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八章 救援

    第六百六十八章 救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好,秦爷,您来吧!”

        窦健军连忙让开了身子,说实话,让他杀掉面前的人,窦老大壮着胆子或许能办到,但说到从别人嘴里把牙拔掉,他还真有点瘆的慌。

        “这事儿简单……”

        秦风嘿嘿一笑,直接拉过一人,反手就是一耳光打在了那人的脸上,那声脆响在空荡的海面上居然传了很远。

        “???”秦风这一巴掌蕴含了一丝真气,生生的将这人的满口牙齿都给震落了下来,其中就包括了那颗银色的毒牙。

        “你们的,什么人?”

        剧烈的痛楚让这个日本人清醒了过来,他们都是受过初级忍者训练的人,在恢复了神智之后,马上就打量起四周的情形来。

        “该提问题的人不是你……”

        听着那满口漏风有些不伦不类的日本话,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杀掉吴哲?是谁下的命令?”

        “八嘎,你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日本人表现的很强硬,但此时此刻,他发现自己居然连小手指都无法动一下,只能怒目瞪着秦风。

        “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秦风用的同样是日语,他一共会三门外国语言,除了英语之外,就是日语和俄罗斯语。

        “我叫中村一郎,你是稻川会的吧?吴哲杀了菊次郎大人的亲人,难道你们也想横插一脚,和菊次郎大人为敌吗?”

        那个日本人眼中露出恨意,说道:“在国内你们都像是地老鼠一般不敢露面,现在胆子倒是大了,不怕我们山口组的人把你们都干掉吗?”

        在日本,帮会社团是合法的,所以不但有山口组这样臭名昭著的组织,另外大大小小还有上百个注册的黑社会团体。

        中村一郎所说的稻川会就是其中的一家,而且是和山口组与住吉会齐名的日本三大暴力团体之一。

        稻川会的创始人叫做稻川圣城。在这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一天,20岁的稻川圣城来到鹤政会的赌场参加赌博,被正在那里的鹤冈政茨郎“慧眼识英雄”,不久稻川就成了鹤政会的一员干将。

        稻川虽然年轻,但头脑十分的灵活,在他的帮助下,鹤岗赌场的生意十分的红火。鹤冈特别属意于他,但一下子要提拔他到最高层,似乎理由不那么充分,鹤冈一时左右为难。

        但稻川的机会还是很快就来了,这年鹤冈正在神奈川县主持一个新建赌场的开幕典礼,突然遭到另一黑道组织“关根组”的袭击。

        由于鹤冈一伙人数太少。几经交手,抵敌不住,当时情形十分危急,好不容易才有一人冲出重围,回家报信。

        稻川圣城听说首领被困,马上率精锐之师风驰电掣般冲来,带头拼命杀进重围。救出了惊慌失措的鹤冈。

        鹤冈大难不死。自然愈加重用稻川,视其为心腹之人。

        也是稻川的运气好,过了一年,鹤政会的第二号人物加藤传兵卫病故。

        鹤冈立即让稻川接替加藤的位置,显然此举是想让稻川奠定更雄厚的基础,以便在自己百年以后接管鹤政会。

        在日本战败投降之后,鹤政会一度被解散掉了,但是到了六十年代。稻川以自己的名字,建立的稻川会。

        借助着雄厚的财力和帮派势力,稻川会当时几乎垄断了日本国内的赌博行业,从而一举成为日本最大的三个社团之一,风头最盛的时候,甚至超过了山口组。

        不过作为日本最老牌的帮派组织,山口组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在几番打压和火拼之后,稻川会收敛了许多。

        当然,稻川会也不是那么服气,私下里两个帮派的小冲突还是没有断绝过的。

        所以在听到了秦风口中的日语。误以为他是日本人的中村一郎,第一反应就是认为秦风是稻川会派出的杀手。

        “稻川会?”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什么稻川会的人,不过你们的来意我似乎清楚了,所以你可以安心的去了……”

        “不是稻川会的人?那你们是……”听到秦风的话,中村一郎猛地瞪大了眼睛,只是他话还没问完,秦风就轻飘飘的一掌击在了他的脑门上。

        中村一郎只感觉头脑一晕,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殷红的鲜血从他的眼鼻口以及双耳的窍穴中流淌了出来。

        “秦爷,不再问了?”

        秦风毫无征兆的突然出手,倒是把窦健军给吓了一大跳,因为他没听到这个叫中村一郎的人说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来。

        “没什么好问的了?!?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山口组的精神领袖菊次郎的私生子,在美国拉斯维加斯被人干掉了,这件事和我有点关系,所以他们追查下来的……”

        “秦爷,那咱们即使把这几个人都干掉,他们也会派别的人来啊?!碧角胤绲幕昂?,窦健军脸上露出一丝忧色。

        虽然在港岛极少有人知道窦健军的底细,但也是有踪??裳?,他是怕山口组的人追查到内地,在那里他可还有两个孩子呢。

        “你要是死了,他们自然不会再查下去的?!?br />
        秦风微微笑了笑,花了两百万买下这艘船,他就存了断掉后患的心思,方方面面的问题秦风早就想到了。

        “山口组的人不会知道我死掉啊?!瘪冀【行┎唤獾奈实?。

        “他们会知道的?!?br />
        秦风摆了摆手,从船舱里又拉出了一个人来,将其毒牙拔掉弄醒之后,只是逼问了这人的名字,然后一掌就给拍死掉了。

        如此重复了两次,算上中岛在内,五个日本人死的只剩下桥本一人了,而此时海天交界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丝曙光。

        “我……我这是在哪里?怎……怎么在大海上???”在一阵眩晕之后,桥本的耳朵里听到了海浪的声音,作为一个渔民的儿子,他是不会听错的。

        “八嘎。窦健军,你跑不掉的……”中岛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中村一郎,干掉他……”

        “哈伊,给我去死吧!”

        随着中村一郎的声音,枪声也响了起来,不过似乎没有打中对方。在桥本耳边出现了一阵打斗的声音,中间还掺杂着中岛等人的喝骂声。

        “啊,中岛君,帮我照顾好我的妻子……”突然,中村一郎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桥本的鼻端出现了一股血腥的味道。滴滴鲜血滴淌在了他的脸上。

        “放心吧,中村君,我会帮你报仇的?!?br />
        中岛的声音里充满了悲愤,桥本只感觉一只大手抓在了自己的领子上,中岛开口说道:“桥本君,你的脖子断掉了,我先送你上救生气垫吧……

        记住。咱们是追杀窦健军来到的海上,我和中村他们为了菊次郎大人,和窦健军已经同归于尽了,你回去要帮我们照顾好家人……”

        中岛低沉的声音,在这一刻充满了强烈的蛊惑性,桥本的脑袋变得有些迷糊起来,一个声音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响着。

        “我们是追杀窦健军来到的海上,除了我之外。你们都和窦健军同归于尽了……”

        桥本重复着中岛的话,而话中的情形也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重复着,甚至他在船上摔断了脖子的画面,也变的是那么清晰。

        “对,就是这样,桥本君,我们的家人就都拜托你了!”随着中岛的声音。桥本只感觉身下一软,却是被人从甲板上扔到了软绵绵的气垫上。

        “中岛君,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桥本鼓足了力气大声喊道,不过他的声音被淹没在了随之响起了剧烈爆炸声?;鸸獬逄於?,怎么都睁不开眼睛的桥本,都能感受到那股炙热。

        “中岛君,中村君,山木君,你们都是勇士??!”

        桥本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此时无比的痛恨自己,为何在关键的时刻竟然摔断了脖颈,导致不能和中岛等人同生共死啊——

        “刘sir,火势太大,我们无法靠近……”

        此时天刚蒙蒙亮,冲天的火光在这时候还是很显然的,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来自港澳两地的海警船就赶到了现场。

        不过当他们来到现场指挥,整艘船已经被烧的往海底沉了下去,只有一些残留的物品遗失在海面上。

        船上漏出的油料,使得附近的海面也在燃烧着,海警船完全没有办法进行搜救,只是隔着十多米向出事的地方喷洒着水柱灭火。

        “刘sir,你们先到的,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一艘标志为澳岛海警船只上的警察,冲着港岛海警喊了起来。

        “王sir,我们也是刚来……”港岛警察摇了摇头,他们刚好巡逻到这处位于公海附近的海域,见到起火之后马上就赶了过来。

        但是赶到这里之后,刘警官却只是见到被烧船只的尾部沉入到了海底,估计再过上个半小时,海面上剩下的这点东西都将被大海所吞噬。

        “刘sir,有没有发现幸存者?”澳岛警察询问道,按照海上救援的宗旨,以救护幸存者为第一要务。

        “没有,烧成这样子了,怕是很难有幸存者了……”

        刘sir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船上失火往往是发动机或者电路故障造成的,由于船身大多都是木结构,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熄灭了,而且燃烧速度极快。

        “嗯?那边有烟雾信号!”港岛的王sir的表情也有些黯然,不过当他看向一个方向的时候,神情却是忽然一阵。

        在距离失火地点大概七八海里的地方,一股烟雾呈直线出现在了天空中,富有海上救援经验的王sir马上就认了出来,这是人为释放的救援烟雾。

        “快,马上赶过去……”见到还有幸存者,两艘船马上掉转了船头,往烟雾升起的方向驶了过去。

        “秦爷,您说叫桥本的那小子,能活着等到警察吗?”

        在距离澳岛还有十多海里的海面上,一艘快艇如利箭般破开波浪快速行驶着,窦健军一边开着快艇,一边回头向秦风大声问道。

        “我把救生用的狼烟都打开了,要是还不能得救,那就怪他命不好了……”

        秦风在将桥本扔到救生气垫上的时候,将一罐救援用的烟雾瓶给打开了,不过在封口处却是蒙上了一层布,这样会使狼烟升起的时间延长一些。

        秦风相信,在那个港澳两地接壤的公海区域,一定会吸引到救援人员的,桥本如果运气不是太差的话,应该是能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