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五章 码头

    第六百六十五章 码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离开深水埗之后,秦风开车来到了湾仔,沿着海岸线走了大约几公里的样子,一个挂着游艇会字样的牌子出现在了秦风眼前。

        港岛是个三面沿海的城市,深水良港尤其多,几乎处处都能??看?,加上又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像这种游艇会随处可见。

        “老窦倒是会选地方……”

        见到游艇会的招牌之后,秦风并没有停下车,而是继续向前开了大约一公里的样子,靠左的路边出现了一个简易码头。

        将车子靠在路边,秦风连续闪了三下大灯,过了一分多钟后,两个人影从码头处走了过来,前面的那个人正是窦健军。

        “秦爷,是您吗?”由于秦风的相貌略微有些改变,走到近前后,窦健军不由停住了脚,将右手摸向了腰后。

        “老窦,是我,船呢?”秦风的声音及时的制止了窦健军的动作。

        “吓了我一跳……”听到秦风的声音,窦健军松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打个电话,船过二十分钟就能开过来……”

        在港岛是有海警巡逻的,尤其是在晚上,只要遇到??吭诹偈蓖?康愕拇?,都会受到海警的盘查,所以窦健军是将船停在正规码头里的。

        “秦爷,这是虾仔,跟了我十多年了……”

        窦健军给秦风解释了一句,转脸冲着身后的那个三十出头的男子说道:“虾仔,叫秦爷。以后咱们就跟着秦爷讨食吃了……”

        虽然干了多年的走私生意,窦健军手下也养了不少人。但唯一能让他信得过的,只有面前的这个虾仔,因为虾仔的妹妹,就是窦健军在港岛明媒正娶的老婆。

        窦健军要退出文物走私这行当转去澳岛,他也只打算带虾仔一个人,所以这次办理秦风交代的事情时,也就把虾仔给带上了。

        “秦爷好!”

        虾仔是窦健军的绝对心腹,早就听窦健军说到了秦风。并没有因为秦风的年轻而小看于他,神情很是恭谨。

        “不用客套了,先帮我把人给搬到码头处吧!”秦风摆了摆手,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人?秦爷,不是您自己来的?”

        由于这个面包车是神色的玻璃,加上秦风又没开内灯,所以窦健军和虾仔都没发现后面座位上堆着的那几个人。

        “老窦。你那一枪不能白挨,我总是要帮你找回场子的……”

        秦风伸手拉开了面包车的侧门,叠着罗汉的中岛等人,顿时出现在了窦健军和虾仔的面前。

        “这……这是怎么回事?”

        窦健军在调用船只的时候,并不知道秦风要做什么,猛然间见到四五个面色苍白不知死活的人出现在眼前。着实也是吓了一大跳。

        “他们几个都是山口组的人,把船开到公海去喂鲨鱼吧!”在说到这几个人死活的时候,秦风的语调没有丝毫的波动,就像是在说晚上吃了什么饭一般自然。

        “他们就是开枪打我的人?”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的脸色也变得阴沉了起来。前几天要不是跳海逃生,怕是就栽倒这几个人手上了。

        “没错。五个人,都在这里了……”

        秦风伸手将桥本从车里拉了出来,开口说道:“虾仔,你背一个,老窦你就算了,肩膀上的伤还没好!”

        “秦爷,这……这几个是死的还是活的?”

        跟了窦健军那么多年,要说虾仔的胆子也不算小,但是是骤然看到桥本等人,他的小腿肚子还是有些打哆嗦。

        “活的!”秦风随口答了声音,又从车里拉出了两个人,往腋下一夹,快步走向了码头往海水的延伸阶梯。

        “发什么呆?快点把这人拉过去……”窦健军在虾仔屁股上踢了一脚,和秦风一比,他这一二十年的江湖生涯,简直就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哦,是,是……”

        虾仔回过神来,连忙将桥本背到了背上,右手触及到桥本的腰部时,只感觉被膈了一下,伸手一掏,却是摸到了一把手枪。

        “军哥,这……这人有枪……”

        虾仔并不是没见过枪,相反,此时他腰间也有把枪,只不过虾仔的枪是拿来备用的,他出道这么多年了,还没开过一次。

        “别管那么多,把枪收起来,抓紧把人搬过去?!瘪冀【叛砸彩且痪?,不过想想秦风在银行门"kou?。瑁酰铮⑴俜说氖侄?,顿时又释然了。

        “是……”虾仔重新将那个人又背回到了背上,不过这次他的心态却是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早前虾仔总是听窦健军吹嘘秦风,所以见到秦风后不敢有丝毫的不恭敬。

        但说老实话,虾仔心里还是存有疑虑的,对窦健军要洗手上岸退出文物走私行当的决定,也并不是那么赞成。

        不过此刻见到秦风赤手空拳的一个人,把好几个身上带着枪的人给拿下,这对虾仔造成的心理冲击不可谓不大。

        道上混的人,总是会崇拜个人武力值超强的人,虾仔自然也不例外,在见到面前的场景之后,顿时将心里的那点小心思都抛去了。

        如此两次反复,秦风已经把中岛等人都从车上转移到了码头边上,再次回到车子旁边后,秦风说道:“虾仔,你把车子开走吧,扔到兰桂坊附近的街道上就行了……”

        秦风做事向来慎密,像今儿这种事,知道的人是越少越安全,虽然虾仔是窦健军的心腹,秦风也不想让他参与进来。

        “这个,军哥?”虾仔闻言看向了窦健军。

        “秦爷的话你没听到吗?”

        窦健军呵斥了虾仔一句,说道:“不用担心我的安全,这几个日本人的颈椎都断掉了,对我没什么威胁……”

        “嗯?老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听到窦健军的话后,秦风有些意外的看向了他。

        “咳咳……”听到秦风的问话,窦健军咳嗽了两声,开口说道:“秦爷,我爷爷当年是个老中医,我跟着他学过点推拿的手法……”

        刚才虾仔背人的时候,窦健军帮他搭了把手,那会就看到这个日本人的头下垂的非常不自然,几乎都垂到了胸前。

        窦健军用手摸了一下,才发现桥本的颈椎已经断掉了,只是这手法很巧妙,并没有让桥本死去,而是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你倒是有眼光……”

        秦风笑了笑,忽然止住了话声,因为在不远处的海面上传来发动机的声音,一艘渔船缓缓的驶了过来。

        “好了,虾仔,你快点离开吧?!瘪冀【房聪蛄讼鹤?,虾仔点了点头,接过秦风递来的车钥匙,转身回到了码头外面的公路上。

        “是窦老大吗?”

        在距离岸边还有二十米的样子,那艘船停了下来,一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人来到了船头,拿着一把手电照向了岸边。

        “是我……”窦健军回应了一声,同样拿着把手电,反复开关了好几次,将灯光照在了海面上。

        “窦老大,最近风声可有点紧啊?!笨吹今冀【⒌男藕藕?,那人才将船??苛斯?,将一根粗粗的绳子扔到了码头上。

        来到近处秦风才发现,这艘船远看着不是很大,但也足有二十多米长,上面还挂着一些渔网之类的物件,乍看上去就像是一艘渔船。

        “老齐,你办事我放心,咱们哥俩合作那么多次,出过一次事情没?”窦健军熟练的抓住了绳子,将其拴在了码头上的一根木桩上。

        “好了,抓紧时间吧,再过一个小时,海警又要开始巡逻了?!?br />
        姓齐的中年人显然和窦健军合作过很多次,不管是对站在窦健军身份的秦风,还是那五个躺在岸边的人,都是一副视若无睹的样子。

        “等一下……”秦风忽然看到船尾处有一艘快艇,不由心中一动。

        “嗯?怎么回事?”听到秦风的话后,老齐面色不善的看向了窦健军,从船舱里马上出来了两个壮年小伙子。

        “秦爷,什么事?”

        窦健军也是愣了一下,低声对秦风说道:“这些船上人家很讲究规矩的,秦爷要是没别的事,咱们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

        跑船的人向来都是民风彪悍之辈,而老齐则是是行里做的比较久的人,手下也有几个亡命之徒,通常情况下,是没有人愿意得罪他们的。

        “我没别的意思?!?br />
        秦风举起了手,示意自己并没有带家伙,等到老齐几人面色稍微有些缓和之后,开口说道:“我是窦爷这次的雇主,想问下齐老板,这艘船不知道您愿不愿意让出来?”

        “要我吃饭的家伙?”

        听到秦风的话,老齐的眼睛不由眯缝了起来,他身后的两个年轻人,更是往船头处走了一步,只能老齐一声吩咐就要扑上秦风。

        “一百万!”秦风口中开出的那个数字,让两个年轻人站住了脚。

        “一百万?不够……”看出秦风开出了价格,似乎并非是想黑吃黑,老齐摇了摇头,说道:“窦老大,我这船怎么样,你是最清楚的吧?”

        “秦爷,老齐这艘船是经过改装的,后面的那艘大飞就值二十多万的?!?br />
        窦健军开口说道:“秦爷,您要是真想把这船拿下来,最少需要两百万港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