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七十一章 筹建

    第六百七十一章 筹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雕虫小技而已,上不了大雅之堂的?!?br />
        秦风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不过在场的几个人心里都清楚的知道,秦风所谓的雕虫小技,在很多时候真的可以派上大用场的。

        “对了,项大哥,您打算怎么回复山口组呢?”秦风转头看向了项华祥,山口组在出事之后能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可见他和山口组之间的渊源还是很深的。

        “这事儿简单?!?br />
        项华祥开口说道:“就说窦老弟已经死亡,他在港岛和内地之间的走私网络也被我摧毁掉了,相信山口组不会再追查下去的?!?br />
        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山口组曾经一度在港岛十分活跃,不过进入到九十年代,山口组就逐渐退出了港岛,现在的港岛,还是由项华祥等大佬说得算的。

        所以只要项华祥给出了答案,山口组也只能选择相信,在九七年回归之后,他们现如今的势力,已经不足以在港岛掀起风浪了。

        “怎么样?老窦,舍不舍得把手上的那点东西交出去?”秦风闻言看向了窦健军,要配合项华祥所给山口组的回复,窦健军是需要做出一些姿态的。

        “秦爷,我会让人散发我已经死亡的消息的?!?br />
        窦健军没有丝毫迟疑的说道:“另外我在港岛和内地的几处港口,也都可以移交给项老板的人,从今儿开始,世上就再没有窦健军这个人……”

        早在秦风交代窦健军想让他管理澳岛事务的时候,窦健军就已经开始梳理起自己的生意。他将所有的资金都从生意中抽了出来,存到了瑞士银行。

        在发生枪击案的时候,窦健军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资金的转移,甚至就连港岛的房产,他都签署了转让代理授权书。

        当房产公司将房屋出售之后,那些钱也会自动打入到他在国外的账户上,窦健军已经将他离去的损失消弭到了最低。

        至于窦健军耗时二十多年搭建起来的走私网络,在港岛回归之前或许是奇货可居,但到了内地日益和国际接轨的今天,意义已经不是很大了。

        “窦老弟。那些生意我可没什么兴趣?!?br />
        听到窦健军的话后。项华祥开口说道:“这样吧,你给我些数据,我交给山口组那边敷衍一下,以后你还是指派个人去管理这些生意……”

        项华祥原本就将自己的产业洗白的差不多了。虽然底下还有不少小弟可以接手这生意。但是看在秦风的面子上。他并不想往这里面伸手。

        “项老板,我这要死,也要死的彻底一点啊?!?br />
        窦健军此时已经完全想通了。摇头说道:“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窦某能有这个退出江湖的机会,还希望项老板成全……”

        窦健军做了一二十年的走私生意,并非是孤家寡人一个,除了自己那个便宜大舅子虾仔之外,窦健军还有不少的手下。

        将生意交给项华祥,窦健军也是想给那些手下们一条生计,跟着在港岛呼风唤雨的项华祥,他们的日子只能是越过越好。

        “这样啊,那以后你那条线,我就交给齐东平吧……”

        项华祥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东仔跑了几十年的船,想必对这些门道都清楚,他人也不错,应该不会亏待以前跟你的人……”

        “那就多谢项老板了?!瘪冀【指屑さ乃档溃骸澳芨畔罾习?,也是他们的福气?!?br />
        “能跟着秦老弟,也是你的福气啊?!毕罨槲叛源笊α似鹄?。

        “项老弟办事,你可以放心了?!?br />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陈世豪拍了拍窦健军的肩膀,说道:“行了,这事儿算是解决了,今儿我做东,咱们好好吃一顿去?!?br />
        “豪哥,你们去,我就不参与了?!?br />
        窦健军看向秦风,说道:“秦爷,我在港岛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下,等晚上的时候我直接和白爷手下的人联系,您放心,一定不会出差错的?!?br />
        窦健军知道自己的身份,和面前的这几个大佬有些不对等,这才提出要离开,而且他在港岛那么多年,的确有些首尾要处理好。

        “行,你去吧!”

        秦风点了点头,窦健军行走江湖也有数十年了,行事又足够谨慎,秦风并不怕他出什么问题,否则也不会将澳岛的事务交给他去办了。

        “秦兄弟,那边的电话又来了,我对付几句?!?br />
        窦健军刚刚离开,项华祥又接到了山口组打来的电话,向秦风等人告了声罪后,走到门外接起了电话。

        “这帮子家伙,还真是心急,我告诉他们窦健军已经死亡了?!?br />
        过了五六分钟之后,项华祥回转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道:“不过就是死了个私生子而已,竟然搞得整个山口组都鸡犬不宁,菊次郎的威望还真是高啊……”

        “那老家伙是山口组的精神领袖,威望当然很高了?!?br />
        白振天对山口组的了解并不在项华祥之下,早些年的时候,菊次郎甚至还因为山口组的事情在美国出过手,当时白振天就和他有过交集。

        “应该没事了,我能听得出来,山口组只是想要个交代而已?!毕罨樾α诵?,说道:“窦健军死亡,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秦兄弟不用再担心了?!?br />
        事情正如项华祥所说的那样,山口组的现任社长,只是摄于菊次郎的淫威,不得不对中川死亡的事情进行调查。

        现在当事人“吴哲”和其大佬窦健军都已经被证实死亡,山本之健也算是对菊次郎有个满意的交代了。

        窦健军的死亡,在港岛和内地的走私行当里。却是出现了不大不小的一个风波,因为在窦健军“生前”,他手里还有着不少内地盗墓团伙的存货。

        按照窦健军与这些盗墓团伙的协议,那些东西都是出手之后才会付款的,现如今窦健军突然死亡,那些江湖中人自然不肯善罢甘休。

        不过还没等他们要闹起来的时候,港岛的齐东平宣布接手窦健军的走私网络,广邀一些内地倒斗行业里的翘楚人物,在公海召开了一个秘密的会议。

        在会议期间,窦健军以前的副手虾仔。讲明了人死帐不消。将窦健军“生前”欠下的物件折算成了金钱,返还给了那些人。

        但是在这次公?;嵋橹?,虾仔也突然失踪掉了,连带着他的姐姐也就是窦健军在港岛的妻子。都不知道了去向。

        至此。窦健军死亡的事情。才算是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在这个离开了谁都照样转动的地球上,窦健军的名字很快就被人遗忘掉了——

        “白会长。秦老弟,怎么样?对于这块地还满意吧?”

        在澳岛一块空旷的土地上,陈世豪指着周围说道:“从澳岛机场到这里只需要五分钟的时间,日后坐飞机进入澳岛的人,将会在第一时间来到咱们的赌场,而不再会是葡京了……”

        “豪哥,这地方真的行?”

        看着面前的空旷的地界,秦风咂吧了下嘴,这地方倒是够大,不过现在都是些荒土地,周围也没什么建筑,和人流穿梭的葡京根本就无法相比。

        “秦老弟,别看这儿现在荒着,等建设好之后,就不一样了?!?br />
        陈世豪信心满满的说道:“四十亿美金的投资,不但可以在这里兴建一个全世界最大最豪华的赌场,还能在周边建造出相应的配套设施,给客人们最好的享受……”

        “秦风,阿豪说的对?!?br />
        白振天开口说道:“在百十年前,旧金山也不过就是个小镇而已,只要有利益存在,就能驱使人前来,地方偏一点没有问题的……”

        和秦风不同,白振天对这处所在倒是十分满意,因为这里距离澳岛机场非常的近,加上土地面积够大,完全可以打造一个豪华奢侈的赌场。

        而且在澳岛的葡京赌场早已深入人心,想要虎口夺食,就要从奢华以及服务上面下功夫,这一点是白振天早已和陈世豪商议好了的。

        “白大哥说的有道理……”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耸了耸肩膀,四顾了一圈说道:“这里仅靠莲花大桥,有水聚财,从风水上来说倒还不错,我也同意豪哥的方案了?!?br />
        “那就好……”白振天点了点头,说道:“阿豪,秦风的资金已经到账了,你尽快把这块地给拿下来吧!”

        虽然距离重新发放赌牌还有一两年的时间,但澳岛弹丸大的地方,如果等拿到赌牌再买地,恐怕连个篮球场都建不起来了。

        所以陈世豪在从拉斯维加斯刚一回来,就开始进行赌场选址工作了,趁着此次白振天来,想把这件事给敲定下来。

        “白会长,放心吧,不会出现什么纰漏的?!?br />
        陈世豪早已将前期工作都完成了,说起来能拿下这块占地颇广的土地,中间还有些取巧的成分。

        最近一段时间,全世界的目光几乎都集中在了即将回归的澳岛身上,在这节骨眼上,不管是葡萄牙方面还是国内,都不希望出现什么不协调的事情。

        所以当陈世豪提出要开发这片荒地的时候,不但是葡方一路亮起了绿灯,就是国内有关方面也给予了支持。

        在国内相关部门看来,陈世豪在回归之际砸下重金对澳岛进行开发,这是对国内有信心的一种表现。

        对于这种“爱国商人”,有关部门向来都是大力扶持的,所以陈世豪不但拿到了地,连带着他以往所做的那些行为,也都一笔勾销掉了。

        “豪哥,赌牌的事情进行的怎么样了?”

        站在日后将属于自己的土地上,秦风也不由有些热血沸腾,如果赌场能顺利的建成,秦风将真正拥有自己的商业帝国。

        不过这一切都有个前提,那就是必须拿到日后澳岛的赌牌,否则现在的作为都将是白费力气了。

        “是啊,阿豪,拿到赌牌不容有失啊?!卑渍裉煲部聪蛄顺率篮?,他之所以给了陈世豪那么多的股份,就是想利用其地头蛇的优势拿到赌牌。

        “在三个月后,赌牌重新认证的工作就将开展?!?br />
        陈世豪信心满满的说道:“三张赌牌的事情已经确定了下来,何先生那一张咱们是争不来的,不过另外两张赌牌里面,一定有咱们的一张……”

        陈世豪能夸下这样的???,并非是没有缘由的,就在前几天的时候,他曾经和赌王有过一次不为人知的谈话。

        赌王清楚的知道,他在澳岛独家经营赌业的时代将一去不返,赌王也算是识大体,和陈世豪谈了一些日后不得相互倾轧的条件后,表明会全力支持陈世豪拿下一张赌牌。

        而在更早一些时候和内地的澳岛特首的会晤,陈世豪也得到了相同的承诺,与其让国外势力参与进来,倒是不如交给陈世豪来做了。

        “那就好,洪门的资金,会在一个星期之后到账,到时候你把股权明晰出来……”

        听到陈世豪的解释后,白振天点了点头,代表洪门向澳岛注资的公司,是美国一家极其著名的娱乐公司。

        这家娱乐公司虽然不是从事的赌业,但从资历上来说,丝毫都不比拉斯维加斯那些赌博娱乐公司差,任何公司想与其竞拍赌牌,都要认真掂量一下对手份量的。

        “豪哥,白大哥,这些事您二位看着办就行,专业上的事我是不懂的……”

        听到白振天在和陈世豪讨论一些筹建公司的专业问题,秦风并不是很感兴趣,那些事情很繁琐,恐怕还是要交给某个大律师事务所去办理的。

        “秦老弟,你别嫌烦,到时候你和白会长还是要再来一趟的?!?br />
        陈世豪笑着开口说道,其实白振天来不来倒是无所谓,不过作为独立股东,秦风是必须到场签署许多协议和授权的。

        “那我就在澳岛多呆一个星期吧?!?br />
        秦风虽然很想回京城去见孟瑶,不过他也知道,此时孟瑶已经出院了,正在家中静养,能出去的机会很少。

        所以与其秦风回京城偷偷摸摸的搞地下工作,倒是不如留在澳岛将公司的事情做完,唯有自身强大了,才有希望日后能和孟瑶走在一起。

        “白会长,您也多住几天吧?”听到秦风愿意多留几天,陈世豪看向了白振天,他知道对方事务繁忙,不太可能留在澳岛等待的。

        “不行,我还有些别的事情?!?br />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我要去办点事,顺利的话一个星期后或许能赶过来,秦风,你也别等在澳岛了,跟我一起走一趟吧……”

        “去哪里?”秦风闻言有些好奇。

        “回头我再和你细说……”白振天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在陈世豪面前说出自己要处理的事情——

        ps;尽量多写点,求几张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