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公海

    第六百六十七章 公海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窦健军的船开的很稳,秦风只稍微感觉到一点颠簸,偌大的船只就驶离了岸边,站在船头上可以看到,码头变得越来越少。

        半个小时过后,船只已经驶入到了大海之中,码头早已看不到了,入眼处只是一道灯火通明的海岸线,其中最明亮的地方,正是维多利亚港。

        回过头去,天上璀璨的星光将海面映照的星星点点,迎面吹来的海风中,掺杂着一股子腥味,这种体验秦风倒是从来没有经历过。

        “秦爷,要是再晚个十分钟,海警就要出来巡逻了……”

        在定上了自动巡航之后,窦健军也来到了甲板上,老齐这艘船从外表上看破破烂烂的,其实功能十分齐备,而且发动机也是经过改装的,马力远超普通的渔船。

        “老齐,伤口没事吧?”秦风关心的看向了窦健军,虽说现在的船舵没老式的那么费劲,不过还是会扯动伤口的。

        “没事,秦爷,用了您的药之后就好多了?!?br />
        窦健军满不在乎的摇了摇头,说道:“想当年我是摇舢板起家的,有次被帆砸断了腿,老窦我还不是一个人将船摇回到了岸上?”

        早在七十年代刚开始做走私生意的时候,窦健军根本就没钱买机动船,而是靠着人力摇舢板来往于港岛和内地之间。

        那会的窦健军身强力健,就靠着一条小船来回贩卖些电子表和牛仔裤等物件,逐渐建立了一条完善的走私渠道,后来才接触到的文物生意。

        秦风示意窦健军伸出右手,给他把了下脉,开口说道:“还是注意点伤口的恢复,枪伤一定要养好,不然会有隐患的?!?br />
        枪伤对人体的伤害,远比刀剑等冷兵器的伤害要大,就像是很多经历过战争的人。以前没有条件治疗,到了老年之后受伤的地方还会感觉到疼痛难忍的。

        “我知道了,秦爷!”

        看到秦风面色严肃,窦健军点了点头,回头看了一眼中岛等人之后,有些好奇的问道:“秦爷,您打算怎么处置这几个人?”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褂梦事??”秦风脸上露出一丝杀机,就凭这些日本人的身份,落在他手上,那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还有多长时间能到公海?”秦风看了下表,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了,海上日出的早。用不到两个小时就要天亮了。

        “大概还有一个半小时?!?br />
        窦健军有些疑虑的说道:“秦爷,山口组的那些人应该已经盯上了我,港岛我怕是不能再回去了……”

        说实话,窦健军现在心里也有一点点后悔,因为秦风借用吴哲身份的事情,他被山口组的人找上了门,眼下却是有家不能回了。

        “嗯。港岛你确实是回不去了……”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而且你现在这个身份,也不能再保留了……”

        虽然不知道中岛等人是否把吴哲和窦健军相关的事情传回到日本,但秦风不敢冒这个险,万一被山口组查出他的事情,那秦风真的是会永无宁日了。

        “秦爷,您……您的意思是?”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心中一凉。在江湖上厮混了几十年,他见多了过河拆桥杀人灭口的事情,眼下秦风这话的含义,让他不能不多想。

        “老窦,胡思乱想什么呢?”

        见到窦健军脸上的神色,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给你做个假死亡。然后换个身份去澳岛生活,我不是说了嘛,以后我在澳岛赌场的生意,就由你帮我打理……”

        因为自己的原因。让窦健军必须销声匿迹,秦风心中也是有愧疚的,他已经在心里盘算好了,到时候自己拿下一个赌厅交给窦健军,也算是对他做出一些补偿。

        停顿了一下,秦风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开口说道:“对了,我听说韩国好像流行什么整容手术,你最好去做个整容,这样子别人就没发追查到你身上了……”

        要说易容,秦风自问天下无双,不过整容他就不那么在行了,毕竟秦风所学的传承是中医,而动刀子则是属于西医的范畴了。

        “整容?那……那不是明星们才干的事情吗?”听到秦风的话,窦健军松了一口气,不过继而心里忽然感到有些别扭。

        窦健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这张脸即使长得不怎么英俊那也看了四十多年,乍然换副面孔,窦健军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适应?

        “老窦,把你整年轻些,好出去泡妞??!”

        秦风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用手指了指远处澳岛的方向,开口说道:“用不了几年,当年的窦老大,就会成为澳岛的风云人物,整容这点代价算得上什么?”

        “好,秦爷,我听您的……”

        听秦风这么一说,窦健军的胸口顿时感到一阵火热,他在江湖上打拼了几十年,虽然也算是小有资产,但比起秦风话语中描绘的大场面,那就相差甚远了。

        “有得必有失,老窦,好好干吧……”秦风笑着拍了拍窦健军的肩膀,却是忘了他肩膀受了伤,拍的窦老大是呲牙咧嘴。

        和秦风闲聊了一会之后,窦健军回到船舱去把舵了,这里还在港岛海域范围内,虽说这船是经过改装的,但窦健军也不想被海警发现之后上演海上大逃亡。

        足足开了将近两个小时,秦风感觉到船只逐渐在减速,最后停到了海面上,窦健军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甲板上。

        “秦爷,到了,这里已经是公海海域,靠近澳岛和港岛两个地方?!?br />
        窦健军指着身后的两个方位,开口说道:“不过这两个地方的海警都没有权力搜查这艘船,咱们在上面干什么都可以……”

        “干什么?自然是杀人放火了……”

        秦风闻言笑了笑,他知道当年叶汉所开的公主号,就是驶入公海赌博的,何鸿深虽然在澳岛势大,但依然拿叶汉无可奈何。

        因为所有国家的法律,都只能管辖自己国家所属的船只,叶汉的公主号注册的国家赌博是合法的,所以谁都拿他没有办法。

        “老窦,那艘快艇能撑到澳岛吗?”秦风指了指船后的那艘大飞。

        “能,那玩意装了六个发动机,二十分钟就能开到澳岛……”窦健军点了点头,有些不解的问道:“秦爷,您问这个干什么?难道咱们要弃船?”

        “嗯,就用这艘船给他们几个陪葬了?!鼻胤缈谒档溃骸袄像?,等会你不要说话,我先审问下这几个人……”

        “好!”窦健军有些好奇的跟在秦风身后走进了船舱。

        “中岛君,听说你在找我?”秦风用脚脚尖在中岛的脑门处点了一下,一股真气传入,顿时让中岛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八嘎,你是什么人?”

        中岛睁开了眼睛,好一会才适应了船舱内的光线,开口骂道:“你的不是光明正大,用"mi?。幔铮⒌母苫?,卑鄙下流……”

        秦风使用"mi?。幔铮⒌氖焙?,就中岛一个人还保持着些许清醒,在他们忍者的体系中,也是有"mi?。幔铮⒋嬖诘?,中岛这一醒来,第一时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姓窦,你不是在找我吗?”秦风笑了笑,说道:“抓了我的手下,引我上钩,难道你们行事就光明正大了?”

        “你……你是窦健军?”听到秦风的话后,中岛的眼睛猛地睁大了,双手向地上撑去,想要站起身来。

        只不过双臂一用力,中岛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根本就使不上任何的力气,不仅如此,就连身体别的部位,他也没有办法控制了。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事?”中岛的眼中现出一丝惧色,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瘫痪了一般,从脑袋一下,都没有知觉了。

        “先说说你们为什么来找我吧?”秦风没有回答中岛的话,而是开口问道:“我和你们山口组无冤无仇,你们为何会找到我的头上?”

        “你不用问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br />
        中岛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说道:“惹上了我们山口组,你一定会死的很惨的,我在下面等着你……”

        “嗯?想自杀?”

        秦风反应极快,一把抓住了中岛的下颌猛地一抖,将他的下巴给拆了下来,不过秦风的动作还是稍微晚了点,一缕黑色的鲜血,从中岛嘴边流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到中岛的瞳孔在逐渐放大着,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窦健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还没见过如此诡异的死法。

        “妈的,毒药藏在牙齿里的,还真是见血封喉啊?!?br />
        秦风没好气的在中岛身上踢了一脚,这小鬼子还真是有股子狠劲,自己连话都没说完,他居然就自杀掉了。

        “秦爷,还有四个人呢,要不……先把他们的牙给拔下来?”窦健军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赫然,蹲下身体就掰开了一人的嘴巴。

        “老窦,你让让,这活还得我来干……”秦风也蹲了下去,说道:“这玩意可是技术活,一个不小心就会让毒液流出来的……”

        在海面上的船只一直在颠簸,想要完好的拔下毒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秦风还需要留下一个活口,可不想让窦健军把他们几个都给玩死掉了——

        ps:亲们,来几张推荐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