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八十三章 守株待兔

    第六百八十三章 守株待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倒是要见识一下……”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笑了起来,两人均是面色如常,丝毫都没有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担心。

        “有什么好见识的?不就是飞虎爪吗?”

        白振天笑着摇了摇头,论陆地上的江湖经验,他未必知道的有秦风这个怪胎多,但要说起海上的门道,白振天就要远超秦风了。

        不知道何时海上起了风,波涛也随之变得汹涌了起来,四五米高的大浪不断的击打在了船身上。

        对于游轮来说这种风浪不算什么,但却是给那几艘靠人力划桨前行小艇造成了不小的困扰,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才靠近了游轮。

        等了一个多小时的秦风打了个哈欠,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白老大,让唐军他们围上去,将那艘船缴获不就完事了?”

        对方只不过是艘二三十米长的小船,就算游轮上没有任何武器系统,但是靠撞也能把对方撞沉掉了,更何况这是一艘武装到了牙齿的超级游轮。

        “找了这么多天才送上门来,岂能便宜了他们?”

        白振天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海上作业可是很费力气的事情,先折腾他们一下再说,妈的,老子都憋坏了……”

        连着在海上搜寻了五六天,自白振天以下都憋着一口气,眼下终于见到正主出现,哪里肯轻易就放过对方?

        “你是折腾他们还是折腾我???”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唐军等人都已经放出去了,在这船上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就是些船员了,说不得还是要自己出手。

        “闲着也是闲着,就当松松筋骨好了?!卑渍裉旃恍?,从舱门处的挡板后面站起身来,径直往船舷走了过去。

        “无聊……”秦风腹诽了一句,也是跟在了白振天的身后,俗话说刀枪无眼。好端端的能解决对方,干嘛还非要出手啊——

        在距离游轮一两海里的海面上,一艘经过改装的渔船正在巨浪中上下起伏着,二三十米的船身犹如一个小舢板一般,似乎随时都能被波涛吞噬掉。

        “妈的,不是说今儿没有风浪吗?”

        一个中年男人死死的抓着船舷,恶狠狠的说道:“三炮。你他娘的看的什么天气预报?船要是沉了,老子先把你扔下去喂鱼……”

        说话的这个男人大概四十出头的样子,在他的右眼处,一道疤痕延伸到嘴角边,由于一条蜈蚣一般,使得整张脸显得异常狰狞。

        “疤哥。现在又不是台风季,按理说不会有这么大的浪呀……”

        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小青年刚开口说了句话,就被一团浪花打在了脸上,顿时吞下了几口海水,再也说不下去了。

        “疤哥,四哥他们已经靠过去了,只要上了船。咱们就能鸟枪换炮了啊……”被叫做三炮的年轻人抹了把脸上的海水,将望远镜凑到眼前,口中发出高兴的喊声。

        似乎龙王爷也在帮他们,在那些小艇靠到游轮边上的时候,海上的波涛也变得小了许多,颠簸的船身逐渐恢复了平静。

        “妈的,最近诸事不顺,干完今儿这一趟活。今年就不出海了?!卑谈缧挠杏嗉碌目醋呕指戳似骄驳暮C?,一把抢过了三炮手中的望远镜。

        “嗯?那艘船上出来了两个人……”借着对方船头的灯光,疤哥突然看到在甲板上多出两个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三炮,拿对讲机通知老四他们,让他们注意点,别惊动了船舱里的人?!卑谈缁赝贩愿懒松肀叩哪昵崛艘痪?。

        “咝……咝咝……”

        可是当三炮打开对讲机之后。里面传出的却是一阵咝咝声,根本就无法将消息传出去。

        “妈的,告诉你小子要买美国货,这玩意又是从闽省买来的便宜货吧?”疤哥一巴掌扇在了三炮的头上。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疤哥自然不知道,在这方圆十海里的海面上,都已经被电子干扰了,除了唐军等人所用的特殊通讯器材之外,别的任何通讯设备都无法接通。

        “疤哥,这对讲机一向都很要用的?!比谟行┪陌谂攀种械亩越不?,不过从里面传出的只有交流电的“咝咝”声。

        “疤哥,以四哥他们的身手,就算是有几个船员在外面也没事的?!比谥雷约赫獯问欠噶死洗蟮募苫?,连忙一脸谄笑的说道。

        “你懂个屁,像这样的豪华游轮,上面的船员肯定有配枪的?!?br />
        疤哥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三炮,再用望远镜看向游轮的时候,由于角度的关系,却是见不到那两个人了。

        “老四他们要上去了……”

        看到那几艘船的手下在稍事调整之后准备上船了,疤哥马上停止了对三炮的呵斥,眼睛紧紧的贴上了望远镜,脸上也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

        “上来了!”站在船头的白振天微微侧了下身体,一条绳索从他身旁甩了过来,在绳索的头端,是一个特制的飞虎爪。

        飞虎爪在甲板上发出难听的摩擦声后,往回缩去,“锃”的一声,紧紧的扣在了船舷的栏杆上。

        当这一个飞虎爪扣死之后,紧接着又是四条飞虎爪被甩了上来,均是扣紧了栏杆,被拉得笔直。

        在波涛声不断的海面上,飞虎爪发出的声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如果不是早早发现了对方,怕是根本就无法惊醒睡梦中的船员。

        “老弟,比比谁抓的人多?”

        白振天在这一刻显示出了他的老辣,对于即将到来的战斗压根就没放在心上,还饶有兴趣的向秦风挑战了起来。

        “五艘快艇最多装二十个人,咱们一人十个吧!”秦风笑着点了点头,在大海上颠簸了将近一星期了,是需要活动下筋骨。

        由于角度的问题,船下的人根本就看不到甲板上的情景,在白振天和秦风说笑间。五道身影正沿着垂下来的绳索,飞快的往船首的位置爬来。

        随着绳索不断的晃动,一个人头最先从船外冒了出来,这人穿的是连体水靠,整个面部都被包起来了,只露出一双眼睛。

        “哥们,辛苦了!”

        就在这人准备翻身爬上甲板的时候。在他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脑袋,吓得他差点松掉手中的绳索,从数十米高的地方跌落下去。

        这人反应也是极快,只是停顿了那么一刹那的功夫,右手就往腰后摸去,随之左手用力一拉绳索。整个身体翻转过来,用双脚勾住了船舷。

        “动作挺麻利的吗?”

        站在船舷边上的秦风也没急着出手,直到那人翻过身来,抬起右手的手枪之后,突然一把拉住了那人的手腕,直接将他的身体拉到了甲板上。

        “你先休息一下吧!”秦风顺手在那人的颈动脉上一捏,原本还在挣扎的身体顿时安静了下来。

        就在秦风出手的同时。白振天也是如法炮制,将紧随第一个人上来的人也解决掉了,根本就没给对方开枪的机会。

        秦风和白振天的出手动作都很小,拉着绳索正埋头往上爬的人,根本就不知道上面发生的事情,一个个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接连冒出头来。

        这对于守株待兔的秦风和白振天而言,压根就没有任何的难度,半个小时过后。甲板上就横七竖八的躺满了人。

        “疤哥,四哥他们已经上去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有信号传回来?”

        从三炮他们所在的这艘船上,是看不到游轮甲板上的,如果不是之前秦风和白振天站在了船边上,他们也是无法发现二人的。

        在焦急的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后,渔船上的人也开始沉不住气来了。按照以往的经验,基本上在十分钟之内他们就能控制住一整艘船了。

        “急个屁啊,这艘船那么大,肯定花费的时间多?!?br />
        疤哥的心中虽然也有些忐忑。但还是强作镇静,其实他已经嗅到了一丝危险,只是在手下面前不能表露出来罢了。

        不过从游轮处没有枪声传来,说明事情还在控制之中的,疤哥只能用这一点来安慰自己。

        “告诉老吴,把船发动起来,另外把舰炮给我升起来……”疤哥想了一下,还是提前做好了准备。

        之所以敢来劫持这艘超大的游轮,疤哥并不是只依仗甲板上的火箭炮的,而是他的这艘改装渔船上,有一门真正的军用舰炮。

        那是在一九九二年年底的时候,疤哥从前苏联一个海军军官手中买到的。

        那会苏联刚刚解体,军队很长时间都没有发饷,那个海军舰队的主官于是拆掉了两艘巡逻舰,将小口径的舰炮卖到了军火黑市上。

        疤哥的家族世代都是在海上讨生活的,和苏联海军一向有几分渊源,这才花了十多万美元买下了一艘舰炮。

        靠着这艘改装了的渔船,疤哥在海盗界混的是风生水起。

        只不过疤哥以前一直都是在加勒比?;斓?,只是近段时间加勒比海域对海盗打击严厉,这才准备回乡呆上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有着舰炮这个大杀器,疤哥在加勒比海的时候,甚至和墨西哥的武装分子对持过,所以这才敢打这艘超级游轮的主意。

        随着疤哥的命令,这艘带了伪装船帆的渔船甲板,缓缓的向两边划开,一个黑黝黝的炮管露了出来,升到了甲板上面。

        “妈的,不行就强攻,只要拿下这艘船,咱们退休都够了?!卑谈缌成下冻鲆凰亢萆?。

        虽然疤哥一直秉承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原则,向来都不在亚洲海域作案。

        但对于这艘挂着巴拿马国旗的游轮,疤哥还是动心了,因为那些富人们可是不会将这种超级游轮开到海盗聚集的地方去的,在加勒比海的时候根本就没这种机会。

        “疤哥,对讲机能接通了……”就在舰炮升起的时候,三炮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一直发出交流电声音的对讲机里,忽然变得正常了。

        “老四,怎么回事?控制住了那艘船没有?”疤哥一把抢过了对讲机,开口吼道,早知道等待的如此煎熬,他就自己带队上船了。

        “闽南话?是中国人”对讲机里传来一个略显惊奇的声音,说的却是普通话。

        “你是谁?”

        听到对讲机里的声音,疤哥的手一哆嗦,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他知道,上船的兄弟十有八九全都栽了。

        “你过来就知道我是谁了……”对讲机里的声音传来,声音并不是很大,但是听在疤哥的耳朵里,却是如同惊雷一般。

        “把船发动起来,咱们靠过去……”疤哥咬了咬牙,他手下十多个弟兄都已经上了游轮,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疤哥现在都是骑虎难下了。

        “你不要伤害我的兄弟,要不然我把你的船给打沉掉!”

        疤哥按下了对讲机,威胁道:“我的船上有舰炮,我劝你还是投降的好,看在都是中国人的份上,我不要你们的命……”

        虽然摸不清对方的深浅,但有舰炮在手,疤哥还是有些底气的,往日在劫持轮船的时候,只要他亮出舰炮来,对方总是会乖乖投降的。

        “哦?是吗?你先把船开近一点,这样才能进入射程啊?!倍越不锏纳羧匀皇悄前惴缜嵩频?,不过疤哥的心却是沉了下去。

        “会长,全是亚洲面孔,应该都是华人……”

        此时的游轮甲板上,除了秦风和白振天之外,已经是站满了船员,用手铐将那十多个人全都铐起来之后,有人扯掉了他们头上的面罩。

        “妈的,老子还以为是日本人干的呢?!?br />
        白振天啐了一口吐沫,心中不由有些郁闷,伸手拿过对讲机,调了下频率后,说道:“唐军,贝蒂娜,你们可以收网了,跑掉一个人的话我唯你是问!”

        唐军哈哈一笑,说道:“会长,放心吧,让他们跑,他们也不会跑的……”

        随着白振天命令的下达,海面上三个方向同时亮起一道光束照向了渔船,同时直升机发动的轰鸣声也响了起来——

        PS:四千字大章,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