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六章 担保

    第六百六十六章 担保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两百万?”秦风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这船我要了!”

        秦风知道,山口组的势力虽然稍逊于洪门和黑手党,但也是一个老牌帮派,在世界各地都有很深的根基,被山口组的人盯上,自己日后肯定会麻烦不断。

        所以对于干掉这个忍者小队的事情,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好,而且秦风还有些别的想法,需要借助这艘船来实现。

        “你要了?”

        老齐听到秦风的话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说道:“老窦,你也知道我们的规矩,做事情向来是收钱办事,空口白话可不成……”

        干走私这行当,只要被抓住,轻则判个三年五载,虽然港岛没有死刑,但重则说不定就要坐一辈子牢,也算是刀口舔血的行当。

        所以每次接活的时候,老齐都是要收现金的,就像是窦健军这次找老齐办事,就随身带了十万港币,只是这会还没交给他而已。

        “秦爷,您看这事儿?”

        窦健军也有些为难,虽然他和老齐有着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但在生意上面,别说他们只是合作者了,就是亲兄弟也没人情讲。

        “我现在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秦风摊了摊了手。

        “兄弟,消遣我们来着?”

        听到秦风的话,老齐眼中射出一缕凶光,转头看向窦健军,说道:“窦老大,这次我给你面子,不过咱们今儿这场交易就算了……”

        “哎。老齐,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

        窦健军一把拉住了老齐,说道:“秦爷是我的贵人,他说两百万,那一定是作数的,要不我这十万先当做订金,明儿把剩下的一百九十万给你可好?”

        窦健军虽然不知道秦风要船干什么,但日后他要跟着秦风混了,老板想要达成的心愿。窦健军自然是要极力促成的。

        “窦老大,不是我信不过你,可是你这段时间自己也不大好过吧?”

        老齐冷笑了一声,说道:“要是放在以前,你窦老大的面子我自然是要给的,可是现在,窦老大。做兄弟的对不起了,想要船,先拿钱来……”

        窦健军被枪击的事情,这几天早就在港岛道上传遍了,而且山口组的中岛等人还发出了悬赏,老齐没想着去领花红。已经算是很讲义气了。

        只不过老齐不知道,发出悬赏的中岛等人,正是横七竖八的躺在码头岸边的那几个,他就算出卖了窦健军,怕是也没人付钱了。

        “老齐。真的一点情分都没有?”听到老齐的话,窦健军的面色不由阴沉了下来。老齐说的虽然是实话,却是让他在秦风跟前失了面子。

        “窦老大,这年头,情分能值几个钱呢?”老齐摇了摇头,转过身对两个手下说道:“把绳子拉回来,咱们准备走了?!?br />
        “哎,等等……”

        眼看老齐要走,秦风伸手拉住了固定船只的缰绳,开口说道:“齐老板,生意都是谈成的,何必义气用事呢?”

        “拿不出钱来,这生意就谈不成!”老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还有半个小时海警就要过来了,我可没工夫和你们在这里磨叽?!?br />
        秦风忽然开口说道:“在港岛,齐老板能信得过谁?”

        “我信得过李超人,你认识吗?”老齐不以为然的说道:“你要是能让李超人给我打个电话,这船我送给你都没问题?!?br />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齐老板,李超人我不认识,不如你说个道上的人吧?!?br />
        “道上的?义安的项氏兄弟你认识吗?”老齐开口说道:“你要是能让他们担保,这艘船我卖给你也可以?!?br />
        早些年的时候,义安公司的业务范围十分广泛,利润丰厚的走私行当他们自然不会放过,想在这行当里讨饭吃,必须要和义安公司打好关系。

        老齐的父亲当年和项华祥的父亲有些交情,所以他从小就认识项家的几兄弟,受到过项家不少照拂。

        虽然这些年来义安公司已经退出了走私的行当,不过上下两辈的交情摆在那里,老齐对项氏兄弟还是比较信得过的。

        “项华祥?”

        秦风闻言有些意外,他原本是想在老齐提出人名之后,找项华祥做个中间人,没成想老齐直接就点出了项氏兄弟的名头来。

        “项家老十?可以!”老齐这会也看出来了,秦风似乎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神态也变得认真了起来。

        “好,我打个电话!”

        秦风也没废话,直接掏出了手机,拨通了陈世豪的手机号,他倒是想打给项华祥,但却是苦在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

        “豪哥,是我……”对方接通之后,秦风开口说道:“豪哥,把电话给项大哥,我有件事需要他帮忙……”

        “好!”陈世豪也没废话,将手机递给了项华祥。

        “把音乐先关上,你们几个,出去等一下!”

        很显然项华祥等人还在夜总会里,把那些小姐都赶出包间后,项华祥这才开口问道:“秦兄弟,什么事情?”

        “项大哥,跑水路的有个齐老板,不知道您认识吗?”秦风说道。

        “齐老板?跑水路的?”项华祥今儿喝了不少酒,这会脑袋都是晕晕的,哪里会想到老齐的身上。

        “齐老板,您的大名叫?”秦风转脸问向了老齐。

        “他叫齐东平,一般人都喊他老齐……”窦健军在旁边说道。

        “齐东平?你说的是东仔吧?”电话一端的项华祥听到了窦健军的话,开口说道:“东仔我认识,秦兄弟,你问他有什么事吗?”

        项华祥这会心里也有些好奇,他知道秦风出去是对付山口组那些人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又和干走私行当的东仔联系到了一起?

        “东仔,都四十多的人了,还这么称呼……”

        听到项华祥的话后,秦风有些好笑,转脸看了一眼老齐,说道:“项大哥,我想买下齐老板的船,不过现在手头没钱,您能否帮我做个担保?明后天的我就能把钱转过来……”

        秦风也没和项华祥客套,往日的江湖原本就是这样,别说秦风只是让项华祥做担保,如果他真没钱,项华祥江湖救急那也是该当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项华祥也没细问详情,直接说道:“秦兄弟,你把电话给东仔吧……”

        “齐老板,您接下电话吧!”秦风将手机递给了老齐。

        “东仔,我是项华祥!”

        没等老齐开口说话,电话一端的项华祥就说道:“找你买船的人是我的贵客,不管你那船多少钱,明儿到我公司里来取支票就行了……”

        项华祥以前也接触过走私生意,知道配置很好的一艘船,价格也不过是在两三百万左右,他干脆直接将这个人情给送足了。

        “祥哥,真是你?”老齐和项华祥认识了几十年,自然能听得出他的声音来。

        “废话,东仔,把这事儿给我办好了?!?br />
        项华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这边还有客人,你一定把我兄弟招呼好了,他有什么要求,你都照办就行了?!?br />
        “好,祥哥,我知道了?!崩掀肓阃分?,挂断了电话,不过他再看向秦风的目光,却是充满了恭谨的神色。

        老齐知道在项氏几兄弟里面,虽然项华祥能力极强,但他的为人也是最倨傲,认识项华祥那么多年,他就被听项华祥称呼什么人为兄弟过?

        能被项华祥如此看重,老齐心中顿时明白了,眼前这个相貌普通的年轻人,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充其量也是有个了不起背景的人。

        “你们都到岸上去……”

        老齐办事也算干脆,将两个手下招呼上了码头之后,开口说道:“秦老板,这艘船是您的了,您要是需要人开船,我就留下他们两个……”

        “不用,老窦就能开船的?!鼻胤缫×艘⊥?,拒绝了老齐的好意。

        开什么玩笑,秦风买船就是为了避免走漏消息,如果他需要用老齐的人,也不至于费了那么多周折非要将船买下来了。

        “我倒是忘了,窦老大也会开船的?!崩掀胛叛缘懔说阃?,说道:“秦老板,之前多有得罪,您别往心里去……”

        “哪里会,齐老板已经帮了我大忙了……”看到老齐等人已经上到了码头,秦风伸手抓住了中岛和桥本,直接将二人扔到了船上。

        见到秦风没招呼自己等人帮忙,老齐知道对方是不想让自己涉入进去,冲着秦风抱了抱拳,带着两个手下就离开了,甚至都没回船舱收拾下自己的物件。

        不过这船上实在也是没什么东西,每次接到活的时候,老齐总是会将一些带有自己特征的痕迹都抹去,不会因为失手而被警方追查到自己身上。

        “老窦,怎么样?能开吗?”把中岛等人扔到船舱里之后,秦风解开了绑在码头上的绳子,走到了船头窦健军的身边。

        “没问题,秦爷,交给我好了?!?br />
        窦健军伸手拧了把插在仪表盘旁边的钥匙,一阵发动机启动的声音顿时传了出来,整艘船也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