

        张伯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十多年,教授了不少年轻人健身健体的功法,所以很受村民们的尊重,要不是一直都在那边伺候着这些城里来的少爷,姚二早就过来了。

        “姚二哥,还真不巧……”

        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张伯带着二妞进山采药去了,他的老胃寒犯了,手上又缺药,今儿中午就进山了……”

        张伯在这个村子隐居了十多年,从未提起过自己的来历,所教授这些村民们的功法,也都是江湖上别门别派的一些入门功夫。

        是以包括姚二在内,都不知道张伯就是钱家重金悬赏了十多年的那个人,前几天张伯受伤的事情更是没和村里人提起过,只说是胃病发作而已。

        “那……那你们进山的事情,告诉张大伯了吗?”姚二有些担心的问道,如果张伯不同意的话,这事儿还真是难办了。

        “我们两个没去,不就是准备进山的吗?”秦风笑着说道:“姚二哥,不用担心,你是趟惯了山路的人,跟着你去,张伯很放心的?!?br />
        “那就好,我还怕张伯生气呢?!?br />
        听到秦风的话后,姚二顿时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说道:“何兄弟,说起来还真是对不起你,过来走亲戚还让你跑这一趟……”

        “哪儿的话啊,姚二哥,这一趟就能赚一年的口粮,不知道有多少人巴不得去呢?!?br />
        秦风下午从张虎口中又得知了不少这个空间的事情,这里的土地十分的贫瘠,一亩地所产出的粮食不及外界的十分之一,而且还有很多土地无法种植作物。

        如此一来,在这个世界,粮食永远都不够人们食用的。除了五大氏族之外,就连稍微大一点的世家,家中怕是都没有多少存粮的。

        所以今儿那位叫做钱元丹的钱家少主,张嘴就是两石粮食,钱宁那副心疼的模样也就不足为怪了。

        “那倒是。钱家的人出手真是大方啊,我和哥哥也各得了一石糙米?!彼档秸饧?,姚二也有些兴奋。

        糙米是指脱壳后仍保留着一些外层组织,如皮层、糊粉层和胚芽的米,由于口感较粗,质地紧密。煮起来也比较费时,远不如精米细贵。

        但是村子里种的那些梯田,产出的米就连糙米都远远不如,而且产量极低,有这两石米,足够村里这二十多户吃上一两个月了。

        “虎子。给你二叔烧点水去,姚二哥,咱们坐下说话……”

        秦风请姚二坐下后,开口问道:“对了,姚二哥,你知不知道,钱家这些贵人们。进山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呢?”

        “这个……我听说他们好像是要去山里找什么东西?!?br />
        姚二往左右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听说有好几个地方天降神铁,好像山里也有,他们就是去寻找神铁的……”

        和张伯知晓很多外界的事情不同,姚二祖辈都生活在这山里,大字都不识得一个,那思维还停留在封建迷信的阶段,压根就不知道外面天翻地覆的变化。

        按照姚二所说。经?;嵊幸恍┫∑婀殴值亩?,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地方附近,他在小的时候就遇到过一次,不过这十多年来都没再发生过。

        正往外走着的张虎听到姚二的话后,脚下不由绊了一下。他可就是从那所谓出现神铁的地方,将秦风救回来的,而且在他家的柴房地下,还埋了一块铁皮呢。

        “嗯?难道那个漩涡会将东西都卷入到这里?”

        和张虎不同,听到姚二的话后,秦风脑中却是一震,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外出的道路,就在这三界山中了。

        “妈的,不要出去的时候还是在海底,那谁都活不了!”

        秦风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身上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宁愿在这里生活一辈子,也不愿意再尝试一次那像是身处黑洞般的经历。

        “何兄弟,不用担心,只要不深入到山中,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看到秦风神情有些恍惚,姚二还以为他在担心进山的事情呢。

        “有姚二哥带路,我是不担心的?!?br />
        秦风回过神来,笑着说道:“姚二哥,我和虎子年龄都不大,明儿在路上的时候,您还要多照拂一下啊?!?br />
        “放心吧,虎子是我看大的,哪里会让他出事?”姚二笑着点了点头,站起身说道:“不喝水了,我早点回去,那些人可是难伺候的很……”

        “那好,姚二哥,我送您!”秦风也跟着站了起来,将姚二送出了院子。

        “何兄弟,明儿五时你就过来,咱们赶早不赶晚!”

        姚二走出院门后,又转身叮嘱了秦风一句,他也看出来了,那些钱家的人,远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知道了,姚二哥,一定准时到!”秦风笑着摆了摆手,等到姚二走远后,这才返身回了屋子。

        “哼,那些外界流入进来的东西,都被五大氏族给霸占了?!鼻胤缁氐椒恐兄?,刚好听到了张虎愤愤不平的话。

        “虎子,外面流入进来的东西多吗?”秦风有些紧张的问道。

        “不多,但也不少,我听爷爷说起过!”

        张虎开口说道:“每年月圆的时候,好像都会有东西或者从海上,或者从空中被卷入到这里,但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五大氏族的人给抢走的……”

        “月圆的时候,那岂不是大海潮汐涨落的时间?”秦风闻言愣了一下,难道月圆和这个空间有什么联系吗?

        坐在那里想了很久,秦风也没琢磨出什么门道来,摇了摇头说道:“虎子,明儿那鲁风雷要是问你怎么突破的事情,你就说今儿被他的气势一压,莫名其妙的就突破了……”

        张虎一时半会也学不会自己的敛息秘术,明天见到鲁风雷的时候,必然会被他看出端倪,秦风这是教张虎在怎么自圆其说。

        “知道了,师父?!闭呕⒖醋徘胤?,摸了摸脑袋,说道:“可……可我没感受到什么气势???”

        “笨蛋小子,就是让你这么一说而已?!?br />
        秦风又好气又好笑的在张虎头上敲了一记,鲁风雷以势压人的时候,那气势都被秦风承受了下来,张虎当然感觉不到了。

        “好了,睡觉吧!”秦风伸手一拂,一股巧劲溢入到那油灯之中,顿时将油灯给吹灭掉了。

        “天还是这天,可所处的空间却完全不同,我还能回去吗?”

        让张虎睡下后,秦风推开木门,走到院子里抬头看向了夜空,如果单看那点点闪烁着的星光,和外界似乎没有什么不同。

        “奶奶的,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看着天上的北斗七星,秦风有些苦恼的挠了挠脑袋,五大氏族找了近百年都没能找到出路,秦风真的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出去。

        “刚刚还教导张虎不要有心结,我这就郁闷上了?!?br />
        一阵凉风吹来,秦风不由哑然一笑,从小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秦风早就能做到随遇而安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后,将胸中郁积的苦闷尽数吐了出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的时候,秦风就早早的将张虎给叫了起来,两人匆匆往嘴里塞了几个饭团子,就往姚二家走去。

        到了姚二家的时候,院子里已经亮起了灯光,不过钱家的几位少爷都还没起,在院子外面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钱元丹等人才各自走出了房间。

        姚二将秦风和张虎叫进了院子里,指着地上两堆整理好的东西,说道:“虎子,何兄弟,这两担东西你们能挑动吗?”

        “这两人功夫不比你差,东西再多一倍也挑得动的,咦,这小子怎么进入明劲了?”

        秦风两人尚未回话,鲁风雷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当他看向张虎的时候,眉头不禁一挑,显然有些惊讶。

        要知道,明劲修为虽然只是武者入门的境界,但同样卡住了无数人。

        像钱家少主钱元丹也是在十八九岁的时候才进入到的明劲,张虎看来只不过十三四岁的样子,自然让鲁风雷有些吃惊了——

        ps:第二更,两章七千多字,求月票推荐票,到月底了,大家的月票投给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