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一十二章 户丁制度

    第七百一十二章 户丁制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大娃,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看到孙子一脸惶恐的模样,张伯顿时拉下了脸,没好气的说道:“钱家也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你慌个什么劲?”

        虽然这个小山村十分的偏僻,但在镇子上的钱家分支,也没忘了收取这里的赋税,因为村子田地稀少,往往都会拿野兽的皮毛来交赋税。

        由于山路难走,前来收取赋税的人,一年也就是来上那么一趟,有时候连来也不来,干脆让村子里去镇子上的人把应缴纳的皮毛给带过去。

        张伯带着孙儿隐居在这里,就是取了钱家灯下黑的心理,钱家怎么都不会想到,十多年前硬闯钱家重地的张伯,居然就生活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爷爷,不是,这次来了好多人,男男女女的有十多个呢?!闭呕⒋丝诖笃?,说道:“以往他们那边最多来一两个人,可这一次不一样啊……”

        “嗯?来了十多个人?”听到孙子的话后,张伯的脸色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往日里钱家前来收取硝制好的野兽皮毛,顶多来三五个人,其中还有两个是挑夫,却是从来没有来过这么多人。

        “莫非真的是为我而来?”

        张伯心中惊疑不定,前段时间他曾经在镇子不远处出手抢夺一些莫名出现的铁器,被张家高手打成重伤,难道他们是顺藤摸瓜找到的这里?

        “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张伯也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有七八个年轻人,还有两三个是挑夫,挑了不少东西?!?br />
        张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另外有三个四十多岁的人。身上的功夫很厉害,有个人看了我一眼,我差点没吓得坐在地上……”

        “什么?看了你一眼,你就心神不守了?”

        张伯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了起来,张虎别管怎么说也有明劲的修为,加上年轻有冲劲。轻易不会服人。

        错非是修为到了暗劲后期或者化劲的高手,才能做到以目光震慑住张虎的心神,凭张伯此时受伤未愈的身体,遇到这样的人绝对不是其对手。

        “他们现在在哪?”

        张伯的眼睛看向了远处的高山,他心中已经起了退让之心,如果对方真是冲着他来的,那说不得只能带着孙子孙女躲入到深山之中去了。

        好在服用了昨天的中药之后,张伯的伤势缓解了不少,就算在山中遇到什么猛兽。他也能对付一二了。

        张虎说道:“在姚大伯家里,姚二伯也被叫去了,我没敢多呆,就跑回来了?!?br />
        这个小村子一共只有二十多户人家,其中有十户却是都姓姚,张虎所说的姚大伯正是刚才那个姚二的亲哥哥,也是这个小村子的村长。

        “有七八个年轻人,又去了姚大家?”

        听到孙子的话后。张伯的眉头顿时舒展开了,摆了摆手说道:“大娃。你不用担心,应该不是冲着我来的,否则不会先去姚大家里的……”

        张氏一族破落已久,从张伯的爷爷辈起,就在钱家做事,对钱家行事的风格算得上是了如指掌。

        如果张家此行真是前来捉拿他的。绝对不会如此大张旗鼓,而是会悄悄摸上门来将自己的家给包围起来,确保不放走一个人。

        “那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张虎摸了摸脑袋,说道:“爷爷,要不要叫醒二妞。咱们去山上躲躲吧?”

        “不可?!?br />
        张伯摇了摇头,说道:“张家认识我的人并不多,现在躲出去,反倒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平端让人怀疑,还是先等等看……”

        能成为这个空间的五大氏族之一,钱家这千百年来开枝散叶,光是钱姓之人就有数十万之多,管辖着三界山周围方圆一千多公里的地盘。

        而张伯当年所闯的是钱家祖宅,真正认识他的人并不是很多,就算张伯出现在那些人面前,他们也未必知道张伯是谁。

        “爷爷,我还是先把二妞叫起来吧!”张虎开口说道:“万一势头不对,咱们马上进山,只要到了山里,咱们就不怕他们了?!?br />
        从小在这三界山脚下长大,张虎对三界山的外围可谓是了如指掌,随便躲到山中哪个洞里,外人根本就甭想找到。

        “嗯,这样也好?!?br />
        张伯点了点头,等张虎进屋之后,转脸看向秦风,开口说道:“你也看到了,虎子他们要是留在这里,一辈子都要东躲西藏,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他们跟你出去……”

        张伯当年算是反出了钱家,对于这种“叛徒”,钱家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即使张伯死去,他所留下的子嗣也将被无休止的追杀。

        “我会尽力的!”秦风苦笑着答应了下来,他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从这个空间出去,说再多也是无用。

        “爷爷,怎么不让妞妞多睡一会呢?”

        正说着话的时候,二妞揉着眼睛从木屋里走了出来,怀里还紧紧抱着那只不断挣扎着的小狼崽。

        虽然也练了家传的吐纳功法,但二妞终究是个女孩,没有像哥哥那样每日打熬身体,昨儿睡的晚了一些,今天就有些精神不振。

        “二妞,洗把脸,咱们准备进山了?!闭挪涣程巯У目醋潘锱?,他这十多年来将两个孩子给拉扯大,那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还要进山???”

        听到爷爷的话,女孩清醒了几分,说道:“是不是我和哥哥昨儿采的药有用?爷爷你身体已经好了呀?”

        “好了一多半了,这次进山,就是再寻些草药?!?br />
        张伯笑着点了点头,对于这个孙女儿,很多事他都是瞒着的,而女孩也一直都成长的很快乐,心地尤其善良。

        “好,这次一定要多摘些药,把爷爷的病治好?!迸⒏咝说暮傲似鹄?,不过随之哎呦了一声,却是被怀中的小狼崽咬了下手指。

        就在女孩叫疼的当口,小狼崽从她怀里跳了下来,来到秦风脚下,顺着裤腿就要往上爬。

        “没良心的小东西,亏得我还去问刘婶要羊奶喂你呢?!笨吹叫±轻倘绱吮硐?,女孩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泪珠子已经在眼眶打起转来。

        “这小家伙,真把我当父母了?”

        秦风无奈的抱起了小狼崽,也不管它听不听得懂,一脸认真的说道:“你要听二妞姐姐的话,不然以后我也不要你了……”

        “呜呜……”小狼崽伸出舌头去舔秦风的脸,口中发出呜呜的声音,那模样和秦风亲热之极。

        “我可没东西喂你啊?!鼻胤缈聪蚨?,说道:“小雪,你带它去喝点羊奶吧,喂多了就跟你熟悉了?!?br />
        秦风知道二妞大名叫做张雪,十二三岁的女孩在这里已经算是大姑娘了,他也不能像张虎一样去喊二妞的小名。

        “好,谢谢秦大哥?!倍ぴ疽裁簧±轻痰钠?,当下破涕为笑的将小家伙接了过去。

        “二妞,以后在外人面前,要叫何叔叔……”老人纠正了一下孙女对秦风的称呼,这却是因为秦氏生活在钱家地盘上的人并不是很多。

        “哦,我知道了!”张雪甜甜一笑,抱着小狼崽转身进了屋子,昨儿还有喝剩下的一点羊奶,应该还够小家伙吃一顿的。

        “张伯,要不……我去姚二哥那边看看?”

        见到老人一脸担忧的样子,秦风开口说道:“反正张家的人也不认识我,我去打探一下他们到底是为何而来的吧?!?br />
        秦风有足够的底气能保证张家的人不认得自己,因为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个空间,除了姓秦之外,和这里的五大氏族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可,我怕姚二说漏了嘴?!?br />
        张伯一把拉住了秦风,摇头道:“这里实行的是宋朝的户丁制度,但凡是成年人在当地都有记录,外出需要路引,你什么都没有,那些人会直接把你抓起来的……”

        户籍制度不是外界的专利,从秦开始,中国就一直都户丁登记的制度,各代逐渐完善。

        宋代商业高度发达、贸易往来频繁,统治者出于管理的需要将户籍制度更加严密化了,虽然刻意自由迁徙,但却需要当地押司出具的证明。

        秦风可是光着屁股来到这里的,他现在就等于是一黑户,加上姚二并不是很清楚情况,恐怕三言两语间就会露出破绽的。

        “路引?这里外出还这么麻烦吗?”秦风闻言愣了一下,敢情这里也有身份证啊。

        “张大伯,我来了!”张伯正待向秦风再解释的时候,围墙外面传来了姚二的声音。

        “说曹操曹操到啊?!闭挪颓胤缍允恿艘谎?,姚二既然过来了,自然不用他们再去打探什么消息了。

        “张大伯,钱家来人了,说是要进山,我得陪他们去,野猪肉和酒我就先放这了?!?br />
        姚二进到院子里后,将怀里抱着的一坛酒放在了地上,对秦风说道:“何老弟,实在是对不住,等二哥我从山里出来,再陪你好好的喝一顿……”

        山里人都比较质朴,张家来了客人不能相陪,前来送酒的姚二却是感觉亏欠了秦风一般,脸上满是愧疚的神色——

        ps:还不如断水断电呢,在酒店多少也能写点,这送了电之后反倒是折腾人了,一会来一会停,一天就鼓捣出了一章,郁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