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九十章 海钓

    第六百九十章 海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白大哥,我就坐这艘船吧!”

        就在白振天等人准备回返游轮的时候,秦风开口说道:“在这船上比较方便海钓,回到游轮上不是看电视就是打台球,太没意思了……”

        出海这一个多星期,虽然没什么收获,不过秦风却是爱上了海钓,在唐军等人搜索那艘货轮的时候,秦风经常坐着艘快艇,在海上钓鱼。

        还别说,几天功夫下来,秦风宛然是一个老钓手了,昨儿掉了一条一百多斤的鲨鱼,如果不是秦风抄起木棒将那鲨鱼给打晕掉,恐怕他的游艇都要被掀翻。

        “你小子,就不能干点正事?”

        白振天斜眼看向秦风,说道:“回头去到货轮失踪的地方,你就不怕这小船被那漩涡给吸到海底去吗?”

        搜寻了一个多星期,却是得到这么个消息,白振天心里正郁闷呢,再加上白送出去的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忍不住就拿秦风开起涮来。

        “算了吧,你少吓唬我……”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说道:“白老大,五千吨的货轮都能被吸进去,要是漩涡再出现,你那游轮一准也跑不掉……”

        “臭小子,嘴里没句好话!”白振天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秦风,说道:“我回头找两个人过来开船,你愿意呆在这就呆这吧……”

        和陈世豪约定的时间差不多就要到了,白振天去那出事海域,也只不过是尽尽人事而已,他根本就没有指望能找到那艘被漩涡吸到海底的船。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拉住了卞鸿,说道:“卞鸿,你在这边陪我吧?”

        “别啊,秦爷,坐这种小船,我可是会晕船的?!?br />
        卞鸿连连摇头。他权当这次出海是度假来的,只要海上稍微有些风浪,坐在这种长度仅仅二十多米的小渔船上,那简直和坐过山车差不多。

        “贝蒂娜,你呢?”秦风转脸看向了贝蒂娜。

        “我不坐……”贝蒂娜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秦风。

        “秦兄弟,要不我陪你吧!”张保起身说道:“我这船上有不少好钓竿,咱们哥儿俩比比谁钓的鱼多?”

        “算了吧。老八,你现在最好别见光,去游轮上陪我喝咖啡去吧?!?br />
        白振天一把拉住了张保,在那艘船上还有一帮子悍匪,如果知道张保不在船上,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呢。

        “得。我自个儿还清净呢?!鼻胤缁恿嘶邮?,说道:“给我派俩人过来开船啊,我可不会开这东西……”

        “其实要不要人开船都一样?!闭疟W叩酱芳菔徊盏奈恢?,在那满是按键的键盘上摆弄了几下,渔船的发动机顿时嗡嗡响了起来。

        “这船有自动导航功能,我定下了那货轮失事的坐标,没人驾驶也能开过去的?!?br />
        张保这艘船虽然从外观上看着并不怎么起眼。但不管是武器配备还是导航系统,都是一流的,要不然他也没法避过多国海警的围剿,从加勒比海跑到马六甲海峡了。

        “我这还剩了两瓶好酒,你一个人喝是够了?!?br />
        张保又拉开了冰箱旁边的一个酒柜,将两瓶红酒拿了出来,说道:“这可是1908年奥比昂酒庄出产的红酒,我保存十多年了。一直没舍得喝……”

        虽然是海盗头子,但张保自认还是个有品位的海盗的,他最喜欢红酒,在加勒比海的基地里,他就在地下营建了两个红酒窖,只不过都便宜别人了。

        “哎,我说老八。你小子不地道啊?!?br />
        看到张保拿出的红酒,白振天顿时红了一眼,一把抢过一瓶,开口说道:“见面分一半。有这种好东西,也不说孝敬大哥我?”

        白振天可是识货的人,他知道张保拿出的这种红酒,存世量已经非常少了。

        前几年的一个拍卖会上,这样的一瓶红酒在英国拍出了20多万英镑,最可贵的是,现如今有钱也已经买不到了。

        “一人一瓶,别再抢我的了?!?br />
        秦风也知道这红酒的珍贵,连忙将另外一瓶拿在手里,因为看着白振天那样子,怀里揣着一瓶,还打算再抢另外一瓶的。

        “我那岛上还有比这更珍贵的酒呢?!闭疟L玖丝谄?,他虽然是个很能看得开的人,但一想起那些珍藏的好酒,还是忍不住心疼不已。

        “嘿嘿,老八,走,回游轮上去?!?br />
        抢到一瓶好酒,白振天心情大好,返身就往船舱外走去,口中说道:“我拿有最好的醒酒器和酒杯,咱们哥俩好好品一品……”

        “你喝酒那简直就是牛嚼牡丹……”秦风闻言撇了撇嘴,要论起品酒,他能拉下白振天几条马路。

        和白振天斗着嘴,秦风将几人送出了船舱,搭上直升机的软索之后,直升机往游轮的方向飞去。

        过了十多分钟后,游轮上的大副还有几个船员被送了过来,虽然说有自动导航系统,但保不准会遇到什么意外,还是靠人工驾驶比较靠谱一些。

        和昨儿夜里的暴风雨不同,天亮之后海面变得特别的平静,坐在这艘渔船上只能感觉到轻微的颠簸,倒像是在摇篮中一般。

        秦风在船头的位置摆上了一个大遮阳伞,然后甩出了带有十多个钓钩的海杆,似模似样的玩起了海钓。

        不知道是这片海域打渔的人少还是秦风的运气好,没多大会的功夫,居然被他钓起了一条重达二十多斤的大石斑鱼,引得船舱里的大副等人都走出来围观了起来。

        “秦先生,好运气!”

        大副冲着秦风竖起了大拇指,野生石斑十分的难钓,而且石斑鱼越重越值钱,这一条石斑如果拿出去卖的话,怕是最少要几千块钱的。

        “什么运气,这叫技术……”

        秦风得意的在鱼钩上挂了诱饵,重新甩回到了海里,说道:“船速放慢点,看我再钓一条大鱼上来……”

        前几天钓了条鲨鱼之后,秦风对钓大鱼是情有独钟,至于这些鱼是否受?;?,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大副知道秦风是白振天的贵客,对他的话倒是十分尊重,真的放缓了船速,带着几个船员坐在船头看着秦风钓起鱼来。

        “哎,上钩了,又有鱼上钩了……”

        秦风只感觉手中的钓竿一沉,然后猛地往海里沉去,连忙抓紧了钓竿,用力一拉之后,飞快的放起鱼线来。

        不会钓鱼的人看到这里肯定感到奇怪,鱼上钩了为何不拉线而是放线呢?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怕拉的紧了,鱼会将线给挣断掉。

        尤其是在海中钓鱼,上钩的鱼往往都是十多公斤以上的大鱼,这些鱼咬钩并不稀奇,最难的是要将它们给遛累了,然后将其捕捞上船。

        俗话说聪明人学什么都快,玩了几天海钓之后,秦风现在也似模似样了,在和海中的那条鱼斗智斗勇了一番之后,用抄网将鱼捞了上来。

        “这是个什么鱼???”看着大抄网中那条长有一米,重量足有三四十斤,体背棕黄色的大鱼,秦风忍不住在嘴里嘟囔了一句。

        秦风是在内陆长大的,对鱼的品种实在是所知不多。

        这几天钓上来的鱼,十有八九秦风都是不认识的,前天钓上来一条鳐鱼,因其长得有点像蝙蝠,秦风愣是给其起了个蝙蝠鱼的名字。

        “嗯?这……这个好像是金钱鱼??!”

        大副凑到近前一看,眼珠子立马瞪圆了,当他翻开其胸鳍看到腋下的一园型黑斑后,说话都有些颤抖了。

        “金钱鱼?名字不错啊,这鱼好吃吗?”

        对于秦风来说,甭管什么鱼,味道鲜美是放在第一的,前天那鲨鱼肉实在是不怎么样,还没石斑鱼好吃呢。

        “吃?这鱼可吃不得……”听到秦风的话后,大副连忙说道:“秦爷,您知道这鱼值多少钱吗?”

        秦风没好气的说道:“我连这鱼叫什么都不知道,哪里知道它值多少钱???”

        “这鱼的学名叫做黄唇鱼,是名列世界九大食材中的一种啊……”

        大副用手掂量了一下抄网,眼中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接着说道:“这鱼的价格是两万一斤,越大越贵,秦爷您这条差不多有四十斤,最少能卖到一百万……”

        “一百万?就这一条鱼?”听到大副的话后,秦风顿时愣住了,他原本以为这条鱼最多值个三五万块钱,没成想会如此之贵。

        大副点了点头,说道:“去年有人捉到一条黄唇鱼,大概有一百斤左右,可是整整卖了三百多万??!”

        “那岂不是说这鱼很稀少,鱼肉一定很鲜美吧?”

        秦风摸了摸下巴,以他现在的身家,并不缺少那一千万,反倒是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珍稀食材,更加让他感兴趣。

        “秦爷,咱们在海上的,最好别吃这鱼……”

        大副闻言摇了摇头,说道:“这黄唇鱼通过鳔内空气的振动,能在水下传出动听的声响,有音乐的旋律,隔着一两百米都能听到……

        所以有人叫这种鱼为海上的娃娃鱼,渔民即使捕捉到也都是卖到岸上,很少有人会去吃它的,怕是不吉利……”

        “屁的不吉利,这么好的东西不吃岂不是太可惜了?”

        秦风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说道:“联系下游轮上的白老大他们,等这艘船到了坐标点,请他们过来喝鱼汤……”——

        PS:出门几天,暂且一更,那啥,月票就不要了,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