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零五章 力道大增

    第七百零五章 力道大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真是莫名其妙,怎么来到这种地方了?”

        任凭秦风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究竟是个什么地界,从老人和村子里人的穿着来看,他们像是生活在**一般,有几个人甚至还穿着对襟长袍。

        “先不想了,等那老者熬好药后再说吧?!鼻胤缣玖丝谄?,他此时浑身没有丝毫气力,当务之急却是要想办法恢复过来。

        “我在气中,气在我中,天人合一,气为我用……”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运转起道家**来,他此刻全身真气全无,只能引入体内之气培育体内那一口先天之气。

        身体不能动弹,倒是让秦风更容易入定下来,一口气息**全身,秦风逐渐感觉到,一缕缕真气从体内被牵引了出来,逐渐在丹田聚集。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秦风忽然感觉到脸上一阵奇痒,不由睁开了眼睛,却是发现那只小狼崽不知道何时爬到了自己的身上,正用毛茸茸的小爪子在脸上抓着。

        “你这个小东西,我可不是你的父母……”看到小家伙如此可爱,秦风笑了起来,随手拎住它的脖子,将他放在了自己的**上。

        “咦?我能动了?”秦风下意识的做出了上面的动作后,整个人顿时愣住了,在这次入定之后,他居然恢复了活动能力。

        “看来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

        秦风心情大好,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必须有着自保的能力,否则遇到事情,还不是任人鱼肉了。

        “小黑,这名字真老土……”伸手在小狼崽的头上摩挲了一下,秦风将其放在自己肩头,身体微微往后一沉,就准备站起身来。

        “咔嚓!”

        就在秦风腰背用力的时候,他身下的板凳,忽然发出一声脆响,原本坚固的椅子四腿折断,变得四分五裂。

        “这……这是怎么回事?”

        秦风只感觉身下一空,连忙站了起来,回头看向那破碎的椅子,不禁有些傻眼,他没觉得自己用了多大的力道啊。

        “你干什么呢?”

        屋里的声音引起了外面的注意,张虎掀开竹帘走了进来,看到那碎了一地的板凳后,不由怒目瞪向了秦风。

        由于他们这地方铁器奇缺,所以打起家具来颇费功夫,家里这些桌椅板凳都是他父母结婚时打制的,算是比较珍贵的东西。

        这些家具用了一二十年都没损坏,可是这个叫秦风的人一来,就坏了一把板凳,这让原本就看秦风有些不顺眼的张虎很是愤怒。

        “对不起,我……我不小心把这椅子坐坏了?!?br />
        秦风苦笑了一声,他刚才准备站起来的时候,只是微微用了下力,却是没想到那股力道居然将椅子直接给坐塌掉了,自个儿以前似乎没那么大的力气呀。

        “你……你把椅子坐坏了?”张虎闻言瞪大了眼睛,摇头说道:“我们这里不欢迎不诚实的人,你要是可以动了,就走吧!”

        “可……可我说的是真的啊?!?br />
        秦风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虎子,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赔你这张椅子的……”

        秦风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他还等着老者熬制完药材,向他询问一番,哪里肯现在就离开呢。

        “赔?你怎么赔?”

        张虎没好气的说道:“在我们这里打一把椅子要十斗米,足够我们爷孙几个人吃好几个月的,你……你穿的衣服都是我的,你拿什么来赔???”

        他们这地方的良田,大多都是被钱家所占据了,像张虎他们这些不愿意给钱家种田的人,只能住在山脚下。

        不过这里只能种一些梯田,每年产出的粮食仅仅够他们吃的,多余的一些还是要拿到镇子上去换些生活必需品。

        张虎家里的这些桌椅,还是他父母结婚的时候一家人省吃俭用拿出的粮食,在镇子上找人打制的,平时一直都是很爱惜,没成想被秦风损坏了一把。

        “这……这个,我……我可以到山上打猎,卖了钱赔给你们??!”

        秦风被张虎质问的有些语塞,从张虎和他爷爷的对话中,他已经知道这地方缺少铁器,在没有铁器的情况下,打造出来这些家具的确是很珍贵的。

        “就你?”

        听到秦风的话后,张虎撇了秦风一眼,说道:“要不是我把你从山上背下来,你这会早就被青狼吃掉了……”

        “我那之前不是不能动吗?”

        秦风看到桌子上摆着一个色泽泛黄,微微有些褐色的水壶,一把拿了过来,说道:“我现在身体好了,力气也恢复了……”

        此时的秦风,只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在抓住水壶的时候,右手微一用力,那酒壶顿时被他给捏扁掉了,里面的水从秦风指缝里洒到了地上。

        “哎,我……我不是故意的?!鼻胤缭局皇窍朐谒狭粝录父鲋赣?,没想到这力气又使大了,在那椅子之后,将水壶也给损坏掉了。

        “你……你的力气这么大?”

        张虎被秦风的动作给吓了一大跳,虽然这水壶所用的金属有些偏软,但也不是谁都能捏得动的,张虎就是使出吃奶的力气,怕是连个印子在上面也留不下来。

        “这玩意是黄金做的?”

        秦风没有回答张虎的话,而是盯住了手中的水壶,因为在那褐色的锈迹下面,露出了耀眼的金黄色。

        “真的是黄金?”

        秦风伸出舌头在那金属面上舔了一下,脸色不由变得古怪了起来,看这男孩住的地方,也不像什么大富大贵制假,但居然能用黄金打制的东西作为曰常用品?

        “这不是黄金,我们这里叫软金……”

        张虎盯着秦风的那双手,往旁边一指,随口说道:“这东西在我们这里很常见,不过就是质地太软,做成刀子什么的,砍在树上就弯掉了……”

        “靠,都是黄金做的?”

        秦风顺着张虎的手指瞧去,不由吓了一大跳,他才注意到,屋里的碗勺竟然都是黄金制成的,还有门口的那个洗脸盆,也隐隐散出金色的光泽。

        “你……你怎么有这么大的力气???”

        张虎到底年龄还小,对于有实力的人总是会特别崇拜,在见到秦风捏扁了水壶之后,对秦风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我遇到了一些变故,醒来之后能动就这样了……”

        秦风苦笑了一声,面前的张虎虽然年龄不大,但人很成熟,秦风和他说话的时候,并没有把他当成小孩子来看。

        “睡一觉就变成这样了?”

        张虎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反正各家的**都不外传的,你不想说就算了,也没必要骗我呀……”

        “真的没骗你,我练的功夫也不是不能外传,你要是感兴趣的话,我明儿可以教给你……”

        张虎对秦风确确实实有着救命之恩,传给他自己所**的道家**也不是不行,毕竟外八门主脉就秦风一人了,规矩还不全凭自己来定。

        “真的?”

        听到秦风这话,张虎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之极的神色,在大山里生活,个人的勇武是很重要的,要知道,大山深处有些野兽,是他爷爷都无法对付的。

        “当然是真的,对了,张虎,现在几点钟了?”秦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在见到张虎愿意舍身让自己妹妹逃命的事情之后,秦风对这个姓子直率的大男孩颇有好感,就是没有他救了自己姓命的事,秦风也愿意传他些功夫的。

        “什么几点钟了?”张虎有些迷糊的摸了摸脑袋,显然没听懂秦风的话。

        “我的意思是,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你们这里没有显示时间的东西吗?”秦风心头一沉,难道这个地方没有钟表吗?

        “哦,你说的是时间???”

        张虎这回听懂了,开口说道:“镇子上和城里面有怀表,不过那是有钱人用的,我们这里都是看天色判断时间,现在应该是夜里一点多吧?”

        平时张虎九点多就会睡觉了,今儿回来晚了,又要把那几只狼腿给硝制好,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至于他妹妹却是已经睡着了。

        “入定了三个多时辰……”秦风估算了一下时间,说道:“虎子,你爷爷的药熬制好了没有?我算着时间应该差不多了?!?br />
        “好了,好了?!?br />
        秦风话声刚落,门口的竹帘就被老人掀开了,左右两手各提着一个药罐,老人走到了房间里,一股药香味顿时弥散开来。

        “年轻人,你身体恢复了?”看到秦风站在那里,老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给你熬的药不知道还有没有用了?”

        “老家人,多谢你了?!?br />
        秦风鼻子一动,笑道:“这一罐是给我的吧?我用不到了,虎子,你喝下去吧,今儿你打出石头的时候,经脉怕是有些损伤了……”

        在张虎用石头打退青狼攻击的时候,秦风注意观察了他的动作,发现张虎并非是靠手腕的蛮力投出的石头,而是以腰腹用力,集全身力气于一点,才能将石头发挥出那么大的威力。

        不过用这种办法投掷出一两块石头没事,如果投掷的多了,也会导致脱力从而损伤经络,像是张虎后来投出的石块,力道明显就不如初时了——

        PS: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