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七十章 腹语

    第六百七十章 腹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了,项大哥,有件事还需要您帮忙的……”简单的和项华祥说了一下昨儿的事情后,秦风开口说道。

        “秦兄弟,有事你说话……”项华祥爽朗的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要是在港岛有事不找项大哥,我可是会生气的?!?br />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和妹妹失散多年,去年的时候曾经在港岛发现过她的线索,您方便的话,就让下面的兄弟关注下吧?!?br />
        “你妹妹?”项华祥闻言看向了陈世豪,说道:“豪哥,就是去年你让我找的那个女孩?”

        “没错?!?br />
        陈世豪点了点头,去年在查到秦葭入境港岛之后,陈世豪确实拜托过项华祥帮助查找,只是最终还是错过了。

        “好,秦兄弟,你放心吧,我事儿我一定放在心上?!?br />
        在见到秦风和白振天的关系之后,项华祥巴不得秦风有事相求呢,这也不失为拉近双方关系的一个好办法。

        “那就多谢项大哥了?!?br />
        秦风笑着冲项华祥拱了拱手,然后转脸对白振天说道:“老窦的事情还是要尽快办,白大哥您安排一下,让他尽快去韩国吧……”

        窦健军在港岛也混了十多年,不少道上人物都认识他,他在港岛多呆一天,就多一分暴露的危险。

        “这事儿好办,回头我用飞机送他过去?!?br />
        对于白振天而言,秦风提的要求根本就不算是个事,当即拿出电话拨打了起来,让手下尽快安排自己的私人飞机申请去韩国的航线。

        “秦兄弟,豪哥,我接个电话?!?br />
        就在白振天打电话的时候,项华祥的手机也响了起来,向秦风和陈世豪告了声罪,项华祥拿着电话往门外走去。

        “搞定了。估计晚上就能飞?!?br />
        白振天挂断电话后,开口说道:“到时候让项老弟派人把窦兄弟带进机场就行了,到了韩国那边之后,会有人安排接待的?!?br />
        这几年洪门在东南亚已经开始悄然布局,虽然还没有往国内发展,不过在诸如新加坡韩国等地,都置办了不少的产业。

        “护照的事情也吩咐下去了。只要等整容后的照片出来,马上就能办理?!?br />
        知道窦健军以后将代表秦风管理澳岛事务,白振天对窦健军的事情也算是很上心,刚才在电话中将两件事情一起交代了下去。

        “这样就行了?”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窦健军不由有些愕然,他做了那么多年的走私生意。对于海关港口这些地方,自然是十分的熟悉。

        往日里窦健军想夹带一些古董都千辛万苦,可是他这么一个大活人没有任何证件想要出境,居然还能光明正大坐着私人飞机走,这是窦健军从来未曾想到过的。

        这也让窦健军心头隐隐有些兴奋,他发现自己跟着秦风,日后将见识到自己从未接触过的一个层面。也将会有成为大人物的机会。

        “要不怎么样?给你做个假护照?”白振天闻言笑道:“那样太麻烦了,等你在韩国做完手术之后,南美的护照就可以送过去了……”

        要不是秦风开口相求,白振天哪里会管这样的小事,在窦健军看来千难万难的事,对他而言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多谢白爷了?!?br />
        窦健军面对白振天的时候,态度还是十分的恭谨,这就像是有钱人会崇拜比尔盖茨一样。作为一个道上的江湖人物,洪门会长自然可以称为他们的偶像。

        正说着话的时候,项华祥也打完电话走了进来,不过他进来之后就一直盯着秦风看,倒是让秦风感到有些不自在。

        “项大哥,怎么了?”

        秦风低头在自己身上看了看,开玩笑的说道:“我又没穿苏格兰短裙。项大哥您盯着我看做什么?”

        “你穿那裙子我倒是不看了?!毕罨槲叛苑烁霭籽?,说道:“秦兄弟,你把昨儿发生的事情再说说,说详细一点儿?!?br />
        “项大哥。昨儿我就是在公海上放了把火,将那艘船给烧掉了啊?!?br />
        秦风有些诧异的看向了项华祥,作为江湖人士,他应该不是那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性子吧?要知道,江湖人最重隐私,问得多了,是会让人忌讳的。

        “有没有留下活口?”项华祥追问道,因为刚刚接到的那个电话,有些事他必须问清楚之后才能给对方回话。

        “嗯?项大哥,您消息很灵通嘛?!鼻胤绱耸币卜从α斯?,有些吃惊的说道:“的确留了个活口,怎么消息传的那么快?”

        按照秦风的想法,如果桥本命大活下来的话,那也是会落在警方手上,他将消息传到日本山口组,最快怕是也要在几天之后了。

        可是听项华祥的话音,不管他从什么渠道得到的消息,桥本应该和外界已经有了接触,项华祥都能知道,山口组估计也已经知晓了。

        “我刚接到了山口组社长的电话,秦兄弟,山口组在东南亚的势力,比你想象的还要大一些……”

        项华祥苦笑了一声,说道:“那个活口叫做山本,他早上被澳岛警方在失事海域搜寻到了,刚一回到澳岛,常驻在澳岛的日本领事,就把他给要走了……”

        原来,桥本在被救起之后,只字不提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说自己是日本人,需要和当地的领事馆联系。

        通过领事馆,桥本将昨儿发生的“事情”汇报给了国内,也将中岛等人和窦健军“同归于尽”的消息传了回去。

        在当今冷兵器退出历史的时代,忍者在日本国内的数量,也比之前减少了许多,就是桥本这些初级忍者,也耗费了山口组很大的资源。

        所以一下子死掉四个初级忍者,就是山口组也有些难以承受,这才会打电话给项华祥,却是想让其帮助查询一下,杀害中岛等人的窦健军。是否真的死亡了。

        “秦老弟,你是怎么让那个桥本言之确凿的证明窦老弟已经和他们同归于尽了呢?”

        看着旁边连根汗毛都没少的窦健军,项华祥实在是难以压制住心中的好奇心。

        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项华祥和山口组有过不少合作,他知道山口组的忍者都是一些身怀绝技心志坚定的人。

        项华祥相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桥本绝对不可能如此信誓旦旦的确定窦健军已经死亡。但窦健军明明好好的就在眼前,项华祥真的不知道秦风是如何做到的?

        “是啊,秦风,那些忍者可不是好糊弄的?!闭庑┠臧渍裉煲裁簧俸蜕娇谧榈娜舜蚪坏?,闻言也是好奇不已。

        “咳咳,当时桥本眼睛看不到啊?!?br />
        秦风咳嗽了两声??醋虐渍裉斓热艘涣城笾难?,只能说道:“我模仿了下另外几个人的声音,那个桥本就相信了?!?br />
        “这么简单?”

        白振天摇了摇头,项华祥也是一脸不信的样子,别说是经过训练的忍者了,就是他们也没这么好忽悠的吧?

        “秦爷说的是真的,他用的是口技。很厉害的?!?br />
        在场的除了秦风之外,就只有窦健军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眼看白振天等人不信,连忙急着解释了一句。

        “口技?”白振天闻言愕然道:“现在会这东西的人可不多了,老弟你还会这个?”

        说实话,和秦风接触的越多,白振天越是感觉看不透这个年轻人,这也是他以洪门会长的身份?;乖诤颓胤绯菩值赖艿脑?。

        “其实也算不上是口技……”看着这几个好奇宝宝,秦风忽然兴出了恶作剧的心思,将嘴巴一闭。

        “白老大,你欺人太甚,港岛还是我项华祥的地盘?!蓖蝗患?,项华祥的声音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项老弟,万事以和为贵吗。好好说,别动手?!背率篮廊凹艿纳艏负踉谕皇奔湎炱?。

        “我白振天纵横江湖几十年,怕过什么人?不服气尽管来?!卑渍裉斓纳粢蚕炝似鹄?。

        这三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如果不是自己都闭着嘴巴。屋内的白振天、陈世豪和项华祥,都会以为这话是自己说出来的。

        “砰……砰砰……”就在争吵声还没停歇的时候,三声枪响突兀的响了起来,其间还伴随着白振天的一声惨叫。

        “白爷,发生了什么事?”

        “老大,里面怎么了?”

        秦风的声音十分具有穿透力,居然连守在门口的人也听到了,这么一来外面可是乱成了一团,有人甚至开始拿脚踹起了房门。

        “这……这是我们说出来的话吗?”听着外面的踹门声,白振天等人一时间都有些傻眼,他们还没从刚才的声音里清醒过来。

        “秦风,是你干的对不对?”

        白振天最先反应了过来,眼睛紧紧盯住了秦风,可是就在那些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发现秦风张开嘴巴呀?

        “我可什么都没干?!鼻胤缢忠惶?,笑道:“你们几个都是看着我的,我的嘴巴一直都是闭着的啊?!?br />
        “肯定是你……”

        陈世豪也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了秦风,说道:“秦老弟,你是怎么做到的?不张嘴也能说话?而且声音几乎是同时发出来的……”

        “说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技巧???”项华祥也是一脸狐疑的看着秦风。

        几人都只顾着好奇了,却是忘了外面的人正在踹着门,陈世豪刚刚拉住秦风,只听到“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外面暴力破开了。

        “你们干什么?”白振天回头骂道:“一点规矩都没有,都给我滚出去……”

        “白……白爷,刚刚有……有枪响,还……还有惨叫声,这……这是怎么回事???”

        各自持着枪冲进来的白振天和项华祥的手下们,看到自己的大佬都好端端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茶,一时间都愣在了当场,因为他们原本都已经做好火拼的准备了。

        “屁的枪响,你们耳朵进水了???”项华祥站起身来,也是没好气的骂道:“都出去,像什么样子?快点让人把门给修好……”

        “是……是……”

        看到各自的大佬都没什么事,冲进门来的人均是松了口气,不过退出去的时候还是在屋里各处查看了一番,生怕大佬们此刻已经被人给劫持了。

        “秦风,我说你小子也忒能惹事了吧?”

        等到手下们出去后,白振天哭笑不得的看向了秦风,连嘴巴都不动就能惹出这么大的风波,他现在有点了解秦风是如何挑起山口组和黑手党之间争端的了。

        “嘿嘿,白大哥,只是腹语而已,三教九流中的一些技巧,不值一提?!?br />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的嘴巴还是没有张开,不过他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到了白振天等人的耳朵里。

        “这也太神奇了吧?”项华祥等人这次都是盯紧了秦风,谁也没发现他开口说话。

        “没什么神情的,只是声带发音?!鼻胤缯獯蚊宦艄刈?,笑着给几人解释了起来。

        腹语并不是真的在用肚子说话,因为任何人都不可能用肚子来说话。所谓腹语,其实是经过了一定的专业训练之后,改变了发音的方式。

        平时人们在说话的时候,基本上是靠唇齿舌共同运动声带肌肉挤压声带,声带主动震动而发出声音的。

        但是在说腹语的时候,嘴唇纹丝不动,甚至是在嘴唇闭合的状态之下,肚子用力,将气息在腹腔调和,打在声带的特殊部位,声带被动震动,形成的一种特殊的发音技巧。

        在以前的时候,一些走江湖耍把戏的卖艺人,经常就会用腹语表演,在金大侠的小说《天龙八部》里面,四大恶人之首段延庆就精通腹语。

        不过相比那些江湖艺人,秦风的技巧就要更胜一筹了,当时在船上他不仅同时模仿中岛和窦健军等人说话,就连爆炸声都是他用腹语模仿出来的。

        “得,老弟,我发现哪天美国要是和俄罗斯打起来,一定是你小子挑唆的?!卑渍裉煊檬种噶酥盖胤?,算是无话可说了。

        PS:ps:中旬了,求几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