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四章 迷魂香

    第六百六十四章 迷魂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组织内明天会传回窦健军的相关资料,到时我们再决定该如何行动……”

        见到自己成功鼓舞了士气,中岛看向了桥本,略带警告的说道:“我希望这几天大家安分守己一点,不要再惹出乱子来,坏了菊次郎大人的事情……”

        “哈伊,我们知道了!”齐齐的声音回荡在这破败的屋村里,不过这里距离闹事很近,十分的热闹,倒是不虞打扰到别人。

        “好了,大家早点休息吧!”

        中岛满意的点了点头,为了以示公正,他在屋内的那个桌子上扑了张凉席睡了上去,却是把四张床都让给了桥本等人。

        晚上几人都喝了不少酒,在熄灯之后,屋内很快就传来了打鼾的声音。

        “妈的,日本人不至于穷成这个样子吧?住在这四面透风的地方?”在门外听了有一会的秦风,见到屋里的灯灭掉之后,有些郁闷的骂了一句。

        “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愿都能给迷倒吧……”秦风反手拿出了一支从车上找到的习惯,然后在身上摸出了一袋用小塑料袋包着的粉末。

        此次来港岛,秦风就没打算和这些日本人来硬的,而是准备了不少江湖上下三流的物件,用这些东西对付小日本,秦风是没有丝毫压力的。

        这个小袋子里的东西,就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迷魂香,和现代的一些化学麻醉剂不同,秦风所用的配方是完全由植物配置的??晌绞腔繁N尬:?。

        躲在窗户下又等了一会,秦风觉得屋内的人睡得差不多的时候。这才将粉末灌入到吸管里,然后将嘴巴凑到了吸管的另一端。

        鼓足了腮帮子用力一吹,吸管内的粉末,顿时弥漫在屋内不大的空间里,几乎每个人或多或少的都吸入了一些。

        “师父,这玩意被您吹嘘的那么神,可别失效???”

        秦风蹲在窗户下面等待了起来,按照载昰的说法。这种独门配方的迷魂香药效十分强,别说是人了,就是大象吸入进去,也能将其迷倒。

        “差不多了吧?”

        在门口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秦风站起身来,直接走到了这个房子的正门处,右手在门锁的位置微微一震。房门应手而开。

        “叮铃铃……”

        就在房门打开的瞬间,一阵悦耳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秦风的反应却是极快,右脚一抬一踏,顿时将门边系着的一串铃铛给踩扁掉了。

        “这些忍者们也不是全无是处,这些勾当干的倒是挺精通的……”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敢情这种防范被偷袭的手法,也不是国内独有的,他如果不是先用了"mi?。幔铮?,恐怕现在已经将几人都给惊醒了。

        看来"mi?。幔铮⒂Ω檬瞧鹆诵Ч?,清脆的铃声在夜幕中都传出了很远。但屋内的桥本等人还是睡的很沉,只是中岛的鼾声似乎停顿了一下。

        “好了。当次搬运工吧!”秦风走到了床前,伸手向睡在第一张高低床下铺的桥本抓了过去。

        “八嘎……”

        就在秦风刚刚要抓到桥本衣领的时候,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喝骂,却是睡在桌子上的中岛睁开了眼睛,他从怀里伸出的手上,赫然拿着一把手枪。

        只不过中岛虽然神智是清醒的,但是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却是受到了迷魂香的影响,只见他掏枪的动作十分缓慢,单是把枪口对准秦风,怕是就需要用好几秒的时间。

        “就知道你在装睡……”

        背对着中岛的秦风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早在进屋的时候,秦风就听到中岛的呼吸频率发生了变化,从那时起,秦风就知道中岛是在装睡了。

        没等中岛抬起枪口,秦风猛地一个转身,右手闪电般的劈砍在了中岛的脖颈处。

        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中岛的脖子软哒哒的垂了下去,他费了好大劲才抬到一半的手顿时无力的垂了下去,那把手枪却是换到了秦风的手上。

        一把抓在中岛的衣领上,秦风像是拖死狗一般将昏迷过去的中岛拉到门口的面包车上,回转身到了屋里,又在桥本的脖子上扭了一把。

        如此效仿了好几次,秦风才将五个人都扔到了面包车上,原本宽敞的面包车在塞进这几个人之后,也显得有些拥挤了。

        “搞定,收工……”

        秦风拍了拍手掌,将面包车的侧门给拉上了,只是他刚准备换到一边上车的时候,人却是站在了原地。

        “小子,没看出来,原来是个蟊贼???”

        从面包车的车头处走过来了几个人,领头的一人好奇的伸头往那个敞开着的大门看了一眼,说道:“到我们屋村来作案,你小子不要命了吗?”

        “就是,识……识相的把……把所有的钱都交出来,鸡哥还能饶你小子一命……”

        后面一个说话有些结巴的年轻人,从背后拿出了一把水果刀,不停的在掌心里拍着,估摸着是想震慑住秦风,从而能不战屈人之兵。

        “妈的,古惑仔的电影看多了吧?”听到这几个小痞子的话,秦风有些哭笑不得,开口说道:“钱是有不少,你们过来拿吧,我全都给你们……”

        “嗯,你小子倒是上道,鸡哥看你挺顺眼的,要不以后跟我混吧!”

        听到秦风的话后,为首的那个把头发染的像个大公鸡般的小痞子,径直向秦风走了过去。

        “鸡……鸡哥,小……小心有诈??!”

        鸡哥身后的小结巴一把拉住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鸡……鸡哥,按照电影上说的,这人不害怕。一……一定有……有后手的……”

        “后……后你妈的手……”

        很努力的听完小结巴的话后,鸡哥一脚就踹了过去。骂道:“这小子就一个人,还敢动手不成?真当咱们深水埗十三太保是摆设吗?”

        “深水埗十三太保?好大的名头??!”听到鸡哥的名号,秦风差点没笑出声来。

        这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就这么几个歪瓜裂枣,居然也敢立名号?恐怕要不是深水埗这边实在太穷的话,这些家伙早就被人给灭了。

        “小子,钱包拿出来……”

        走到秦风身边,鸡哥大咧咧的伸出了手。他从小就在屋村这边长大的,八岁起就开始欺负三岁幼儿园的小朋友,做得最多的就是现在这个伸手要钱的动作了。

        “给,拿好了……”秦风将手中的一个物件塞了过去。

        “这……这?”鸡哥只感觉手中一凉,借着街道昏暗的灯光低头一看,顿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鸡……鸡哥,这小子有多少钱???”由于鸡哥是背对着猫仔和小结巴等人的。他们看不到秦风究竟是把什么东西塞到了鸡哥的手上。

        “是……是……”

        鸡哥像是被人捏住了喉咙,忽然双膝一软对着秦风就跪了下来,口中喊道:“大佬,我家里还有九十岁的老母,十八岁的闺女,上有老下有小。您就放我一马吧……”

        就在鸡哥跪下的时候,后面的那几个小痞子总算是看清楚了,一把乌黑锃亮的手枪,正指在了几个的额头处。

        “妈的,江湖上求饶的口吻都是一样啊?”

        听到鸡哥的话后。秦风忍不住骂了一句,眼前的鸡哥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难不成他妈六十五岁的时候才生下的他?

        至于十八岁的闺女,秦风就更想笑了,就算是鸡哥天赋异禀,恐怕在七八岁时毛都没长齐的情况下,也无法把别家的姑娘肚子搞大吧?

        “想跑,试试是你们的腿快,还是我的子弹快?”秦风的枪口微微抬了抬,鸡哥身后的几个准备拔脚跑路的小弟,身体顿时僵在了当场。

        “大佬,我……我们有眼无珠,这……这些钱是小弟们孝敬您的?!钡倍钔飞系那箍谂捕宋恢弥?,鸡哥大大的松了口气,连忙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港币。

        “你们混的还真是不错?!?br />
        看着几个手中那些十块二十的港纸,还有几枚五元十元的钢镚,秦风真是连哭的心思都有了,混社会混到这种份上,还真不如买块豆腐一头去撞死算了。

        “江湖仇杀,想死的,你们尽可以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秦风的左手一把抓住了鸡哥的领子,右手却是拉开了面包车的车门,顿时四五个像是叠罗汉般的脑袋出现在了鸡哥等人的面前。

        “死……死人了?”看到这四五张惨白的面孔,距离最近的鸡哥只感觉裤裆一热,一股热流顺着他的裤管就滴落了下来。

        要知道,鸡哥往日里虽然在屋村这边作威作福,但充其量只是个不良青年。

        长这么大鸡哥用过的最具杀伤力的武器,还是从钱屠夫肉档上偷出来的剔骨刀,刚才被枪指着的时候就双腿打颤,眼下见到这几个“死人”,没晕过去已经算是他胆子大了。

        “操,就这样也出来混?”

        闻到了鸡哥身上的异味,秦风一把将他甩了出去,目光如炬的在几人脸上扫了一圈,话声低沉的说道:“记住,今儿的事情,向谁都不要说出去!”

        秦风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像是有魔力一般深深的印在了几人的心里,恐怕在一年半载之内,这个声音都会时时在他们心头敲响。

        “是,是,大……大佬,我们一定不敢说出去?!?br />
        跟在鸡哥身后的几个人也都跪了下去,他们知道自己遇到了传闻中的江湖寻仇,一个个均是吓得小腿肚子直抽筋。

        “砰”的一声传出,紧接着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响了起来,跪在地上垂着头的几个人直到声音远去之后,才战战兢兢的抬起头来,眼中满是惧色。

        过了好半晌,鸡哥扶着墙壁才敢站起身,要知道,刚才他吓的可是整个身体都瘫软了。

        “鸡……鸡哥,你……你尿裤子了?”小结巴等人围到了鸡哥身边,那股子尿骚味,充斥在了每个人的鼻端。

        “麻痹的,你要是见到五张死人脸,恐怕连屎都能吓出来!”

        鸡哥一巴掌扇在了小结巴的脸上,低吼道:“回家收拾东西,咱们跑路,妈的,一年内谁都不准回来……”

        “传……传说中的跑路?”

        充其量也就是干个敲诈勒索的小团伙,没成想自己也有跑路的一天,深受电影毒害的几人,脸上却是露出了兴奋的神色。

        不过被秦风吓破了胆子的鸡哥,还真是连夜躲到了外地,直到一年之后才敢回到屋村。

        在中环附近坐了一年停车小弟的鸡哥,在见到屋村风平浪静之后,却是把今儿发生的事情拿出来吹嘘了起来,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PS:PS:求几张推荐票吧,写的虽少,很用心??!